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缘起才情生

    第两百零九章:缘起才起生

    街道旁一家小客栈上房里,琴兮将灯笼搁在桌上,回头看向身后跟着走进的如星。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酒味,琴兮柳眉微皱,坐下给她倒了杯茶,温声道:“你方才吐了,先喝杯水。”

    “谢谢大师兄。”

    如星低眉,乖巧的接过来喝了。

    琴兮示意她在旁边坐下,看着她一副不等他问就自觉理亏的样子,叹气道:“你偷偷下山多久了?”

    如星觑他一眼,才轻声道:“一,一年多了……”

    “星儿,你如何敢这般胡闹?”琴兮摇了摇头,沉声道:“你为何偷跑下山?这么长时日,师父和师弟岂不担心坏了?”

    “大师兄你别生气啊……”

    如星咬咬唇,拉了拉他袖子装可怜,轻声道:“星儿还不是为了找你么。”

    琴兮不解:“找我做什么?”

    “自从大师兄你下山后,星儿就觉得很孤单。山上长日无聊,二师兄和师父又只知道钻研医道,无人如师兄你这般关心星儿。”

    如星委屈巴巴,说着大眼就盈满了眼泪,欲掉不掉的:“星儿在山上待不住,就想下山来找师兄。师兄游历江湖,行医救人,星儿觉得就是跟在师兄身边奔波也比在山上好。可是星儿没用,一直找不到大师兄你。”

    “山上生活再枯燥,你也不能独自偷偷出来啊。”

    琴兮看她这样子,也不忍心苛责她了。他从小最是疼她,哪里舍得骂她。只是有些警告还是要说与她听,她才能有危机意识。

    “这外头那么多危险,你不会武功,又从未涉世,若出了什么事,不是让师父师兄们痛心么?”

    如星擦擦眼睛,扯唇一笑,拍拍胸脯自信道:“星儿一直有很小心啊,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到现在了么?”

    琴兮微叹,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声道:“罢了,事已至此,追究那么多也无用。不管如何,明日师兄就送你回家。”

    “我不要。”如星瞪大眼睛,推开他的手站了起来,坚决道:“我不要回山上。”

    “星儿……”

    “大师兄,你好过分,山下有那么多好玩的人事物,你却要独自享受,不愿带上星儿。”如星嘟起嘴巴,眼眶又红了:“大师兄你是不是在外面待久了,心变了,不再疼星儿了?”

    所以才会一见面,就说要把她送回去。

    “师兄怎会不疼你呢?”琴兮耐心安抚道:“正是为你好,才要将你送回去。”

    如星奋力的摇头拒绝:“才不是,师兄若是疼星儿,就不要送星儿走。星儿喜欢这里,喜欢在这里认识的所有人,不愿意再回去了。”

    “星儿……”

    “师兄,你听星儿说。”

    如星走近两步慢慢蹲下身子,双手伏在他膝头,仰着小脸殷切道:“星儿从前不识愁滋味,什么都不懂。下山以后才知道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才体验过你从前说过的酸甜苦辣是怎样的。师兄你不也是偏爱人世繁华,才总是流浪在外甚少回山么?既然如此,为何要逼星儿做一个世外人?”

    琴兮怔了怔,轻叹道:“星儿,你不知道,师父最怕你我被红尘俗事所困,坠入世情不知返途。师兄虽然四处游历,但从未与人深交,师父有命也是随时回山。可是你……”

    你涉世太浅,想必早已被红尘繁华迷了眼睛吧。

    如星扁扁嘴巴,小脸上逐渐涌上黯然之色。

    气氛一时沉寂,两人都不说话。琴兮思量良久,复又长叹一声,温声道:“罢了。”

    如星茫然的看着他,他摸了摸她娇俏的发鬓,清润笑道:“星儿想留下来多玩些时日就留下来吧,人活一世,总要体验一场繁华,不然终归是遗憾了些。师兄希望你开心,不论出什么事,都有师兄在呢。”

    “我就知道,大师兄对星儿最好了。”

    如星破涕为笑,扑过去抱住他脖子,呜咽着保证道:“星儿保证,绝对会乖乖的,不给师兄惹祸,不给师兄添麻烦。”

    “这一年多来,想必你添的麻烦都有贵人帮你解决,师兄倒松了一口气。”琴兮哭笑不得,拍拍她的背:“好了,不要让人家久等,你先回去吧。师兄会传信给师父,说你在我身边安好,让他们不必焦虑寻找。”

    “嗯。”

    如星甜甜一笑,果然还是她的大师兄最好了。

    两人出了房间,外头大堂里扶桑和战云枫还在耐心等候。

    琴兮携着如星走近,冲二人拱了拱手弯身一礼感激道:“星儿顽劣,不知世事,想必给各位添了不少麻烦。在下多谢战公子和慕容姑娘对星儿这段时日以来的多加照拂,倾心相待。”

    扶桑笑道:“琴公子客气了,如星下山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我,现在更是我的好姐妹,照顾她保护她是应该的。”

    琴兮闻言温笑道:“如此,遇见慕容姑娘,是星儿的福气。”

    “没想到琴公子竟然就是如星姑娘口中的师兄。”战云枫浅笑,看着琴兮目有深意道:“看来琴公子也是师承名医。”

    “这个嘛……”

    “啊,对了!”如星看着战云枫突然惊叫一声,打断了琴兮的话。

    拉住琴兮的手摇了摇,如星指着战云枫的双腿柔声道:“师兄,你看看战大哥的腿吧。战大哥的双腿伤得很重,我治不好……”

    她的医术本不差,之前扶桑已经让她去看过战云枫的腿了,可是战云枫的腿不是一般严重,奈何她的经验太少,还是束手无策。当时她就对战云枫和扶桑说过,如果她师父或者师兄在,一定有办法。

    扶桑听言也是眼睛一亮,此前他们一直盼着如星早点找到她师兄,如今巧遇,是不是代表战云枫的腿有希望了?

    “让在下看一看。”

    听如星这么说,琴兮走过去俯身在战云枫腿上捏了捏,半晌后,眉头微蹙。

    等他直起身子,扶桑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可有希望治好?”

    “如今天色已晚,在下不能细诊……这样如何,明日在下再去战府为战公子诊治,不知可否?”

    琴兮并没有这么快下结论,思量了会后,而是与战云枫扶桑商量道。

    “本就不应该这么晚了还麻烦你。”战云枫微微一笑,点头道:“战某在府中随时恭候。”

    “那琴兮与星儿便先告辞了。”

    琴兮再度拱手告别,率先走出了客栈。如星朝扶桑挥挥手,蹦蹦跳跳的跟上了琴兮。

    “喂,战云枫。”扶桑看着他们师兄妹走远,吞了口口水道:“你紧不紧张?”

    战云枫不解的抬眸看她:“为何要紧张?”

    “明天如星的师兄给你看腿啊。”扶桑回头,看着他道:“事关你的腿,你怎么也会有点激动或者紧张吧。”

    战云枫摇头:“战某不紧张也不激动。”

    “为什么?你不在意?”

    “或许是在意的太过了,如今才不敢再在意吧。”战云枫微微苦笑,骨节分明的手指仍做着那个敲轮椅的动作,淡淡道:“你可知从战某腿残至今,看过多少名医?起初是还有希冀的,现在却已经习以为常,琴兮能治,战某自然开心,不能治……战某也只当多看过一个大夫罢了。”

    “放心吧,一定能治好的。”扶桑蹲下握住他的手,那心中一旦积郁就习惯性敲轮椅的手指被她抓在手里不能动作,掌心里却互相传递着热度。扶桑坚定道:“我是这样相信的,你也要如此相信。”

    战云枫低目看着凝眸与他对视的扶桑,忽然极认真的问:“若是治不好,你是否会嫌弃战某?”

    “……”扶桑怔了怔,好一会儿才扯动红唇无语道:“这个不重要好吗?”

    “战某觉得很重要。”战云枫移过视线,平静道:“战某已经在圣前发过誓,今生只娶你一妻。其他人也就罢了,若连你都看不过去战某的残疾,战某……”

    “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是这样了,嫌弃二字从何说起?”扶桑打断他,皱眉道:“不要随意臆测我跟别人是否一样,我不在意这些外在的东西。你在圣前发誓只娶我一人,我又何尝不是?是我意气用事把你和我绑在了一起,于你我总是有愧,你对我这么好,我自然也希望你腿能治好,这样你以后也能开心点。”

    “可就算是治不好,只要你不赶我走,我也愿意一辈子待在你身边照顾你。慕容扶桑不是轻贱女子,答应了一生与你为伴,不会口是心非。”

    战云枫忍不住嘴角轻扬:“你当真这么想?”

    “那是当然。”扶桑豪气的道,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当然,若你以后有看上的好女子,我也绝不会破坏你迟来的姻缘。你只需一封休书,我便干脆走人。”

    “你多虑了。”战云枫失笑,摇头道:“除了你,这世上大约再无人肯下嫁战某了。”

    “你没有这么差啦,不愿嫁给你的人都是眼光不好,何必在意。”扶桑笑了笑,站起来冲战宣摆摆手,战宣退后,她自己在他背后推起轮椅微笑道:“好了,回家吧。”

    “其实……”

    战云枫抿唇回眸,还想说些什么。对上她询问的美眸,顿了顿,叹息道:“算了。”

    其实,她初认识他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十年前在凤城郊外救了你一次的,那个掰开捕兽夹又送你到医馆的大哥哥……

    战云枫低眸,心里轻溢出一声长叹,

    她当时那样小,转眼间就长得这么大了,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美人,还即将成为他妻子。在宫里初相逢,他见到她也用了好久的时间才认出来,更何况当时才五六岁的她,又能记得什么?

    况且记得又如何?不过是一段萍水相逢。她心里已有人,嫁给他也不是因为爱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