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暗潮涌动

    这些东西是赝品?

    程渲微微一顿,“程肃,如今的局面,不是你我能够控制的。”

    虽然已经渐渐相信这个男人就是程肃,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也许就是一个假的,但是仍旧觉得隐隐不对,道。

    “这个男人,我不相信他是程家的人。”程肃眼底划过一抹阴鸷,嘴角含笑,幽幽道,这个男人不管是不是程家的人,他如今都要咬死了他不是。

    “叶付文,看来你还是回来了。”

    “我不是叶付文,你才是!你当年趁父亲病重,把我害的这么惨,你现在还想要谋取程家!你……你……咳咳……”程安的身体确实是不好,语气激烈点就会连续咳嗽,眼底的冷光越发的幽沉,缓缓吐了一口气,揪着心道:“叶付文,你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却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看什么?程家的人都知道,叶付文已经死了,就算是父亲,也不可能会撒这样的谎。”

    撒谎?好一个撒谎,这一条路就堵死了这个男人,程安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早就预料到这一次不会这么容易就掰倒了这个男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巧舌如簧。

    “我就是程肃,你才是叶付文,你这个小杂种,我们程家对你这么好,但是你竟然吃里扒外的把我给毁了脸,老天不绝我,如今,我回来复仇了。”

    程安的语气越发的激动,表情只有愤恨,但是这话没人相信。

    “当年叶付文的死,是我父亲亲自说的,你现在说你是程肃,我是叶付文,是不是有些贻笑大方了?”程肃的表情淡淡,好像看着一个蝼蚁一样看着这个男人,其实——

    叶付文没有死,当年程家有天赋的只有叶付文,但是程志有了自己的孩子,看着这孩子越来越大,想到这手里的权利竟然要交给一个外人,心里怎么也不甘,于是,叶付文必须死在程家。

    “不对,不对,叶付文没有死……父亲……”程安激动地开口,但是但是下一秒就像是被什么噎住了一样,一句话都不敢再说,这件事情是程家的辛秘,只有父亲和他知道的秘密,如果说出来,父亲的名誉就毁了,程安咬着牙,心里恨恨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个男人真的是好狠的心思。

    他是算准了,自己不敢将父亲抖落出来,便如此嚣张,其实一开始他以为父亲会在今天出现,父亲出现了,自己才能够有机会再他的面前证明自己的身份,但是父亲竟然没有出现,但是他已经等不及了。

    程肃看着这个男人恼羞成怒的模样,心里得意暗升,目光越发的冷,程肃,看来你已经无计可施了。

    没错,他才是叶付文,程家唯一有天赋的孩子,而当年程志把自己从程然的手里夺过来。但是心里不甘心,于是也生了一个儿子程肃,逐渐的程肃越来越大,他期待着程肃也有着天赋的殊荣,可惜,他自己检测过,没有,这对他来说确实是最不甘心的事情。

    于是年幼的叶付文都不知道,一贯对他宠爱的大伯竟然对他起了杀心,但是程志不愿意舍弃这唯一有天赋的孩子,自己的儿子没有天赋,随着日子越来越久,程志便想出了一个李代桃僵的计策。

    利用自己的权势,将年幼的叶付文关在了自己房间的后院,而对外宣称自己的儿子程肃拥有着天赋的能力,这样这家主的位置自然还是自己的儿子的。

    只要自己的儿子能够当上家主,叶付文也就可以永远的消失,本来程志的计划很完美,但是他人算不如天算,竟然身体渐渐的不行了,也许正真的是作恶太多,后来竟然被叶付文逃了出来。

    其实,这要怪只能怪平日里程肃和叶付文本就相似,而程家在程志能够处理事务的时候,把程肃给秘密的隐藏起来了,而年幼的程肃不懂大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叶付文比较相近,只能怪,程肃实在是太蠢。

    叶付文对程志恨到了骨子里,而后来,自己只要稍加注意,自己便能够代替叶付文,最可惜的是,竟然被程肃给逃了。

    本来以为重伤的程肃已经死在了外面,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有了自己的机遇,还回来报仇了,看台上的男人眉心滑过一抹冷厉,如今,不管是什么结果,他都要咬紧牙关,这事情必须烂在了骨子里。

    “叶付文,你就是个杂碎!”

    “杂碎这话是说给你的听得吧,叶付文。”程肃表情越发的嘲讽,三言两语便让这个男人破功,咬着牙,气的全身发抖。

    安娜一看,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体自从被叶付文迫害以后,就一直都好不起来,向前一步,担心的问道。

    “叶付文,你有种做,但是没有本事承认么!只要父亲出面,我必然能够证明我才是程肃!”

    “你拿什么证明?叶付文已经死了,我若不是程肃,难不成我还是那个死人么?”

    “你们说什么?叶付文,已经死了?”此时,一个冷漠的女人慢悠悠的走进,叶凉芯目光如雪,双眸微凝,质问道:“说!我弟弟好好地在你们程家,为什么会成为一副白骨!”

    叶凉芯几乎是咬着牙说的,目光里透着愤恨,自己的弟弟,虽然记忆模糊,但是那团团的模样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但是这些人跟自己说,她的弟弟死了,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程家!

    这口气,她叶凉芯怎么都咽不下去,咬着牙,一定要讨一个说法!

    “叶小姐,这是我们程家的家务事。”同样的借口,程肃奉送给了叶凉芯,而叶凉芯不是安娜,横眉扫过这两人,已经站在了中央,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双臂环胸道:“叶付文是你们程家的人么?据我所知,他是我父亲的儿子,叶家的唯一的嫡子。”

    当年父亲没有能力把自己的儿子要回来郁郁而终,叶付文是他父母去到死都没有化解的心结,叶凉芯目光滑过程安,又看程肃,“你们中是不是有一个是我的弟弟?还是,你们不过是冒着我弟弟的名义,来生事的!”

    借着他的弟弟做文章,这些人还真的是好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