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巧灭流寇(九)

    第一百九十六章:巧灭流寇(九)

    “往这个方向走了是吗?”

    聂霜紫指了指北面,停在她肩头的小黄蝶轻颤了颤翅膀,似乎做了某种回应。

    聂霜紫点点头,拨开北面那条路上颇为茂密的草丛钻了过去。

    密林里草木盘垣,道路难行,经过这么一晚上,聂霜紫身上的绫罗裙已经不知道划开了多少道口子,一双绣鞋也是沾满泥泞。

    走出一段距离,踢了踢脏兮兮的鞋子,聂霜紫无奈的笑了笑,咕哝道:“好想洗澡……”

    她的自言自语落下,肩上的小黄蝶颤悠悠的飞了起来,围着她打转。

    “附近有河?”聂霜紫惊喜的道:“快带我过去。”

    小黄蝶扑腾着蝶翼率先飞在了前头,聂霜紫回头望了一眼来时路,见还是没看到昼风的影子,只好先跟上了蝴蝶。

    山里面到处都是昆虫毒物,她就像拥有着数不清的眼睛般,聂霜紫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找不到昼风。

    现在她越发觉得,自己能与所有虫类们交流的特殊天赋很是逆天啊。你看这出门在外的,多方便,不但不怕迷路,若有什么危险还能提前预知,跟那些武功高手耳听四路,眼观八方的深厚内功比也不差啊。

    前行了大约半盏茶时间,一条清澈小河如约而至出现在眼前。

    聂霜紫欢呼一声奔了过去,撩起裙摆绑定,卷高袖子,脱了鞋子就一溜烟踏进了河里。

    清凉河水浸润肌肤,聂霜紫舒服的叹息了一声。天气这么热,她身上出了不少汗,早就黏糊糊的了。

    转目寻了块较阴凉的石头坐下,把脚搁水里,聂霜紫在自个身上摸了摸,没找到丝帕。只好低头找了块尖利些的石头,拉直裙角,直接割了一块下来。

    好在她现在穿的衣服都是绫罗绸缎做的,舒服但是不禁破坏,不怎么费力就撕开了。

    弯腰清洗衣布的时候,一个东西从她怀里掉了出来,砰咚一声掉进水里。

    聂霜紫怔了怔,伸手把它捞了起来,日光洒下来将其照的亮闪闪的。

    那是一个银制的脚镯子,做工简单,镯子下还吊着一颗圆润的银色铃铛。

    这个镯子,是她娘留给她为数不多的遗物中的一个,还是子母铃的母铃。当初她娘送给她的时候,只说是一个玩物,哪里想到有一天,她会把其当做一个牵制他人的东西。

    聂霜紫把玩了一会儿镯子,然后弯身把它戴脚上了。拨了拨那颗比凤燿和时影身上的还要大一些的铃铛,一如子铃,母铃也是没有一点声音。

    这种蛊虫的声音,只有身为主人的她才能听到。

    平时她并不怎么把它戴脚上,现在出门在外,她怕一不小心把它掉了,保险起见,还是戴着吧。

    小黄蝶沿着河面飞了一圈,回来时带回了一群五颜六色的蝴蝶,纷纷往聂霜紫身边凑了过来。

    聂霜紫看到它们,友好的笑了笑。

    “你们问我为什么听得懂你们说话,这个我也很好奇……”

    用湿布擦拭脖子的动作顿了顿,聂霜紫苦笑道:“虽然感觉很牛,但是怎么想都很奇怪对吧?”

    “可是王爷大侠说过,世间无奇不有,我本就是个意外,多点不同也无可厚非了。”

    耸了耸肩,聂霜紫将湿布丢进水里又清洗了一遍,继续擦着自己的手臂。

    身后不算高壮的大树静静立在她头顶,为她遮去大半烈阳。偶尔有一两只蝶儿飞累了,停在树上,落在她身旁的石头上。

    不远处的山坡上,苏垣静静的看着这副景象,身旁还跟着聂霜紫遍寻不获的昼风。

    墨眸凝视着她身周越聚越多的蝴蝶,她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样子,苏垣薄唇微抿,淡漠的眼底闪过凝重。

    从那次苏醒过后,她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苏醒过来了般,那种不平凡越来越不容许忽视。

    天生蛊女么……

    这种古籍上都只有寥寥几句记载的存在,他该拿她怎么办?

    昼风抬起大脑袋蹭了蹭他,呜了两声,眼睛里显着一股急切。

    苏垣抚了抚它的脑袋,淡淡道:“去吧。”

    昼风虎瞳一亮,欢呼一声,撒开脚丫子从山坡上奔了下去,兴奋的直扑那坐在河边的少女。

    “扑通!”

    聂霜紫听到背后有虎叫声,才刚回过头,眼前就看到放大了无数倍的昼风。紧接着,她就被昼风撞进了河里去。

    一人一虎砸进水面,扑腾起巨大的水花。

    “噗……咳!咳咳……”

    聂霜紫费力的推开昼风,狼狈的坐了起来,一边咳嗽的顺着自己被呛到的气一边抱怨道:“昼,昼风,我跟你有,有仇是不是……”

    被水花朦胧的视线里映出一只凝脂玉般的手,聂霜紫愣了愣,抬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前的人。

    看到是他,眼眶立马就红了,聂霜紫扁嘴道:“你们能不能不要每次一出现就吓我?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

    苏垣眼底泛起笑意,淡淡道:“真是笨……还不起来?”

    “知道我笨还偷袭我……”

    聂霜紫没好气的握住他的手站起来,望了一眼周围被惊飞的蝴蝶,瞪他道:“你看,连蝴蝶都被你们吓着了。”

    苏垣抬眸扫了一眼那些漂亮的蝴蝶,淡淡道:“本王不知,你竟还有招蜂引蝶的本事。”

    聂霜紫得意的一仰下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哦,是吗?”苏垣捏了捏她挺俏的鼻子,拇指擦过她湿润的脸颊淡道:“本王倒是想听听。”

    “哎呀,别闹了。”

    聂霜紫拨下他的手,抖了抖自己湿漉漉的衣裙。瞪着跳上石头抖水的昼风,跟苏垣投诉道:“王爷,你看它,它抖一抖毛就干了,可我现在去哪里找衣服换?”

    苏垣配合的睨了一眼昼风,淡道:“是太闹腾了,回头本王收拾它。”

    “呜!”

    像是听懂了两人说的话似的,昼风晃着大脑袋呜了两声,爪子不服气的刨了刨石头。

    聂霜紫噗嗤一笑,走过去拍了几下它的头,得意的哼哼:让你老是动不动就扑过来,害我摔进河里。

    还好这河浅得很,不然苏垣可没那么容易放过它。

    苏垣看着她玩着昼风的脑袋,走过去刚想把她抱出河里再说。走近之后脚步却一顿,目光凝着她脖子上的浅浅伤痕。

    “这是怎么回事?”

    手指抚上那道血迹凝固的新伤痕,苏垣冷声问道。

    “嘶!”

    伤口一阵刺痛,聂霜紫轻吸了口气皱起了眉头,却没有避开他的碰触。微微偏头露出那道刀伤,不在意道:“你说这个啊,还不就是昨晚上被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伤到的。你说这人也真是,说话就说话嘛,还非要把刀架我脖子上,这不就开了一个口子。”

    苏垣不悦的皱眉:“本王是没警告过你,不许以身犯险么?”

    “我没有啊。我有听你的,乖乖呆客栈了,可我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是我啊……”看着苏垣越来越不好的脸色,聂霜紫慢慢收了声音,底气不足道:“也没有多大的伤啊,就一个小小的口子。”

    “若再大些,你这条小命就交代给别人了。”

    苏垣淡道,将她拦腰抱起,往岸上走去。

    聂霜紫看着他的侧颜,狐疑道:“说起来,王爷怎么会出现在这?你收到消息不也应该先赶去客栈么?再说了,怎能如此及时找到我?”

    苏垣低眸反问道:“你觉得呢?”

    “你不会早就知道来者何人了吧?”

    试探的问了一句,见苏垣那副默认的样子,聂霜紫咬牙道:“你干嘛不事先告诉我?提醒我一下对方有可能是要杀我啊!”

    那样她起码会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危嘛,就不会那么大胆孤身对敌了。

    暼着她愤懑的样子,苏垣淡淡道:“阿紫,在这个世上,人心叵测,不会有那么多人事先告诉你,你会面临险境。”

    “你这是在考验我的应急能力么?”聂霜紫挑眉,不满道:“万一我太笨,害你赔了夫人又折兵怎么办?你就不怕啊?”

    “不会有万一。”苏垣摇头,自信道:“哪怕你笨些,本王也不会让事情发生意外。”

    “真阴险……”

    小声嘟嚷了一句,聂霜紫又问道:“她到底是谁啊?”

    “一个残忍又有野心的女人罢了。”

    苏垣将她放下来,随便的介绍了一句,一副不怎么想提她的样子。

    “她叫什么名字?”

    “你问那么仔细干什么?”

    “知己知彼嘛,人家都拿刀架我脖子上了,我连人是谁都不知道。”

    苏垣淡道:“不会有下一次。”

    “哦?我知道了,你让我把她引现身,肯定是布好了埋伏。怪不得如此胸有成竹……”聂霜紫好奇的道:“难道你抓住她了?”

    “让她跑了。”

    苏垣的回答让聂霜紫暗自撇了撇嘴:“既如此,你怎么敢保证没有下一次?”

    苏垣不语,只是墨眸微沉。

    越柯那个女人,比他所想更加阴狠毒辣。想起她所驱使的蛊虫,他也不禁一阵后怕。

    幸好这一次越柯轻视了阿紫,若下一次,他不敢保证是否还能让阿紫全身而退。

    他不会再拿她冒这种险了。

    “王爷?”

    聂霜紫摇了摇他。苏垣目光落在她身上,淡淡嘱咐道:“若有下一次,不要再做独自一人面对危险的决定。你的行为,虽在本王意料之中,也成全了本王的算计。但本王,宁可你贪生怕死些。”

    “我哪有那么大本事,猜得中你在搞什么鬼,我只是做着我认为最正确的事罢了。”

    聂霜紫吐吐舌头,微笑道:“王爷不想我冒险,就不要故弄玄虚嘛。”

    “好,本王告诉你。”

    苏垣点头,淡淡道:“关于本王的阴谋,越柯的所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