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退步

    “叶小姐,我想,这件事情,不需要对你有个交代吧。”程渲依旧是那一副轻风云淡的模样,这女人其实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力,但是面对这个女人,她更惧怕的是曾经程家的的那个秘密,当年叶付文的死,确实是程志嘴巴里说出来的。

    而当时,叶付文和程肃都有天赋,按理说应该是这两人都具有继承家主的资格,而后来叶付文却死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一切都是那个男人说的算,这已经是让族老很不满了,但是程志确实是一个有魄力的,这样的男人的高压下,他们也不知道能怎么做,只好听从程志的安排……

    如今的局面僵持不下,看起来,似乎恩怨一触即发,究竟是谁才是真正的程肃,叶凉芯也想知道自己的弟弟究竟是死是活。

    “我觉得还是我说一句公道话吧。”安娜眼眸一闪,一道异色一闪而过,嘴角弯弯,道:“在我看来,其实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老爷子出面,自然一切都迎刃而解。”

    “安娜小姐这么迫切的想见我父亲,究竟是什么目的,我父亲已经垂垂老矣,当年付文的死对他打击也不小,你这么说,难不成想让我父亲重新回顾伤心事么?”程肃言辞立即,沉下了脸,这女人分明就是来找茬的。

    安娜秀眉微颦,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能说会道的,程安被他说得已经快要失去了理智,自己来看,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眼眸滑过难色,一开始他们的目的是借着这一次机会,搅乱了这程家的水,浑水摸鱼的这里头的东西也就一份不用的收回了手里,可是没有想到这似乎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你们要干嘛都可以,程渲小姐,我想我弟弟对你们程家已经没有用处,这次来,我目的便是想要将我弟弟的骨灰带回去。”

    当年叶付文被抢强取豪夺落在了程家,对他们的父母打击都很大,而现在,她身为子女,必须要替父母尽最后一份孝心,这叶付文不管是死是活,都要带去父母的坟前见一面

    程肃从听到叶凉芯要把叶付文的骨灰带回去的时候,表情已经不受控制的软化,但是强逼这自己摆出一副阴鸷的模样,其实在他幼年,他也曾经想过,为什么父母把他留在了程家,明明他才是叶家的和矮子,为什么父母抛弃自己,后来随着年纪长大,走出了程志的阴影,拿到了少主的位置,在打开这段历史,他恍然发现,原来父母也是舍不得自己,甚至当年父亲来找过自己,可是却毫无用处。

    弱肉强食,即便是自己的子女没有能力,也无法保护。

    这是叶付文成为程肃的时候,所理解到的,而后来他决定了,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有一天可以成为程家置顶的人物没有人再能约束他,没有人再能让他孤独的活着,自己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程梦霜给自己的帮助太大。

    虽然程梦霜脑子没有那么好,但是对自己确实是不差,若不是当年她留在了程志的身边,暗自帮了自己,甚至后来程志重病,自己可以偷天换日和叶付文换了身份也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作用。

    程梦霜帮了自己太多,他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都必须要咬牙坚持下来,程梦霜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表情越来越挣扎,其实这一切她都很清楚。

    安娜身边的身边的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程肃。

    当年自己好不容易把程肃毁了脸,找人丢在了海里,但是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活了下来,他要是回来,自己和付文这么多年,也就白费了,明明程志就快死了,他们的目的很快就可以达成,但是竟然在这个节骨眼。

    这男人回来干什么,究竟回来做什么!

    程梦霜的目光越发的冷厉,她不想程肃可以徐喜怒不容于色,看到这个男人,心里只有无尽的愤恨,虽然祸不及妻儿,但是程志将她的人生都毁了个干干净净。

    本来程志答应她,离开了程然,将自己作为他的亲生女儿,但是没有想到,等待她的竟然是比一般下人都还不如的生活,原来,程志不过是想拿着自己挟制程然,程然对自己有愧,一直都希望能够解开她的心结,程志也拿着这样的借口,挟制程然,控制着她,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身体实在是太差,竟然郁郁而终。

    所以自己的作用也就没有了,程梦霜自嘲一笑,想不到自己竟然生生的把自己的生活给毁了,如果当初跟着程然离开,也许结果不是这个样子,所以她对叶凉芯的情感很复杂,其实大从心眼里,她不希望这个女人和程家有任何的瓜葛,这个女人已经跳出了这个恶心的水缸,那就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不要在回到这里来了。

    “你说你是程肃,那么你究竟还有其他的证据么,或者你能够证明我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叶付文。”程渲又继续开口,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公断,孰是孰非如今谁都不知道,但是看这个男人目光笃定,而程肃依旧是一副面不改色,这心里也是摇摆不定了,摇着头,她一时间也无法判定,程肃的身份。

    “程肃的后背有一块胎记,当年出生的时候父亲认为这是恶疾,于是命人剔除了这一块胎记,所以,程肃的后腰有一块褐红色的伤疤,如今随着年纪的增长,伤疤陈旧,谁都不能冒充!”程安笃定的开口,说着便露出了自己的后腰。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甚至是叶付文都不知道,他有信

    心,这个男人的后腰,没有任何的伤疤!

    “叶付文,你还想要狡辩么!”程安的目光越发的冷凝,笑得得意,但是面前的男人没有露出任何的异色,反倒是戏谑一笑。

    “你说这胎记,究竟有谁知道?我怎么不知道?”程肃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阿母,你知道么?”

    程渲的表情也有些困惑,半晌,缓缓道:“这件事情,未曾听你父亲提起。”

    自然是没有人提起,程志不是堂而皇之的成为了程家的家主,所以心思多疑敏感,很多事情都是背地里解决的。

    叶付文被囚禁,知道的不过四五个,后来一律都被程志给杀绝了,不然程肃也不会这么高枕无忧这么多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