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奇术之王

567章 大结局(3)

    “这就是——”面具男人介绍。

    我知道,那老男人就是被玉罗刹的苗疆蛊术封印住的、二战时炙手可热的日本皇室要人。镜室毁灭,他才从其中逃逸而出。而且,这也是无名潜艇以*袭击镜室的原因。换句话说,操控潜艇袭击镜室的,正是面具男人。

    “你到底要我看什么?要我干什么?”我问。

    面具男人摊摊手:“你看清了,这不是摄像机录制的影视资料,而是真实的人物。他就在镜中——说实话吧,我通过‘圆光术、缩地成寸术、撒豆成兵术、乾坤大挪移术’把他救出来,又使用了医院的高压氧舱,将他送抵这里。我甚至还来不及转身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他已经自动进入了镜中。现在,我只想知道如何才能进入镜中?”

    他提到的以上奇术都是远古绝学,现代人就连那些奇术的名字都感到陌生,更不用说亲自领悟它们的奥妙了。

    我不禁摇头苦笑:“此人的灵魂刚离了虎穴,又进了狼窝,全是拜你所赐,应该好好感谢你才对。”

    面具男人摇头:“我没时间开玩笑,今天一定要解开它的秘密。为此,我今天会使用一些非常手段,卑劣也好,高尚也罢,都是为了揭开神相水镜的秘密。”

    他按下电铃,几名大汉押解了几个人进来。除了料想中的大人物,还有两人,竟然是唐晚和韩映真。

    “事情有意外变化,已经全盘失控,对不起两位。”韩映真先向我道歉。

    事到如今,大家都成了阶下囚,再多道歉也没用了。

    大人物看到那古镜,眼中突然大放光彩,扑过去,跪倒在箱子前。

    他与虚拟影像近在咫尺,却不敢伸手去摸,而是虔诚跪着,与影像里的遥遥相望。

    “杀了你,我随即就死,两败俱伤,没有赢家。不如这样,你反悔咒语,我改变杀你的主意,好不好?”面具男人问。

    大人物根本不理睬面具男人,双手扣住古镜的边缘,痴痴地向着人影凝望。

    “想进去陪他?”面具男人亮出了枪,扣下扳机,子弹从大人物左边太阳穴射入,又从右边太阳穴穿出。

    这一击毫无预兆,但又合情合理,并且导致了很诡异的结果——大人物倒下,但随即又出现在影像中,变成了影像里的第二个人。

    “竟然会这样?竟然是这样?”面具男人喃喃自语,突然将枪口指向了韩映真。

    “极度的恐惧,会将人送进镜子里——”他狞笑着。

    “再见,我不该爱你,但我爱你。”韩映真大声说。

    那些话是说给我听的,可我不想听,尤其是在这种危急情况之下。

    一声枪响,韩映真倒下。

    她并没有像大人物那样进入古镜,而是眼中含笑,了无遗憾地撒手人寰。作为间谍,死是命运制定的模板之一,无法逃避。至少,在生命的最后,她说出了心里话。

    当面具男人的枪口指向唐晚时,我心底忽然涌起了巨大的愤怒,过去所有受过的压抑、迫害、欺骗、攻击全都浮上心头。

    “够了,你杀他们,不过就是要激起我的愤怒!现在,停手吧,你我来解决问题,不要累及无辜!”我吼叫着,扑向面具男人。

    他又开了枪,一颗灼热的子弹穿过了我的胸膛。

    我奋力向前,扭住了面具男人。

    纠缠之中,他的面具掉落,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我瞬间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只是怔怔地凝视那张脸。

    那张脸不属于任何人,而是属于我大哥夏天成。

    十年前,他离开我,尸骨无踪,阴阳永隔。十年过去,原来他还活得好好的,比从前更英俊。

    “大哥……是你……”我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叫出四个字,然后缓缓地仰面倒地。

    “是我,我还活着。双龙夺嫡,二王余一。现在,活着的、站着的、留下来的是我,不是别人,是我,夏天成!”他挥舞着手枪,大声嚎叫着。

    我无力探究他为什么还活着,只是诧异于他见到我后没有立刻摘下面具兄弟相认,而是一直把我带到这里来,并且亲手开枪,射穿了我的胸膛。

    “弟弟,这就是结局——”他向前俯身。

    我忽然觉得心情很安详,他活着,我死了,这种结局并不可怕。况且,我早就想过,假如我们成为双龙夺嫡的主角,我一定无条件地将最好的东西让给他。

    他是我的大哥,在此世间,唯一跟我有着血脉关系的人。

    “我已经掌控了一切,天上、地下、海里、永生、永世……”他的话并未说完,半空里闪出两把雪亮的长刀,左右交剪,划过他的脖颈。之后,他的人头骨碌碌滚落,尸体轰然倒下。

    那颗头颅落在我手边,我转头望去,英俊依然,眼睛却已经闭上。

    尾声:神相水镜,敦煌天机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大哥夏天成射杀了我,而当他人头落地之时,杀他的两个人已经泣不成声。大人物的系命咒没有发挥作用,这两人不出手的话,我和唐晚必定难逃厄运。

    奇怪的是,那两人曾经在我的幻象中出现过,一个是父亲,一个是母亲。

    父亲说:“夏氏一族对于命相、术数的研究已经到达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的顶峰,仅次于先祖师鬼谷子。当我们发现大儿子夏天长脑后有反骨、掌心有卖友求荣纹断掌纹时,不得不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只要他做有损于中华民族自身利益的事,我们就亲自动手除掉他,以免他坏了夏氏一族的福报。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虽然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他的手相没变,命运也没变。所以,我们只能按计划行事,提前结束这一切。”

    母亲说:“祖辈曾为你重塑掌纹,逆天改命,也的确改掉了你的命,从称王称霸之命变成了默默无闻的平民。可惜,天命不可违,你和天成还是走上了双龙夺嫡的道路。这一切,都是我和你父亲造成的,所以我们必须亲手解决这一切。在五龙潭下的密道之内,我和你父亲本来是接到了上级命令,去完成另外一个重大任务,但发现双龙夺嫡的事实无法更改,我就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隐姓埋名,直到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当然,现在的他已经丧失了理智,沦为权力和欲望的俘虏,并出卖灵魂,变成了东海新一代鲛人之主……”

    在很多次幻象中,我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只是无法相信大哥还活着。

    大明湖铁公祠事件中,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世间再无夏天成此人。

    幸运的是,他还活着;不幸的是,他从心到身都变了,已经变成了为了权势名利敢于残杀兄弟的异端。

    或许,在鲛人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兄弟、朋友、亲情、同胞这样的感情,有的只是弱肉强食和尔虞我诈。

    如果被他得逞,大概亚洲天气又要变了。

    “我们无法容忍夏氏一族的子弟质变为异类,只能放弃亲情,含泪杀之。当年,从天成的掌纹中看到了这样的结果,我们的心如同在油锅里翻滚一样,反复煎熬,痛不欲生。天意就是如此,我们又能怎样呢?”说着说着,母亲潸然泪下。

    父亲感叹:“或许,我们命中只能有一个儿子,多出一个,即为妖孽。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到了如今,我们还是把悲痛放在心里,重归组织,把毕生忠勇全都奉献给国家,弥补此前耽误的大好时光。”

    他们离去时,眼泪已经流干。

    我忽然有些后怕,如果没有人阻止大哥的异变,这艰巨、艰难的任务也会落在我肩上。面对大哥时,我有出手的勇气吗?

    “未必,未必。”我已经找到了答案。

    关于日本大人物,他已经受到了惩罚,肉体消亡,灵魂不得转世,永远禁锢于古镜中。

    至于我的父亲、母亲,他们与龙夫人一样,也曾经是精忠报国、舍生忘死的斗士。解决了双龙夺嫡事件后,他们已经飘然远遁,在更重要的战场上,再立新功,洗刷罪责。

    我带着古镜重新回到了曲水亭街老宅,陪在身边的是唐晚。

    古镜的神奇魔力来自敦煌莫高窟,下一步,要想解开它的秘密,必须西进,在敦煌找寻神相水镜的天机。

    唐晚通过组织关系,在国家天文博物馆里查到了确切资料,同样一面古镜也出现在玄武门之变中,是由昔日的“风尘三侠”之一虬髯客从海外带回来的,通过李靖,转送李世民。秦王得到古镜不久,即爆发了著名的玄武门之变玄武门之变。

    “我怀疑,神像水镜并非吉祥之物。既然如此,其中即使藏着再多魔力,我们也不该保存,而是捐献给国家。”唐晚忧心忡忡地说。

    那古镜已经被我们谨慎地收藏起来,绝不轻易示人。

    “等日本那边的政治风波静了,我们就去敦煌,察看天机,再做定夺。”我说。

    日本大人物的死成了日本警署的悬案,而很多官方的奇术师都探测到,大人物仍然好好地活着,绝对没有生命消失的迹象。

    他们的判断也许是正确的,因为我和唐晚经常看到,日本大人物经常出现在镜面上,与先前那被禁锢的日本皇室灵魂对弈。

    抛弃了肉体之后,大人物的面貌也似乎有了较大变化。

    奇术师之战已经告一段路,我们两人绝不张扬我们所拥有的财富,而是低调而悠闲地慢慢找工作,重新融入这个社会。

    有时,我也想起“奇术之王”的名号,向唐晚提起,然后默默苦笑。

    奇术界永远都需要奇术之王,但到底什么样的王者才会让所有人需要?

    我会脚踏实地,继续向前,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辅以胆识和机敏,向着未来绝尘而去。

    如果一生都有那样的觉悟,未来必将阳光灿烂!

    (《奇术之王》全书完,2017.11.22)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