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苏垣的想法

    第两百一十章:苏垣的想法

    翌日。

    苏垣下朝回府的时候,聂霜紫正携着采衣往王府大门走,像是要出去。看到他回来,连忙奔了过来。

    扫过采衣提着的食篮,苏垣淡问:“要去做什么?”

    “正要去慕容府。”

    聂霜紫微笑道:“昨夜我做的糕点多,本想让扶桑带点回去的,谁知她走得急忘了带。慕容伯伯嘴馋,我就想着自己给他送过去了,免得他还使唤扶桑过来一趟。王爷你先用早膳,等我回来……”

    “本王同你一起去。”

    聂霜紫微愣,苏垣已经转身淡道:“走吧。”

    和采衣对视一眼,聂霜紫耸耸肩,跟上了。

    慕容府外下了马车,跟门房通报后,等待片刻,出来的不是以往负责接待客人的穆伯,而是扶桑。

    扶桑脚步匆匆而来,看到两人,还没走到近前就道:“你们来得正好。”

    聂霜紫不解的看着她急忙的脚步,问道:“怎么了?”

    “昨日我们遇到如星的师兄了。”

    扶桑走到两人身前站定,对苏垣道:“她师兄今日会去战府诊治战云枫的腿,我正打算过去,你呢,可要去?”

    “真的?”聂霜紫先是一喜,看扶桑竟然问这种问题,理所当然的道:“这么重要的事,我们自然也要去的。”

    “我当然知道阿紫你会去。”扶桑对阿紫欣慰一笑,斜睨着苏垣道:“只不过我担心某人顾忌着朝内官商勾结的流言,不敢明目张胆的去。”

    “额……”

    聂霜紫这才想起王爷和战云枫的身份尴尬。他们虽然私底下相交甚好,可在明面上,往来却是不多的。

    一来是王爷现在在朝野声望甚高,大有压过太子的趋势,若是与战家这样的一国首富来往频繁,难免不会招来有心人的猜忌。二来是战家富可敌国,皇帝早已忌惮多年,不然也不会让他最信任的臣子与之联姻。从来帝王心多疑,只要是皇族中人,当今皇帝都不愿意看到谁与战家这样有威胁性的家族走近。

    聂霜紫知道,皇帝陛下没有半分想把皇位传给王爷大侠的意思,否则当初也不会把安王府这么大的靠山分给了太子。

    太子有安王府依靠,祁王有丞相支持,这二人虽然低调暗地里却是平分秋色的。相反王爷大侠眼下虽然看似最受器重,但其实是最势单力薄的一个。皇帝陛下把王爷推到风尖浪口上,却没有给他任何有力的后盾,就是吃定了王爷没有任何改变朝局的想法。

    如果这个时候,让人发现王爷与战家有来往,有些人忌惮不说,也难免皇帝陛下会因此生出多余的猜忌,怀疑王爷的用心。

    这些情况,想必扶桑也看出来了,所以才会有此一问。虽然看似不屑他们这些男人的权谋,其实扶桑也是有意提醒吧。

    心内叹息,聂霜紫偏头看着面无表情的苏垣道:“王爷,如果不方便,不如你先回府等消息,我和扶桑去看看?”

    苏垣淡漠道:“没什么不方便的。一起走吧。”

    “走就走。”

    扶桑瞪了他一眼,拉起阿紫率先往马车方向走。采衣连忙把带来的吃食交给门房,也赶紧跟上了。

    大约半盏茶时间后,战府。

    战云枫正独自在小花园里品茶,等门房将来人领到眼前的时候,才搁下茶杯轻叹:“我就是担心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才没有派人去告诉你。”

    “明暗都不重要,反正这朝中也没有几人能威胁到本王了。”苏垣不在意的道,冷眸扫过他平静品茶的样子,问道:“他可有把握?”

    知道他问的是琴兮,战云枫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顿了顿,苦笑道:“就怕是又空欢喜一场,让你急匆匆过来又失望,还暴露了你我有往来的事,得不偿失啊。”

    苏垣淡道:“你多虑了,这事迟早都是要暴露的,迟一些早一些的区别罢了。”

    有慕容扶桑在,就算他父皇对他和战家有忌惮心,考虑到将军府,也不会轻易对战家出手的。

    至于他自己,当年已经被那人抛弃过一次,再抛弃一次又如何?若是想要抹杀,那就来吧。

    “有时候,我真想不透你。明明无心帝位,却偏要让自己手握重权,展现在人前的野心任谁都忌惮。”战云枫抬眼盯着他,声音凝重道:“王爷,仍是那句话,你对我们说的计划从来只到覆灭西凌,那之后呢?之后功高震主的你,在这北启国内又要如何自处?”

    其实有时候战云枫宁可苏垣野心再大些,称帝为王,一统天下,这些都不成问题,他们这些人都可以为他出生入死的去谋划。可偏偏他从来没有这种想法,苏垣所有的所求,似乎只到报了西凌的仇就结束了,再没有下文。覆灭西凌以后要做什么,他露出的锋芒如何收敛,以及过高的声望如何处理,他从未想过。

    正因为如此,他才时常忧心。他并非司漠陇云等人,只一心跟随不想其他,又比不得欧阳阡深得苏垣信任,办事有底,所以心宽。更多的时候,他会为苏垣想得长远些,就像一个谋士,殚精竭虑的计算,却因为主人的不诚实,对未来一片迷茫。

    欧阳阡急步从花园入口处奔来,刚走近就听到战云枫这番话,无奈轻摇头道:“你就是平时想这些思虑太多,所以身子才不得好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你的腿好吧?你又操心起以后的事干嘛?”

    “没有得到王爷的回应,这事我自然搁心里放不下。”战云枫只浅浅暼了他一眼,又转向苏垣沉声道:“我知道王爷布局精密,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可是王爷身上肩负的不止是你自己的身家性命,还有我们的。如果未能布好后路全身而退,有多少人会成为王爷的陪葬品,王爷可知?”

    欧阳阡一巴掌拍上他的肩,无奈道:“你不会这时候开始怕死了吧?”

    “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不怕死。”战云枫推开他的手,低眸淡道:“更何况我即将成家,一举一动更要对别人负责。”

    欧阳阡先是没反应过来,随即撸袖子瞪眼:“好啊,原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你这是要见色忘义啊……”

    “好了,别说废话了。”苏垣淡淡打断两人的谈话。

    视线微转,看向客厅方向,那里面,有他的心上人。墨眸微敛,他薄唇微抿道:“出兵西凌后,若你我都健在,摈弃富贵权势,闲云野鹤如何?”

    战云枫愣住,十分意外:“王爷的打算,竟是归隐么?”

    苏垣回头看着他,淡淡反问:“不好么?”

    “不是不好,只是不易。”

    战云枫喃喃自语道。

    要一个曾经位高权重的人放下富贵荣华,归隐田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做到的,更何况这个人正值壮年,本可以建功立业,名震天下呢。就像他自己,他苦心经营,混迹商场多年才有今日的北启首富,要他放弃战家的家财万贯,光是想想,他都觉得肉痛的很。

    欧阳阡更是直接伸手想去捏苏垣的脸,惊异道:“你不会是昨儿个晚上的酒到现在还没醒吧?”

    “本王觉得挺好的。”苏垣一把截住他作怪的手,淡淡挑眉道:“至于你们要去做什么,随你们的便,本王不拦着。”

    他的想法从来只到报仇为止,所谓的以后,他不是不曾想,而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但如果有的话,过一个闲散人生大概也不错。

    战云枫正想再劝劝苏垣,归隐实在是浪费了他的才能,谁知花园入口处传来的清脆脚步声让他的话又憋了回去。

    “你们在谈什么,大半天不见人?”

    扶桑人未至,声先到,片刻后顶着一张不耐的俏脸出现在众人眼前,瞪着聊得忘我的三个大男人道:“把我们女人丢在客厅不搭理,这就是你们几个男人的待客之道?”

    战云枫苦笑:“扶桑,你误会了,我跟王爷有些事……”

    “有什么事是我们不能听的?非要这么偷偷摸摸?”扶桑插腰,丝毫没听解释的意思,没好气道:“若是不欢迎我们,说就是了,何必晾着我们到茶水都凉了!”

    聂霜紫跟在扶桑身后,无奈扶额。只要王爷在场的地方,扶桑的爆脾气就压不住啊。

    方才在客厅,竟然还说战大哥偏心,不见她这个未婚妻,反而见苏垣这家伙什么的,这可真是让她不知道怎么应好。

    “是我错了。”战云枫不跟她硬抗,温声道:“下次无论来的是谁,我都先见你可好?”

    “哼,谁稀罕。”

    扶桑冷哼一声,美眸仍不满的瞪着苏垣。

    她就是看不惯人人都以苏垣为重的样子,明明是她带他来的……后悔死了,早知道不搭理这人了。

    苏垣压根懒得搭理她,看了眼天色,对战云枫淡问道:“他们什么时候到?”

    “这个……”

    战云枫想说他也不确定,还没说完,看守大门的小厮就匆匆跑来,跪地道:“家主,门外有两个自称是琴兮和如星的大夫拜访。”

    战云枫对众人一笑:“来了。”

    而聂霜紫听到门房报出的名字则是一怔,琴兮?!

    等那个长身玉立,清雅如云的少年和如星一起被带到花园的时候,聂霜紫忍不住感慨。

    这世界真是太小了。

    如星苦寻不获的师兄,竟然是琴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