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愿将真心付,归无路

    第两百零一章:愿将真心付,归无路

    山寨之外一个隐蔽的山坡上,千厉掀开黑帽,目光沉沉的望着炊烟袅袅的山寨,低沉声线自语道:“又做了多余的事了……”

    王爷若是知道了他对聂小姐说的那些话,大概会一掌劈死他吧?

    王爷的生死之局还没过去,他多管闲事操心他要娶谁干嘛呢?就算王爷没有性命之忧,他的感情事,也不是他一个下人能插手的。

    只是,他觉得有点不公平罢了。

    看着那个女人在王爷身边,享受着王爷所有的疼宠,他就不由得想起那个在西凌守候了王爷十多年的锦戈。如今锦戈孤身涉险,生死未定,王爷却把他为数不多的生命里所有的情爱都给了这样一个什么都没做过的女人。

    任是谁,都会觉得不公平吧。

    他从来就觉得,这世上若有哪个人值得王爷倾心相待,那个人必是锦戈无疑。这个横空跑出来的女人,哪里好?王爷为何就这般轻易的交付了真心?

    这种种想法之下,他竟管不住自己的腿,跑到了那女人面前去,妄图说出锦戈的存在来逼她离开王爷。

    呵,真是蠢。

    ……

    如墨青丝被松松挽了个鬓,一只青莲步摇斜斜插入发间,淡绿色的珠串儿垂着脖颈,冰冰凉凉的轻触着肌肤。

    聂霜紫看着铜镜里戴在自己发间的步摇,讶异道:“这步摇……”

    “那日你过于用力,钗身有些断裂,本王命人重铸了。”苏垣轻抚过步摇修补后,钗身上新添的碎金纹路,淡淡道。

    “你怎么还留着?”聂霜紫低眸,有些愧疚道:“我用它伤了你来着。”

    “它很适合你,就此丢弃,岂非可惜?”将细碎鬓发拢至耳后,苏垣低眸道:“本王还让工匠在钗身上加了点机关,你很懂得保护自己,这对你有用。”

    聂霜紫微微仰头,对上他的眼:“苏垣……”

    这只步摇,从到她手上开始就没为她带来过什么好事。虽然是扶桑送的,她很想珍惜,可先是和聂映梅起冲突被弄坏,后又刺伤王爷导致钗裂,她都不免有些芥蒂了。

    她甚至有些荒唐的想,下次这只钗出问题,又不知道是谁受伤害了。

    “刺伤本王那件事,不必再挂怀,你没有做错。”

    苏垣淡淡道,轻吻了吻她白净的额头,将她拉起来,微一勾唇道:“不过本王,不希望你下回还这么理智就是了。”

    “你,你也不看当时那种情况,太子妃还在呢,我不理智能行吗?”

    聂霜紫吐舌头,拉着他回到饭桌上,浅笑调侃道:“不过就算是堂堂墨王殿下,也还是个凡夫俗子啊,禁受不住那种药性和美人的诱惑。”

    深眸凝视着她,苏垣赞同的点了下头,淡淡道:“是,本王是凡夫俗子,所以才会爱上你。”

    聂霜紫心里扑通一跳,脸微红,握着他手掌的手紧了紧。想起早就想试试的一件事,她眼珠轻转道:“王爷甜言蜜语说的挺溜,但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空口说白话……”

    苏垣看着她那算计的小眼神,知道她肯定又要作妖,也没扫她兴,配合问道:“那你打算如何?难不成还要本王发毒誓么?”

    “发毒誓有什么好的?听着可怕,可人违背誓言了,老天也不会真的劈一道雷下来。既然都是求一个心安,不如换一个方式。”

    聂霜紫狡黠一笑:“你等等我。”

    她说着跑到房间木柜前,翻出了一把剪刀,又雀跃的跑了回来。苏垣看着她危险地晃着把剪刀在自己眼前,微微挑眉。

    聂霜紫抬手摸了摸苏垣的鬓角,然后手指后移,轻勾了一缕墨发出来,喀嚓一声将之剪掉了。

    苏垣微微沉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北启,断发乃是很不忠不孝的行为。

    聂霜紫又毫不停顿的剪了一缕自己的青丝,搁下剪刀,将两缕头发细细的编在了一起。编完以后,她又在苏垣胸前一通乱摸,摸出了之前她亲手给他做的一个荷包,将两人的头发装进了荷包里。

    苏垣被她摸的一阵血气上涌,耳根浮现淡淡的粉红,望着她严肃的神情哑声道:“你在做什么?”

    聂霜紫系紧了荷包又重新塞回他怀里,拍了拍他胸膛郑重嘱咐道:“这个东西你收好,这就是今日你所言之凭证。”

    苏垣低眸看着她放在自己胸前的手,淡道:“凭证?”

    “古语云,结发为夫妻,恩爱不相疑。王爷你可是说了爱我的,我今编发为证,此心至死不渝,不离不弃。王爷你带着它,便能时时记着你我今日所言。”聂霜紫清浅一笑,明眸如星:“若哪一日,王爷辜负自己所言,那可就是不忠不孝不义之人了。”

    “这又是你从哪里学来的弯弯道道?”

    苏垣无奈,他近来发现这丫头越发注重这些虚虚实实的东西了,就这么不放心他么?

    “嘿嘿,书上看的。”聂霜紫眨眨眼睛,挑眉道:“莫不是王爷觉得这断发信物意义太重?这样的话,换别的也不是不……”

    未完的话语淹没在苏垣突如其来的怀抱里。

    苏垣凑在她耳边,轻而缓重的道:“愿将真心付,归无路。”

    聂霜紫敛眸,满足的叹息一声,有他这句话,所有的不安所有的忧虑都被抚平了。天下人都说她配不上他又如何?有无数人觊觎他的心他的命又如何?

    只要他不放手,她万劫不复都不怕。

    “王爷,我们什么时候走?”

    从他怀抱里坐直,聂霜紫端过饭菜,将筷子递给他后询问道。

    虽然山寨里其他村民们都挺老实巴交的,但她一想起那个轻莲,心里就怪不舒服的。

    那个轻莲心思颇大,演技却不行,她怕自己待久了,看到她那副嘴脸,会忍不住整她……

    “明日安云县令会过来,待将俘下的山寇交予他看守押解,交接了一应事务后便可以走了。”

    雾峰山在安云县境内,归安云县令管。他来剿寇之事,安云县令早就接到公文,所以会很配合。

    苏垣夹了块肉到她碗里,看她似乎挺高兴的样子,淡问道:“怎么,是哪里伺候不周到?”

    “没有啊,我就是想陇云跟时影她们了。”聂霜紫捧着碗叹气,忧心道:“也不知道她们下了山没有,我们不在,要是一路上再遇到什么状况,也没人分担。”

    还有采衣,她胆子小爱操心,分开之后不知道要有多担心她家小姐呢。

    苏垣安抚道:“放心吧,陇云已传讯给本王,她们到了下一个县,会安顿好在那里等着我们。”

    “那就好。”聂霜紫放心点头,又问道:“那个越柯,她这次失败了,可会卷土重来?”

    “没那么快,她元气大伤,带过来的精锐也死了不少,短时间里不会再有胆子现身了。”

    说起越柯,苏垣的语气总是有些沉郁,聂霜紫惊奇道:“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这么讨厌一个人呢,还是个女人。”

    以往苏垣对别人,大多都是漠视和不屑的,难得看他对一个人,连提起都觉得膈应。

    苏垣抬眸淡道:“不说她,影响本王胃口。”

    “哦。”

    聂霜紫只好不问,乖乖吃饭了。

    吃完饭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聂霜紫端着饭碗出来,恰好看到一翮匆匆走过,忙叫住了他。

    一翮停住脚步,回身走近她抱拳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你这是干嘛去呢?”

    聂霜紫好奇问道。

    “哦,属下正打算去找凤燿。”一翮摊开手掌,将拿着的金创药给她看,解释道:“今早上王爷和凤燿不是打起来了吗?我看他被打的挺惨的,就想着给他拿点药过去。”

    “我跟你一起去。”

    聂霜紫说着左右看了看,正好徐大妈走过,她顺势拜托她把饭碗拿回厨房,然后拍拍手冲一翮笑道:“走吧。”

    到了凤燿临时的房间,才发现凤燿不在房间里,他们扑了个空。聂霜紫打听了下,有人说看到他往河边去了。

    她和一翮对视一眼,又往河边去了。

    山寨背后有条小河,平时寨里的人洗衣做饭都是靠这条河的水源。

    下游里还有村妇们在洗将士们的衣服,凤燿甩了条沐巾在肩上,直接去了上游,见四野静谧,一个人影也没有,便脱了上衣淌河里去。

    月光落下的河面,银光潋滟,微弱的光线照出他背上左一块右一块的青紫。

    凤燿将沐巾沾湿了擦背,一边疼的龇牙咧嘴的一边问候了苏垣的祖宗十八代。

    聂霜紫和一翮过来的时候,一走近就听到他的嘀咕。聂霜紫调侃道:“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背后说王爷坏话,不怕再被打啊?”

    一听到她的声音,凤燿一惊,连忙条件反射般地一屁股蹲进了河里,只露出了个脖子在外头。抬头看到他们两个过来,慌张道:“你,你们怎么会过来?”

    “这不是关心你的伤势么?”

    聂霜紫看到他那窘迫的样子暗笑:“干嘛一直蹲河里,水不凉么?”

    凤燿瞄了眼岸上自己的衣服,抬了抬下巴示意道:“我这就上来了,你转过身去。”

    “你害羞个什么劲啊?”聂霜紫故意逗他,眯眼笑道:“你受伤被我救了那会,背上哪里我没看过?”

    “非礼勿视你懂不懂啊?你好歹也是一女人,能有点女人的矜持么?”凤燿简直无语,甩了甩头发站起身,痞笑道:“我可是要换裤子了,这你都不介意?”

    “姑娘,你可千万别看。”

    凤燿这么一说,聂霜紫还没啥呢,一翮倒反应颇大的挡在了聂霜紫面前,急急道。

    聂霜紫好笑不已,转过了身撇嘴道:“我才不看呢,身材又没王爷的好。”

    “……”

    凤燿黑线,该死的苏垣,人不在,都能打击他一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