第542章 这个女人才是个角色

    那个女人是艾克的母亲,也是辉夜身边跟的最长时间的女人,辉夜虽然对这个女人没有爱意,但是这个女人确实是可以帮到自己,所以秀自然也就被留下来了,虽然艾克现在被驱逐,但是她的母亲在这里,秀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有回来的资本,秀微微一笑,似乎没有因为苏穆卿的出现而受到影响,甚至热情的招待着:“大小姐回来了,这里也不是外人,让我为大小姐接风洗尘吧?”

    秀的谈话间都是把自己放低,但是却让人觉得不是滋味,至少辉夜的目光是冷寂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这是苏苏的家,不需要接风洗尘,我让你打扫好的主家,你腾出来了地方没有?”辉夜淡淡的问道,对这个女人有些不满,这原来这个女人不糊存着不应该有的心思,但是现在,竟然会针对苏苏,这点让他十分的不喜。

    “是,是我逾越了。”秀忙不迭的低下头,这臣服的模样让苏穆卿都觉得一顿,这个女人可以角色无缝切换也是厉害,和身后的绾绾面面相觑,而绾绾根本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自己只需要保护好夫人的安全,这是少爷给自己的任务,而和这个女人,让她感受到了危险,这么以来的话,自己就会格外的关注这个女人,“夫人,我们走吧。”

    有了这个女人带路,苏穆卿一路上都听着女人絮絮叨叨的解释,两侧的风景宜人,但是苏穆卿却咩有欣赏的欲望,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附近越来越荒凉,她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辉夜的私人领地,周围渐渐地开始安静,国外的乡村大道和自己的国家中熙熙攘攘不同,两侧都是无人卡车种植蔬菜玉米,随着两侧的风景向后倒去,苏穆卿只觉得秀的话嗡嗡的就像是蚊子扰人。

    而从女人啰嗦的找存在感中,她也大致了解了这辉夜的家族和自己大小姐的地位的重要性,这弗洛德家族已经是有百年历史,而辉夜其实不是主家,不过是分支,但是却被主家收养,因为主家到了弗洛德的十三世,已经人口凋零,没有了优质的后代,所以就培养了一批分支的孩子,采取优胜劣汰的准则,于是便留下了这个男人,辉夜……

    这和中国古代的夺嫡很相像,不过有差别的是,这不过是一个大家族的斗争,而辉夜当任后,自然是引来了很多人的不满,这个男人毕竟不是主家的孩子,所以每个人都会担心,于是就强迫这个男人迎娶一个由主家血统的女人,那么生下来的孩子就可以继承,可是辉夜的性格,可不是一个可以屈服的,所有人都被这个男人骗了,一开始还以为这个男人是一个好控制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年轻的辉夜,直接把弗洛德家族来了一个大换血,甚至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现在的弗洛德可以说是这个男人的天下,但是这主家的人还在,虽然没有办法,但是还是让这个男人有了忌惮,就像是均衡一样,这么多年,辉夜依旧是在血统的问题上僵持不下。

    但是不一样的是,扶桑的母亲,还有就是苏穆卿的母亲,这两个人,其实都是主家遗留在外的女儿,有着主家的血统,有一丝弗洛德家族的血缘,不过和苏穆卿的母亲不同的是,扶桑的母亲逃走了,当年辉夜年轻气盛,本来是打算杀了苏穆卿的母亲,因为他不希望有人约束自己,逼着自己娶一个所谓的正统的女人,可是遇到了阿颖以后,他改变了这个主意,还是有了苏苏……

    “算起来,你的母亲其实和我也是有关系的,我们是一个奶奶,不过你的母亲确实是有主家的血统,是我们弗洛德家族的骄傲。”秀慢悠悠的开口道,但是却引来了副驾驶的阿索一脸嘲讽,这个女人还有资格称之为有主家的血统?

    简直是可笑!阿索忍不住呸了一声,秀还有老爷的身边的情妇,其实都是上不来台面的原因就是,这都是主家安排过来的,不过是和主家有了些关系,被他们猴急的送过来,真的当他们的老爷不会挑选,什么都要接受?这个秀算是一个最听话的,但是也是最聪明的,成为了老爷身边跟的最久的,自然是有心计,不过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轻蔑一笑道:“秀夫人,我想你的身份和我们的主夫人还是有些差距的,毕竟你的母亲不过是当年老夫人的保姆,要说你们有关系,牵强了吧?”

    阿索说话很不客气,让女人一噎,眼底划过一丝恼怒但是这就像是星星之火,稍纵即逝,慢慢的,她目光归于平静,“当然,阿索先生说的不错,我的母亲不过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但是我却是伯爵赐给老爷的,不是么?”

    女人眉眼一挑,带着一丝挑衅,这就是秀资本,可以在辉夜的面前说上话,自己可以有自己跌位置,那么她就不用畏惧这个男人,虽然知道阿索在辉夜的面前绝不是这么轻易的可以撼动的,但是她也不会这么避让,这么多年的战争,可不是一触即发的,“阿索,你说,是不是?”

    “你是老爷的夫人,我是管家,夫人不用问我,只不过,我是在替我们的主母说话,虽然你是伯爵大人赐给老爷的,但是主母的地位不容撼动,没有弗洛德家族的血统的女人,没有资格成为主家的主母。”阿索扯了扯唇,收回了表情,自顾自的说道。

    这已经嗅到了浓厚的火药味,苏穆卿慢慢地挪动自己的屁股,想不到这个女人也是一个角色,甚至她已经感受到了这所谓的主家的“腥风血雨”。

    都不是好惹的,只有自己才是最路人的,苏穆卿慢慢地降低存在感,这秀夫人,也不是一个善茬,好这还不过是自己的“父亲”的一个女人,据她所知道的,这辉夜的身边,可不是一个女人两个女人……

    “呵呵,夫人有心情在这里和我们大小姐谈笑,还不如担心一下艾克少爷,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是不是?”

    “阿索先生说的是,不过艾克那个孩子,也是个死心眼的,这一天不找回来损失的利润,绝不会甘心回来,我这当母亲的,也说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