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酒吧小鱼

    “不过,小柳忆,你是怎么知道咱们冷总裁这夜夜三点的习惯的啊?”

    “不小心了解到的。”

    似乎意识到自己刚刚说得话有些劲爆,井向宣再问起来的时候柳忆就只是语气淡淡地一带而过。

    厉傅司一开门进来,便看见这帮人笑成这幅模样,其中只有两个表情严肃的家伙,一个是速来冷面的冷陌言,还有一个是他没见过的小女孩,笔直地坐在唐骏身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他猜这应该就是平日里大家总是挂在嘴边的唐骏的小媳妇吧。

    “你们怎么又笑话陌言了?”

    “诶,厉老二来了!”

    厉傅司在这里年龄排行老二,又因为老二这个数字被邪恶的人们赋予了特殊的含义,所以大家都非常亲切地称厉傅司为厉老二。

    “怎么就你自己,席忱呢?”

    “出任务去了,应该过一会儿就能过来。”

    “这怎么见天的都这么忙啊!平时见也见不着,好不容易约着了,又去出了任务。”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整天没个事。”

    “胡说,我前两天刚出过任务!”

    看见柳忆皱起眉听不懂这群人对话的样子,唐骏适时在她耳边解释:“席忱是警察。”

    “这就是咱们万年光棍唐三哥的小女朋友柳忆。”

    全场嘴能贱到这种程度的也就只有井向宣了。

    “我是厉傅司。”

    “厉二哥,您好。”

    “不错,聪明,长得也漂亮,老三眼光不错。”

    “当然。”

    唐骏这个在旁边自觉接受夸奖的毛病真是屡教不改还发扬光大了。

    “人都来齐了吧。”

    “除了席忱,都到了。”

    “先不管她了,咱们开始。”

    厉傅司这个二哥做的确实有模有样,在一众人中说话举足轻重。

    “咱们这群人能聚齐可真不容易,来,喝一杯,当是接风洗尘,也祝贺咱们唐骏和柳忆白头偕老。”

    包间里响起杯子碰撞的声音,要说这一群人是怎么认识的,还真是一言难尽,说是发小,可又不单纯是从小到大的情谊。

    这事我们今后慢慢再说。

    “我提议咱们边做游戏边等席忱怎么样?”

    “游戏?”

    柳忆皱着眉看了看旁边的唐骏,她想起上次聚餐的时候做游戏自己输的惨痛教训了。

    “这次没事,他们不敢怎么样。”

    有他在这里坐镇,又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能折腾出什么大天去吗。

    “你们看看,看唐三哥那模样,整个一护妻狂魔。”

    “怎么,你羡慕?”

    “我羡慕那玩意儿,我是单身主义,和咱们冷总裁一个信仰。”

    “滚。”

    冷陌言直接甩给他一个杀气四溢的滚字,白秋楹装作没听见却用眼尾的余光淡淡瞥了他一眼,至于唐骏则是**裸的讥笑,就他还单身主义?

    不料就这么一句话将全屋的炮火都吸引到了他身上,这井向宣早晚就死在他的一张嘴上。

    “嘿嘿,咱们还是做游戏吧,做游戏。”

    “柳忆会玩什么?”

    厉傅司问道。

    “我看着你们玩就好了。”

    “那多没趣,你会的我们应该都会,不用担心赢太狠我们下不来台。”

    “那就扑克吧,她会。”

    “好,那就听你老公的了,扑克。”

    叫人取来了扑克,柳忆和唐骏打对手,白秋楹和厉傅司打对手,井向宣和冷陌言打对手……

    这种组合,柳忆有点心疼井向宣,可是这是他自己提议,除了唐骏和柳忆,其他人都通过抽花色来配对。

    刚开始几局,柳忆还不太上手,而厉傅司和白秋楹打得极为老练,至于冷陌言,根本就不理会井向宣给自己使的什么眼色或者其他人出了什么牌,全凭自己喜好打牌,想管就管,不想管就跳过,急得井向宣直跳脚,却偏偏每次结束后他刚想说什么就被冷陌言的眼神吓得憋了回去。

    几局下来,虽然是柳忆这组输的最惨,但井向宣也没有赢过。

    等到柳忆唐骏渐入佳境,就变成了他们两个和白秋楹厉傅司轮班虐待井向宣和冷陌言,最有趣的是最后冷陌言直接放弃井向宣和其他四个人组起了队合伙吊打井向宣。

    “不玩了!”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尽管委曲求全,可是被又虐待了几局之后,井向宣实在是不能忍下去。终于在再一次惨败到连一张牌都没来得及出的情况下,一怒把牌扔在了桌子上,倏地站起来大声说道:“你们,你们这是打牌呢吗?啊?你们这是作弊!你们这是欺负国家军人!”

    冷陌言:“你?国家军人?。”

    唐骏:“军人中的耻辱。”

    厉傅司:“国家中的败类。”

    柳忆:“仅代表人类将你除名。”

    白秋楹:……

    “你们还是人吗?啊?老子身上的伤比你们身上的痣都多,不信老子脱了给你们看。”

    冷陌言:“脱。”

    唐骏:“空口无凭。”

    厉傅司:“最好说到做到啊。”

    柳忆:“流氓。”

    白秋楹:……

    厉傅司:“秋楹,你怎么都不说话,从小就你包庇他,怎么十几年都过去了,还这个习惯?这是毛病,得改啊。”

    “厉二哥,你别瞎说啊,不就是输了吗,我喝酒就是了!”

    厉傅司不知道井向宣和白秋楹之间发什么了什么事,就是随口一说,偏偏戳中了他的痛处,他生怕厉傅司再说下去扯出点别的什么,直接喝了酒。

    这么爽快的井向宣,实在是难得见到,要不然就他那痞子样,这顿酒,就是不全赖掉,也要少喝一半。

    白秋楹突然发现自己这帮朋友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无赖和毒舌,听了厉傅司的话她真是有口难辩,不是对井向宣存什么包庇的心思,实在是这话接不下去啊。

    “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觉得这种人已经无法用语言来羞辱了。我比较赞成阿忆的说法。”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其他人又是一片笑声,这次连柳忆都笑得趴在唐骏肩膀上起不来。

    “你们够了!”

    包间里这群人正闹得不可开交,冷陌言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席忱。”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出去。”

    冷陌言挂了电话,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外走去:“席忱说外面有人闹事,我出去看看。”

    “这不是会员制吗?怎么还会有不开眼的在这儿闹事,正好小爷手痒痒,帮你出去教训教训这群王八蛋。”

    “不需要,注意你国家军人的形象。”

    “咱们也出去看看。”

    唐骏几个人觉得在包房里坐着实在无聊,还不如带柳忆科普一下他冷老大的杀伤力。

    站在不远处的席忱此刻正踩在一人的背上,反手拧着那人的手腕。另一只手撅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手指,脚下用力狠狠揣在了那人的裆下。

    “哎呦,这席忱出脚也有点太狠了吧,真往人家命根子上踢啊。啧啧啧,人民警察果然不一般,稳准狠。”

    地上横着竖着的躺了三四个人,每个人都虎背熊腰,身量比站着的那女子高了壮了何止一星半点。可偏偏就被人家一个小姑娘打得稀里哗啦。

    这应该就是席忱了。

    这恐怕是柳忆与人民警察和罪犯的搏斗现场离得最近的一次了,柳忆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么小的身量却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那么五官精致、眉目秀气的一张脸却偏偏透露着一股子英气。

    刚刚完成任务回来,这最后一点劲道就全卸在这帮登徒子身上了。

    将手里的人交给了冷陌言的手下之后,席忱走到角落里去扶起藏在那里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藏得真好,若不是席忱过去,这么多人竟然没人看见那里还有一个人。

    可是被扶起的那个女孩儿,不仅没有说一声谢谢,反倒甩开了席忱的手,高高仰起头冷冷说了一句:“多管闲事。”

    也正是她高高仰起头的那一刹那,遮挡住脸的头发侧到一旁,让柳忆清晰看见了那个女孩儿的侧脸。

    小鱼?!怎么会是小鱼?!

    柳忆惊讶地瞪大眼睛,脚步不受控制地往那边快速迈开。

    唐骏见了,不知道她是看到了什么反应这么强烈,赶紧跟过去护在她身后,以免地上的人做出什么事伤害到她。

    “小鱼,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少给我来这套,赵小鱼,前几天我们刚见过面,怎么可能忘得这么快。”

    柳忆的火已经顶到了嗓子眼,真怕一开口就忍不住说什么重话伤害到她。

    “这种地方是你该来的吗?”

    “既然不该来,你怎么又在这儿?”

    “就算来,也要和朋友一起,而不是一个人跟着这帮人一起鬼混。”

    “这帮人怎么了,他们就是我的朋友。”

    “你们认识?”

    唐骏见柳忆反应这么大,猜到这定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

    “她是我老师的孩子。”

    “我不是!”

    啪的一声,紧跟着赵小鱼的一句我不是后面,柳忆的耳光紧接着就落下。

    并不是什么气急败坏,柳忆就是要打醒她。

    “你他妈打我!你算老几,敢打我!”

    赵小鱼像是疯了一样朝柳忆扑打过来,幸好被席忱和唐骏及时制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