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寻找胭脂

第二十八章 嫁衣秘密

    “唉,我就上次过来出差,东西掉到楼上了,我大晚上地回来拿,走到四楼,就怎么都走不出去了,从楼梯走了好久,都还是四楼,你们这房子怎么回事?现在想起我还毛骨悚然得很!”我一边说一边留意着他的表情。

    他忽然神色一变……

    他神秘兮兮地在我耳边说:“姐姐,那你那天晚上有看见几个跑来跑去的小孩没有?”

    “小孩?什么小孩?大晚上的哪里来的小孩啊?”我虽心里吃惊,但仍佯装不知。

    那卷发男孩往外望了望,见四下无人,这才压根了声音:“我悄悄给你说啊!我来这儿上班才十几天,昨天下午干活时,我溜去耍了,被我们厨师长发现,叫我把那些新锅和餐具洗完才准下班,我洗着洗着,忽然听见楼上有小孩跑来跑去的声音,还嘻嘻哈哈的!”

    “你咋知道是小孩?而且听得清楚吗?”我忽然打断了他。

    “那当然了!我就在我们今天这个位置嘛,这里晚上没人,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都听得到!怎么?姐姐你是不信啊?觉得我造谣是不是?”卷发男孩看上去有点生气,眼睛瞪向我。

    我急忙拍拍他的肩膀:“没有,我怎么不信嘛!我那天还不是遇到了啊。”

    他心有余悸地往阳台外面看了一眼:“就是几个小孩追逐打闹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你说大晚上的,这栋楼人都没有,估计除了保安也就有我在了,哪里来的小孩嘛!然后……”

    我不知不觉抠紧了扶手:“然后怎样?”

    “然后我就到楼上看了一下,结果……”

    “结果什么?”我急切地问着。

    他扯了一下额前的头发:“结果啥也没有。”

    我唉口气,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你今天在那里看啥?”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走到那里,心就有点慌慌的了,姐姐,你说以后还要上夜班,咋办?”

    我安慰他:“没事,都快要开业了,那时人肯定多得很,上班的同事也多,人气旺了应该也就没事了……”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跟卷发男孩打了个招呼就重新回到了餐厅,大家吃得也差不多了,桌上一桌的残汤剩饭,地上也全是空酒瓶……

    都说云南人喝酒厉害,还真不假,至少我认识的,不管男人女人似乎都有千杯不倒的架势,而且劝酒功力都是很强,每次吃饭,都总是宾主尽欢、晕晕乎乎、云里雾里。

    他们喝得很嗨了,正在议论着去哪儿唱歌时,我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祁然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切:“一尤,你回家了吗?”

    “没,我还在安阳呢,正准备回了。怎么啦?”

    “那你赶紧来医院一趟,打个车过来,司机知道地方,我在门口等你。”他迅速说道。

    我正想问他什么情况,他却匆匆挂了电话。我心里打起了鼓,是陈斌的事情?湘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我无心寒暄下去,与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出去,走到楼梯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四楼看去,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清!

    我收回了眼神,匆匆往楼下跑去。夜风正起,深秋的寒意一阵阵袭来,我后悔没有穿厚一点的外套,拎着笔记本电脑和包包在街口,风一吹,冷得直跺脚。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出租车,我左顾右盼,眼神忽然扫到安阳的四楼,那里居然亮着灯!而且不是一盏,而是灯火通明!隐约还能看见有人影在窗边一闪而过!

    顿时心中惶然起来,会不会是王总他们去了四楼?

    我掏出手机,拨了王总的电话:“喂,王总,你们还在三楼吗?”

    王总愣了一下:“是啊,小孙,怎么跑了?我们正准备出去唱歌呢!要不你在楼下等我们一下。”

    “不,我不去了,改天再跟你们聚,对了,你们四楼还有人在啊?好像亮起灯的?”我远远望着那一层楼,好几扇窗户打开着,绿色的窗帘随风飞了出来。

    “没得人没得人,我们都在三楼,你肯定看错了。”王总很肯定地说。

    我的背心凉了起来:“可是灯开着的,绿色的窗帘……”

    王总打断我的话:“不可能哈,我们都还没挂窗帘呢!而且新订的窗帘是紫色的,我们马上下来了,小孙你等着我们……”

    我不可思议地盯着那窗户,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里已经一片黑暗与寂静了,黑糊糊的玻璃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奇异的亮光,仿佛是在嘲笑我的幻视幻听!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不了,王总,谢谢你,我上车了!明天见”我匆匆挂了电话,默默地开了车门。

    我说了地址后就一直盯着车窗外发呆,这阴魂不散的诡异事情真的要一直跟着我了不行?自己都觉得自己本来活泼的性格越来越压抑,我多想像正常人一样,看不到莫名其妙的东西,过干干净净的生活!

    我对着车窗哈了口气,手下意识地反复擦着那一小块玻璃,直到那地方闪闪发光才罢休,唉……这阴魂不散的破事!

    “妹儿,第一人民医院到了!我就停在门口了,里面进去麻烦得很!”司机回过头来说道。

    我答应着,把车费递给他。这时我已经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等在医院门口的祁然。

    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穿白褂,我想了半天用什么词来形容,风度翩翩、飘逸宁人应该还算贴切,他自有一股出尘的气息和潇洒的气质,他站在原地没有迎我,我走近了才瞧见他的脸色不同以往,似是焦虑,似是后怕……

    “祁然,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我一时心慌,急急地牵了他的手。

    他捏住了我的手:“一尤,以后离那嫁衣远一点!”

    我惊讶无比:“怎么突然提这事了?不是锁起来了吗?”

    他抿紧了嘴,牵着我就往大厅里面走去,他走得飞快,白大褂被风吹得鼓了起来,我怀着忐忑着心情小跑跟着他,他没有坐电梯,径直往楼上走去,等我小跑到了三楼,背上已经渗出了一层薄汗!

    三楼是外科病房,护士站的小妹妹惊奇地打量着我,祁然没有停留,拉着我一直往里面走去。走廊上遇到另一个推着小推车的护士妹妹,那个圆脸刘海的姑娘脸颊红红:“林医生……”

    他略略点头,却一言不发。直到我们进了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后,他关上了房间,他才忽然叹了口气!

    “祁然,你忽然喊我过来干嘛?陪你值夜班不成?”我走到他面前,摇摇他的手臂。

    “喂,你今天怎么回事?我这么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你又不说话。”我使劲掐他一把。

    “一尤,那件嫁衣,我傍晚拿到了医院。”祁然把那件用保鲜袋装起来的衣服放到了桌上。

    我退后一步看着那嫁衣:“这个?你拿来衣服?化验吗?”

    祁然拎起这个袋子:“对,我们一尤很聪明。为什么遇到这嫁衣的人都会发狂呢?那个古玩商,我父亲,湘琴,包括你,而且为什么这嫁衣神出鬼没地总是出现在你们会遇到的地方,这问题我一直都在想,可是却没有一点线索,直到你说这嫁衣寄到了你家,我脑海里的线索才逐渐明了了起来,这幕后一定有人在操纵这一切,至于这人是谁,我不知道。不过,这嫁衣的问题我找到了!”

    “嫁衣有人做了手脚吗?”这一瞬间,我似乎猜测到了什么。

    他摸了摸我的头:“你猜得没错,这衣服上有致幻剂,用某些导致人产生幻觉的草药熏过,为了掩盖这种气味,又熏了檀香,檀香的味道比较浓郁,所以掩盖住了这种气味。”

    我的手轻轻抚过装着这红嫁衣的袋子:“幕后这个人一定在青石镇吧?他与这嫁衣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祁然扯过那个袋子,塞进柜子里:“这东西以后密封起来,不要碰它了!幕后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这个人的年龄一定不小了,因为这件事至少能追溯到我父亲那个年代了。”

    我一下子抓住祁然的手:“你说这个人和陈斌有没有关系?如果帮助陈斌出逃的不是他的朋友的话……”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说陈斌出逃后,会不会去找湘琴?如果他知道湘琴怀了他的孩子的话!”

    他想了想,摇摇头:“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是对他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拿到盒里的东西,然后找到所谓的……你还是给湘琴打个电话,让她多加小心,如果有她的同事的电话更好,毕竟同事几乎就是朝夕相处。”

    对,孟医生!正好上次留了他的电话,于是我迅速打通了他的电话。

    孟医生很快听出了我的声音,我与他寒喧了几句后,我说:“这两天湘琴情况怎么样啊?她总给我说她挺好的,可是我还是不太放心。”

    孟医院疑惑地问:“湘琴最近脾气阴晴不定的,她是不是生病了啊?我不是指她的脚,她的脚倒是恢复得不错,只是……最近我遇到几件奇怪的事情,唉……我不知道怎么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