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真相背后的真相

    第一百八十五章:真相背后的真相

    “说到赐婚,朕忘了同你们说了,这个事可能还要暂缓一缓。”

    苏子询喝了口茶,对苏垣道:“自开春以来,南方灾情恶化,始终得不到控制。朕派去的人办事不力,拖拉了四五个月,那边还是遍地流民,朕很失望。祸不单行,听闻运送赈灾钱粮的必经之路上最近又出现了一伙流寇,胆大至极,还手段狠辣,不但敢劫官银,还扰的周边百姓不安生,弄得赈灾一事又生枝节。”

    “当地官员请求朕派兵围剿,朕想着,赈灾之事一直拖着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朕打算派你去赈灾,顺带将那帮不知死活的流寇围剿了。”

    苏子询说完盯着苏垣的神色,等待他的答复。

    苏垣的反应是不悦的皱眉道:“此事跟本王的婚事有冲突?”

    “本无什么冲突的。只是前段时间你两位皇兄已经大婚,现在流民慌慌,百姓居无定所,皇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传出喜讯,于民心而言,总是难安。”苏子询料到他会不高兴,安抚的笑道:“你放心,朕已经决定好了,等你把赈灾的事办好了,大功一件,朕就将赐婚一事当作奖励赐给你。到时候这消息公布天下,也算是喜上加喜了。”

    苏垣沉了沉眸:“所以说,儿臣还非去不可了?”

    苏子询冲着聂霜紫算计的笑了笑,嘴上答道:“你可以选择不去,不过这指婚一事,朕是不急了。”

    聂霜紫抽了抽嘴角,皇上,你要不要这样?以前巴不得王爷赶快找个人娶了,现在他好不容易想成婚了,你偏要用婚事算计一下他,吊一吊他的胃口,你就不怕适得其反么?

    不过这回王爷大侠还真是得认栽了,在北启,皇亲贵族没有皇上的指婚,是不可以私自娶妻的。没有皇上的同意,就是娶了也是无媒苟合,名不正言不顺。

    “聂三小姐,你说,朕说的可有道理?”

    见苏垣迟迟不作声,苏子询又把问题丢给了聂霜紫。

    皇上想看看苏垣是不是真的在乎自己,聂霜紫还能怎么说?不能拆他的台,只得附和道:“皇上为大局考虑,为了稳固民心,也为王爷的名誉,臣女赞同皇上的决定。”

    “三小姐果然识大体。”苏易笑了笑,看向苏垣道:“阿垣,三小姐都如此说了,你又何必急于一时?”

    “儿臣领命就是。”

    苏垣淡淡的睨着三人,也没有一意孤行。对他来说,只是早几天晚几天的事而已。

    “那就好。”苏子询满意的点头:“赈灾事宜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你明日就动身吧。”

    聂霜紫差点被糕点噎到,看着苏子询眼泪汪汪,这么急?就不能让她和王爷多待几天吗?

    看着聂霜紫和苏垣齐齐黑掉的脸色,苏子询愉悦的大声笑了。他终于找到能牵制苏垣的人了,以后再也不用对自己这个儿子一筹莫展了。

    而苏易,则是不言不语的低眸,温润的眼底有些生气。

    这时亭外匆匆步进一个宫女,欠身行礼后道:“皇上,废后卢氏遣了人过来,说是要见聂三小姐。”

    四人齐齐一愣,聂霜紫疑惑的指着自己:“我?”

    皇后娘娘要见她?不对,应该是前皇后娘娘,她现在是废后了。

    宫女恭敬点头:“是的,是聂三小姐你。”

    苏子询沉下脸:“她又要搞什么事?”

    “奴婢不知。”宫女摇摇头,回道:“卢氏只说一定要见聂三小姐,且是单独,说有要事相告。”

    “我与废后寥寥几次会面,并无什么交集,她有什么可对我说的?”聂霜紫更加不解了。

    宫女还是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什么事,补充道:“卢氏说了,事关聂三小姐的娘亲。”

    又是她娘?

    聂霜紫神色变幻了一下,站起来道:“我去见……”

    未完的话语却因为手被拉住了而打断,聂霜紫低头看着拉住自己的苏垣:“王爷?”

    “不许去。”

    苏垣冷冷的道。

    聂霜紫犹豫了下,还是道:“如今她羽翼已折,应该不会再兴什么风浪了,我去见见也无妨。”

    “你不知道,那毒妇就没有什么不敢做的。”苏子询也不赞同她去,说起废后的语气都很冷淡:“那个女人不知悔改,你何必理会。”

    “皇上所言极是,可是臣女还是想去。她如此明目张胆的叫臣女过去,臣女相信,她不敢对臣女如何的。”

    聂霜紫说着,又对苏垣道:“王爷放心,我去去就回。”

    话落抽出自己的手,对宫女道:“烦请姐姐带路。”

    苏垣目送着她离开,薄唇微抿,眼底的颜色黑沉沉的。

    “你就这么由着她去了?”

    苏易添了杯茶问苏垣道,虽然感受得到他的不悦,但他却一点强硬拦着的意思都没有。

    苏垣淡淡道:“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凤阳宫,一改往日风光热闹的景象,偌大的宫殿空荡荡的,静无人声,仿佛一座死殿。

    宫女把她带到殿门口就退下了,聂霜紫自己独自穿过寂静的长廊,暗沉的宫殿,一步步往后面的未央宫走去。

    风也萧瑟,花也萧瑟,只听得到她一个人低沉压抑的脚步声,无端让人觉得心里发渗。

    吱呀一声,聂霜紫推来厚重的宫门。一线光亮随着缓缓打开的宫门倾泄进来,照亮黑暗的殿堂。

    这么大的宫室,一盏灯也没点,卢氏就那样斜卧在软榻上闭目养神,青丝微盘,一袭素色宫装迤地。

    从门口照进来的光亮映照下,那张以往雍容华贵的的脸憔悴的不像样子。

    “娘娘。”

    聂霜紫走近,平静的唤了一声。

    “本宫现在哪里是什么娘娘?不过是个求死都不得的废人罢了。”卢氏慢慢睁开眼,凝视着她:“本宫还以为你根本不会来。”

    聂霜紫淡淡道:“娘娘提及臣女娘亲,臣女不敢不来。”

    “哦?你倒是挺孝顺的。”卢氏笑了一声道:“本宫差点害死你,如果不用这种理由,你肯定看都不想再来看本宫一眼。”

    “娘娘说错了,您并非是差点害死臣女,而是真的要杀了臣女。”聂霜紫微微皱眉,并不可怜她,直接道:“还请娘娘直说,叫臣女过来有何事。”

    “这般性急?怎么,想快点回到墨王身边吗?”卢氏坐直了身子,低眸道:“你现在一定很幸福吧?就连本宫这个被锁进冷宫的废后,都知道皇上要给你们指婚的消息了。”

    聂霜紫抿了抿唇淡道:“如果娘娘把臣女叫过来,是想跟臣女闲话家常,请恕民女不能奉陪了。”

    “你可知道,本宫很是讨厌你?”卢氏突然说了一句,凤目微冷道:“你第一次进宫,就搅了本宫的寿宴。第二次进宫,更是直接害得本宫一无所有,本宫真不甘心,没能杀了你。”

    “娘娘没有听说过自作孽不可活么?今日娘娘落得这下场,跟臣女一点关系也没有。”

    聂霜紫没想到这人到现在心思还如此歹毒,果真如皇帝所说,无可救药了。

    “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本宫原封不动的奉还给你如何?”卢氏冷笑:“你以为,本宫为何叫你来?因为本宫要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一个本宫连皇上都不曾坦白的秘密。”

    聂霜紫神色慢慢凝重:“你想说什么?”

    卢氏看着她,轻声道:“其实当年,害死苓妃的,除了本宫,还有一个人。你可知,那是谁?”

    聂霜紫屏息以待,卢氏冷道:“另外一个人,就是你娘程菁。”

    “什么?”

    聂霜紫震惊的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

    “你以为本宫的毒药是哪里来的?本宫那么好的计策哪里来的?是你娘,是她给了本宫蛊毒,给本宫出谋划策,本宫才能在苓妃那般惨死之后,还全身而退。”卢氏得意的笑了笑,阴冷道:“你娘可是一个虚伪的女人,一面为本宫筹谋,一面又跟苓妃交好。苓妃对她推心置腹,她却亲手将她送上了黄泉路。”

    聂霜紫心惊胆颤,脸色都白了一圈,咬牙颤问道:“为,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爹的仕途了。当年本宫娘家在朝中的影响力数一数二,多少人巴结不及。如果没有本宫的帮衬,你爹在官场能走的这般顺利,一路升到丞相?”

    说到这里,卢氏眼底又浮现恨意:“只可惜,帮衬的是头白眼狼,你爹最后竟然投向了祁王的阵营,真是有眼无珠。”

    这消息冲击力太大,聂霜紫头痛的扶额,可还是勉强着自己冷静问道:“这些你本该告诉皇上,告诉我做什么?”

    “告诉皇上?本宫为什么要告诉皇上?”卢氏反问,冷笑道:“告诉皇上无非一个结果,丞相府获罪,这对我有什么好处?你爹若被革职,祁王就会少了一个得力助手,太子和墨王不就更好对付祁王了?而如果没了祁王,这北启岂不就成了他们兄弟俩的天下?本宫才没那么蠢,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聂霜紫失望的摇头:“你竟然还这么执迷不悟!”

    “本宫当然要执迷!他不肯杀本宫,要让本宫这么痛苦的活着,如果本宫没了恨,那这漫长一生,本宫要如何度过?”

    卢氏说着,愤怒的扫掉了身旁茶几上的茶壶茶盏。咣当声响落在寂静的宫殿里十分响亮,茶壶滚了一地,壶中的茶水倾到了出来,茶杯碎瓷被冷掉了茶水浸湿,水又蔓延到了裙角。

    红着眼睛瞪着聂霜紫,卢氏沙哑着声音道:“你,你们,你们害得本宫被囚禁于此,一生困苦,本宫凭什么要让你们幸福安乐?凭什么?”

    “呵呵,本宫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本宫只会告诉你,本宫要你藏着这个秘密,终日惶惶不安,心怀愧疚的待在墨王身边,就如当年害死苓妃后的本宫一般!”卢氏嘶喊着,阴狠道:“你且想想吧,以皇上对苓妃的深情,以太子和墨王对苓妃的敬重,若有一日,他们知道了你是仇人之女,他们会如何待你?”

    “还会对你这么好吗?哈哈,恐怕只会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吧。”

    聂霜紫眉头越皱越深,看着眼前这个又哭又笑的几近癫狂的女人,悲悯的叹了口气,转身往殿外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