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莲心宴(一)

    第两百零六章:莲心宴(一)

    聂霜紫招呼陇云和采衣去领凉茶喝,她自己把剩余的几笼馒头盖上后,才走出布棚。

    夕阳昏黄的光线洒下来,她眯了眯眼睛,视线不经意扫到街道一角坐着的老人身上。

    聂霜紫怔了怔,细细看去,发现那老人抱着拐杖低头坐在那,目光一转不转的看着布棚这儿。

    是饿了吗?那干嘛不过来?

    聂霜紫摸着下巴想了想,转回布棚里拿了两个馒头包好,然后向老人走去。

    “小姐,你做什么去?”

    采衣捧着碗凉茶过来,在背后唤她道。

    聂霜紫头也没回,摆摆手道:“我马上回。”

    几步奔到了老人身前,聂霜紫弯腰把馒头递给他微笑道:“大爷,吃两个馒头吧。”

    老人缓缓抬头看向她,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接过她递来的馒头,老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她。

    聂霜紫被他看的莫名其妙,见他不说话,那边陇云又在唤,便温柔的笑了笑,转身回去了。

    身后老人目送着她的背影,眼中突然焕发夺人的光彩,蕴着一抹兴奋之色,喃喃自语道:“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聂霜紫接过采衣递来的凉茶,喝了一口后赞道好喝。冲宁夫人笑了笑,目光又忍不住的投向街角,却发现那个老人不在那里了。

    真是奇怪的人。

    聂霜紫心里有些异样,总觉得那老人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算了,左右不过是个过路人,跟她也没关系。

    南方一座不受灾情影响的小镇,人流如潮,看得出百姓安居乐业,忙碌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一间小客栈里,越柯重伤卧榻,支起身子接过手下人刚刚截获的飞鸽传书。沉郁的脸色在扫完纸条上的消息后,她眸中一喜,激动道:“祭司大人亲自来北启了……咳,咳咳!”

    “公主保重。”

    候在床前单膝跪地的侍卫忍不住关心道。

    越柯睨了他一眼,冷冷道:“本宫没事。这仇,本宫一定会亲手报回来。”

    说着缓缓抚上肩头,她眼底一片恨色。

    当日在雾峰山,察觉出她想逃跑,苏垣竟毫不留情的在她背后砍了一剑,若不是部属拼死护卫,哪怕放出了她的底牌,那一次她恐怕依旧难逃一死。

    这一次行动,她不但负伤,还损兵折将,带来的人手死了将近一半。对于苏垣的恨意,比之以前,又深了一分。

    低眸掩下眸中翻涌的恨意,越柯淡淡道:“拿笔来。”

    祭司大人竟然亲临北启,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她必须跟大人取得联系,不管是为了抓苏垣还是为了好给大人帮手。

    苏垣不是一心想覆灭西凌吗?那她也要搅得北启不得安宁才罢休。

    ……

    派发钱粮一共持续了三天才缓缓落幕,其他地方的据点还在忙碌中,不过聂霜紫倒是闲下来了,闲时跟着宁夫人在城里瞎转悠。

    苏垣依旧是忙得早出晚归,他要重整灾区,不单单是把物资发了那么简单的事,还要把因蝗灾而报废的田庄重新弄好,让百姓们重新拥有生计。

    宁大人和岑英等人也配合的很卖力,几个大男人每天出城,一忙就忙到日落西山。而聂霜紫她们这些女人,能做的也只是端茶送饭,尽量让他们吃好睡好些了。其他忙,她们也帮不上。

    时间一晃而过,等灾区情况渐渐稳定下来,他们准备返家,已经是半个多月后了。

    在宁大人夫妇带领百姓们的欢送下,赈灾人马重新上路。来时浩浩荡荡的物资,回去时行囊都减轻了不少,士兵们都轻装上路,行程都比来时快了许多。

    此次赈灾,要说什么变化最大,那大概就是除了苏垣外,一翮岑英等男人都黑了一圈。就连凤燿,也在时影一次玩笑,说男人白就显得娘的话下,巴巴的跑去把自己晒了一通。

    倒是这半个多月来,每天亲自到田里视察情况,晒得最多的苏垣,还是一脸白净。没办法,某人就是晒不黑,他自己也无可奈何。

    这一趟出来,来回用了将近两个月时间。好消息传回凤城的时候,已经接近夏末秋初了,这个夏天走到了尾声。

    皇帝陛下也没想到苏垣会耗时这么久,因为他没回来,原本每年预订的夏猎被推迟,改成了秋猎。

    回到墨王府时,已临近八月,天气尚还余有暑气,到了夜晚却也不免感到丝丝微凉。苏垣一回来便马不停蹄的进了宫复命,聂霜紫则是回到了房间,一头栽进床里大睡特睡了。

    连着将近两月的奔波忙碌,她和采衣两个弱女子都累惨了。

    狠睡了一天,第二日,聂霜紫神清气爽的起来,一起来就看到采衣在翻箱倒柜的收拾行李。

    聂霜紫不明所以的下床,一边拿帕子给自己洗脸一边问:“采衣,你收拾东西干嘛?”

    “小姐不是说,皇上有命,咱们要回丞相府了吗?”采衣叠衣服的动作一顿,抬头道:“奴婢先把东西收拾好,过两日就可以直接回去了啊。”

    聂霜紫身形僵了僵,叹了口气,她倒是忘了这茬了。

    “小姐是不舍得吗?”

    采衣看着她有些失落的表情,问道。

    “嗯,有点。”聂霜紫丢下帕子,坐到梳妆台前轻声道:“在这里的时日虽短,但你我都觉得轻松不是吗?”

    采衣过来给她梳头,安慰道:“小姐不用太过伤怀,现在朝野谁不知道王爷已经向皇上求亲小姐了。小姐是铁定的墨王妃,等嫁过来了,下半辈子都要住这呢。只怕到时候,小姐要嫌这里待腻了。”

    聂霜紫轻笑道:“怎么会呢……”

    眸光望向铜镜里的自己,聂霜紫暗想,趁着这次回去,把她娘的事情调查清楚了,然后和苏垣摊牌。

    她一定要告诉他,她娘做的一切。她不希望有朝一日,苏垣会后悔娶她。

    梳好头发,聂霜紫去厨房做好早餐,习惯性的往云晖院而去。

    苏垣还未下朝,云晖院里人影寂寂,只有昼风在院子里酣睡。

    聂霜紫往荷塘而去,将早膳搁在亭中的石桌上,坐下来等候,无聊的托腮望着亭外的荷花。

    荷塘里的荷花还开着不少,在清晨最是娇艳,朵朵饱满。和荷花比肩的莲蓬大片大片的屹立在阳光下,晨风吹过,花叶摇弋。

    聂霜紫看着看着,忍不住心思一动,起身走到石栏处,探出半个身子去摘最近的一个莲蓬。

    谁知人娇小手也短,够了半天愣是够不到,聂霜紫索性爬到栏杆上,一手扶着柱子去摘。莲蓬近在咫尺,眼看就快要够到了。聂霜紫唇角微勾,一个笑容刚要绽开就感到腰间一紧,被某人从石栏上抱下来了。

    “你在干什么?”

    把怀里的女人放地上站好,苏垣冷着脸问。

    聂霜紫抓抓脸,讪笑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苏垣看着她不语,聂霜紫心虚的指了指亭外她刚才够了半天没够着的莲蓬,低头做认错状道:“想摘那个来着……”

    “荷花的杆子是那么好折的么?你要摘吩咐别人替你摘就是了,何须自己做这么危险的事?”苏垣皱了皱眉头,不悦道:“本王的院子里没有他人,你若落了水……”

    “是我思虑不周,我下次绝不这么干了。”

    聂霜紫吐吐舌头,拉了拉他袖子小声道:“你别生气嘛。你一生气可吓人了……”

    “下不为例。”

    苏垣暗叹了口气,捋了捋她额前被风吹乱的碎发,淡淡道:“本王给你摘。”

    话落,苏垣纵身跃了出去,足尖轻点莲叶,几个翻转,再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个莲蓬。

    聂霜紫笑着接过看了一眼,又用手掰了掰,才高兴道:“果然好多莲子。”

    “你是想吃莲子了?”

    苏垣有些讶异,如果想吃,厨房里不是有大把?

    聂霜紫看穿了他的想法,浅笑道:“厨房里的存货哪里有这新鲜啊。”

    “那本王安排人全部替你摘下来。”

    扫了一眼荷塘,苏垣毫不心疼的道。

    “不用了,晚些时候我叫上陇云一起过来摘就好了。”

    聂霜紫拉着他在桌边坐下,将莲蓬搁在桌上,微微一笑道:“王爷,我跟你打个商量怎么样?”

    苏垣睨她一眼,拿起碗筷淡道:“你想做什么?”

    嘿嘿,王爷可真了解她。

    聂霜紫笑了笑,轻声道:“我想在王府里办一个小宴席,把欧阳阡,战大哥还有扶桑他们都叫过来,做些好吃的招待他们。”

    苏垣筷子一顿,抬眸淡道:“阿紫,本王王府不办宴席招待外人。”

    “可是他们都不是外人啊,都是我和王爷的好友。彼此相识已久,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畅聊一番。”

    聂霜紫双手支着下巴,扁嘴可怜巴巴道:“我马上就要回家了,家里规矩严,想要和大家见面又得等好久了。在回去之前,我也想为大家做点什么嘛。欧阳阡和颜宿一直说我小气,不肯给他们做吃的,还有陇云,尽心在我身边保护我这些时日。时影和凤燿更不必说了,相识以来,一直仗义为你我的事奔波。王爷,你不会这么小气,连顿饭都不肯请人家吃吧?”

    “本王不喜热闹。”

    “可我喜欢啊~王爷你不能老让王府这么冷清呀,偶尔也要添点人气才好嘛。”

    苏垣比不得她话多,一时竟说不过,妥协道:“不请其他人?”

    聂霜紫举手保证:“绝对不请。王爷讨厌生人,我也不喜欢呐!”

    苏垣微勾唇:“那便随你吧。”

    “王爷真好!”

    聂霜紫开心浅笑,目光转向手边的莲蓬,明眸潋滟如光。

    “恰好这时候莲子熟了,就为大家准备一场莲子宴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