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猜忌

    第两百零四章:猜忌

    回房间的路上,聂霜紫看着拉着自己闷头走路的苏垣,忍不住道:“把所有人都遣散了真的好吗?士兵们会不会有怨言?”

    “本就是因为考虑到你的存在才多留一些人手的,既然她们对你不敬,这些人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苏垣头也未回的道。

    聂霜紫暗笑:“不过王爷这样做,那个轻莲可就倒霉了。她本是凭着自己的可怜委屈打人情牌,唆使同乡的人因为不满替她出头。结果这么一来,她害所有人都丢了零工,必定会引起有些人的埋怨,这可好玩了。”

    苏垣不说话,聂霜紫低眸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我没有嫌弃饭菜不好,我只是觉得你吃惯了我做的,所以想自己弄吃的给你。”

    苏垣淡嗯了一声,她又道:“我也没有故意刁难那个女的。我叫她找簪子只是想支开她,那时候是傍晚,根本不存在大晚上叫她去河边做那么危险的事。”

    “嗯。”

    “我没有故意惹麻烦,我已经很平易近人了……”

    “阿紫,”苏垣停下脚步,淡淡回眸:“你做这些多余的解释干什么?”

    就像她自己说的,哪怕她真的那么难伺候又如何?她有这个权利。

    聂霜紫觑着他的神色,撇嘴道:“你不是在生气么?”

    “本王没有生气。”

    “你明明就在生气。”

    聂霜紫笃定的戳穿他。

    拜托,不生气还这么低气压干嘛?他每次情绪一下沉,身周都要冷几度,她又不是感觉麻木……

    苏垣叹息,无奈道:“好,本王在生气,但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

    聂霜紫好奇的问。她还担心他是气她惹麻烦,怕他以后不带她出门了呢。

    苏垣瞄了一眼看见夜枭,屁颠屁颠跑去追逐的昼风,视线又转回来道:“你明知有人在你身边不存好心,为何不早点告诉本王,将之调走?”

    “也不是早知道啦,只是隐约感觉罢了。”

    聂霜紫抓抓脸颊,不怎么在意的道:“你那么忙,我怎么好意思拿这种小事打扰你。而且我想,我们顶多停留三四天,别人也做不了什么幺蛾子啊。”

    轻莲脸上又没写着她嫉妒她,她看上了王爷……聂霜紫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女人的直觉就急匆匆跑苏垣面前,说轻莲的不是。

    若真的这么做了,倒显得她小肚鸡肠的很了,这世上迷恋王爷美貌的人那么多,难道她要每一个都容不下么?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轻莲这么迫不及待搞事情。也许是担心错过机会,他们要离开了,她就不能接近王爷了吧。

    可惜的是,苏垣从来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苏垣抓住她在脸上乱挠的手,冷淡道:“你不好意思来麻烦本王,却好意思跟凤燿商量?在你眼里,凤燿都比本王适合诉苦是吗?”

    “没有啊。”

    这怎么又扯到凤燿身上了?

    聂霜紫皱着一张小脸盯着他,不大确定道:“王爷,你不会是在生凤燿的气吧?”

    他是气,出事的时候是凤燿陪在她身边吗?

    聂霜紫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为苏垣竟然吃凤燿的醋感到好笑。

    凤燿是自己凑过来跟她说轻莲的事的好吗?而且凤燿也没有为她出头啊。

    苏垣别过头,耳根微红:“总之,你以后离他远点。”

    聂霜紫好笑:“王爷,你吃这个醋太没道理了。你明知道我和凤燿只是好朋友,他对我压根没那意思的,你还介意?”

    她跟凤燿,如果硬要说像什么,更多的也只是像兄妹吧。跟男女之情,半分也扯不上关系啊,

    苏垣淡道:“跟是否吃醋无关,凤燿这个人,任谁与之走得太近都不好。”

    凤燿本身,就是个麻烦。这也是凤燿这么多年来游戏江湖,始终独来独往的原因。是不想牵连别人吧。

    聂霜紫不解,再想追问,苏垣却不再多说了。

    她就觉得呀,这些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神秘。年纪轻轻,有那么多秘密不为人知吗?

    她无奈了……

    第二日,安云县县令来过以后,一应事务交接完毕,他们这几百号人又浩浩荡荡的踏上了路途。

    但在出发之前,却遇到了一个问题。因为在山里,镇上又离得远,没法安排马车,某人的出行工具就难倒了一翮。

    “我不能骑马吗?”

    聂霜紫指着那一排的骏马,对一脸为难的一翮道。

    一翮苦笑:“阿紫姑娘,你别闹了,你根本不会骑马……”

    “我可以学嘛。”

    聂霜紫鼓嘴,指向一旁默不作声看着他自个的黑马的苏垣道:“王爷教我就好了啊。”

    “王爷……”一翮也求助地看向自家王爷,希望他能帮自己劝劝玩心大起的阿紫姑娘。

    苏垣扫了他们两个一眼,对不远处扑蝶扑得欢快的昼风唤道:“昼风,过来。”

    昼风撒欢的跑了过来,苏垣拍拍它的脑袋,抬眸对聂霜紫道:“让昼风驮你。”

    “……”

    聂霜紫无语望天,别人骑高头大马,她骑一大老虎,这到底是威风呢还是吓人呢?

    不过不管她怎么想试试骑马的滋味,苏垣都不可能会同意的。骑马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这匆匆赶路中,如何能教得好?

    聂霜紫最后认命的坐着昼风出发了。她身材娇小,昼风高大,一人一虎虽然在队伍中显得突兀,但也没有人觉得她骑着老虎这组合不和谐。

    偶尔赶路无聊了,苏垣还会将她从昼风背上扯进自己怀里,揽着她前进。所以变相来说,她其实也算是过了骑马的瘾了,虽然被某人抱得死死的……

    行了两日,终于跟陇云等人会合。当晚休息的客栈,聂霜紫揉着发酸的腰躺进床里,忍不住感叹,还是马车舒服啊。

    眼角余光看到时影提着刀就要出房间,聂霜紫翻身单手支着头道:“时影,这么晚了,你去哪?”

    时影开门的动作一顿,回头道:“去找某人。”

    聂霜紫哦了一声,看她出门,挑眉道:“这某人,说的是凤燿吧?”

    说起来,离开雾峰山后,凤燿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苏垣的房间里,一翮陇云尽皆在场。

    “王爷,这是阿紫姑娘画的地图。”

    陇云把聂霜紫当日在雾峰山上画的地图拿了出来,递给苏垣道:“多亏了这份地图,我们才能顺利经过万鬼山脉。”

    苏垣接过地图打开,看着上头娟秀的笔画凝眸不语。

    一翮佩服道:“阿紫姑娘也太厉害了,她是如何得知正确路线的?”

    “这也是属下疑惑的地方。”陇云看着苏垣,斟酌道:“按理来说,如果姑娘真的是第一次出门又是第一次经过雾峰山,是绝不可能画出如此详细的地图的。”

    苏垣抬眸:“你想说什么?”

    “王爷难道不心存疑虑吗?”陇云犹豫了下,还是实话实说道:“自从上次姑娘在皇宫遇险,引起千蝶万蜂齐聚的奇景后,朝野上下对姑娘诸多议论,不知王爷可知?”

    “什么议论啊?”

    一翮看了看不说话的苏垣,替他问道。

    陇云偏头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好听点的,是说姑娘是仙女转世,所以引动奇景。不好听的,便说姑娘是……是妖女,会使妖术巫法,有祸乱朝纲之嫌。”

    一翮呸了一声:“这是胡说八道呢。”

    “姑娘当然不会是妖女。”

    这一点,陇云也很笃定,她只是心里有些忧虑,对苏垣道:“只是王爷,上次之事和这次的事,总不会是巧合,姑娘身上想来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存在。如果任由姑娘这般下去,想必天下人对她的非议会越来越多。”

    自古以来,凡是被冠上妖女称谓的女子,大多没有好下场。毕竟人言可畏,人们总是排斥未知的东西。

    苏垣慢慢卷起地图,淡淡道:“这不是你们该考虑的问题。”

    “王爷不调查一下么?”陇云着急道:“要是姑娘是什么异类……”

    话一出口,陇云就后悔了,脸色一白。

    苏垣微微沉眸:“异类?”

    陇云咬了咬唇,低声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只是担心王爷……”

    “担心本王会受她所困,被她牵连吗?”苏垣声音微冷,漠然道:“作为本王身边唯一一个与阿紫日夜相伴的人,你就是这么想她的?”

    “王爷息怒,属下并不是对姑娘心存异心。姑娘是个好人,属下当然清楚,哪怕为姑娘送命,属下也绝无二话。”

    陇云白着脸色辩解,深吸了口气,抬头坚定道:“只是在属下心中,与王爷相比,姑娘自然是轻的。”

    “陇云,快别说了。”

    一翮焦虑的看着这丫头不怕死的说这种话,浓眉都纠结到一块儿了。

    苏垣定定地看着她,良久才冷着声音道:“那本王告诉你,这世上,她最重。她是异类也罢,普通人也好,都是本王看中的人。本王会付了性命,丢掉一切去护着她,你若觉得失望,不服气,看不惯,那就趁早离开。否则,收起你所有的猜忌保护好她。你要知道,本王身边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王爷!”

    陇云惶恐下跪,颤着声音道:“属下知错了。五卫都是发了毒誓要生死相随王爷的,求王爷息怒,不要赶属下走。”

    “本王知道你们不解,天下人也都不解,就连本王自己也不解,为何独独对她这般用心……”

    苏垣转眸看向窗外的灯火,星眸如墨,掺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淡淡道:“但这是本王想做的事,除了复仇以外,最想做的。”

    是他在有限的时间里,唯一想做的能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