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必须躲在我身后!

    “这个男人又不是你亲弟弟,干嘛这么拼命?”疤脸俯下身,笑望着脚下的刑羿,“话说我到现在都很想不明白,这个男人只是刑家的养子,跟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你这正牌的刑架继承人居然为他冒险过来,呵呵,刑羿,你是蠢?还是对自己太有自信了。”

    刑羿咬着牙,没有说话,只是用视线怒瞪着疤脸,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等,等能一招逆袭的机会!

    刑羿又遭疤脸一阵毒打,过程中,他故意打碎木桌上的玻璃烟缸,偷偷藏起一块玻璃碎片,并在最后毒打结束的时候,偷偷用碎片割着绳子。

    他不能将一切希望都放在慕绮泽身上,若是慕绮泽今晚不采取救援行动,等自己明早和苏小晨被疤脸押上货轮带出国,那一切,就都迟了!

    现在,他必须想办法自救。

    因为凌晨就要坐货轮出发,所以今夜疤脸和他的手下都没有休息,除了看守屋子的几个人,其余的则三三两两聚一块抽烟玩牌。

    刑羿和苏小晨被仍在屋角,刑羿一直秘密且专注的用玻璃割着手腕上的绳子,而苏小晨,余悸未消,虽然不再害怕的流泪,但身体依旧在无意识的颤抖着。

    “哥,要是我们都死了,爸妈老了谁来照顾啊?”苏小晨伤心的望着地面,声音绵绵怜人,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想着爸妈老了谁照顾!?靠!你就不能想点积极向上的吗?!给我转移话题说点别的!!”刑羿一边暗暗割着绳子,一边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苏小晨抿着唇,皱着眉,随后又抬起头,很认真的开口道:“我想在公寓里养只狗,可以吗?”

    “你他妈能说点别的吗?”刑羿气的差点吼出来,有种一巴掌拍死这个蠢货的冲动!

    苏小晨再次抿唇,最后突然跟想起什么似的,一脸认真道:“我在餐厅里打包的那些菜,你放冰箱里了吗?”

    “.........”

    “天那么热,会坏掉的!”

    “闭嘴!!”

    刑羿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正在打牌的疤脸听到刑羿鬼吼,不耐烦的转头喝声道:“鬼吼什么!?还想找打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苏小晨连忙道歉,“他...他一时抽疯,你们继续玩,继续玩!”

    “给我老实点!”疤脸恶狠狠的说完,转头继续和手下玩着。

    苏小晨见疤脸没有计较,悄悄松了口气,下一秒,很不高兴的对刑羿嘟囔道:“是你让我转移话题的,凶什么凶。你差点又要被打了。”

    刑羿被气的不轻,索性闭起嘴继续割着绳子。

    苏小晨本还想继续抱怨,可是望着刑羿被疤脸揍开了花的脸,苏小晨逐渐心疼起来,于是低声道:“疼不疼?”

    刑羿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苏小晨这是在问自己的伤,回味着苏小晨那小心翼翼的心疼腔调,刑羿心中一暖,火也消了不少。

    他决定了,如果今晚能活着逃离这里,他一定要将这个臭小子紧紧攥在手心!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块小肥肉,他刑羿也该大张旗鼓的彻底收入囊中了!

    “臭小子!”

    “嗯?”

    “头凑过来!”

    “奥!”

    “亲我一下?”

    “啊?”

    “没人望这边,快亲!”

    “可...”

    “你他妈亲不亲?!不亲我咬你了!”

    眼眶额边嘴角都被打出了血,刑羿冲着苏小晨眉毛一瞪,表情显的有些狰狞,苏小晨被一吓,连忙趁着所有人没注意到这边时伸着脑袋在刑羿的脸上迅速亲了一口。

    苏小晨低着脑袋,生怕被人看见他窘迫的脸,实则也是被气的,他实在搞不懂这只恶少在发什么神经。

    被苏小晨这么一亲,一身是伤的刑羿显的比之前精神多了,他瞄着眼前和手下玩牌儿的疤脸,身体与苏小晨贴近,偷偷将手移到苏小晨身后替其解绳子。

    望着苏小晨惊愕的表情,刑羿压低声音快速道:“什么都别问!记住我的话,待会儿不论发生什么,都必须躲在我身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