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正式求婚

    “steven刚打了电话。”

    “什么事?祝贺还是模特?”

    “都有。”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只能说你上了他的贼船。”

    “切,我看你才是条贼船呢。”

    “没错,但是我这里只准上不准下。”

    “无耻。”

    “我只对你一个人无耻。”

    “流氓。”

    柳忆知道在唐骏这里讨不了什么口舌上的便宜,只能是被他占便宜,瞪了他一眼,转头继续玩自己的手机。

    单天纵拿着文件走进来,正看见两个人拌嘴。

    “小两口吵架回家去啊,别影响神圣的工作氛围。”

    “你有事吗?”

    “当然有,给你的,签字文件。”

    “冷陌言那家伙最近做什么呢?”

    “他家小公主好像生病了吧,听说他最近火气特别大,你可别去惹他。”

    “怎么,我怕他?”

    “老板,你怕谁,你最大,除了柳忆谁都不怕。”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他怕我?”

    柳忆从沙发一侧探出头来接他们的话。

    “怕老婆难道不正常吗?”

    唐骏并未驳斥而是反问单天纵。

    “对啊,难道他怕我不正常吗?”

    “靠!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快签字,我在这儿待不下去了。”

    “找时间给冷陌言打个电话,有些事要问他。”

    “什么事啊?”

    “娱乐。”

    冷陌言在房地产、餐饮等方面都有所涉足,但他的主营业务还是娱乐公司,培养出诸多有影响力的明星,在影视界有不小的影响地位。这次柳忆和steven合作之后,可能会和娱乐圈有所交集,唐骏觉得还是把她交给自己人比较靠谱,所以准备先和冷陌言打个招呼。

    “娱乐?”

    看了一眼柳忆,又看了一眼唐骏,撇撇嘴:“ok。”

    等单天纵出去,柳忆才神秘兮兮地问道:“你找冷陌言和我有关吗?”

    “暂时保密。”

    “哼,那小公主是谁啊?”

    “这个倒是可以告诉你,小公主是他妹妹。”

    “哦,没想到冷陌言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兄妹感情倒是这么好。”

    “他?没有兄妹感情,倒是有非份之想。”

    “你这话什么意思?”

    “冷陌言的戏,可是我们这几个人里唱得最曲折的一场。”

    “你是说……”

    “老婆,你这么关心别的男人干嘛?我会吃醋的。”

    “醋坛子。”

    既然唐骏不想说那她就不问好了,柳忆笑着骂了他一句,低头继续刷手机。

    “对了,阿骏,你说那群记者怎么没在家门口或者是公司门口堵着你呢?”

    “怎么?你还有这癖好?那你昨天跑什么?”

    “去去去,才没有,我就是有点好奇。”

    “你以为他们敢吗?”

    “你不会打电话去威胁人家了吧?”

    “我是那么霸道的人么,就是做了点合理交易。”

    “哼,你就是霸道。”

    ……

    唐骏冤枉,自己在单天纵眼里都已经沦落为一个妻奴了,怎么到她这里反倒落得了一个霸道的名声?小丫头真是被他惯得越来越嚣张了。

    中午订了外卖,两个人倒真能守在办公室里待上一天。柳忆不禁感慨:“看来我还真是有当宅女的潜质。”

    “就这样天天宅在我身边最好。”

    “才不!”

    唐骏还要说什么,却被敲门声打断。

    “一会儿再收拾你。”

    随后朝门口喊了一声进来。

    与此同时,柳忆朝他做了个鬼脸,将外卖收拾好扔在垃圾桶里,正准备缩回沙发里去的时候,却看见进来的是熟人。

    “蓝总监,好久不见。”

    “唐总好,我来看看阿忆。阿忆,我听说你过来了,就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过来看看你,大半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本来应该是我去看您的,还要麻烦您来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

    “你说这话真是见外,现在都是我们总裁夫人了,我来见你也是合情合理。”

    “没,我和他还没有呢。”

    “蓝总监说得又没错,你害什么羞?”

    唐骏深情款款的模样尤其是在柳忆的这些情敌面前总能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这也算是一项好男人的技能吧,自我约束有利于家庭和睦。

    “当初我就觉得你跟我们总裁的关系不一般,后来网上爆出关于你的一些负面新闻,唐总的情绪可是暴躁得很。”

    她要是不提,柳忆本来想当作一个无关紧要的插曲翻过去算了,可是她不仅要提,还故意跑到唐骏面前来提,真当她柳忆是吃斋念佛的么。

    “是啊,蓝总监,但是我总觉得清者自清,我没做的事谁都赖不到我头上,那些做了坏事的人也永远都擦不干净。”

    “是啊,我也一直都很相信你,还有伟廷,自打你走后总是失魂落魄的……”

    “蓝总监,我跟阿忆还想休息一会儿,要是没什么事就先请回吧。”

    话里的意思无非是唐骏下的一道逐客令,再不明白的人也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蓝可到底还是不敢太过挑衅老板的权威,灰溜溜地走了。

    “你说你,到处招这些烂桃花!”

    “是她们自己贴过来的,我可一直都是洁身自好,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对你保持绝对忠诚。”

    “有句俗话怎么说得来着,叫做……”

    “酒香不怕巷子深?”

    “自恋狂,我要说的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你见过这么英俊的苍蝇么?”

    “倒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再说,我的桃花都是自己动手就清理了,没动关向雪也是因为你拦着,可不是我心软。倒是……”

    “倒是什么?记住要保持这种优良传统。”

    “那你还说我是苍蝇。”

    “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不就是一句话嘛。”

    “不行,换句话。”

    “好好好,真是拿你没办法。”思索了几秒钟,柳忆重新说道:“你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行不行?”

    “凑和吧,过来让我抱抱。”

    左右办公室里就他们两个,柳忆也没什么矫情,倒是真的坐在他腿上,枕着他的肩膀,任由他抱着。

    *下班时间*

    柳忆跟着唐骏从他的专用电梯下来,站在盛唐门口等他把车开出来。

    随便往四处瞅了瞅,也是她眼尖,正好看见角落里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手里还拿着相机,一看就是那家小报记者过来跟拍。唐骏还夸下海口说已经都处理好了,结果被打脸了吧一会儿定要笑话他。

    正想着,宝马车已经停在了自己面前。

    一上车,柳忆就笑着说:“唐三哥,你不是说不会有记者么?那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什么?”

    “我说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我是说你刚刚叫我什么?”

    “唐三哥?”

    “恩,这样叫好听。”

    “哦,唐三哥,有记者偷拍。”

    “不用管他们,也跟不了多久。”

    正如唐骏所说,这几个记者是来自不入流的小杂志社,即使跟着唐骏,也跟不了多久。

    唐骏早就在lover餐厅订好了位置,会员制的情侣餐厅又赶上情人节,怎么可能会放那些闲杂人等进去?

    “晚上不回去吃了?”

    “当然不,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我负责浪漫,你负责难忘。”

    “好啊,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难忘。”

    点好餐,唐骏站起身来在柳忆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随即转身走向餐厅正中央的钢琴旁,见他不知道和钢琴师说了什么,那人便满脸笑容地给唐骏让了位置,还暧昧地向窗口柳忆的方向看了过来。柳忆只好尴尬地朝那人点头微笑致意。

    一直都知道唐骏的钢琴弹得很好,却从来都没亲耳听到过,更未曾想过第一次听到竟然会是在情人节,会是在这种气氛下。

    黑白琴键在他修长手指下挑动翻转,音符好像流水一般温润绵长,侧颜在泛黄的灯光下柔和温暖,唇边泛着的笑意独独属于她一人。这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完美到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从童话故事里走出的王子,从青葱岁月一直守护她到如今。

    低沉温柔的声音附和着曲调一起飘扬回转在餐厅之中,依旧是那首从热恋唱到定情的《做我老婆好不好》,也不知道是歌词太过醉人,还是歌声令人动情,不知不觉中柳忆的眼眶已经湿润。

    阿骏,你不知道,无论外面有无风雨,你的肩膀都已经成了我今生最大的依靠。

    钢琴曲终了,全场静默片刻后方才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宛如春雷乍现,惊透了这一室的旖旎温情。

    逆着刚刚的光线,唐骏走下舞台,从停在他身旁的餐车上拿下一束火红的玫瑰,一步一步朝着柳忆走过去,一时间整个餐厅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这里,柳忆听见有人小声惊呼:那是不是唐骏?

    是啊,正是她的阿骏。

    从他手里接过玫瑰时,听他说道:“我知道你最喜欢一生一世双人的香槟玫瑰,可是还是希望你接受这束红玫瑰,因为只有它能代表我此刻的心,因爱情而炙热。”

    确实很难忘,柳忆如是想着,或许今后再见到红玫瑰时,都不会忘了此情此景。但是,惊喜还未结束。

    当唐骏单膝跪在她面前时,她还是哭了。

    明明心中早就答应了做他的妻子,可是面对求婚的时候仍旧惊喜,就好像人们有了结婚证,但仍旧渴求一个婚礼的执着。世人都不懂,但世人都爱做。

    “柳忆,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唐骏拿出下午从柳忆手里搜刮走的戒指,重新又给她戴在中指上,柳忆破涕为笑说道:“小气鬼,一枚戒指给我戴了两次。”

    站起身来,双眸紧紧凝视着她,款款说道:“我不仅很小气,还很霸道,不仅一枚戒指要戴两次,这个老公更是要带一辈子。”

    说完,吻便落了下来,落在柳忆温软的唇瓣上,带着心间的柔情万种。

    春风十里,不如有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