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巧灭流寇(七)

    第一百九十四章:巧灭流寇(七)

    月亮洒下的银辉里,一人一虎下了马车,站在道路中间,独自迎着疾行而至的黑衣人马和漫天箭雨。

    “吁!”

    越柯勒紧缰绳停下,对身后的人马摆了摆手示意停止攻击,冷眸戒备的看着视线不远处的素衣少女和白虎。

    “我还猜是哪方大人物这大半夜的紧跟在我们屁股后头穷追不舍呢,原来是个漂亮的姐姐。”

    两方人马原本距离就被拉得很近了,聂霜紫一下马车,追击的人转眼间就追到了眼前。此时聂霜紫才看清追她们的人马领头人是个女人,轻笑道:“不知道我们哪里得罪了这位姐姐?姐姐要一路追着,还放箭袭击。”

    越柯瞟了瞟聂霜紫身后片刻未停歇的人马,耽搁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被拉出不少距离,快要跑出视线绝尘而去了。红唇妖艳一挑,冷笑道:“拖延计?”

    聂霜紫耸耸肩,但笑不语,算是承认了。

    “苏垣手底下能人善将那么多,如今拿不出来了么?竟然让你和一只畜生来挡住我们?”

    对方没有否认是在拖延,越柯也没有心急的去追,她的目标,从来就不是那所谓的赈灾物资。

    聂霜紫皱了皱眉,很不喜欢她对昼风的称呼,当下也不装着人畜无害的样子了,浅笑道:“原来你也知晓王爷手底下有不少高人啊?那我既然敢出来,你觉得,我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吗?”

    越柯听言,谨慎的扫了一眼周围。在未察觉到任何异样后,又把目光转回了眼前的女人身上,缓缓收了笑容,下了马。

    身后的部属想要跟着,她摆手制止,独自执着弯刀走到了聂霜紫面前。

    两人之间大约相距着三四十步左右的距离,深紫色的装束和素色淡雅的衣着,形成强烈突兀的对比。一人眉目妖艳浓丽,胭脂色满,一人眉目淡如清莲,纤毫不染。

    彼此毫不退让的相视着,眼中皆蕴着自信的睥睨风采,谁也不遑多让。狂风从两人间刮过,吹起枯叶纷乱,衣裙翻飞的同时,像无形中掀开一抹薄纱。

    自此挑起一场惊世的针锋。

    越柯盯着聂霜紫冷道:“故弄玄虚在本宫这里没什么用,本宫经历过阴谋诡计,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你这种小把戏,在本宫面前根本不够看。”

    她一走近,昼风立即焦躁的刨了刨爪子,虎脸上肌肉抽动,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聂霜紫手放在昼风脑袋上安抚,秀眉微挑:本宫?

    看来又是一个身份不普通的人啊。

    笑了笑,淡淡道:“这位姑娘,你真是想多了,我没有故弄玄虚,我只是在说实话。还是你看我像个傻姑娘吗?会不知死活自己一个人来?”

    “那你倒是叫人出来啊?这么多废话做什么?”越柯冷笑一声,眼睛里闪过杀气,放轻了声音道:“你若再不亮出你的底牌,本宫便要不客气的收下你这条命了。”

    “急什么嘛?看你的样子,似乎也不急着去追赶我的同伴啊。”

    聂霜紫轻笑,一边抚着昼风一边勾唇道:“就算要杀,也起码让我死个明白啊,凑面这么好一会儿了,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呢。”

    越柯紧了紧手里的刀,冷道:“原来你还不认识我。”

    语气里有不加掩饰的怒意,连彰显自己高高在上的本宫也不自称了。

    聂霜紫心里朝天翻了个白眼,她由始至终就没有表现出认识她的样子好吗?

    “看来苏垣什么都没有告诉你。”越柯淡淡道,目光移向聂霜紫身边的昼风,恨恨道:“他还有脸将我送给他的这只畜生送给你,果真是无耻之极。”

    聂霜紫搁在昼风脑袋上的手一僵,愣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着她道:“你到底是谁?”

    “我不会告诉你我是谁,如果你还有命回到苏垣身边的话,大可自己去问问他。他不是挺喜欢你的么,应也不会瞒你才是啊?”

    越柯冷冷拒绝,鲜艳红唇媚惑勾起,笑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另一件事。”

    在聂霜紫严肃的盯视下,越柯慢条斯理的拔出自己的弯刀。玄铁而铸,做工精细的弯刀,在月色下泛着银亮的冷光,遥遥指着聂霜紫。

    “我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什么物资,而是你。”

    聂霜紫心里咯噔一声,意外的微睁圆了眼。越柯继续道:“在你们的都城之时,我就已经盯上你许久了,只是他将你保护的太好,我派去的人一次也近不了你的身。原以为你至少会知道我的存在……不过现在看来,我应该庆幸他没告诉你,不然此时你怎会傻乎乎的送上门来呢?”

    烧物资只是幌子,追击一路的目标,是她啊……

    聂霜紫心里喟叹一声,她从来都不知道,她身边还随时蛰伏着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时时刻刻惦记着她。

    苦笑一声,聂霜紫摊手道:“据我所知,我与你素昧平生,并没有得罪过你啊。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你想杀我又是为何?”

    越柯冷眼:“你难道不知道,占了他心里的那个位置,就足以令很多人想要你的命了么?”

    又是因为王爷大侠……

    聂霜紫抚额:“原来你喜欢王爷啊。”

    “呸,我是恨!”越柯不屑的冷笑:“苏垣的命,一定会是我了断的。”

    “哦~爱之深,恨之切啊。”

    聂霜紫一副了然的样子,点了点头深有同感道:“我理解我理解,他那个冰山样,实在太容易让人因爱生恨了,莫说你,有时候我都讨厌他的臭脸……哇……”

    突然逼近眼前的刀锋吓得聂霜紫哇了一声,后退一步后一个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下一刻,冰冷弯刀已经架在了她脖子上。

    “住口!”

    越柯俏脸冰冷,逼视着她愤怒道。

    聂霜紫乖乖闭口了,反应这么大……她这是算戳到她的痛楚了吗?

    “不要把我和你们这种庸俗的女人相提并论,对那个男人,我除了恨还是恨。”

    见聂霜紫闭嘴缄默,越柯未拿刀的左手滑过她姣好的面容,狠狠拽住她的下巴冷冷道:“那个该死的人,世人都说他无心无情,我就想不通,他怎么就爱了一个又一个?”

    下巴被抓的生疼,聂霜紫还艰难的勾起笑容,不怕死的问道:“一,一个又一个从何说起?”

    越柯笑了,怜悯的看着她:“你这个一无所知的可悲女人啊。”

    聂霜紫又蹙了蹙眉。

    越柯放开了她的下巴,低声道:“在西凌,我抓不到那个叫锦戈的女人,在这里却如此轻易的抓到了你。你跟她,根本没得比啊。”

    “是吗?”

    听到是锦戈这个人,聂霜紫反而松了口气,笑了笑反问道。

    “难道不是么?”

    越柯压了压弯刀,提醒她已经是自己抓到的猎物了。聂霜紫却还是淡然的笑,抬眸看着西落了大半,逐渐被黑云掩去的月亮,淡道:“要起雾了。”

    “嗯?”

    越柯不懂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怎么回事,正待细问,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骚乱。

    骏马长嘶,好几个黑衣人猝不及防被甩了下来,嘭嘭落地。

    越柯一惊,丢下聂霜紫快速回身,一边向众人走去一边喝问道:“怎么回事?”

    “毒蜘蛛,有毒蜘蛛!好多!蜘蛛咬了马,马发狂了!”

    马匹发狂不受控制,胡乱嘶鸣踢踏,黑衣人们一边竭力控制一边回禀道。

    “什么?哪里来的毒蜘蛛?”

    越柯惊疑不定的怒问,话刚落下就暼见一只细长的蜘蛛爬到脚边,眼神一冷,抬脚就将其碾碎了。

    “呵呵。”

    身后响起银铃般的少女笑声,越柯暗叫不好回头。聂霜紫已经不知何时爬到了白虎背上,明眸里噙着算计得逞的笑意。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嘛?没有准备,我怎么会自己来送死呢?我又不傻对吧?给你提了醒了,你还不信,自以为我是为了物资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呢。”

    施施然坐在虎背上,看着那一百多号人慌乱的样子,聂霜紫轻晃着脚丫浅笑道:“深山密林里,多的是猛兽毒虫,各位可要小心了。这次咬了马,下次咬了人就不好了。”

    “该死的女人!”

    越柯咬牙恨道,握刀又朝她冲了过去。聂霜紫笑了,一拍昼风,昼风仰天一吼,巨大的虎躯矫健跃起,几个起落就带着她消失在了密林里。

    越柯愤怒得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回身上马,冷喝道:“追!”

    因有不少马中毒发狂骑不了,有些黑衣人只好弃马而行。

    在越柯因为被一个轻视的女人耍了而愤怒的失了谨慎时,她察觉不到的密林黑暗里,一群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如鬼魅般的悄悄跟上了她的队伍。

    起雾了。

    天色渐亮,聂霜紫跳下昼风的背,望了眼白茫茫的林子。

    雾峰山的雾果然不负盛名啊,她从越柯面前跑掉后不过短短片刻,雾就这么浓了。虽然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如果在这样的浓雾里行走,迷路是一定的。

    好在也甩开了越柯等人,为陇云他们争取了时间。不过现在看来,越柯也不会去追陇云他们了,现在她在这山里面,越柯肯定是抓不到她誓不罢休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聂霜紫蹲下身子,撩开水袖,将袖子里头的蜘蛛抓了出来,小心放在地上,轻声道:“谢谢你们一路指路,又助我脱险。”

    那是一只黑色的大蜘蛛,比聂霜紫在客栈里见到的两只大了不是一点点,浑身长满绒毛,看起来很是可怖。一般的姑娘家若是看到,肯定都吓晕过去了,亏聂霜紫还能这般友好,还淡定的把它揣袖子里。

    这是聂霜紫在刚进这山里的时候,寻了个机会下马车抓的。亏了她能与之交流,才能令得这一路有惊无险啊。

    要说对这座山最熟悉的,肯定非这些在山里长的动物莫属啊。

    至于那些袭击马匹的蜘蛛,都是她和越柯说话处盘踞在那附近的,她下车时就已经与“它们”说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