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巧灭流寇(三)

    第一百九十章:巧灭流寇(三)

    这座客栈被苏垣包下了,为了让赶路的众人休息好,所以早早打了烊,楼上楼下静无人声。聂霜紫来到苏垣房间前,轻轻扣门,小声问道:“王爷,你睡了么?”

    “还未曾。”苏垣淡淡的声音传出来:“你进来吧。”

    聂霜紫推门进去,苏垣正站在窗边看密函,见她过来,收了信件塞袖子里去,淡问道:“睡不着?”

    “不是,有些事想跟王爷谈谈。”

    聂霜紫摇摇头,将苏垣拉到桌边坐下,一坐下就道:“王爷,你那对付强盗的法子或许可以换换。”

    苏垣目光从她拉住他手的手移到她的脸上,微挑眉道:“换?”

    “嗯。”聂霜紫点点头,解释道:“我回房之后细想了下,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王爷兵分三路本是最快的办法了,你们先走的总有一方人马会被盯上,在后面的我们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可万一,那伙流寇并没有出手呢?”

    “这伙流寇自出现以来,虽然作风大胆,但从无败绩,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头领并不是有勇无谋的人。每次行动,必是有百分百的把握才会去。王爷战神之名传遍北启,谁人不知?在知道了是王爷带队的情况下,那伙流寇再怎么胆大包天,应也不会乱来。”

    聂霜紫分析的入神,没注意到苏垣的坐姿已经转变成微撑着头,很是专注的看着她认真的样子。

    见她说完,苏垣眼眸微动:“你说的有道理,可赈灾钱粮不是小数目,他们再谨慎也是亡命之徒,怎么轻易放弃?”

    “所以啊,这才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他们会如何做呢?”聂霜紫皱着秀眉思考:“众所周知,这次赈灾我也跟过来了,只要有心,谁都会知道王爷目前最看重我。若明日出发的两队队伍里都没有我,这难道不会引起怀疑么?”

    苏垣淡道:“所以?”

    聂霜紫看了看他的脸色,犹豫了下还是小声道:“我想了想,为了保证物资的安全和确保将流寇引出来,最妥当的方法,是我跟着第二队人马……”

    “不可以。”

    苏垣一口否定,截断了她的话,冷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想出自己以身犯险的法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这样又省时间。”聂霜紫讪笑,安抚道:“只要保护工作做得好……”

    “不可能。本王不会利用自己的女人去对付别人。”苏垣声音又冷了一度,拒绝道:“阿紫,你想都不要想。”

    他微恼的样子让聂霜紫心下暗喜,她面上却故作气恼道:“王爷不会利用自己的女人,就可以利用别的女人吗?”

    苏垣视线锁着她不语,聂霜紫避开他锐利的视线,鼓起勇气继续道:“我是女人,时影也是女人,你既然能厚着脸皮利用她,怎么就不能厚着脸皮利用我了?还整日里一副不屑与女人为伍的样子,有种你别使唤她一个受伤的女人啊。”

    苏垣沉眸,算是看出来她意欲何为了,淡问道:“谁告诉你的?”

    “凤燿啊。”

    聂霜紫毫不犹豫的就把某人出卖了,对苏垣撒娇道:“王爷,让时影来保护我,别让她孤军深入了嘛。我听说那个强盗头子怕死的很,每回出现都是躲在自己人后面。时影武功高强是不错,可是她杀了那人后,怎么脱身呢?”

    苏垣的方法是他带着一队人马抄小路走,一队人马走官道,用来混肴视线。一般情况下,别人会以为苏垣带的是真正的物资,但以这伙流寇的谨慎,大概会觉得这是苏垣下的套,其实真正的物资是走官道的那一队。所以他们很可能袭击走官道的人马,而只要他们一出现,时影的任务就是从万军丛中,取主将首级。一旦头领死了,这伙流寇也就成了散沙,围剿起来只是时间问题。

    可这个法子,时影却要面对极大的危险,如果她被发现后不能脱身,很可能被那伙流寇围杀。而苏垣在另一队人马里坐镇,并没有十足把握确保时影无虞。

    “他是着急了?”

    苏垣听到是凤燿,微嘲的勾了勾唇角:“真让本王失望,本以为他会自己想法子保护好人,谁知他竟没用到去找了你。”

    “呃。”聂霜紫低头微叹道:“也许他是没什么信心吧。”

    “他所习轻功,世间少有人及,若他都没有信心,这个法子确实不可行。”苏垣摇了下头,淡道:“是本王高估他了。”

    “那王爷打算怎么做?”聂霜紫眨着眼睛期待道。

    看着她娇嗔的样子,苏垣心思微动,将她拉过来抱进怀里,低眸道:“本王自己去如何?”

    “啊?”距离一旦太近,聂霜紫就觉得自己脑袋要当机,呆呆地凝视着他的俊颜,心里小鹿乱撞,结巴道:“不,不太好吧?”

    “不是你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么?”修长的指尖划过她白皙的脸颊,落在她红透的耳边,苏垣嗓音有些魅惑道:“本王舍不得你去,自然只能自己去了。”

    “我,我们可以想想别的法子嘛。”

    感觉空气有些缺氧,聂霜紫挣扎的动了动,想坐出去些,却被苏垣抱得更紧,直接贴上了他的胸膛。

    “王爷?”聂霜紫挣扎:“你抱得太……”

    紧字被锁在喉咙里,因为一只大手放在了她的臀部上。聂霜紫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般,鼓着脸抬头瞪视道:“王爷……”

    “阿紫,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深更半夜穿得如此单薄到一个男人房里,是件很危险的事么?”

    苏垣看着她略微慌乱的样子,眼底浮起愉悦的笑意。

    她,她穿得怎么了。

    聂霜紫红着脸不明所以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立马懊恼的捂住了脸。

    她才发现自己穿着一件单衣就出来了……

    见凤燿的时候都知道披件衣服,怎么来见王爷的时候,就这么随便呢……

    聂霜紫正羞恼着,捂着脸的双手被拉开,视线里映入苏垣令人赏心悦目的容貌。眉眼间褪去冰冷,晕上温柔,这是他最暖人心的样子,多少人求之若渴却终不得见的样子,只属于她的样子。

    聂霜紫忽然就释怀了,害羞什么呢?这个人是他,被看见怎样狼狈的样子都没关系。他不嫌弃,她就不怕。

    唇边漾开一朵浅笑,抬高双手圈住他的脖子,聂霜紫娇俏笑道:“王爷不知道么,我从小就没了娘,哪有人教我?”

    话说着顿了顿,脸埋上他脖颈处吐气如兰道:“你不喜欢么?我只在你面前这样。”

    苏垣从没有过血气方刚的时候,但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如此近距离地挑逗。以往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女人,莫说坐在他怀里,就是近身都难。更何况如今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的,还是他此生唯一一个动了心的人。

    所以聂霜紫话落,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吻就侵袭了她的红唇,淹没了她所有的知觉。

    热烈如火的吻,深而彻底的吞食着她的唇舌,交 缠不休,激烈的倾述着深情与动容。苏垣的手,也依靠着本能,一点一滴的描绘着她背上的曲线,拉开衣带,将动 情的火焰一寸寸的在两人身上点燃。

    “唔……”

    吻到缺氧,红唇不受控制的溢出一声轻咛,她媚眼如丝,喘着气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苏垣稍稍离开了点,唇瓣贴着唇瓣,还各自保留着彼此的余温。

    凝视着怀里的人,苏垣墨色的眼转为暗红,抱着她的力度又紧了紧。

    察觉到他的变化,聂霜紫怔了怔,微喘着气对上他的眼,面色有些忐忑。

    她不会是,玩火过头了吧?

    苏垣轻叹一声,将她贴紧自己的胸膛,脸埋在她的颈窝隐忍道:“罢了,时机不对。”

    “噗……”

    聂霜紫想笑,但连忙捂住了嘴巴憋着。

    “阿紫,你可知道本王如今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苏垣也没恼,抚着她青丝淡淡道。

    聂霜紫轻笑:“娶我吗?”

    “等回去了,本王再告诉你。”苏垣低眸,在她唇上轻啄一下,淡道:“本王突然想起来,你之前回相府前时,曾说过有事告诉本王,至今还未告诉。”

    聂霜紫僵了一瞬,呐呐道:“那个啊,也没什么……”

    “嗯?”苏垣凝眸:“阿紫,不要跟本王打哑谜。”

    “我就是想跟你说……我,我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聂霜紫话在嘴巴里转了几圈,结果蹦出来这么一句,见苏垣疑惑的神色,解释道:“你可能不信,但是我真的是从另一个时空过来的。转世重生,也许是过奈何桥的时候,孟婆忘了给我喝孟婆汤,我就保留了前生的记忆。”

    “……”

    苏垣沉默,聂霜紫摆手,无奈道:“你肯定不信,算了,当笑话听听就好。”

    “本*。”

    聂霜紫一怔,抬眸看着他。苏垣思量着,淡淡道:“世间之大,奇人异事多不胜数,本王并非孤陋寡闻的人,为何不信?”

    “哦。”聂霜紫呆呆点头:“你信就好了。”

    苏垣审视着她的神色,问道:“然后呢?”

    “啊?没有然后了啊。”聂霜紫摇头。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

    苏垣很怀疑。

    “这个怎么了?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聂霜紫瞪眼,嘟嚷道:“你怎么这么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我可从来没告诉过别人,你却连惊讶都不惊讶一下。”

    聂霜紫觉得,苏垣真是个异类,这世上怎么会有人,面对穿越这样的事,都接受的如此淡定……

    苏垣摇头,解释道:“本王不是不感兴趣,只是以前便相信轮回转世之说,现在因你,更加确信了而已。”

    “本王不在乎你从哪里来,只要你不离开便好。若真有轮回,本王会很高兴。”苏垣说着沉默了一瞬,幽远道:“这样的话,哪怕本王死在你前头,也可以学你不喝孟婆汤,来世还找到你。”

    “胡说什么不吉利的呢。”聂霜紫一把捂住他嘴巴,皱眉道:“说什么来世,要在一起就今生今生,下辈子……下辈子还不知道你投哪个国度去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