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莲心宴(三)

    第二百零八章:莲心宴(三)

    酒埋得差不多了,扶桑拍拍手,把残局丢给如星几人收拾。转身回到席上,正想在阿紫身边寻个位置坐下,眼角余光暼见战云枫在冲她招手。

    脚步一转,她又往战云枫那边走去,走到他近前疑惑道:“有什么事吗?”

    战云枫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温笑道:“这里坐。”

    扶桑怔了怔,有些犹豫。回眸看向阿紫,见她和苏垣在互相喂食,不禁抽了抽嘴角,还是果断在战云枫身边坐下了。

    刚坐下,眼前就递来一双筷子,扶桑不好意思的接过,轻声道:“谢谢了。”

    战云枫向战宣伸手要来披风,轻披在扶桑肩上道:“快入秋了,夜里风凉,你不该穿这么少。”

    “没关系,我不冷。”扶桑愣了一下,伸手想取下披风,拒绝道:“多谢你的好意,但我是习武之人,没你想的那么弱不禁风的。”

    战云枫按住她的手,睨着她有些慌忙的脸色轻笑:“你我是未来的夫妻,关心你是应该的。你虽自认为坚强,在我眼里,不过也是一个女人,还是披着吧。”

    “额……”扶桑连忙抽回自己的手,偏头盯着他道:“这婚事是怎么来的,你我都清楚,你不必时时把戏做的这么足的。”

    战云枫但笑不语。

    他的眸子温润如水,却仿佛有让人沉沦的吸引力般,扶桑惊觉自己与他对视良久,连忙转移视线结巴道:“算了,吃,吃东西吧。”

    双手纠结的交织在一起,被他接触过的手上仿若还保留着他掌心的余温。这点温度一直烧到她脸上,令得她面上也微微发热。

    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家伙了。自从赐婚圣旨一下,他来她家提亲后,他就像真把自己当成了慕容家的女婿般,不但时不时就来将军府串下门子,对她也好到无微不至。

    她不明白,这桩戏剧性促成的婚事,她和他什么想法,明眼人都心知肚明,他为何还表现的这么认真?明明就算他敷衍了事,也没有几个人会说他的不是的。

    欧阳阡无奈的坐在四人中间,一会儿看看苏垣这对,一会儿看看战云枫那对,深觉得内心不平衡。

    他两个好兄弟身边都有美人作伴,他一个孤家寡人坐在其中,怎么看怎么都有点不合时宜啊。

    提了酒杯站起来,眉角微挑,扫了一眼席上的所有人。

    唔……凤燿这色鬼自不用说,决不会放自己一个人孤影形只的,早黏着时影坐一块儿了。司漠这正儿八经的家伙,此刻也挨着陇云,任凭人家怎么赶也不走。难得人家脸皮厚一回,他去煞风景好像也不太好……

    如星虽然是个小美人,但年龄太小,不谙世事不适合他这玩世不恭的人,还是不招惹为好。至于那两个小子,也自顾自一起玩得乐呵呢,他凑什么热闹?

    收回视线,仰天怆然一叹,欧阳阡最后只好苦着一张脸坐到颜宿身边去了。

    拉着颜宿抱怨自己的羡慕嫉妒恨,颜宿却压根懒得理他。赏了他一个白眼后,颜宿冲战云枫敬了杯酒,微笑道:“说起来,不知道战大哥和慕容小姐的婚期可决定了?”

    他们几个当中,战云枫年纪最大,颜宿比苏垣年长一岁,又比欧阳阡还小一些,加之他最有礼貌,对战云枫一直是用大哥敬称。

    战云枫瞄了眼扶桑不自在的神色,淡笑道:“下个月初六。”

    因为慕容辅急着回边城镇守,所以他们的婚事也迫在眉睫。

    “这么快?”聂霜紫挑眉,苦笑道:“战大哥送来的布料是顶级的云华锦,对针工要求极高,扶桑的嫁衣我这会儿还没做好呢。”

    “云华锦?!”扶桑微睁美眸,转头瞪着战云枫:“何需用到这么名贵的布料?就是你战家家财万贯,也不是这么挥霍的啊!”

    战云枫不甚在意的看着她道:“应该的。战家未来唯一的夫人,本就应该用最好的东西。”

    扶桑一点也不觉得高兴:“那你这不是为难阿紫吗?云华锦制成的嫁衣,古往今来也不过十件之数,岂是那么好做的!”

    战云枫还未辩驳,苏垣便冷哼道:“让阿紫亲制嫁衣的人,不是你么?”

    自从她提出这要求之后,阿紫时常为了设计嫁衣的花样废寝忘食,他早有不满了,这时候她倒有脸说别人的不是了。

    “我,我那时哪里知道这家伙会用这么名贵的材料,本以为普通的应付一下就是了。”扶桑被噎了一下,顿觉理亏,转头对聂霜紫道:“阿紫,你若觉得难做就不要做了,交给绣坊的人赶制吧。我那天晚上说得醉话,你不必那么认真。”

    “我倒也没有觉得难做,只是时间赶了些。问题其实也不大,你放心吧,一定能赶在你婚期前完成的。”

    聂霜紫摇了摇头保证道,本来可以轻松完成,谁让她这段时间跟着王爷去灾区了呢。

    “你别累坏了自己。”

    扶桑有些愧疚的道,早知道就不发酒疯提那什么要求了。

    “为扶桑你尽份心意,累点也值得。”

    聂霜紫托腮浅笑,她还指望这件嫁衣穿在扶桑身上,让扶桑再次名动北启呢。

    如星笑道:“阿紫你忙不过来,可以叫我们帮忙啊,我们时间多。”

    聂霜紫轻声应下,催促大家多吃点。

    庭院里灯火微晃,宴席正欢,俊男少女侃侃而谈的笑语不歇于耳。

    采衣提了个食篮走到院外,左右四顾了一番,没见到人。细细找了一下,然后才抿唇一笑,提步走到青石小道旁的大树下,抬起清秀的小脸望向倚靠着树干假寐的人。

    “一翮大人。”

    一翮睁开眼睛,转头望向树下的人儿,不解道:“采衣姑娘,你怎么出来了?”

    今晚暗卫队长拉肚子请假了,他替暗卫队长值夜班,不能喝酒,所以没有进去和大家一起吃喝。

    采衣提高了些手里的食篮,温柔笑道:“小姐说莲子糕爽口解暑,不吃可惜了,让奴婢拿些给大人送来。”

    一翮跳下树来,接过篮子,微赧的抓了抓头发,感激一笑,老实道:“原本还挺遗憾公事在身,不能吃到姑娘做的东西了,没想到阿紫姑娘还惦记着我。采衣姑娘,替我谢谢阿紫姑娘。”

    采衣点点头,别开眼低声嗫嚅道:“里头有,有些是我跟小姐学着做的……”

    “什么?”

    “没,没什么……”

    采衣连忙摆摆手,小脸微红道:“若,若是觉得不好吃,可以扔了别吃……厨房里还有热着的莲子糕,都是小姐做的,大人可以自取。奴婢要说的就这么多,先告退了。”

    说完欠了欠身,慌忙转身回到院子里了。

    一翮呆愣的目送她跑远,好一会儿后才慢慢打开篮子……

    月影西移星微烁,庭院里飘出一阵清逸的箫声。箫声丝丝缕缕汇入夜风,清雅也孤傲,又蕴着一点深沉人世里走过的悲凉感。

    长箫握在那个坐在轮椅上的清冷男子手上,像遗世独立的一支寒梅,被命运拖拽着掉进红尘里。

    已经喝到七分醉意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吵闹,或趴或坐或支着头,神智迷蒙着听着这入心的箫音。

    司漠和陇云停下暗地里的互掐,一个单手撑头,刻满英气的美眸凝视着吹箫的人。一个听着箫声闷头喝酒。

    时影和凤燿不知何时跳上墙头并肩坐着,凤燿提着半壶酒,嘴角还是那抹轻佻的笑意。时影冷眸凝视着天上那轮明月,不知在想着什么,而他提酒半醉半醒,却在看着她。

    扶桑和如星皆是喝得美目朦胧,望着吹箫的战云枫表情各不相同。如星轻声鼓掌小声赞好,扶桑低眸看着酒杯,黯然苦笑。

    欧阳阡和颜宿也许是听箫听的最认真的两个人了,喝酒喝到现在也不见醉意。听到箫声中的孤寂,想到战云枫的残疾,心中皆是暗叹。

    聂霜紫靠着苏垣肩头睡了过去。在场诸人中,她是最先不省人事的。也许是一早起来准备,忙碌了一天,所以导致她两杯酒下肚,便倦极睡了过去。

    苏垣将她抱进怀里,拨开她脖子上凌乱纠缠的头发,替她调整了个舒服的睡姿后,依旧闷不吭声的喝酒。

    到后半夜,凤城万家灯火皆歇,箫声才止。苏垣挥手赶人,众人这才带着满眼醉意相继走人。

    战云枫送扶桑和如星扶澈几人回将军府,半路上,因受不了马车颠簸,如星肠胃一阵翻滚,竟撩开车窗帘子,探头出去狂吐。

    “呕~呕~”

    如星吐的脸色发白,扶桑赶紧让马车停下,凑过去拍拍她的后背安抚,皱眉道:“让你少喝点……青梅酒虽甜,也是酒啊。”

    “这不是高兴嘛……呕~”

    如星刚说一句,又吐上了。扶桑在后面干呕一声,这家伙吐的,她都想吐了。

    云牙体贴的递上一块干净的帕子给两人,扶桑接过塞给了如星。

    如星吐了一会儿,感觉肚子里涨满的酒气都吐完了,这才好受一点儿。拿帕子擦擦嘴巴,长舒一口气。

    街角处一个白衣少年提着个灯笼走进她发晕的视线,如星愣了愣,待少年快要拐进另一条街道时,才猛然反应过来,举起手来就拼命呼喊:“师兄!师兄!大师兄……”

    白衣少年的背影微怔,缓缓回头,如画的眉眼被昏黄的灯火渲染,面上错愕清晰可见。

    “星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