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见面,好想念5

    二楼是她不曾去过的,如今也是她第一次进去。

    如想象中一般,灯红酒绿,人们在这里尽情的放纵,舞动着身体,摇摆,各色的人在这里一应俱全。

    冰翎很美,是属于那种外表令人惊艳,身材火辣的绝世美女。一头大波浪卷整齐的排列在胸前,勾勒出完美脸形,一双大眼即使透着寒气也显得冷艳,再加上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整个一完美无瑕。一身显身材的风衣,裤子松松垮垮的,脚上穿的只是简单的帆布鞋,却依然有种别样的美。

    很快的,就吸引住了全场的视线。冰翎恍如无人之境般四处搜寻着,很快就在吧台上找到了华昕彤,正要过去时,却倒霉的被围住了。

    “美女,一起喝杯如何?”来人声音并不怎么好听,很是粗旷。

    抬眸,在看到来人的长相时,不由的蹙了蹙眉,这是哪来的混混?搭讪就不能整整容再来么?况且恐怕不是喝一杯这么简单吧,骗骗小孩还好,竟然还找上她了。

    沉着脸,冰翎强忍着不抬头,免得污了自己的眼睛,冷着声道,“不想死就滚。”

    第一次见到这样不长眼的,冰翎强忍着怒气没有一脚踹过去。

    闻言,男人不爽了,直接习惯性的指着冰翎破口大骂,“贱人,不要给脸不要脸,这里谁不知道我龙爷,看你这样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了,装什么清纯……”

    男人越骂越难听,周围也聚集了许多人,跟着一些人也停下了舞动,将视线看向他们。每听到几个难听的词语,冰翎的眼底的怒意就越来越重。

    当下也不管周围的围观者有多少,手里寒光一闪,身子也跟着落到了男人后方,接着在尖叫声响起前,用纸巾擦了擦刀刃上的血。

    平素她最讨厌有人拿指头指着他了,更何况居然还侮辱她,不要手了就直说,她不介意用手里的匕首一刀一刀的伺候他。

    “啊~”

    “啊~”

    第一声叫声,是男人握住手臂的痛呼声,第二声便是周围的惊吓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本来处理完事情的飞虎,正准备出来看看,就听到了酒吧里一连串的尖叫声,然后就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经理,这位小姐……砍了……这位先生的……的……手指。”那个服务生见到飞虎,忙过来报道,可能因为是新来的,声音多多少少有些颤抖。

    点了点头,飞虎便挥手叫那服务生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然后又往对着周围的客人说着,“各位,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有愿意留下来的,本吧附赠深水炸弹一杯给各位压压惊,谢谢。”

    深水炸弹的价格不算便宜,味道也是极好的,难得的免费,于是许多人纷纷散去,继续在舞池狂舞着。

    人群一散去,飞虎这才看清了断指的男人,以及冰翎的样子。

    当下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原来是这祖宗惹出来的事,擦屁股就擦屁股吧。

    “虎哥,这贱人砍断了我的手指,把她砍了吧。”男人的手指还在发疼,见到是飞虎,气的又骂了句贱人。

    自然而然的,冰翎便投以一记冷眼,这丫的原来舌头也不想要了。

    男人这回自以为有飞虎在,完全忘了先前的教训,无视着冰翎的冷眼。

    听到男人的话,飞虎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冰翎,又看了看男人的断指,虽然他只认识小姐几天,却也知道如果对方没说些什么坏话,小姐是不会直接砍了他的手指的。更何况他的那句“贱人”,该杀。

    终于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干了,冰翎轻描淡写的瞥了飞虎一眼,“他你属下?”

    “是的,小姐。”飞虎恭敬的开口。

    可是这话有如晴天霹雳般砸向了男人,只见他愣愣的看着冰翎,又看看飞虎,“虎哥,你为什么要叫她小姐?”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点头,算是应了飞虎,不理睬男人的吃惊,将匕首收回口袋,看了那男人一眼,任谁看都觉得那一眼向看着一具尸体,“飞虎,我不想再在这个世界里看到他,一想到要和这种人踩在同一块土地上,我就恶心,割了他的舌头,让他长长记性,下次投胎看对人。”

    说罢,直接往华昕彤所在的吧台而去。

    而听到这话的飞虎只是怜惜的看着男人,小姐刚才的话,这是要让他折磨他的意思啊,果然是不会看人,连小姐都敢惹。

    当下拍了拍手,不顾男人求饶的眼神,让几个人抬着他出去,至于去哪,当然是受刑了。

    在华昕彤的身影落入冰翎视线时,华昕彤同样在打量她,显然是将先前发生的都看在眼里。直直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眼,上前坐在了她身边,还叫了几杯白兰地。

    “这间酒吧是你的?唔,经营不错,再次介绍下,我是华昕彤。”华昕彤显然是个很健谈的人,直接开启了话题,还举起了手里的酒对上冰翎。

    见状,冰翎会心一笑,也举起了先前调酒师为她倒的酒,同华昕彤手里的酒杯碰了碰,然后笑着珉了一口,“我是冰翎。这间酒吧是我哥的。”

    “看来你哥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不像我,华艺做了这么久,还是不经打。”说这句话时,华昕彤眼底带着痛意。

    做了这么久,她对华艺也是有感情的,不希望它就这么倒了,那是她爸一生的心血。

    感受到华昕彤眼底的哀伤,冰翎轻咳了声,“我有办法让华艺股票回涨,并且将那些抛售的股票高价购回,但是你得将霍飞烟交给我。”

    闻言,华昕彤眼底的哀伤被惊讶取代,“你也和她有仇?”

    勾唇,一想到霍家曾经所干的事,她的眼底就有控制不住的狠意流露出来,“是啊,还不止一点半点。”

    夺命之仇,岂是那么简单?

    因那股狠意,华昕彤愣了下,就不在言语,想着,别人的事情还是少管好了,冰翎的身份应该是她想不到的可怕。

    犹豫了一番后,理智还是战胜情感,华昕彤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如今我手里只有30%的股份,其余的四位股东各有5%的股份,另外10%的股份在我的亲信手里,剩余的40%的股份如果你能高价购回,我就将35%的股份交给你,我们各持35%。至于霍飞烟,她的命运全权交给你,你看如何?”

    华艺35%的股份?地位和总经理持平?那可是个不小的诱惑啊!思量了下,冰翎点头答应,“霍飞烟,暂时就让她嘚瑟一会儿,站的高摔得远,我想你明白这个道理的。再者,娱乐圈潜规则的事太多太多了,别的我不管,霍飞烟必须,只能靠潜规则上位。”

    华昕彤诧异的轻声应允,这也太毒了,究竟是多大的仇恨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