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脉脉温情

    第一百九十八章:脉脉温情

    聂霜紫吞了吞口水,肚子应景的发出咕噜一声。

    “饿了?”苏垣转眸看她,向她伸手淡淡道:“那就起来吃东西吧。”

    “嗯。”

    聂霜紫点点头,抬手想握住他的手起来。可一看到自己的袖子,她就惊异的睁大了眼睛,立马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我的衣服,什么时候换回来的??”

    反应颇大的质问,聂霜紫看了看空荡荡的木架,红着脸双臂交叉抱住了自己。

    苏垣一脸坦荡的道:“本王换的。”

    “王爷,你知不知道何为非礼勿视?趁着姑娘家睡觉偷换衣服这种事,你就这么脸不红气不喘的做了?你可晓得,这是要负责的?”

    虽然料到肯定是他干的好事,但看他就这么毫不尴尬的说出来了,聂霜紫也很是羞窘。埋头在臂弯中,深呼吸了几下,才抬头佯怒道。

    拜托,她再怎么神经大条,不在乎男女之防,也是一姑娘啊。

    “本王挺乐意负责的。”

    苏垣眉头微扬,将烤鸡放好,凑过去和她眼对眼淡淡道:“你现在教本王非礼勿视了?那当初你初见本王时,本王正一丝不挂,怎不见你非礼勿视呢?”

    聂霜紫头微微后仰,心里发虚道:“那次都说是意外了,男子汉大丈夫的,怎么老翻旧账啊。”

    “既如此……”苏垣低眸,思量了会,很是认真的道:“你若觉得吃亏的话,下回便替本王换衣服,本王也让你非礼勿视一回?”

    “这个就免了吧……我替王爷换衣服,那王爷倒又要说吃亏了……”聂霜紫脸都快红到脖子根了,小声嘀咕了一句,忙推开他转移话题道:“吃东西吃东西,我快饿坏了。”

    算了,衣服换都换了,就当是各看一次,扯平了吧……

    苏垣淡淡勾唇,坐回原位了。眼角余光看她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最后竟冒出一句:“咦,竟然没有穿错。”

    “……”

    怔了瞬,无奈轻摇头,他就知道,当初有胆子偷看他洗澡还看得忘神的家伙,是不会有羞耻心的。

    聂霜紫很快从被看光了的尴尬感中出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恢复清醒,然后一屁股坐到苏垣身边。

    苏垣撕下一块鸡腿用草叶子包着递给她,轻声提醒:“小心烫。”

    “呼,好香。”

    聂霜紫捧着鸡腿一边吹气一边不住的流口水,啧啧赞叹道。

    昼风在聂霜紫从它身上爬起来后也踱到了苏垣身边趴着,大眼睛直勾勾的就盯着烤鸡了,一副万分垂涎的样子,憨里憨气的。

    “比不得你做的,将就吃吧。”

    苏垣淡淡道,把另一块鸡腿丢给了昼风。

    聂霜紫轻咬了一块,咂吧咂吧嘴吃了,吃完笑了笑,不吝褒奖道:“好吃,绝对比我吃过的任何大厨做的都好吃。”

    苏垣没什么表情的暼她:“你奉承本王的时候,能不能挑点有根据性的东西说?”

    他自己弄出来的东西什么滋味,他还是知道的。

    “谁奉承你了,我说的是实话啊。”聂霜紫吐吐舌头,笑的明媚:“王爷第一次弄给我吃的东西,对我而言,是天下之最。”

    烤焦了点没关系,没有任何调料没关系,肉质处理不好有点涩没关系。因为出自他的手,再不好她也不嫌弃,不但不嫌弃,还满心欢喜。

    苏垣锁着她的笑颜:“你喜欢?”

    如果是这样,他是不是该考虑长进一下自己的厨艺?

    “我不是喜欢王爷为我弄吃的,我是喜欢王爷为我费心。”

    看出了他的想法,聂霜紫摇了摇头,浅笑道:“我不知道其他女子是否也如此,但我就是这样想的。我喜欢我的心上人为我费心,这样我便觉得,这个人眼中心里有我啊,我就高兴了。”

    仅仅如此就这般高兴吗?这世间男子为了讨好自己中意的姑娘,哪个不会费心?可这份费心鲜少能长达一世,鲜少能用心到白头。

    他其实没做什么,她便用情至深,这世间的女儿大抵就是因为如此,才会情伤者甚多吧。

    苏垣低眸,忍不住淡问道:“阿紫,若有一天,有人待你这般费心,这人不是本王,你也会为其感动么?”

    聂霜紫怔了怔,转眸看着他,认真思虑道:“也许会吧,但肯定不会喜欢。不会喜欢别人为我费心,因为不是王爷嘛。”

    爱上一个人,是件简单又困难的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如果轻易就能深爱,那静祁郡主爱了王爷十年,为他所做的事还少吗?王爷不也一样没有被感动么。

    她不想要别人对她好,她只想要王爷大侠对她的好。

    苏垣默了良久,抬手揽过她的脑袋搁自己肩上,淡淡勾唇:“说得好,越发会哄本王开心了。”

    “才没有哄你。”

    聂霜紫撇撇嘴,啊呜咬了一大口鸡腿。

    “你说了好听的话,本王也再为你做一件费心的事怎么样?”苏垣低头,下巴放在她头上,温热气息随着他淡淡话语扑在她微红的耳畔:“阿紫,你有什么心愿?”

    聂霜紫眼睛一亮,这是要满足她心愿的节奏啊。

    “我想去游山玩水。”聂霜紫坐直身子,跟他面对面,小脸上一片向往:“我一直很想试试走江湖的感觉啊。之前凤燿还说带我去的……”

    “不许跟他去。”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垣拦腰截断,聂霜紫再次调皮的吐吐舌头:“我也没答应啊,但是以后就说不定咯。”

    “以后也不成。”苏垣淡淡皱眉,不悦道:“除了本王,你敢跟别的男人走?”

    “不敢不敢,凤燿又没王爷好看。”

    聂霜紫嘿嘿一笑,低头认真吃鸡腿了,唇角却止不住的偷偷上扬,暗自好笑。

    是她的错觉吗?她总觉得王爷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表情变化越来越多了诶。

    这是个好现象,她要再接再厉,把王爷大侠从一个千年冰变回温春水。

    把烤鸡吃完以后,聂霜紫才发现一旁的枯草里还躺了两只兔子,一灰一白,很是可爱。

    如不是她发现的及时,昼风差点都把它俩活吞下肚了。苏垣还怕她吃不饱,想再杀一只烤了,被她坚决反对,死活不让。

    可怜的兔子,脱了虎口又差点沦为刀俎,也是不容易。好在,还有个柔情似水的女孩,没有对它们的可爱免疫。

    于是乎,一人一虎只好作罢,由着她把俩兔子松了绑抱怀里玩了。苏垣还看出来,他为她的第一次又要多出来一项,名为:第一次送她的宠物。

    虽然本意是想吃的……

    事实证明,世间大多数女子都喜欢可爱的动物,哪怕阿紫也不能免俗。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苏垣就抱着熟睡中的聂霜紫赶到了流寇山寨里,到的时候聂霜紫才刚刚苏醒。

    凤燿走出房门就看到聂霜紫打着呵欠靠在苏垣身上,一旁的昼风身上还挂着个布包,里头装着两只兔子。

    看到这副奇异的情景,他兴致勃勃的凑上前去,上下打量了一遍两人,调侃道:“你们两个这两天是去干嘛了?怎么这么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莫不是玩的过了头了?”

    聂霜紫丢他一个白眼,她这两天精神高度紧张,哪有时间玩啊。

    苏垣揽着她,对凤燿淡道:“先安排个房间让她休息。”

    “房间多的是,随便挑个就是了。”

    凤燿指了指山寨里一排屋子,随便道。

    苏垣扫了一眼,皱了皱眉,他可一点也不愿意让她躺其他男人躺过的屋子。

    一翮这时走过来,看到这场景就立马了然了,对苏垣抱拳道:“王爷,属下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干净的房间,可供姑娘休息。”

    幸好王爷昨晚上已经提前传讯他要过来了,一翮作为贴身侍卫,饮食起居的事他向来会事先准备好。

    苏垣这才英眉渐松。

    聂霜紫离开他的怀抱,自己站直了。见苏垣看自己,揉了揉眼睛神态困倦道:“你忙你的吧,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你睡一会儿,本王忙完就过去叫你。”

    苏垣抚了抚她的头发,淡淡道。

    聂霜紫点点头,对昼风招呼道:“昼风,咱们走吧。”

    昼风正对着自己背后的两只兔子龇牙咧嘴的,听到呼唤,收了獠牙,转头跟在了聂霜紫屁股后头。

    见聂霜紫跟着一翮走远了,苏垣回眸,看向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凤燿,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似的,淡淡道:“她没事。”

    话落抬脚往山寨正大堂走去,凤燿跟上,抱臂冷笑道:“奇了怪了,我又没说话,你怎么知道我是想问某个人的安危呢?”

    “蠢货的心思向来都表现在脸上,本王猜都不需猜。”

    苏垣毫不留情的打击,眼风都没抛给他一个。

    凤燿抽了抽嘴角,没好气道:“姓苏的,你是想跟我打架是吧?”

    苏垣停脚,抬眸:“无所谓,若你打得过。”

    “……”

    竟然无言以对,凤燿咬牙,愤愤道:“好歹我也帮你清了一帮土匪,你说话态度能不能好点?”

    “对你?算了吧。”苏垣勾唇,冷讽道:“再者,本王说错了什么嘛?”

    “靠,老子就不应该跟你废话。”

    凤燿这下再也挂不住笑了,粗话一出来,他就摆了摆手,转身走人嚷道:“我脑子有问题才来问你!”

    他还是去问阿紫好了,阿紫说话方式可比这家伙好了不止一个层次。

    “站住。”

    苏垣淡淡喝止,脚尖一踢,一块石子朝着凤燿背后砸去。

    凤燿闻声闪开,看到那石子穿过自己方才所站位置,直接射进一根木桩里,脸色立马就黑了。

    “姓苏的,你吃错药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