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迎刃而解

    单天纵确实不是有意将柳忆留在虎口狼窝里的,但着实把自己送到了虎口狼窝里,至于为什么这么说,那还要从他都相亲对象说起。

    他的相亲对象在这群世家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刁蛮霸道,但是在老人堆里却混得人见人爱,颇得单家奶奶欢心,但其实人家姑娘也是被骗过去相亲的,和单天纵四眼相对,彼此厌烦。但不得不说,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让两个完全不搭调的人碰在一起,撞出不一样的故事火花,单天纵和这个小公举之间便是这样的从乌龙到更大的乌龙,但这都是后来的事了……

    言归正传,柳忆和白秋楹约了一起吃饭,饭后又顺便在商场逛了逛,本来是消化胃口的事,只可惜遇到了不对胃口的人,这一点,要完全完全归咎于井向宣这个混蛋,这次连柳忆也不会帮他了。

    有些隐伤,岁月埋得再深,翻出来时仍旧血肉模糊,痛得麻木。

    “白秋楹?”

    和柳忆边走边聊正说着今天的事,忽听见有人叫自己。顺着声音望去,是她?

    红色的及膝修身连衣裙将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褐色长发盘起,耳边一缕碎发落下,许久不见,她越发得美丽。可见时间,也总是会善待那些天生就受尽恩宠的人。

    “千阳,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这位是?”

    “这是我的好朋友,柳忆。”

    “你好,我是宋千阳。”

    “你好。”

    “有时间吗?我请你喝咖啡。”

    “改日吧,我还有朋友在。”

    “也行,你什么时候从香港回来的?”

    “快两个星期了。”

    “听说你在盛唐上班。”

    “嗯,这是我的新手机号。”

    接过白秋楹递来的名片,一如既往她的风格,简单素雅,没有半点花哨。

    “盛唐集团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很厉害啊。”

    “只不过是名头响罢了,说到底不过是个高级打工仔。”

    “和井向宣结婚了吗?”

    “我跟他只是朋友。”

    “怎么会?我以为……”

    “千阳,时候不早了,我们改天再聊吧。”

    柳忆甚至都没听懂她们从头到尾在说什么,只是感觉到当那个叫做千阳的女人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白秋楹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在她流畅温和的谈话中那么不合时宜地晃了一下。

    她离开的脚步也那么匆忙,高跟鞋敲打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好像一只走快了的时钟。

    “秋楹姐,你怎么了?”

    “没事。”

    “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可能是最近加班多了,有些累吧,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这里离学校也不远,公交车几站地而已。你先回去吧,早点休息。”

    “反正不远,而且我正好顺路,走吧。”

    将柳忆送到了宿舍楼门口,就在她马上要下车的时候,沉默了一路的白秋楹突然开口问道:“阿忆,你说初恋意味着什么?”

    柳忆隐约想起来一次白秋楹和井向宣争吵时,提到过两个字:千阳

    看见白秋楹低头盯着方向盘的眼睛,柳忆突然觉得心疼。她一直将白秋楹当作偶像去崇拜,优秀的职场女强人,温和大方的脾气秉性,还有恰到好处的美貌。可是,原来她也有如此烦恼无奈的时候,或许其实每个人都有,那唐骏呢?

    “初恋,应该是每个人都难以忘记的经历吧。”

    “你也是吗?”

    “我的初恋就是唐骏啊,如果假设我们两个有一天会分开,那他应该也会是我最难忘的记忆吧。”

    “不会有那一天的。”

    “是啊,我想也不会有的。但是,秋楹姐,喜欢过不代表就会一直喜欢下去,如果想要,就要勇敢一点。”

    突然的笑声,虽然只是轻浅的笑声,但柳忆看见白秋楹整个人都不似刚才的那般灰败颓废,好像重新有了生机一样。

    “你和唐骏不愧是一家人,说起话来的强调也是越来越像了。”

    “嘿嘿,是吗?”

    “你明天要去上海吗?”

    “嗯,他不是明天要去上海出差嘛,我去探亲。”

    “你可是我见过的女孩子中……”

    白秋楹故作玄机地顿了顿,柳忆便顺着话茬接了下去。

    “最能折腾的了。”

    “不,是最心宽的。”

    “哈哈,你这是在夸我吧?”

    “当然,我哪敢说你坏话,不然唐骏还不杀过来?”

    “心宽就好,可千万别附带体胖啊。”

    本来不算太好的心情,被柳忆这样三言两语的说来说去,倒是通透了许多。

    回家的一路上,白秋楹都在想柳忆对她说的话,真的是勇敢一点就可以吗?只是如果一不小心就把很重要的人弄丢了怎么办呢?这样的风险,她赌不起,更不敢赌。

    “奇怪,今天停车场的灯坏了吗?”

    白秋楹将车开到停车场,却发现里面一片漆黑,但也只是好奇了一下,并未放在心上。

    停好车,正在等电梯准备上楼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想理会,任由手机响着。嗡嗡震动的声音停了,不久之后又响了起来,白秋楹实在是无奈,刚刚接通,还未说话,便感觉脖子上一股大力袭来,将她一下子拖倒在地,手里的电话也掉到了地上。

    “你是谁?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那人戴着帽子口罩,穿着黑色冲锋衣,看不清样子,听声音像是三十几岁的男人。

    白秋楹听见他说的话,还有喉咙里发出来浑浊的笑声,心下发毛,任是她平日里怎么坚强,终究是个女人。

    “白秋楹?你在哪儿?发生什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那头井向宣听见砰的一声,继而又听见白秋楹大喊的声音,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我在小区停车场,救……”

    还未待她说完,脸上剧痛,男人粗糙的大手重重地打在她的脸上,顿时脑袋之中嗡嗡作响,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手机被狠狠扔在墙上,摔得粉碎,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井向宣到底有没有听清她的求救,这种时候,没想到自己唯一能指望的人还是他。

    那人不顾她的挣扎,拽着她的头发便往墙角拖去,时而撞倒地面上凸起的栏杆,疼得白秋楹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你想要什么?钱吗?多少都可以!”

    “闭嘴,臭娘们儿!”

    将她拖到墙角,便要去扒她的衣裳,白秋楹的力气怎么能敌得过这一个壮年男子,转眼间外套已经被撕得粉碎,胸衣的肩带也露了出来,整个人狼狈不堪。

    已经渐渐心生绝望的时候,她听到有脚步声传过来,井向宣,你在哪?救救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