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奇术之王

564章 天坑之战(4)

    他用脚尖踢了踢靠台阶最近的一具尸体,低声冷笑:“看,这是甲贺派十大忍者之一长川寻丸,在京都盛樱谷一带赫赫有名,被尊称为当代‘甲贺二刀流之王’,最擅长密室暗杀。现在呢,他躺在这里,却没有紧紧跟随主人,为主人出生入死。很久之前,我就研究过了,所谓忍者,不过是肉盾而已,并非具有不坏金刚之躯的大罗金仙。我真的奇怪,史学家、军事学家盲目夸大日本人的战斗力,其居心何在?”

    我不认识那忍者,但英国记者曾将当代著名忍者做成了一本彩色图册,依稀就有眼前这人。

    “忍者的黄昏悲歌。”那图册的封面上印着这句话。

    我猜,那记者一定没有见过真正的忍术高手,那些能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高手通常不会出现在聚光灯下,为民众们的好奇心买单。

    忍者、杀手越低调平凡,就越能毫无失误、毫无破绽地完成任务,像风一样来,风一样去,不留一丝痕迹。

    “他老了,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了。”我说。

    任何“一刀流、二刀流、三刀流”高手都只能生活在冷兵器时代,到了枪械横行的现代,他们一旦上了战场,就会变成活生生的枪靶子。

    二十步之内,再快的刀剑、暗器也比不过西部牛仔的*或者刺客的速射手枪。

    忍者没落,是时代的错,不是他们的错。

    “我的人就在下面。”面具男人说。

    “怎么处置东条氏少主?”我问。

    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东条尾张的生死,大概也是世界各国朝野上下的目光焦点所在。

    “你知道吗?”面具男人悠悠地问,“东条氏是唯一能够操控海中鲛人的家族,昔日九州、四国、关西、北海道等地有著名的十大政治家族,全都是幕府时代结束后称霸一方的诸侯。东条氏虽然名列十大家族,却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对比排在首位的横岗氏、排在二位的大蛇氏来说,东条氏都有极大的差距。三十年、两代之间东条氏就能扫荡其余九大家族,成为日本第一望族,为何?就是因为他们借助了鲛人的力量。我把话说得如此明白,你懂了吧?”

    他的确说得很明白,其用心也很直接,那就是控制东条尾张,然后进一步控制鲛人,把鲛人的力量也握在手中。

    横岗氏、大蛇氏是日本历史上的两大家族,关于这两族的成败兴衰、辉煌荣辱都能在著名的日本动漫作品《火影忍者》中查到。

    幕府时代,两族能人辈出,占据了大名们生死决斗的核心舞台。

    今时今日,上了年纪的日本人偶尔还会聊起发生在北海道枫割寺的著名一战,由横岗破路对战大蛇千球。那一战,又被称为忍者史上的“十日呕血战”,最终横岗坡路胜出,大蛇千球战败后剖腹自尽,将大蛇氏在北海道的所有地盘拱手让出。

    在日本,忍者是永远的话题,刀剑格斗的年代总能让人血脉贲张。

    落入人们眼中的是血腥疯狂的战斗,落入贵族掌中的却是日本岛国的权柄。所以说,忍者永远只是下走,成为贵族的看家犬,身份下贱,生命低廉,是一个被金钱权势扭曲了特殊群体。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在中国上演过的烈士悲剧,在日本同样上演。

    就像现在,一切火攻、水攻、陷阱、屠戮,都只不过是为了满足面具男人的野心。至于大人物、东条尾张一方,所有忍者在绝境中负隅顽抗,也只是为了他们两人的皇图霸业。

    一念及此,我不禁扪心自问:“我为何而来?未来我为何而战?”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是现成的——为铲除鲛人之主而战,为光复夏氏一族名声而战,为国家和平、人民安宁而战。那么,我内心深处,要的是什么?

    触及这样的问题,我不禁惶惶然。

    我不求名利,也不求妻妾成群,身边有唐晚足矣。我也不求闻达于诸侯,在济南老城区曲水亭街老宅蜗居一生也没有问题。

    “我要的到底是什么?”这是我直面内心后的根本问题,犹如哲学家们深刻反思人的生存与发展难题那样,如果找不到答案,那么最终失去前进的方向。

    “你要的是什么?”就在此时,面具男人不再注目于忍者尸体,而是转过身来,直直地望向我。

    我无法回答这问题,因为我想了太久,也找不到答案。

    “我们此刻身在天坑之中,这里是整个亚洲大陆能量最集中之地。如果你在这里都考虑不清楚那些难题,那么,困惑你的那些就真的是旷世谜题了。不过我相信,世间真正的智者是不会被思想的迷宫困住的,总有某个时刻,光明冲破雾霾,破壳而出,万道金光刺向这黑暗世界——”他向下面指着。

    下面没有厮杀之声,只有阴风阵阵,直冲上来。

    “俘获东条氏,控制鲛人,就是你要的?”我问。

    面具男人点头:“很明显,那就是我要的。”

    “然后呢?”我追问。

    “解开生命中所有的结,挥洒自如,直抒胸臆,做天地间最傲岸的男子,开创一个全新的世界纪元。就像万帝之祖秦始皇那样,开天辟地,起点创世。”面具男人毫不迟疑地回答。

    那样的回答虽然豪迈,却也摆脱不了“名利”二字。

    秦始皇完成了战国的“大一统”,却没有将其衣钵顺利传承下去,导致二世而亡,“始皇帝”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如果站在我面前的面具男人真的俘获了东条氏,距离他说的“起点创世”仍然有着遥远的距离,毕生追寻,未必成功。

    啁哳一声,一只乌鸦从半空扑落。

    面具男人伸出右臂,那乌鸦就落在他的肘弯上。

    乌鸦有着粗壮的双腿,上面各绑着一个黄铜套筒。其中一个筒内塞着一个白色纸卷。

    面具男人抽出纸卷,扫了一眼,冷冷一笑,双臂一振,那乌鸦就腾空而起,飞向天际。

    “东条尾张乞降。”面具男人冷冷地说。

    我记起那小和尚怆惶的神色,他虽然贵为东条氏少主,却未必能继承祖先的王霸之气,未必胸怀争霸天下的勇气与担当。这种情况下,他被推上少主之位,就会变成扶不起的阿斗。

    乞降,很符合小和尚的行为特征。乱军之中,他大概已经被吓破了胆。

    “走吧,去看看东条氏跪地求饶的丑态。”面具男人说。

    我最后看了一眼洞穴中的忍者尸体,深深感叹:“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你们跟错了主子,才落得现在的下场。还有,你们生错了年代,不该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年代还固守着日本忍者那一套伎俩。你们死了,亚洲大陆的和平之日就快到了。”

    在很多亚洲影视作品中,过于夸大忍者的武力和作用,以至于各国武术界到了“谈忍者色变”的地步。

    这是完全不正常的,就像现在,忍者尸横遍地,连个埋骨之所都没有。目睹此情此景,谁还敢说“忍者无敌”这句话呢?

    再向下百步,忍者尸体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遭利刃割喉而亡。

    忽然间,我听到了汩汩的水声,仿佛有几百个泉眼正在向外喷水。

    面具男人仰天长啸,四下里也有同样的啸声回应,高高低低,袅袅不绝。

    很快,一队人马从下面迎上来,我们在一块长方形平台上会合。有人在平台四面插上火把,顿时照得亮如白昼一般。

    我再次看到了小和尚,也就是传说中的东条氏少主东条尾张。

    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浑身颤抖,没有一丝斗志。

    押解小和尚的共有十四人,十人是仆从,四人为首领。

    不知为什么,我看到那四个面目狰狞、身材健硕的男人后,立刻就联想到了神话传说中的“夜叉”。

    面具男人挥手:“退下吧。”

    四人唿哨一声,带着十人退入黑暗。

    东条尾张抬起头来,无助的视线从我脸上掠过。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失去斗志同时也失去了灵魂的人。东条氏传承到他这一代,已经到了冰消瓦解之时了。要撑起一个门派,最重要的特质就是胆识。很可惜,东条尾张缺乏这一点。看他的样子,只能做一个日本今日社会中的白领顺民,或者就做富士山上隐修的小和尚,青灯古佛,经卷长伴,远离江湖,不问世事。

    “你要归降,能带给我什么?”面具冷声问。

    “我有的,全给你,只保全我这条命,不至于让东条氏断代。”东条尾张老老实实地回答。

    “你有什么?”面具男人问。

    “你要什么?”东条尾张反问。

    “我要控制鲛人的秘诀,要这一支人马生生世世为我服务,听凭我的调遣。”面具男人回答。

    东条尾张点头:“好,东条氏能够控制鲛人,这是举世皆知的秘密。很荣幸,我从家族中传承到了这一奇术。你要,我就告诉你,但你首先要发一个毒誓——我说出秘密,你放我一条生路,如果反悔,利刃交剪,人头落地。”

    那是一个毒誓,但“利刃交剪、人头落地”的死法却是十分奇怪,现实战斗中,很难遇到这种情况。

    面具男人没有迟疑,立刻发誓:“苍天在上,厚土在下,东条氏少主告诉我控制鲛人的秘密,我必定放他远走高飞,无性命之忧。如若反悔,我甘愿遭受利刃交剪、人头落地之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