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寻找胭脂

第十四章 多余的头

    他温柔地笑笑,笑容一如既无往地迷人,眼睛里却有一抹隐藏不住的哀伤:“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啊!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我被他的笑容迷惑了,他是我藏在心底里的那个人啊,难道我们没有分手吗?瞧!我们穿的衣服,白色婚纱、西服……难道这是我们的婚礼?

    “祁然,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客人们……都没来吗?”我没有急着接过那礼物,而是抓着他的手臂问起了他。

    他神秘地看了看四周:“这是秘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先打开这盒子吧!看了你保准高兴。”

    我怀着喜悦接过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小心地撕开了外面那层紫色的包装纸,正要揭开盒盖的时候,祁然忽然阻止了我:“一尤,你先闭上眼睛,等我数到一二三时,你再睁开。”

    这祁然,要搞什么花样?我嗔怪地看他一眼,还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他开始数了起来,我心慌意乱地在那温柔的声音中等待着惊喜……

    “一……二……三……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他数得很慢,我满心欢喜地等到他说完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那个东西离我的鼻尖仅仅几厘米,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弥漫开来,待我看清眼前的东西之后,忽地尖叫了起来:“拿开!拿开!”

    我猛地退后几步,满脸恐惧地看着祁然手里的东西!他手上那个腊黄色的,外表看起来像骨头一样的圆东西竟是那枯井里的胎儿!那个极阴之物!

    祁然手擎着那个胎儿,一步一步挪向了我:“怎么了?你难道不喜欢我给你的礼物?”

    此时我才发现,祁然的肤色很是古怪!微黑的皮肤而从里到外透着苍白,嘴唇也似乎没有血色,走路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具死尸!

    一股无边的恐惧浸蚀着我,我的肺像是要炸裂开来,呼吸仿佛都成了奢侈的事,我紧张地盯着向我走来的祁然,害怕到说不出话来!

    他两三步就走到了我的面前,猛地把那极阴之物递给了我!我惊叫一声,用手一挥,挡开了它,那腥臭的玩意儿随即滚落在地,打个几个转儿一动不动了。

    祁然看了看地上的那东西,目光又转向了我,那眼神充满了悲哀和挣扎,静默许久后,他忽然向我伸出了一只手!

    我被吓了一大跳,猛地跌坐到了地上,惊恐地看着他!

    他苦笑了一声,蹲了下来,那只手慢慢地伸向了我……

    我的身子瑟瑟发抖,一股冰凉的气息慢慢逼近了我,在那只手接触到我的一瞬间,那刺骨的寒意到达了顶峰!我像猛地被甩进了冰柜一样,冻得舌头都粘在了一起!

    那只手从我的手臂慢慢地抚上我的肩膀,我的脸颊,最后到达了我的头发,他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抚摸着我的长发,我的毛孔瞬间张开了,森森地冒着寒气!

    “你不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呵呵,你不喜欢也就罢了,你为何要扔了它?它的死你就没有责任吗?!”祁然的手不紧不慢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动作很温柔,声音却冰冷得很!

    “我……”我努力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可是那声音却嘶哑得不像自己的。

    祁然摸着我头发的手停了下来,那冰寒的掌心贴着我的后脑勺一动不动,冻得我头皮发麻!

    他的嘴角一咧,扯出一个笑来:“我已经死了,刚刚你喝的那些,你自己去看看是什么……”

    我被他的话惊得说不出话来,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一张一合的苍白嘴唇。

    他的手越收越紧,似乎要抠破我的头皮,抓出我的脑子来!我痛呼起来,满眼是泪地盯着他:“不……不要,救命,救我……”

    他的目光带着狠毒,紧紧地瞪视着我,那一动不动的手却在我说出最后一个字时松了开来!

    这一瞬间我得到了自由,我爬起来就仓惶而逃!

    在靠近餐台的那一刻,一不留神!我被拖及地上的裙摆绊倒了,在即将摔下的那一瞬间,我的头贴近了餐台,我看清了桌上的东西……

    我惊惶地尖叫起来!桌上的哪里是一杯一杯的葡萄酒!那明明是新鲜的,浓稠的,还冒着热气的鲜血!

    这时,我感觉自己的头发被猛地拽了起来,力度大得头发都要被扯了下来!我的头向后被拉扯到了一个极限,直到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孙小妹!孙小妹,快醒醒!”

    我才猛地清醒了过来!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趴在钟梅的身上睡着了,眼前还是那个燃得旺旺的火堆,还有一脸关切的钟平。

    “你刚刚是不是做恶梦了?梦里又哭又说的,我喊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听见。”钟平打了个呵欠,对我说。

    我喘了一口气,用手按住了犹在跳动激烈的心脏,心情半天也没平复下来。

    “钟平,几点了?”我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问他。

    他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两点半了,钟梅这丫头睡得真香,别把你的腿压麻了,这样吧,让她趴我这儿,你好好休息一下。”

    我想了想,说:“也好,我也睡不着了,我守夜吧,有事我叫你。”

    他想推拒,可是我很是坚持,最后他也不再说什么,从我身上接过了钟梅。

    我活动了几下被压到麻木的双腿,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河边想洗把脸,刚刚的那个梦真实无比,惊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强忍着强烈的心悸感,在河边蹲下了身子,用手撩起了河水,冰冷的河水刺激到皮肤的那一瞬间,头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我慢慢回想了我的那个梦来。

    我竟然梦见祁然他死了,那哪里是什么婚礼,那是只有我一人参加的葬礼,我喝着他的鲜血送他上路的吗?我苦笑起来,此时的他应该在照顾蕴芳吧,失而复得的他应该会好好珍惜吧。

    我在河沟边蹲了许久,直到一阵阵夜风吹得我全身发冷,我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坐回了火堆边。

    钟平他们好像睡着了,我百无聊赖地捡起树枝,一根一根地往里面扔,本来有些变小的火堆,冒出了一缕缕白烟,很快,又熊熊燃烧起来,那些扑腾而上的火苗形状,看起来就像一个人伸着长长的舌头一样……

    这时的我,忽然想起了南江市江边的那次烧烤……也是这样的火堆,那个诡异的蓝衣老妇就静静地坐在我们中间窥视着我们,她也有着长长的舌头……

    我趴在膝盖上,暗笑自己的胡思乱想,从火苗中望去,钟平和钟梅的身影模糊不清起来,随着火苗的晃动,他们也在晃,身影晕染开来活像多了一个人影!

    这时,我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昨天晚上在树林旁我们见到的那个男人,会不会也在我们身旁?会不会和那蓝衣老妇一样,蹲在我们身边,已经许久许久了呢?

    我迅速环视了一大圈,只可见一排排漆黑静默的树林和小河,除此之外就只有这火堆,火堆旁的我们,我再一次盯着他俩的身影看了起来……

    可是,为什么越看他俩的影子越奇怪呢?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貌似多了点什么……我揉了揉眼睛,是我没有看清楚吗?末了,我终于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他们的地上的身影,活生生地多了一个脑袋!

    按理说钟梅趴在钟平的身上,是看不见头的,可是地上那个影子……看起来就像钟平的身子活生生地多出了一个头来!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坐直了身体,望向钟平的后背,他本来匀称的身材此时看起来好像宽了不少!后背鼓鼓囊囊的像被塞了个什么东西,奇怪极了!

    我盯了许久后,发现那东西蠕动了几下,又静止不动了!我的目光移向钟平的耳畔,那里赫然有一个毛茸茸的头立在那儿!

    我顾不得其它了,大声地喊叫了起来:“钟平、钟平!”

    我的声音很是凄厉,他们两人迅速地坐直了身子!钟梅眼睛瞪得大大的,却并不聚焦,她茫然地问道:“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钟平犹在梦中没有清醒过来似的,好半天才睁开了眼睛,眯着眼睛看向了我!

    我惊恐地指着钟平,颤抖地说道:“钟平多了……多了一个头!”

    “啥?你说什么……”钟梅一下子打了个激灵,她猛地看到了身边的哥哥,退后一步,仔仔细细看了一大圈后转向了我:“孙姐,你做噩梦了吗?”

    钟平听见我的话,也像长了跳蚤一样,摸起了自己的脖子,又站起来抖了一抖,然后傻傻地看着我:“孙小妹,你在说什么啊?”

    我瞪大眼睛向他望去,他身后那个鼓起来的东西不见了!耳朵边那个毛茸茸的脑袋消失了!可是那个东西,刚刚我真的很清楚的看到了啊!那是一个小一号的人头,上面有着毛茸茸的头发!

    (当时,他们两个怔怔地看着我,许久许久……他们的眼神让我无地自容,那一刹那,我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神经病了!可是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才让他们真正明白,胡思乱想的不是我,似如魔怔的人也不是我,而是他们不敢相信、不可思议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比起杀人不眨眼的毒犯来说,更为可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