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谁的宝贝

    脚步声越发近了,只见来人像是离弦的弓箭一般冲上来,而那蒙面人还未反应过来仍旧顾着撕扯着白秋楹的衣领,忽然头发被大力拉扯向上,抬起头来还未看清眼前来人下巴便狠狠挨了一拳,整个人被打翻在地。

    井向宣此刻就像是疯了一样,也不顾什么章法套路,骑在倒在地上的人身上左一拳右一拳的狠命打了起来,几拳下去地下那人已经是满头鲜血。嘴里不停地求着饶。

    井向宣本来自小就是打架的能手,这些年部队的铁血训练更是让他已经强悍到一个变态的地步,此刻发了狠顷刻间便能活活打死这人。

    白秋楹从惊恐中反应过来时,便已经看到刚刚还欺侮她的人已经满脸血肉模糊地躺在了地上。

    “井向宣!别打了!住手啊,井向宣!”

    她知道井向宣是部队里的人,虽然是出于保护她才动的手,但如果真的闹出人命来也绝对是个大麻烦。

    而井向宣已经成疯成魔一般,根本无视她的喊叫。她只好趔趄着跑过去用力拉扯他。

    “井向宣,你疯了吗?你是军人,打死人有多严重你不知道吗?”

    “放开我,老子今天就是要这个狗杂碎的命!”

    “井向宣!”

    见拉扯劝告都不好用,白秋楹慌了手脚,此时此刻她已经顾不上害怕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事情,只知道千万不能让井向宣做什么傻事。

    “向宣,我好冷,我好疼……”

    突然放软了声音,白秋楹蜷缩在一旁的地上对着井向宣说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劈了啪啦地往下掉。

    没想到方才的大喊大叫拼命拉扯都没起作用,倒是此时此刻白秋楹楚楚可怜的模样和声音让井向宣立刻扑了过来。

    “你哪里疼?这样还冷不冷了?”

    赶紧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批在她身上,又紧紧抱住她,好像护着什么珍贵的瓷器一样。

    头枕在他的怀里,白秋楹看不见他此时的眼神,若是看见他猩红的眼睛和其间闪烁的泪光,定然不敢相信。在她印象里,井向宣是不会哭的。

    可若是柳忆看见了井向宣此刻的样子,必然会想到那日的书安然,一样的癫狂成魔。

    像是在哄孩子一样,井向宣一遍一遍地拍着白秋楹的背小声安慰道:“不疼了,不怕了,我在这里,没有人能欺负你了。”

    “井向宣……”

    刚刚是情急之下做出的样子,只为了劝阻住他,此刻却是真的感到委屈,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把刚刚遇到宋千阳就开始积攒的悲伤一起发泄出来。

    “哭吧哭吧,我在这里。”

    从小到大,白秋楹都没哭过几次,可偏偏每次她哭,井向宣都在场,所以井向宣总是说她是个爱哭鬼。而他安慰人的方式也很特别,从来不像旁人那样劝她不要哭了,而是说:哭吧哭吧,我在这里。从小到大千篇一律的台词,偏偏白秋楹受用的很。

    也正是因为想到了小时候,白秋楹记起有一次校外的混子看上了她,就把她堵在了学校后面的小胡同死角里威逼利诱,到后来甚至还动手动脚。

    那天本来是他俩吵了架,所以没有一起回家,结果最后井向宣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和那帮人打了起来,那次也是要人命的架势。

    当时白秋楹还小,是真的被吓哭了,也是一边哭着一边软声软语的叫井向宣才将他拦住。

    所以她刚刚才会突然想到那个主意,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这样吃软不吃硬的脾气。

    “我们、我们把他、交给警察吧。”

    哭了半晌,白秋楹方一边啜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话。

    “警察能查出来什么?把他交给我……”

    “不行,你是、军人,这种事、还是少掺和。”

    “呵,好,都听你的。”

    这可是自打白秋楹回来,头一次关心他,他可受用着呢。管他最后要怎么做,表面上都答应她就是了,免得叫她担心。

    发了一条短信,又找了两条绳子将地上躺尸一样的人绑在柱子上,抱着白秋楹上了楼。

    到了家门口,白秋楹看见地上放着一盆九月菊,花骨朵刚刚打出来,看样子是马上就要开了。可是,怎么会恰好有一盆花?又恰好是她喜欢的品种呢?

    抬起头看着抱着她的人,摆出一副疑问的表情。

    “这花?”

    “我买的我送的,行不行!本来在你家门口等你回来的,谁知道……”

    后边的话声音越来越小,听上去更像是他一个人的碎碎念,此时的井向宣煞是有趣。

    进了屋给她放好了洗澡水,又趁着她进去的功夫热了一杯牛奶放在床头。

    干完这些事情,井向宣正坐在床头感慨自己真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谁要是给他当女朋友真是幸福得要死,有颜有身材人品还好……

    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他的迷之自恋,井向宣喊了白秋楹两声没听到应答,或许是水声太大没有听到。

    走过去拿她的手机,本来只是想告诉电话那头的人等会再打过来,却正好看见来电显示上的两个字:宝贝。

    这个该死的女人,是给谁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按下接听键,还未等他说话,一声稚嫩的童音隔着电话传了过来。

    “妈咪妈咪,你在做什么,好久不给我打电话了。”

    “你叫白秋楹什么?”

    “你是谁?怎么会拿着我妈咪的手机?”

    “你是她儿子?”

    电话另一头,大卫听到另一头传来的不是白秋楹的声音,赶紧从小晨手中接过电话。

    “不好意思,打错了。”

    井向宣一听这次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着带有浓重外国口音的普通话,更是生气!

    “打错了?你糊弄鬼呢?你给老子说清楚,你和那个小鬼到底和白秋楹是什么关系!”

    还未待他说完,电话里已经变成忙音。

    难道这个就是上次唐骏说得什么璟尧?不是说是男朋友吗?怎么连儿子都有了!

    难怪这么多年躲在香港和国外不敢回来,是不是做贼心虚!

    井向宣只顾着气愤,好像丈夫抓到妻子偷情一样,却忘了他本没有立场。

    叮——

    手机一条短信:“头,人已经带走了,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不用客气,留口气就行。”

    这次可真正是撞枪口上了,井向宣一肚子气全发在了刚刚倒霉的蒙面人身上,至于白秋楹,他想:这帐一定要算个明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