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喜欢你

    “谁?!”

    半夜睡得正迷糊,却感觉有人在捏自己的脸,睁开眼,一个黑影正站在她床边。

    刚刚经历完停车场的事没多久,白秋楹还是惊魂未定,突然看见这样一个人影,不禁大叫出声。

    声音刚发出,嘴却被眼前的人紧紧捂住,手也被制住。

    “你叫唤什么?我是井向宣!”

    井向宣实在是无奈,这个女人的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大半夜的大喊大叫让人以为有贼,还好他身手敏捷、反应迅速。

    可是他也不想想,他大晚上出现在人家里面,可不就像是做贼一样嘛!

    但这么晚出现在这里吓她也实在不是他的本意,谁叫他马上就要离开了,下次再见她还不知道是多久以后。

    “放开!”

    用力掰开他的手,挣扎着坐起来。

    “井向宣,你大晚上的在我家做贼吗?”

    “死女人,我一会儿就走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你要走,关我什么事。”

    听到他一会儿就走,白秋楹怔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像是被一盆冷水顷刻之间浇灭,只剩下说不出的难过和寒凉。

    她只是那么一说,他就信了吗?他就准备这么离开了吗?再不济,她们好歹也是朋友吧,可是话到了嘴上,偏偏又变了味道。

    “你难道不能关心我一下吗?”

    “该关心你的人是姚孟霏,不是我。”

    “就算是朋友,也不行吗?”

    井向宣语气里染上了一层浓重的悲哀,音色软下来好像是在祈求。

    白秋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级派我去执行任务,这一去大概又要几个月。”

    原来是去执行任务,不是要扔下她吗?心里松了一口气,说起话来的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关心。

    “什么任务?为什么这么久?”

    “这个我不能说,总之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一个人来来往往,常和柳忆在一起待着。”

    白秋楹知道他是军人,命令比天大,所以也并未追问。

    “我知道了,你也照顾好自己。”

    “放心,不用担心,小爷绝对会平平安安地回来!”

    “我没担心,我是替姚孟霏叮嘱的。”

    “切,你能不能不替她,凭什么替她叮嘱,我跟她又没什么关系。”

    “她不是你女朋友吗?”

    “你别听唐骏瞎说,我俩早分手了。”

    “可是上次……”

    “上次我要跟你说来着,谁知道你脾气那么大,转身就走了。”

    “这么说都怪我了?”

    “算了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你赶紧休息吧,熬夜对身体不好哦。”

    “那你还吵醒我?!”

    “诶!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我不跟你吵了,时间到了,我得走了。”

    井向宣大步离开卧室,白秋楹看着他离开。这背影,似乎比当年多了一些人情味。

    “井向宣,你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来。”

    轻声说着,把自己不敢表现出来的担忧、情愫都揉在一句话里。

    她只想他平安。

    “哈哈,我都听见了!”

    谁知道她刚说完这句话,井向宣就从门口闪了进来,黑暗中他笑得露出两排牙齿,就着稀疏单薄的月光看去,显得十分滑稽。

    “你怎么还没走?”

    “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口是心非,明明担心我担心的要命,还不肯说出来。”

    “混蛋!骗子!你竟然糊弄我,王八蛋,混蛋……”

    白秋楹以为自己被井向宣摆了一道,生气的对着他骂了起来,手里抓到什么就往他身上扔什么。

    井向宣倒是不生气,仍旧露着一口白牙笑得极为得瑟的朝着白秋楹走了过来,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倒是挺可爱。

    她的拳头一下一下打在井向宣的身上,不痛不痒,就好像按摩捶背一样。

    一把抓住她的手,大力把她扯向怀中,本来有些暧昧的场景却被床头柜上好巧不巧被带到地上打碎的台灯发出的声音打破。

    但这并不影响井向宣的实力发挥。

    “你个嘴硬心软的女人,等我回来。”

    “井向宣,你得赔我台灯。”

    “妈的,你能不能说点别的?”

    “这个台灯真的很贵哎……”

    “擦,等我回来给你拉一车。”

    “这可是你说的,你得回来赔我台灯。”

    ……

    “白秋楹,我好像喜欢你。”

    “你说什么?”

    “我想了一下,我好像喜欢你。出任务的时候心里不能胡思乱想太多,所以我得及时说出来。把胡思乱想的任务交给你。但是你得记得想出来一个答案,等我回来告诉我。”

    “我……”

    “不行了,等我回来再说吧,我必须得走了。”

    井向宣摸摸她的头,大大咧咧笑着边朝她挥手边转身离开。

    这次是真的走了吧,听到客厅的关门声,白秋楹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井向宣,你个混蛋,王八蛋……”

    楼下——

    “头,嘿,你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不是说得二十分钟吗?”

    “废话真多,赶紧开车。”

    是啊,他其实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和她待在一起,可是他怕。

    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肯定会调侃地说一句:原来他井向宣也有怕的时候啊!

    可是,他就是怕了,他怕白秋楹说出的话,不是他想听的。

    他怕,白秋楹说出了他想听的话后,他更加舍不得走了……

    这辈子,他也算是看透人心,可偏偏算不准她的心。可是白秋楹那样聪明,却也从来都算不准他的心。

    不过就是身在局中,不知云深罢了。

    这边白秋楹被井向宣闹得睡不着觉,那边柳忆也没得到安稳的睡眠。

    凌晨三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大半夜的,谁会给她打电话呢,连眼都睁不开,柳忆摸索着找到了手机,按了接听。那边传来低沉的男人声音,却不是唐骏的。

    “喂,是柳忆吧。”

    “你是谁啊?”

    “转告唐骏,不要再在凌晨给我打电话,否则我就半夜打电话骚扰他的女人。”

    “哦,有事你自己跟他说吧。”

    “如果有用,我会跟你说吗?”

    虽然还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但柳忆清晰地听见了冷陌言咬牙切齿的声音。

    “可是那打扰我睡觉,我会把你拉黑的啊。”

    说完就挂了电话。

    冷陌言再打过去的时候,只剩下对方正在通话中……

    “该死!”

    他倒是想把唐骏拉黑,问题是他怕那厮黑了他的电话……

    有一种悲伤,叫做夜夜放纵但夜夜被打断的冷陌言的三点钟。

    夜深人静的悲伤,总抵不过声色犬马的荒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