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九芝续骨膏

    第两百一十一章:九芝续骨膏

    “阿紫姑娘,你也在?”

    看到她,琴兮很是惊喜。

    其他人皆意外的看着两人,扶桑问道:“阿紫,你和琴公子认识?”

    “嗯。上次去凤凰楼,还是琴兮帮我找到欧阳阡的。”聂霜紫点头解释了一句,对琴兮遗憾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就是如星的师兄,若早知道,你们师兄妹也不用兜那么大圈子才重逢了。”

    “丫头,这也不怪你。”欧阳阡折扇支着下巴,上上下下扫了琴公一眼调侃笑道:“这家伙全身上下都没个大夫的样子,还整天待在凤凰楼里卖艺,你能想到这俩人有关联才有鬼了。”

    欧阳阡整天没事就往凤凰楼跑,当然认识凤凰楼里大名鼎鼎的琴公子了。在凤城,人人都以为琴兮是灼灼其华,不沾红尘的琴师,谁会觉得他跟浑身草药味的大夫有相同之处?

    这一点,聂霜紫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琴兮的气质过于空灵,不食人间烟火,不论是嘈杂的医馆还是脂粉味浓的花楼都不适合他。也难怪燕倾会安排他到凤凰楼顶弹奏,这样空灵寂寂的人,也只有凉风与之作伴,才能免这浊浊之世的俗气侵染他的明净。

    如星高兴的双手合击一拍,嘻笑道:“嘻嘻,阿紫和师兄也认识,那感情好。以后我带师兄常来玩,你们可不能不欢迎。”

    扶桑轻揉了一下她的头,好笑道:“怎么会不欢迎呢。”

    “几位,可否晚些再叙旧?”看几个人围着琴兮聊不停,战宣着急自家主人,一向沉默的人竟然没忍住,开口打断了几人的谈话。握着轮椅把手的手紧了紧,战宣复又沉沉道:“琴公子今日,是来替我家公子察看伤势的不是么?”

    战云枫不悦轻斥:“战宣。”

    “战宣说的是,我们瞎耽误什么呢?”

    欧阳阡这才想起来正事,手中折扇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头,对琴兮催促道:“咱们别说废话了,你先替云枫看看他的腿。看过腿以后,什么都好说。”

    闻言,几个女孩子也纷纷点头,都让他先看过战云枫再说。

    琴兮冲众人颔首,对战云枫温声道:“如此,便请战兄移步卧房,在下好仔细看看。”

    战云枫应了声,示意战宣推他回房。

    “慢着。”

    苏垣淡淡叫住转身的众人,看着回首过来的琴兮道:“本王有话要问你。”

    琴兮凝视着眼前这位风姿绰约的男子,好一会儿后拱手道:“王爷请说。”

    眼前这人方才虽然一言不发,可他初初走进花园,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人的存在,被吸引之后再想忽略都不得。心中溢出一声叹息,这位墨王殿下果真如传闻所言,俊美无俦,无怪乎燕倾姑娘见之倾心,至此不忘。同为男子,他自问看见苏垣,也要惊叹一瞬。

    “你师承何人?”

    听见苏垣的这个问题,琴兮面上微怔,和如星对看一眼,想了想对众人坦白道:“虽然家师不许在下师兄妹在外透露他老人家的名讳,但各位与星儿相交甚熟,又几次搭救,在下实不该遮掩……”

    话语稍顿,他转目望向苏垣道:“王爷,家师名叫任千。”

    扶桑掩唇惊呼一声,不确定道:“任千……是那个在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南岳神医任千么?”

    如星嘿嘿一笑:“扶桑,是啊。”

    欧阳阡和战云枫相顾而视,眼中皆浮现出激动,果真是任神医!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苏垣曾说过,这个世上若还有人能令战云枫站起来,一定是南岳神医无疑。就算今日琴兮医术不精,不能治好战云枫的腿,可弟子在这里,想找到他师父还难吗?

    战云枫沉寂多年的眸子像死灰复燃般,看着琴兮抿唇不语,可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臂微微颤抖,泄露了他内心的丝丝激动。

    将几人的反应收进眼里,聂霜紫心下了然,虽然她没听过什么南岳神医,但看苏垣他们的反应,想来这个南岳神医是他们一直以来寄托战云枫能康复的希望的人了。

    苏垣很满意这个诚实的答案,对战云枫和琴兮颔首道:“你们去吧。”

    战云枫和琴兮双双告退,扶桑和如星几个也跟着过去了,聂霜紫正想跟上,谁知才走出一步就被苏垣拉住了手。

    聂霜紫扫过拽着自己的那只大手,不解回头:“王爷,怎么了?”

    苏垣眯了眯眼,缓缓凑近她淡声道:“你平日在人前知书达礼,言行举止恪守礼法,毫不错漏,可方才,你亲昵的直呼一个男人的名字。”

    “……”

    聂霜紫汗颜:“我不也经常直呼欧阳阡颜宿他们么……”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聂霜紫简直无奈,甩了甩他的手蹙眉道:“王爷,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本王何曾跟你玩笑了。”苏垣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紧掴着,冷眸低垂不悦道:“难道你不觉得该向本王解释下,你和琴兮为何会认识?”

    “这个说来话长……”

    他要圈着她,她索性大方的反抱回去了,挑眉道:“王爷神通广大,不如自己去查。”

    苏垣淡淡拒绝:“没那时间。”

    “那你还好奇?”

    聂霜紫差点忍不住朝他翻白眼,但愣是没敢真翻。

    抿唇沉默了好久,像是在驱赶心中的郁塞似的,好一会儿苏垣才松开她,淡淡道:“算了。”

    聂霜紫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就这么结束这个没头没脑的话题,转身走人,忍不住吐槽。这王爷大侠像吃味又不像吃味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而苏垣则是在转过一处假山后,仰头暗叹,暴露自己眼底淡淡的焦虑。

    如果能找到血菩提,他或许就不用这样担心,她身边会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出现其他男人吧……

    庭院里的茶水换了一壶又一壶,等候已久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坐立不安的姿势,日头晒得众人昏昏欲睡时,那个专属于战云枫的房间里才传来脚步挪动的动静。

    众人神情一振,打起精神望向门口,琴兮和如星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怎么样怎么样?”

    欧阳阡第一个冲了上去,看到琴兮喜忧参半的的脸色,不由忐忑道:“好还是不好?”

    “好,也是不好。”如星在琴兮背后摇头晃脑的替琴兮回答了,见欧阳阡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自己,摊手苦笑道:“师兄看过了。好消息是战大哥的腿有办法治,坏消息是战大哥的腿现在治不了。”

    扶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从琴兮背后揪了出来,握着她肩膀急道:“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战兄的腿伤是重创之下才导致残废的,如今郁疾多年,想要治好绝不容易。可也并非完全没有复原的希望,”琴兮走下廊阶,对焦虑的众人温声道:“如果碎骨重铸,战兄有八成几率可以重新行动自如。”

    “八成……”扶桑松了口气道:“机会已经很高了。”

    “但是呢?”

    聂霜紫听出琴兮话还没有说完,而且从琴兮刚才出来的神色看,这件事一定没那么容易。所以她没有急着和扶桑一起放下心,而是问了但是。

    “阿紫姑娘心细如发。”琴兮冲聂霜紫微微一笑,转目对看着自己的所有人叹息道:“如阿紫姑娘所说,事有缺憾。”

    “碎骨重铸过程极其痛苦,非常人能忍受。且治疗后,战兄要卧床至少半年,其间照料事宜精细,稍有差池导致伤势恶化,都会功亏一篑。但只要骨头完全长好,伤势康复后基本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但治疗时的麻烦还不算什么……”

    琴兮说着微顿,皱眉道:“麻烦的是治疗前要准备的东西。”

    “要准备什么?”欧阳阡追问,胸有成竹道:“你放心,战家财倾天下,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他战云枫搜罗不来的东西。”

    “欧阳兄此言差矣,这世间但凡能救命解危的圣药,都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否则这世上又岂会有那么多憾事呢。”

    琴兮先是摇了下头否决他自信满满的话,随即又宽慰道:“不过诸位放心,战兄所需的倒不是什么可遇不可求的圣药,只是一种比较稀少的药膏罢了。这种药膏名叫九芝续骨膏,是百年前一个医药世家所制,能续骨接肢,是眼下战兄最需要之物。”

    “可九芝续骨膏存世数量不多,在下这些年游历四方,也只在一些江湖大家里听说过或见过,现下身上是没有的。而如果没有这东西,战兄恢复的可能性将低至三成。”

    一听到三成,大家都齐齐沉默了,面上一片凝重之色。他们肯定不会让战云枫冒这个险,所以九芝续骨膏非得到不可。

    但这东西,除了苏垣欧阳阡知道些来历外,扶桑和聂霜紫他们这些从小在凤城长大的人,是压根不认识。

    琴兮看着众人脸上的难色,温和道:“想来各位也知道这事急不来,不如先和战兄从长计议,好好商量一番。不论何时才能找到九芝续骨膏,在下都会一直恭候。”

    说完拱了拱手,明眸如泉微笑道:“在下闲时也会多查阅古籍,若能找到更好的方法,自然是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