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魏然来访

    不管有多舍不得,柳忆还是要和唐骏分别。

    自机场和唐骏分开,这一路,她的心情都有些低沉。回到宿舍楼门前,似是听见有人在叫她,回过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不远处。

    那人看上去极为落魄,头发看样子几天没有打理,脸上也泛着青色的胡茬,而他那双眼睛,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后来柳忆和高兴讲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只要一想到那双眼睛,柳忆总会说一句:书魏然真是爱惨了你。

    他的眼睛布满血丝,通红得好像要杀人一样的眼睛,却偏偏装满了无边的绝望,让人看一眼甚至不忍心再看第二眼。

    即使这样落魄,却也不辜负英俊二字的男人,虽然仅仅是在照片上看过,但柳忆是有印象的,他是高兴的朋友,是青梅竹马一样的人,是生命里抹不去的记忆,总归是极好极好的朋友。

    “我知道你,书魏然。”

    “你知道高兴在哪吗?”

    “她走了。”

    “我知道她走了!她走到哪去了,你知道吗?”

    柳忆突然有些害怕,她害怕下一秒书魏然就会发疯,会冲上来拧断她的脖子,可是为什么高兴走了,会不告诉他?

    “我不知道。”也许高兴不告诉他,是因为有不能告诉他的理由,那自己又有什么权利插进这两个人之间呢?

    “谢谢你,打扰了。”

    书魏然并未追问,他了解的高兴虽不会这样抛下所有人就离开,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他却是再也叫不准那个人还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高兴了。

    “她去了美国。”柳忆看着书魏然的背影,突然铺天盖地的心疼涌了上来,不只为高兴,也为眼前的人。有许多事,高兴都对她说过,也只对她说过。故事里面书魏然就占了长长的篇幅,从那些片段中柳忆知道,高兴是喜欢他的,可是书魏然若即若离的态度,却总是让高兴苦恼。

    但看到书魏然的样子,柳忆就是无比肯定,他是喜欢高兴的,或许更准确的说,他是爱高兴的。无论原来发生过什么,有多少的不合理,但此刻,柳忆就是敢笃定,书魏然爱高兴,一如她爱着唐骏那样深刻。

    “她还说什么了吗?”书魏然听到柳忆的话,眸子突然亮了起来,好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神情。

    “她说她一定会回来的,但不知道要多久。”

    “她有提到过我吗?”

    “她说,她喜欢你。”

    这是第一次撒下这样一个大谎,未经高兴的允许,用她的名义,将她的心思这样直白地拿给别人看。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如果你还能联系上她,替我转告,无论多久,书魏然都会等着她。”

    书魏然会相信柳忆的话吗?这一点柳忆猜不到,也不想去猜。但她知道,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能够再和高兴联系,一定会记得转告书魏然今天的话,一定。所有深情,都不应该被辜负。

    说是自私还是现实都好吧,无法否认,柳忆有一刻非常的庆幸,自己和唐骏就这样简单地遇到、相爱,可以像无数平凡的情侣那样彼此痛快地爱着、闹着、笑着,而不是要面对这么多的波折和错过,虽然有离别,但至少他们一直都在彼此一抬头便能看到的远方,虽然遥远,但至少能看得见的远方。

    度过了甚是无聊的半个月,关向雪所说的校庆准备工作其实就是偶尔帮助老师搜集一些资料或者是去印刷制作一些海报条幅,好在许多学生会的同学都回来一起筹办校庆和迎新,所以日子还算是有说有笑有打有闹的过去。

    事后又收到过赵伟廷的几条信息,柳忆总是忘记去回,或者拖了很久才想起来去回复,久而久之,他或许是感觉到了柳忆的漫不经心,也就渐渐地销声匿迹了。

    但柳忆私以为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唐骏回去之后特意去了财务部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说明她有些突发状况不得不终止实习,并且转达了她的感谢,虽然未强调两人之间的关系,但答案似乎也是昭然若揭。

    唐骏每天都会给柳忆打电话,说一些发生在两个人身边的事还有彼此的生活,像极了异地恋中的寻常情侣。但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柳忆并没有对外宣扬自己有了男朋友的事实,如果有人发现,她也绝不会否认,但也不会说那个人就是唐骏。幸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问柳忆这方面的问题,因此除了关向雪以外,甚至连同为室友的李蕾都不知道柳忆恋爱了。其实柳忆不知道的是,李蕾趁着柳忆打电话的时候问过关向雪,只不过关向雪一口否决了她的怀疑,后来也便没人再提过。

    比校庆先来的是迎新,新一级的小鲜肉们马上就要来报道,一转眼,柳忆她们也要大三了。

    “时间过的真快,再有一年我们就要毕业了。”

    “是啊,我感觉昨天自己才来学校报道,没想到一转眼就变成了即将下架的老学姐。”

    “哈哈,我们这些还在单身的再想找男朋友就太难了。”

    “想找男朋友一定要把握时机,要不然让主席跟研究生协会那边说一说,把你派过去支援?”

    “哈哈哈哈,倒是个好主意!”

    学生会一群人在办公室里一边整理档案袋一边打趣道。

    柳忆听他们说话也有趣,刚想插嘴,正好电话响了,是唐骏,这算不算是另一种说曹操曹操到呢?柳忆笑着走到门外去接了电话。

    “在做什么?”

    “和同学一起给新生装档案呢。”

    “吃午饭了吗?”

    “吃了,大家统一订的外卖。”

    “外卖不健康。我知道你们那里一家不错的餐厅,可以给你单独送餐。”

    “不要不要,这样搞特殊多不好啊。”

    “那你就要乖乖吃饭。”

    “嗯嗯,我记住了。对了,你寄的东西我收到了。”

    “才收到,慢死了。”

    “不是,昨天下午到的,忘记和你说了,阿骏,谢谢你啊。”

    唐骏竟将柳忆长长的还未来得及购置的清单全部记了下来,而且一一买了回来,又不远千里地寄了过来。那么大的一个包裹,柳忆看到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哼哼。我今天订的东西到了吗?”

    “啊?你今天又订什么了?”

    “哎,你这个小糊涂鬼,怎么什么都记不住呢?”

    “你又说我糊涂……”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正好一个月啊。”

    “啊哈,我忘了。”

    ……

    “阿骏,我忘给你准备礼物了。”

    ……

    “阿骏?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想要怎么惩罚你。”

    “我保证补给你!保证!”

    “那就在下次见面的时候补给我吧。”

    下次见面,突然提到下次又能见到他的时候,柳忆心里有一处莫名柔软了起来,声音也充满了期待。

    “下次,是什么时候啊,阿骏。”

    “大约你们校庆的时候。”

    “还有一个礼拜。”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阿忆,你的日子可是同我的一样漫长?”

    “我的岁月,是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听见电话里柳忆用温软的声音一字一词地说出来,唐骏恨不能立刻飞到她的身边,解这三秋三岁的思念。挂了电话,柳忆将手机贴在心口,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耳边萦绕着唐骏那好听的声音:阿忆,你的日子可是同我的一样漫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