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鸟尽弓藏

    柳忆和唐骏,始终未谈及那些照片的始作俑者是谁,那些微博无缘无故的转发背后的真正推手又是谁,但其实谁心里没有一个大概的答案呢。

    放下电话,痛苦地敲了敲头,倒不是苦恼自己现在的处境,而是苦恼自己在唐骏面前已经打了保票,可是实则心里没有什么具体的头绪去处理这件事。

    她只是想缓一缓,再缓一缓,让唐骏给她一点时间去自己处理,她只是不想每次发生了事都由唐骏做她的挡箭牌,为她遮风挡雨。她想证明,自己是可以和唐骏并肩战斗的女人,自己不是他的累赘。

    “该怎么做呢,怎么做呢?”在办公室来回踱着步子,嘴里碎碎念。“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行不行,我总不能去跟那些常扒皮的微博大号打口水仗吧,我爸知道非得撕了我。要不然借力打力?既然你们能用网络的力量抹黑我,我也能用网络的力量证明自己,但是……该怎么证明自己呢?!”

    柳忆的思考陷入了一轮新的纠结之中……

    或许说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又或者说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老师的电话“正合时宜”的打了进来,说是明天上午想要找她谈一谈,谈一谈即将到来的换届事宜。

    柳忆说:好。

    其实,柳忆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情,但是接到电话之后,突然就想等一等,她想看一看有些事情是不是会按照她的预期发展下去。

    联系了白秋楹和其他一些人,跟他们说明了事情的原委,他们都很愿意提供帮助,这其中有她的朋友,也有她的授业恩师……

    “阿骏,我这边处理完了,大概明天就会结束了吧。”

    “嗯,好,记得按时吃饭,还有想我。”

    柳忆何其有幸,能够遇见这样一个懂她、信她又绝对尊重她的人,即便用尽了一生的好运气,也不算浪费了。

    唐骏就这样站在柳忆身后,柳忆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重播了刚刚老师打来的电话,不就是想谈一谈吗,那就谈吧,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谈吧。

    “喂?柳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您现在还在办公室吗?”

    “在。”

    “如果要谈换届的事情,那我们就现在谈吧。”

    “你怎么了?明天有事吗?”

    “嗯,明天我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电话另一头略微沉默了半分钟,叹了口气,说道:“那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到老师办公室这条路,自己走了不知道多少次。有时候是上课急匆匆抱着电脑跑过来,有时候是深夜改完文件独自一个人走回去,很多人都不理解她为什么在这里付出了这么多,倾注了这么多,甚至柳忆也这么问过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遇到唐骏之前,她只觉得努力是为了让这大学四年值得,所以无论是学业还是工作,她都倍加用心。遇到唐骏之后,她觉得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在遇见他的时候能够更加有底气。

    虽然,柳忆已经很努力了,但站在唐骏面前仍旧有时会感到挫败,原来有一个太优秀的男朋友这么有压力,不过那都是今天之前。

    简爱似乎说过一句类似于:抛去外在,我们的灵魂和心都是平等的,这样一句话。具体内容柳忆记不得了,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老师的开篇语重心长,像极了每一本哲理书开篇头头是道的灵魂剖析,但听在柳忆耳中只有冗长二字。

    “老师,您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那好,既然这样,我也就直说了。柳忆,你很优秀,老师也一直很看好你,但是……”

    “但是,还有比我更适合主席这个职位的人,所以我被pass掉了?”

    “柳忆,你不要有什么情绪负担,这个消息可能一时难以接受……”

    “老师,我没有情绪负担,我只想知道谁比我更适合?”

    “这个暂时还不能透露,但是副主席或是各部部长你都是随便挑的,你的付出和辛苦老师们也都看在眼里。”

    “老师,我不是盯着结果去付出的那种人,我本来以为这些事都应该是水到渠成,我做了多少,最后就会得到多少。”

    “其实,你一个女孩子,本来也不适合……”

    “其实,您不说,我也知道是谁,毕竟大家都不傻。确实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不过是哪条渠的问题。我想我不会参加换届了,毕竟这些东西也挺无聊的。”

    “柳忆!你这就是在闹情绪!要以大局为重,把个人主义都放一放!再说,你最近闹出来的事,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形象,怎么当主席?”

    “老师,您的借口真的,很、拙、劣。”

    这是柳忆头一次在人前显出这样咄咄逼人的气势,毕竟平日里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习惯了她温和的性子。

    “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这也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的态度。即使没有我,也有比他付出更多,做得更好的人,所以您的借口,真的是很容易拆穿。”

    这位本来还想以理服人的老师,被柳忆堵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了,我想先走了。”

    还没等到回应,柳忆直接转身离开,走出门口时,才听见那位老师怒气冲天狠狠将书摔在桌子上的声音……

    这样,真的很爽!柳忆不禁在内心大喊道。

    一出门给白秋楹打了电话,约她出来吃饭。

    白秋楹从电话里听出来柳忆的心情极好,有些惊讶,本来以为柳忆即使淡定也会有些郁闷,却没想到情绪能够调整得这么好。

    而另一头,收到柳忆报平安消息的时候,唐骏正在和单天纵交代一些事情,看见了她发的消息,不禁松了一口气。

    他虽然相信,也不会质疑,但终究担心这些东西会伤害到自己的女孩。

    心里的一块石头微微放下,眉头也渐渐舒缓。

    单天纵看见自家老板看过手机之后整个人的气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便猜到必然是柳忆那丫头的事情搞定了,否则谁还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便试探地问道:“老板?柳忆的事情解决了?”

    “她的事情解决了,你以为你就能逃掉一劫吗?”

    “老板,这真不怪我啊!要不是我妈为了骗我回去相亲撒谎说自己生病,我至于那么着急就赶回去嘛!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自小儿就孝顺!是吧。”

    “这话,你留着和你唐叔说去吧,他看到消息第一时间就给我打了电话,我把你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一字不漏的转达了,他和我妈对柳忆,比对我还要上心,所以你,自求多福。”

    看似马上要圆满解决的事情,为什么圆满里就不能加上自己这一点更圆满呢?单天纵不禁哀嚎道:举世皆喜他独悲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