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被人下药

    自打上次柳忆跟着沈磊去给宋奶奶送点心回来之后,她便发现,自己父母亲人对唐骏的态度变得热络了不止一点半点,连她都快被比了下去。

    也曾试探着问唐骏他到底是怎样拿下自己家人的,他却只是故作神秘地笑着不肯说。问了两次,后来被别的事冲淡了,柳忆也就不是那么好奇了。反正他搞定了就是搞定了,自己等着搞定他父母之后安心嫁人得了,不一定非得知道的这么清楚,更何况,因为集团那边走不开,唐骏在乌镇也就停留了一周左右。

    送唐骏从上海机场出发,两个人在一起待了这么久,一时要分开竟然还有些舍不得。

    “记得按时吃饭,早点休息,不许玩太多手机电脑。”

    都要上飞机了,一直在叮嘱的人却还是唐骏,怎么办,他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唐骏倒真发现柳忆有些不健康的生活作息,他在的时候还能帮她板一板,回去了只能靠着磨破嘴皮子地不停念叨,却还怕她阳奉阴违。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照顾好自己,少喝酒,烟也少抽,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依依话别之后,一直目送到唐骏进安检看不见人为止,转过身去正好对上沈磊打趣的目光,柳忆不禁有些脸红的别开了眼。

    “小鱼呢?”

    “她去洗手间了,已经走了十分钟。”

    人都走了十分钟她才发现,可见刚刚和唐骏聊得有多投入,沈磊的话里话外怎么听都有些揶揄的味道,奇怪,自从这次回来之后,她就发现沈磊说话的风格和原来发生了变化,从前玩笑也会开,但大多时候都是温柔和蔼的正经样子。他俩的关系,柳忆想到便也问了出来。

    “表哥,你有没有发现,你变得比原来更开朗了。”

    “是吗,或许吧。”

    柳忆这样一说,沈磊自己也发现了,或许说只是意识到了。他思考了一下,自己确实比原来更加喜欢逗弄柳忆了,可是好像又不仅仅是针对柳忆,思来想去,忽听身边的说话声,反应过来时便看见赵小鱼已经回来站在他们身边。

    沈磊突然就想起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变的了,不禁释然一笑。

    看他刚刚还有些皱眉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样子,现在看着自己又笑了起来,赵小鱼只觉得奇怪,但没有多想,很快就转移了心思。她的脑海里,现在还都是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和她明知道龌龊却有些跃跃欲试的事情。

    她不敢让别人知道,刚刚去洗手间,不过是拨通了上次她打过去的电话号码,告诉那人,唐骏已经走了。

    “小鱼,我们在上海住几天,正好我陪你回去看看找老师。”

    “我不去!”

    一听见赵老师这三个字,赵小鱼好像是被针刺了一样,反应强烈,抵触的态度十分明显。

    这次,沈磊并没有帮柳忆说话,只是应道:“你们平时可以去逛逛街、看电影,上海的夜景也不错,有时间还可以去迪士尼玩。”

    “我拒绝,我不喜欢一切的剧烈运动。”

    是了,柳忆有严重的晕车,做不了这些寻常的娱乐项目。

    听到迪士尼三个字,赵小鱼虽并未像柳忆那样有明显的抵触,但是沈磊的余光也瞥见了她很淡很快地蹙了一下眉头。

    沈磊以为,赵小鱼有点叛逆的性格,或许会在这些地方玩得很开心,却没想到原来她也不喜欢。

    “那就慢慢计划,我带你们吃遍上海好吃的餐厅,这个总可以了吧。”

    “这个,我喜欢,小鱼,你觉得怎么样?”

    “随便,你们想干什么我无所谓。”

    她的态度与一周之前相比已经温和了不少,虽然偶尔说出的话仍旧是夹枪带棒,但敌意已经不如之前那么明显。

    从小就穿梭在自己家和沈家之间,对于沈家,柳忆熟悉得和自己家也没多大区别了。

    柳忆一直想找机会带赵小鱼回家看看老师,可是却都施展不开,一是赵小鱼的抵触情绪太过明显,二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巧,沈磊总是会偶尔出现搅个局。

    久而久之,柳忆也不傻,她自然能看出来沈磊是故意的,便去偷偷问他。

    “表哥!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让我在小鱼面前提回家的事?”

    “你看出来了?”

    “我又不傻,哪有每次都那么恰好的事。”

    “本来也打算跟你说,让她和父亲和解的事先缓一缓。”

    “为什么,你知道小鱼对赵老师的态度有多让他寒心吗?”

    “我也许能想象,但还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吗?”

    “什么话?”

    “人会变的原因,是因为出现了变数。如果你找不到根结,就妄想扭转这种局面,最后很可能弄巧成拙。”

    ……

    柳忆果真将沈磊的话听了进去,又住了几天,她甚至私下里去找过赵老师了解情况,却再没有要求小鱼什么。

    只是奇怪,有时候对于她的问题,赵老师的回答似乎很合理,但似乎又总是哪里不太对劲儿。

    他说,小鱼走夜路的时候被猫惊了大病一场,之后性情便有些变了,随后又遇上母亲病逝,所以便愈发冷漠不好相处。

    但是有疑问,她却也不敢在赵小鱼面前试探,她害怕一不小心再伤了她。

    之前不管怎么约赵小鱼,她都不愿意和柳忆一起出去逛街吃饭或者做别的,谁想到昨天晚上柳忆在房间看书的时候,赵小鱼突然进来她的房间问她:去过碧海天厅吗。

    那是一家建在摩天大楼里的空中餐厅,能一览上海的全景,十分受欢迎。但是座位十分抢手,需要提前很多天预定才能有位置,麻烦得很,因此柳忆来上海这么多次,却也只去过那里一次。

    但是这是小鱼第一次跟她提出要去那儿吃饭,自己又惊又喜,怎么可能会拒绝,所以满口答应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跟表哥说起这件事,让他给想办法定个座位。

    “她怎么会突然想去那儿吃饭?”

    “应该是在网上看到的吧,毕竟是上海的特色嘛。”

    “座位倒是好说,应该会有内部预留,再不济花钱买一个也行,只不过……”

    “有我表哥在,果然所有事情都是浮云,还有什么只不过的。”

    “明天晚上?”

    “明天中午!”

    “她说明天中午?这景色不应该是晚上最美吗?”

    “小鱼说中午方便,下午还可以顺便逛街购物什么的,哎呀,中午就中午呗,你负责帮忙定位置喽。”

    “遵命,我的小公主……”

    沈磊也没再追问,毕竟小女生的想法确实和他有些不一样,或许就是为了在那儿简单的看个景色吃点好吃的,然后去shopping吧。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10点半了,柳忆收拾好去敲小鱼的门,跟她一起出门。

    平时习惯了和朋友们逛街的时候挎着手臂,所以一时不自觉就也跨上了赵小鱼的手臂,等柳忆反应过来却没发现她有什么厌恶的时候,就仍旧装作自然而然的样子挎着她,但心里已经不能用单纯的高兴来形容了,应该说是激动,以至于她没注意到赵小鱼一直紧攥着有些颤抖的手。

    “其实我也就去过一次,因为平时人太多了。但是他家的菜真的很好吃。”

    “我在网上看到才想起来,虽然住在上海这么多年,我却一直没能去过。”

    “一会儿我们要拍照,好让我拿去和别人得瑟,看我妹妹长得多好看。”

    两人走在店里,看上去柳忆倒更像是个活泼的妹妹,其实要放在平时,她也不是一个这么多话的人,可是为了能和小鱼多说几句,就一直在找着话题,这一点倒是跟沈磊有点异曲同工,只不过他是调侃居多。

    找到了早就预留的位置,点好了菜,柳忆先去了洗手间,随后等她回来赵小鱼也说要去洗手间,还顺便借走了她的手机去打了个电话,说是她的手机没电了,因此柳忆也并未多想,便递给了她。

    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柳忆低头翻看菜单,不仅咂舌,每道菜都是不便宜啊。眼前一晃,一个人影坐在自己对面,她还以为时赵小鱼回来了,抬头想跟她说怎么这么快。

    却没想到这样堂而皇之坐在她对面的却并非赵小鱼,而是一个自己从来都没见过的陌生男人。看他一身穿戴,也应该是非富即贵,可是油腻腻的眼神直勾勾地落在柳忆身上,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也许是心理作用,她竟然真的有些头晕。

    “先生,您坐错位置了,这是我预定的位置。”

    “柳忆?对吗?”

    “难不成您是专门来找我的?”

    “柳家门楣,景仰已久,刚刚在旁边认出您似乎就是上次在网上出现的柳忆小姐,所以情不自禁过来打了个招呼。”

    “您的问候我收到了,我妹妹马上就回来了,还请您自便。”

    柳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表,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了,赵小鱼怎么还没回来。而之前感觉到的微微头晕被无限放大,眼前景物剧烈摇晃,咚的一声,柳忆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对面的男人看到这一幕,彻底露出脸上的猥琐笑容,说了一句:“这药效不错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