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巧灭流寇(十)

    第一百九十七章:巧灭流寇(十)

    “阿嚏!”

    聂霜紫打了个哆嗦,揉了揉鼻子可怜巴巴地道:“我是很想听你说啦,可是现在最着急的,是不是应该解决我浑身湿透的问题?”

    苏垣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身上,望了望四周淡道:“你在这等着,本王去找找看有没有栖身的山洞。”

    “等等。”聂霜紫拉住他,指了指自己过来的那个方向道:“不用再找了,那边就有一个。”

    说完聂霜紫喊了一声昼风,领着苏垣到她昨晚上过夜的那个小山洞去了。

    到了山洞里,苏垣生火。聂霜紫就学着自己在书本上看到的那样,学人家也找来几根棍子架着,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搭木架上烤,自己就暂时先裹着苏垣的外衣。

    山洞外,苏垣听着里头窸窸窣窣的声音,淡问道:“饿了么?”

    聂霜紫裹着衣服从木架后出来,闻言点了点头道:“饿。”

    如今又日渐西斜,她已经快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本王去找点吃的,你在这待着,哪也别去。”

    苏垣淡淡嘱咐道。

    聂霜紫应了声好后,听到脚步声,知道他离开了便找了个地坐下,努力烧旺火堆,希望能快点儿把自个衣服烤干。

    雾峰山的另一头,可没有这么轻松愉快了。凤燿领着三百精锐潜伏而上,直逼流寇山寨。许多还在醉生梦死的流寇在酣眠中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士兵与流寇的战争一拉开,就是激烈的厮杀。

    山寨各处简陋的茅屋燃起大火,烧的许多人四处逃窜,场面一度混乱不已。但流民聚起的流寇始终不能和正规精锐的士兵相比,一交锋,孰强孰弱便见分晓。这简陋山寨坚守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被凤燿领兵直驱而入了。

    看着还在顽抗不止的流寇们,凤燿跳上一处瞭望台,对着底下沉沉扬声道:“所有的贼寇听着,你们的头领已经弃寨而逃,丢下你们不管了。如今你们群龙无首,决不会是朝廷的对手,劝你们立即投降不作顽抗,减少不必要的送命行为。你们同是北启子民,只是因生活所迫才不得以为匪,当今陛下仁道,不会滥杀无辜,你们放下武器同意朝廷招安,往后还有你们的好日子!”

    “你们听清楚了没?降者活,不降者,死!”

    他连番话语落下,本就没什么战意的流寇们面面相觑,紧接着就有人丢下了武器。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接二连三的,几乎所有的流寇都弃械投降了,乖乖抱头任由士兵将自己绑住。

    见此,凤燿松了口气。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但好歹也有不少人,拼死相搏的话还是会造成不少的人员伤亡的。而为了围剿一伙小小流寇造成不少人员损失,这点不论是在他看来还是在苏垣那家伙看来,都是很不值得的,这也是苏垣没有采取强攻的原因。

    所谓对敌,诛心最佳。

    凤燿勾了勾唇,得意的抛了抛手里的小纸包。多亏了阿紫那丫头临行前塞给他的几包巴豆粉。若非如此,拿下这破山寨估计还得耗费一些时间。

    凭借着他绝世无双的轻功和曾经当大盗的本事,在这种防御并不精细的土匪窝里下点巴豆粉压根不是难事好么?

    也是他事前没想过这事最后会被丢到自己头上,也就没想着用这么阴险的法子。早知道苏垣要甩手不干,他就多带几包*在身上了……

    当然,他也很好奇,阿紫一个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没事儿总喜欢在身上揣一堆巴豆粉干嘛。

    恶作剧么?

    “凤公子?”

    岑英和一翮来到瞭望台下,岑英抱了抱拳道:“山寨内所有流寇尽皆拿下,不知道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你们不是吧?这都要问我?”

    凤燿双手撑在木栏上,不满的挑眉道:“你们王爷只说让我带着你们把土匪窝端了,没说我还得善后擦屁股啊!”

    “额,这……”

    岑英尴尬的看了看一翮,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招架这个凤公子。

    这个凤公子吧,长得人模人样的,也挺聪明,就是这说话方式太痞气了点,他这太正经的武将竟然时常接不上话。

    一翮道:“凤燿,王爷既然说全权听命于你,那我们自然得问下你的意见。你若不想管了,我给王爷传个信就是。”

    “那你倒是快传。”凤燿抱臂,摆摆手道:“我反正不替他处理这麻烦事了。”

    “那好。”

    一翮点头,对岑英道:“岑大人,麻烦你清点下流寇人数和被抓进山寨的百姓人数,还有物资等等,属下这就传信给王爷,让他尽快赶来。”

    岑英应是,赶着去了。

    凤燿目送岑英和一翮先后离开,扫了一眼到处黑烟缭绕的山林和寨子,又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小镇。

    不知道那几个女人怎么样了。

    夕阳沉山,夜幕初上,山林里的火光渐渐熄止,鸡飞狗跳了两日的山林也重新恢复寂静。躲藏不见踪影的萤火虫带着微光,一点一点的从草丛里漫了出来。

    一只全身黑羽的小鸟飞过密林,停在了苏垣的手臂上,细小双足不住蹦跳。

    苏垣取下它嘴上衔着的纸条,低眸扫了一眼后,将纸条捻碎扔了。

    黑色小鸟又颤巍巍的飞走了,小而漆黑的身体,在夜色里丝毫引不起注意。

    “王爷。”

    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出现在他背后。苏垣淡淡回眸,询问道:“找到人了吗?”

    “属下无用,未搜寻到西凌公主的踪迹。”

    帽子微微低垂,男人哑声道。

    “罢了,不用找了。”苏垣挥手,视线凝视着漆黑山林,冷道:“只要本王还活着,她一生都会追寻着本王的身影,不怕她不出现。”

    “是。”

    “伤亡怎么样?”

    男人回禀道:“王爷当机立断让我等撤退,被毒蛇咬死的人不过三人,损失不大。倒是对方人马,除却跑掉的,一共毙命九十人。”

    苏垣点头:“本王知道了。千厉,你带着人马回左殇阁吧,不必在北启停留了。”

    “是。”

    千厉恭敬应声,顿了顿道:“属下此次回来,还有一事要禀。”

    “什么事?”

    苏垣弯腰提起地上被绑着的一只山鸡和两只兔子,望了眼聂霜紫所在的山洞方向,想要走人的意思十分明显。

    千厉看着他为另一个女人满心挂念的样子,心里不禁同情起远在西凌,同样爱他入骨的女人。微抬头露出有些过于白皙的脸,千厉沉沉道:“王爷,锦戈姑娘听闻西凌与南宁交界处的千窟沼林里有血菩提的消息,为了给王爷寻药,姑娘只身一人进了千窟沼林了。”

    “你说什么?”

    苏垣猛的回头,清冷的神色剧变,卷起一片冰霜:“为何不早说!”

    千厉吓的心神一颤,低头道:“属下一回来,王爷就吩咐属下暗杀西凌公主的事,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禀报王爷。”

    苏垣冷怒道:“千窟沼林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为何不拦着?”

    “王爷,并非属下不想拦。只是锦戈姑娘向来对王爷的事最执着,生死不计也要去做,属下无能……”

    苏垣握了握拳,再挂不住脸色的冷漠。

    这事确实不能怪千厉办事不力,锦戈的性子他最知道,若想拦她,除非把她杀了。

    “去找,出动左殇阁所有人,让顷觞也跟着你去。”苏垣摘下腰间的玉佩丢给他,淡淡道:“本王也生死不计,要你们把她带回来。”

    “属下知道了。”

    千厉神色郑重,接过代表信物的玉佩。这玉佩可以调动左殇阁所有的人马,包括五卫中的其他人,苏垣很少为了什么人什么事这么不计代价过。

    苏垣沉郁的抿唇。

    如果不是他身负西凌秘宝龙决,一旦离开北启就会引来西凌无穷无尽的追杀,他会亲自去把人找回来。

    回到山洞,聂霜紫已经靠着昼风睡过去了,看她那轻微打呼的样子,睡得还挺沉。

    她身前的火堆已经烧得差不多,火光微弱下来,令得洞内的光线都暗了不少。苏垣沉默的加了几根枯木进去,将抓来的猎物随手丢旁边,掀了袍角在聂霜紫身边坐了下来。

    昼风在他进山洞前就已经醒了,水汪汪的虎眸映出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察觉到他的情绪不稳似的,昼风摇摇尾巴,张开嘴就想叫唤。

    “嘘……”

    苏垣食指轻放唇上,淡淡的阻止了它的出声。昼风不解的望着他,脑袋乖巧的垂下,趴地上了。

    幽如深潭的眸子看着聂霜紫脖子上的伤口,苏垣低眸,从袖袍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将之打开,抹了里面的药粉涂在了她伤口上。

    见她秀眉微蹙,他又下意识的放轻了动作,一轻再轻,直到她眉头渐渐施展开。

    火光拉长的阴影里,轻微动作的那个人,在白虎无声的注视下,眉眼酝着无人知的温柔。

    ……

    一阵香气钻进鼻端,惹得本就饥肠辘辘的肚子更是难受,聂霜紫吸着空气里的香气,不舍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一醒来,眼前就是苏垣神情淡淡的面容,还有他手上正拿着的,在火上烤的香气四溢的烤山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