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别怕我在

    “阿骏哥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明明说起话来都牙齿发抖,但还是不愿告诉他自己怕黑的事情。

    “你真的没事吗?”唐骏听着柳忆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儿,事先唐妈曾跟他特别嘱咐过柳忆非常怕黑的问题,要他一定要注意这一点,所以半夜被雷声吵醒,第一时间就是检查电源是不是完好。意识到停电,甚至连鞋都顾不上穿,就跑了过来。

    唐骏又问了一遍,柳忆刚想回答,只听“轰隆”一声,又一个惊雷响起,映着这黑夜分外狰狞,让柳忆惊慌之中突然叫出了声。

    唐骏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打开房门冲了进来,接着手机打出的手电筒光,他看见柳忆正蜷缩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墙壁,脸色惨白的吓人。

    将手机扔在床上,唐骏冲过去将柳忆紧紧抱在了怀里,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脊,另一只手尝试着慢慢打开她握得紧紧的拳头。

    “别怕,我在这里,没事了。”

    唐骏一遍一遍在柳忆耳边重复着这句话,他的安抚似是起了作用,柳忆僵硬的身体放松了很多,攥紧的拳头也慢慢松了开。

    唐骏握住柳忆的手,干燥温暖的感觉从手掌传遍全身,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抚平人心。

    过了许久,柳忆在唐骏耳边轻轻说道:“我没事了,真的没事了。”随即轻轻推开了唐骏。

    “我的手机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原来从没出现过停电的情况,因此屋子里也没有备下蜡烛……”

    “没关系,我刚刚是做了噩梦,才会有些害怕,现在已经没事了。”

    “你睡吧,我就坐在这里陪你。”

    “真的不用了,你明天还要上班,我真的没事了。”

    “一,我坐在这里守着你睡;二,我躺在你旁边守着你睡,选一个吧。”

    “要不然你去外面的沙发上将就一夜呢?”

    “不行,我不放心。”

    “但是……”

    “乖,睡吧。”

    将手轻轻盖在柳忆的眼睛上,另一只手仍旧握着她的手,就这样守着她一夜不睡,总要比他因为担心她而一整夜都睡不着要好。

    最后,柳忆也没有拗过唐骏,就让他靠在床头在自己身边守了一夜。

    这一夜,所有的不平静都这样烟消云散。天光微亮时分,唐骏睁开眼睛,侧头看见柳忆柔美的睡颜,两人的手还那样亲密的握在一起,顷刻间心中温柔的不像样子。

    唐骏蹑手蹑脚离开卧室,方才舒展一下酸麻的身体,虽然靠在床头睡了一夜,但这感觉真是不赖。

    柳忆出来的时候,唐骏已经做好了早饭。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她的脸颊还隐隐发烫。

    “怎么不再睡会儿?”

    “没,我,睡醒了。”

    “呵,那就好,快去收拾一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柳忆从头到尾甚至都没抬头看过唐骏一眼,答话时也只是低头看着地面。

    唐骏知道,自己的女孩或许是害羞了,他既然决定了要温水煮青蛙,那就急不得,更何况柳忆本身就是有些慢热的性子。

    吃早饭时,柳忆想了许久,方开口说了“昨晚”二字,便被唐骏岔了过去。

    “你的二外是不是修了法语。”

    “你怎么知道?”越和唐骏相处,柳忆越发现他对自己的了解之深远超过自己的想象。她的事他都信手拈来,可是她却对眼前这个人一无所知,即使知道他很聪明,很厉害,却也不知道他究竟聪明厉害到什么程度。

    “今天上午有个会议,客户是法国人,你来做翻译吧。”

    “可是我法语还没好到能做翻译的地步。”

    “不碍事,我也会在你旁边。”

    “你也懂法语?”

    “应该不比你差。”

    “那你为什么还叫我去?岂不是多此一举?”

    “小丫头,难道要我去给其他不懂法语的人翻译吗?”

    像柳忆这样还未见识过商场究竟是怎样的大学生,想不到这些也实在是人之常情,可是唐骏打趣的话实在是让柳忆突然憎恨起自己的无知。

    “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些。”

    “阿忆,我说这话不是在责怪你,你不需要说对不起。在没做错任何事情的情况下,道歉只会让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更何况,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和我说对不起。”

    唉,明明昨晚二人还是相依为命,今天早上的几句话仿佛又让他们的关系回到了两天前的状态,唐骏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二人即将走出家门的时候,柳忆突然跳着脚说了句等等,转身就朝着厨房跑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饭盒,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她低头小声解释道:“ 昨晚做完饭的时候顺道装的,中午热一热就能吃了,总觉着自己带的饭应该比外卖好吃一些。”

    “嗯,我也这么觉得。”

    接过柳忆手里的饭盒,唐骏的心情突然变得好了许多,一直到公司,脸上还挂着微笑,看得单天纵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

    到了公司,依旧是唐骏和柳忆分开走,柳忆先到财务部报道,唐骏再让单天纵过来要人。蓝可放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连之前的微笑也保持不下去,只能勉强称之为和颜悦色。要知道,单天纵来要人,可又是打着唐骏的旗号,而蓝可对唐骏,向来不是下属对上司那么简单的定位。

    “小柳忆啊小柳忆,你和我们唐总究竟是什么关系啊,他每天这事也找你,那事也找你的。”

    “大约,是因为我是他亲自招来的实习生吧。”

    “扑哧!哈哈哈哈哈……小柳忆啊,你可还真是不太会说谎,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唐总亲自招来的实习生……你知道吗,就算是三十年前的盛唐集团,也不存在大学未毕业的实习生这一物种啊,更何况三十年后,还是我们唐总亲自招进来的,你们两个之间肯定有什么猫腻。”

    经他这么一说,柳忆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谎并不高明,只是干笑了两声化解尴尬:“其实,我跟他是表亲。唐总母亲是我的姨母,因此,我算是走后门进来实习的。”

    “表亲?”

    “恩恩。”

    不对啊,他跟唐骏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怎么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表妹,更何况要是论了解唐骏,他单天纵称第二,没有几个人敢称第一,可自己看唐骏说起柳忆时候的眼神,分明是看自家媳妇儿的眼神,哪是什么妹妹的关系,不行,有蹊跷……

    但单天纵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可是抱着一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唐总啊唐总,莫非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原来你也有这种时候啊!

    “表妹好!表妹这个关系不远不近,恰到好处!哈哈,我们进去吧,要不然你表哥要等着急了!”

    “你记得保密啊,我只跟你说过。”

    “放心,绝对烂在肚子里。”

    但愿他真的相信了,柳忆在心里默默祈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