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暧昧动作

    赵老师低着头在她面前请求,让她代为照顾小鱼的场景还在眼前,当时的心酸现在回想起来仍堵在柳忆心口,又怎么能允许赵小鱼当着她的面再诋毁自己的父亲,那个为他操劳的人。

    确实这段时间柳忆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懈怠了自己曾经答应过的事,对小鱼并未履行什么照顾的责任,此时此刻看见她就在自己眼前被人欺侮却还是被席忱歪打正着救了,心里便一阵愧疚和心疼。

    虽是如此,柳忆仍旧强硬着语气说道:

    “这种话,你不应该说。赵小鱼,你从未真正理解过你的父亲,他为你费尽心思。”

    “嫂子,咱们先进包房里慢慢说吧。”

    席忱看见唐骏小心翼翼,生怕柳忆伤到碰到的模样,便明白了这是自己的小嫂子,唐三哥捧在心尖上的人。

    “不了,我先带她回去,要不然还影响你们。”

    “没事,你跟唐三哥走了,我们也聚不成。反正这也算是我保下来的人,来龙去脉我比较清楚,一会儿跟你细说一说。”

    “嗯,阿忆,先进去吧。”

    柳忆思忖几秒钟,觉得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便拉着小鱼往包房里面走。

    “我不去,你他妈放开我,你个……”

    赵小鱼被柳忆强拉着往里面走,心里不情愿,在后面破口大骂,难听程度让见过不少流氓地痞的席忱也颇为皱眉。

    “闭嘴!”

    柳忆听着赵小鱼的话实在是难听,转过头来瞪着眼睛狠狠吼了她两个字:闭嘴。

    许是被她的样子吓住了,赵小鱼倒是真的安静了一下,但反应过来又开始大骂出声。

    “嫂子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席忱跟在唐骏身后吐槽:“不分轻重,不知好坏。”

    “我也不知道,你嫂子竟然还有这么个小秘密。”

    无奈挑眉,唐骏也认可了席忱的说法,这个小丫头确实叛逆得过分,竟然还敢骂人。

    大步走上前去,直接伸手捂住了赵小鱼的嘴,悠悠帮柳忆挟着她往前走。

    “哎呦,没看出来小柳忆竟然是个爆脾气,啧啧啧,唐骏今后可惨了……”

    “井向宣,你少说两句会死吗?”

    白秋楹看着他这种时候还站着旁边打趣,整天一幅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态度,是不是所有东西他说过就可以轻易忘记,是不是所有人他招惹过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思及此处,她忍不住开口讽刺。

    见是她开了口,井向宣破天荒地没有出声反驳,倒是乖乖地闭了嘴,吊儿郎当地晃悠了进去。

    一进包房,立刻关了门。

    赵小鱼看见这阵仗,有好几个是她认识的,比如说唐骏、冷陌言还有厉傅司,当然是通过媒体网络单方面认识的。

    虽然比起刚刚你几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气质长相上升了n个层次,可是危险度却飙升了n倍,刚刚只是有点害怕,现在她是心里发毛。

    靠在墙壁上,眼神一个劲儿的往门口飘,想要伺机逃走,奈何井向宣像是算准了一样,就靠在门侧墙壁上,一副悠哉悠哉看好戏的架势。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你叫小鱼是不是?”

    倒是唐骏先开了口。

    站在他身旁的柳忆眼圈已经发红,却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什么。唐骏见了她这副样子,只剩下心疼,轻轻捏了捏握着的手,代替她发声问道。

    “你管我叫什么!”

    “我是你柳忆姐姐的男朋友,这些也都是我们的好朋友,你可以相信我们。”

    “放屁,就这个绿茶婊也算是我姐姐……”

    她话还没说完,唐骏的脸色已经寒了下来,眼中迸发的怒气像是无形的大手死死扼住了赵小鱼的咽喉,让她说不出话来,甚至有些微微的窒息。

    “如果你再敢骂她半句,我就切了你的舌头。”

    “你、你、你敢!”

    “你觉得我不敢?”

    最终还是赵小鱼败下阵来,低了头不说话。

    “还是我来问吧。”

    “你坐过去,我来。”

    还是拗不过他,柳忆只好在离两人最近的地方坐了下来。

    “席忱,你说,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我执行完任务过来找你们,路过大厅就听见有人呼救,走过去一看是一个男人正在……呃……”

    “有话直说。”

    席忱顾忌这小姑娘的脸面,有些话不好说得太过直白。

    “正在脱她的衣服,旁边还有几个人在围观。然后我就冲过去把他们都打了,剩下的你也就知道了。”

    “陌言,今天那几个人什么来路?”

    “是一个官二代领着几个狐朋狗友,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在我这里撒野,他老子现在头上还悬着一把刀呢,他就先出来不知死活的蹦跶了。”

    “楚建军?”

    “嗯。”

    “你为什么会和他们混在一起?”

    “没有鬼混,楚旭是我男朋友。”

    “和楚旭那种人在一起,就是鬼混。”

    “我没想到会这样。”

    “我会替你通知他分手这件事。”

    “知道了。”

    “你家住在哪儿?”

    “我没有家。”

    “你和我一起回去。”

    柳忆插嘴,她本就是和她住在一个城市,大不了柳忆退了票重新买和她一起。

    “我不!”

    “就这样定了,我帮你买票。”

    “凭什么!你凭什么管我!十年前你不管我,凭什么现在管我!”

    “你不想见老师,就和我一起去我家好了。”

    最后一句话,柳忆说得有气无力,现在她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力不从心了。

    “赵小鱼,谁都犯过错,原谅别人,也原谅你自己。”

    唐骏不知道在这个女孩,在柳忆身上,她们究竟有什么过往,但是看得出来,在她们心里,彼此和对方都做错过。

    “是啊是啊,嫂子小鱼还有唐三哥,咱们就都别苦着脸了,我刚过来还有好多话没跟你们说呢。”

    席忱将唐骏和小鱼都拉到沙发上坐下,她就开始活跃气氛组织大家一起唱歌或者间或讲些笑话。

    “有一次隔壁市刑警发生连环杀人案,借调我过去,结果我们勘查现场的时候,就在我旁边站着的一个五大三粗的男的!注意,是男的!就在我身边吐了!我的天,我一个小姑娘都没说什么,他就吐了!就吐出来东西的那个色,我还偷偷瞅了一眼,就跟……就跟井四哥喝的那个酒一个色儿!”

    她说这话的时候,井向宣嘴里的一口酒被恶心的喷了出来,也正好喷在了席忱身上。

    井向宣摊手说道:“席忱,你现在也跟它们一个色(sai,三声)儿了。”

    两个人的互动引得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也包括柳忆和小鱼。

    井向宣的电话突然响起:“你们说你们的,我接个电话,我家小祖宗的。”

    “喂?到家了吗?”

    “什么!不是跟司机说了直接带你回家吗?你来这儿干什么!”

    “不行,你乖乖在门口等着!我现在出去。”

    挂了电话,井向宣揉了揉眉心站起来:“我表妹过来了,我送她回去,你们玩吧。”

    “关向雪?”

    “嗯,那我先走啦,下次有机会再聚!”

    “小雪是你表妹?她也是我室友!”

    “哎呦,巧了,唐骏怎么没跟我说过?”

    “他也没跟我说过。”

    柳忆半怒半嗔地看了一眼唐骏,看似是埋怨,却让唐骏心里莫名柔软,拥着她,在发上轻轻亲了一下,说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我就没跟你们说。”

    “左右阿忆和席忱都认识,那就让她一起过来吧,要不然你走了,这一屋子的人干瞪眼吗?”

    “嘿嘿,果然你们离不开我啊,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的留下来吧。”

    “快滚!”

    厉傅司站起来一脚踹在井向宣小腿上,笑着骂了一句:“他这种人,竟然也能当兵,就是个痞子。”

    “烂桃花。”

    柳忆靠在唐骏怀里小声嘟囔了一句,但离得近唐骏听得倒很真切。

    “你知道了?”

    “嗯。”

    似是极不情愿的从鼻子里发出声音,挣扎着想要从他怀抱里坐直起来,唐骏看见她吃醋的小模样甚是可爱,低着头在她侧颊亲了亲,低声说道:“我只不过不想让你井大哥为难。”

    “我知道,要不然才不会理你。”

    “知道还吃醋,小醋坛子。”

    掐了掐她脸上的肉,被她一把扯了开。

    柳忆脸上的肉手感实在是好,唐骏总是想摸一摸捏一捏,可偏偏柳忆总是不许。

    至于柳忆,又何尝不明白唐骏想的是什么。她了解关向雪,既然舍了脸面来,就肯定会进来,还不如直接顺水推舟,免得让井向宣尴尬。至于吃醋,柳忆非常理直气壮地认为,明白和不情愿之间并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

    但是对于关向雪要来这件事,反应最大的还不是柳忆,席忱从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便满脸怨念地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指。

    关向雪进来,除了柳忆和厉傅司是笑着点了头打了招呼,其他人都是表情淡淡没什么变化,唯有席忱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狠狠把头甩到另一侧。

    看着刚刚还是大家开心果的她突然闹起了脾气,柳忆用手肘碰了碰唐骏,小声问道:“怎么回事?”

    “回家告诉你。”

    这个唐骏,总是喜欢卖关子,气鼓鼓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明明不疼,唐骏却发出嘶地一声,引得在场人朝这边看过来,看着靠在一起的两个人,皆是眼神暧昧。他倒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着解释道:“没事,家庭内部纠纷。”

    两人的小动作,却让关向雪看得气极却要强忍着,银牙咬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