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绝对维护

    第两百零三章:绝对维护

    聂霜紫走到岑英面前站定,伸手拿过了他手上的簪子。回眸扫视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轻莲脸上。

    摩挲着手里的簪子,聂霜紫冲她淡淡一笑:“原以为掉到哪里去了呢,没想到是在河里。有劳你费心寻找,还弄得浑身湿透回来,真是抱歉啊。”

    轻莲瑟瑟发抖,低头惶恐道:“应该的……”

    聂霜紫点点头,环顾众人一圈挑眉道:“大家伙儿聚在这里做什么?轻莲落了水,不是应该先送她回房换衣服么,怎一个个的围着她,对她的狼狈视而不见,当看戏呢?”

    轻莲泫然欲泣,裹着袍子想走,刘大娘拉住了她。

    刘大娘拉着莲儿紧走两步到聂霜紫眼前,愤然道:“小姐,你应该先向莲儿道个歉!”

    聂霜紫懵然不知的看着她,反问道:“我为何要道歉?”

    “若不是为了替小姐找簪子,莲儿怎会掉进河里?”

    刘大娘气极,气她明明在后面都听到了众人所言,还一脸无辜不知的样子。

    簪子轻敲额头,聂霜紫不解道:“奇怪了,是我推她下河的吗?”

    “自然不是。”

    走过来的凤燿抱臂而立,帅气一笑提醒道:“她是自己不小心掉的。”

    “既不是我推的,为何我要道歉?”

    聂霜紫睨着刘大娘,又反问回去。

    一旁穿碎花裙的女孩道:“虽然不是你推的,但你怎能大晚上的叫莲儿去河边找簪子,这不是为难人吗?”

    岑英在聂霜紫背后悄声道:“三小姐,真是如此吗?”

    “是啊,真是如此。”聂霜紫点头,爽快承认:“是我叫她去找簪子的。她自己也说了,这是她份内之事,有何不妥吗?”

    刘大娘一噎,反驳道:“可是莲儿她落……”

    “我事先也不知道她会掉河里啊。”聂霜紫淡淡截下她的话,温声道:“不过找个簪子,是件很委屈的事么?好笑,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出了点意外哭哭啼啼的,竟还兴师问罪的来找我的不是了。这么点苦都受不住,何必出门找活干,安安分分待家里吃老父老母的血汗钱不好吗?”

    轻莲脸色一白,刘大娘气的发抖,指着她鼻子道:“你刁难人还有理了?”

    “我自然有理,我是相府千金,出身富贵,你们可不是。你们拿着那么高的工钱做事,事情做不好出了意外,还要怪主人家下的命令不好,是刁难人。依你们的说法,拿钱请你们留下来,我们还得当菩萨供着,一点苦一点累也不让你们受那才好?”

    聂霜紫轻浅一笑,拿簪子压下她的手道:“大娘,你先别急着出头,当事人都没说话呢,你何必先咄咄逼人?据我所知,派往我身边伺候的是工钱最高的,也是做事最勤恳的。既然工钱丰厚,做事勤快,怎么会委屈呢?”

    刘大娘愣住,聂霜紫转眸看向轻莲:“轻莲姑娘,虽说是临时的,但既然我现在是聘用你的主人家,吩咐你做事有何不妥吗?”

    轻莲捏了捏衣角,摇头低声道:“小姐吩咐我,是应该的。”

    聂霜紫又轻挑眉道:“身为主人家,膳食不合我心意,我将之撤换,有何不妥吗?”

    “也,也无不妥……”

    轻莲咬了咬唇,声音越发颤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害怕的。

    “身为主人家,物品遗失,叫你去寻找,有何不妥吗?”

    轻莲梨花带雨的又摇了下头,我见犹怜道:“没,没有……”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穿碎花裙的女孩紧跑两步挡在轻莲面前,瞪着聂霜紫道:“轻莲脾气好,心地善良,当然不会说你的不是,但你仗着身份为难下人事实俱在,以为我们都是瞎的吗?”

    “她既然不说我的不是,那你们怎么就一味确定我刁难欺负她了?”聂霜紫也不恼,反问一句,浅笑道:“轻莲姑娘做事太过负责,一心想找到我的东西,以至出了意外。本是一件如此简单的事,被你们黑白颠倒一通乱说,倒好像轻莲姑娘故意让你们觉得,她比我还娇贵,替我做事是委屈了她。”

    “才不是……”

    女孩正欲反驳,聂霜紫却不理她,又将问题抛给了轻莲,温声问道:“轻莲姑娘,伺候我你觉得委屈了吗?若觉得委屈的话……”

    “三小姐小心!”

    身后的岑英突然眼尖看到人群后飞过来一颗石头,直直朝聂霜紫面上砸来,急忙一声大喊。

    聂霜紫话套子才下一半,眼角余光暼见飞来的石头,眼神一凛,连忙抬手挡住了脸。

    掷来的石头没有如众人预期般的砸到聂霜紫身上,还在半空中就被凤燿纵身一跃拦截了。

    在凤燿跳起拦截石头的同时,一翮已经沉着脸跳进了周围围观的人群里,不多时,就提着一个小男孩的领子回到了聂霜紫面前。

    “哎呦!”小男孩被一翮扔在地上,痛叫一声,一坐起来就哭喊:“娘!娘!”

    “柱子,柱子!娘在呢!”

    刘大娘冲了过来,扑下去抱住小男孩,对一翮怒目而视:“大人,你怎么能对一个孩子都这么粗暴!”

    一翮没好气道:“你这就嫌粗暴了?如果他那颗石头真砸到我们姑娘了,就不是粗暴这么简单的了。”

    “就是嘛,讲理就好好讲理。我妹子一个人跟你们这么多人打口水仗,我们都没帮衬。”凤燿一把揽过聂霜紫,手搭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抛着大约有半个拳头大的石头,睨着刘大娘和她儿子道:“大娘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唆使自己家的熊孩子偷袭,不太好吧?”

    聂霜紫暗翻白眼,该死的凤燿,压死她了。

    刘大娘心虚,嘴上却还不承认道:“我没有,将军你可不能随便冤枉人。”

    凤燿笑了笑,低头凑在聂霜紫耳边低声道:“我说,跟这些蛮不讲理的人浪费那么多口水干嘛?”

    要他说,直接轰了不就得了。

    聂霜紫摇头,刚想说不必把事情闹大,搞成民愤,就听到背后噗通噗通许多人下跪,然后就听到岑英中气十足的响亮声音。

    “参见王爷。”

    其他士兵村妇们看到那个缓缓而来的男人,也都纷纷惶恐下跪。唯有轻莲还微微发抖的呆站着,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美眸发亮。

    聂霜紫和凤燿也是一愣,还没回过头呢,一只冰凉的手就率先抓上了凤燿的手臂。

    聂霜紫感到肩上一轻,凤燿的手离开了,紧接着就听着凤燿的惨叫声。

    “痛痛痛!我去,痛死了,姓苏的,快放手快放手!”

    聂霜紫回眸,看到苏垣冷着脸捏着凤燿的手臂,凤燿面目扭曲的夸张道:“手要断了,你娘的快放开!”

    苏垣冷眸锁着他:“再把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本王就折了它。”

    话毕,才嫌弃的扔开他的手,把目光投向周围的人。

    聂霜紫:“……”

    心里为凤燿默哀一秒钟。

    “我还以为你两耳不闻窗外事呢,终于舍得出来了啊。”

    龇牙咧嘴的甩着手臂,凤燿瞪着苏垣愤愤道。

    苏垣没理他,看着聂霜紫淡淡道:“在吵什么?”

    聂霜紫摊手:“是我不好,出门在外还摆小姐架子。你们弄那么多人伺候我实在不应该,人家都看不过去了。”

    苏垣微皱眉,询问的目光投向岑英。

    岑英抱拳解释道:“回王爷,有个叫轻莲的女孩儿为了*的簪子落了水,其他工人们误以为小姐故意刁难下人,这才……”

    刘大娘低着头,鼓起勇气道:“王爷,不是误会,是事实,你看看轻莲多可怜啊。”

    苏垣闻听此言,这才扫了一眼从方才起就一直直勾勾的看着他,见他望来又腼腆低头的轻莲,薄唇微动,淡淡道:“伺候她,你们觉得委屈了?”

    轻莲心中犹如小鹿乱撞,嘭嘭直跳,这可是被她惊为天人的墨王殿下第一次跟她说话。暗咽了口口水,正想抬头回话,抬到一半的头就因为墨王殿下接下来的话僵住了。

    “既觉得委屈,觉得不满,那就全部遣散了吧。”

    村妇们都是一惊,齐齐白了脸色。

    岑英偷偷抬眼,小声道:“王爷,这若是全部遣下山了,您的起居……”

    “本王有手有脚,将士们也是,有人伺候与否不重要。”

    苏垣拉过聂霜紫的手,转身越过人群,淡淡道:“寨中非本王带来的人,全部遣散下山,连夜。明日,本王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个生面孔。”

    “不要啊!王爷,民妇知道错了。”

    “王爷,民妇没有觉得委屈啊……”

    苏垣的话丢下,围观的几十号人就犹如炸开了锅,纷纷求情,没有一个愿意离开的。

    一翮开的工钱丰厚,她们当然不想就此丢了这么一份简单轻松又时日短的工作。

    轻莲更是脸色一白,直接腿软的坐在了地上。她当然不是心疼工钱,她只是不懂王爷为何看她的眼神如此冷漠。

    虽然出身平凡,但她向来觉得自己姿色不错,很多男人见了她都会泛起怜惜之意。可刚刚王爷看她的眼神……她心下一惊惧,忍不住发抖。

    那是,杀气么?

    村妇们哀嚎一片,嘈杂不休,苏垣却充耳不闻,兀自带着聂霜紫和昼风离开,两人一虎很快就走出了所有人的视线。

    凤燿看着立马就瘫了一地的人,幸灾乐祸笑道:“活该,难道没有人教你们,做事就该有做事的样子,心思不正,只会落得个一无所获的下场么?”

    目光最后别有深意的停留在轻莲身上一会儿,凤燿耸肩,拍拍屁股走人了。

    如果阿紫知道这女人先是对他暗送秋波,苏垣一来才转换了目标的话,估计会更不屑吧?

    这种见异思迁的女人,莫说苏垣了,他都看不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