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废后(二)

    第一百八十四章:废后(二)

    皇后心脏突突地跳,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故作镇定道:“皇上怎么了,怎么一过来就尽说些臣妾听不懂的话?”

    “皇后听不懂?那好,朕说些皇后听得懂的话吧。”

    苏子询越过她,在软榻上坐下,看着跪地的皇后沉声道:“皇后,朕问你,你很希望朕死吗?”

    皇后脸色一白,抬眸道:“皇上,臣妾怎敢!”

    “你不敢?呵呵,好一个你不敢。”苏子询自嘲的笑了笑,突然声音有些悲:“朕以前也以为你不敢的。”

    “皇上……”

    “你先别急着狡辩,待看过了人后再说吧。”苏子询摇摇头打断她的话,对外面道:“把人带进来吧。”

    皇后心里一慌,连忙转头,就见他话落后,侍卫押着一个宫女和一个男人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太子苏易。

    看到他们,皇后心就凉了半截了。

    这个宫女,是她一早派出去的,接了她的命令把聂霜紫发现的布偶偷偷放在贵妃宫里栽赃。男人,是她派去刺杀聂霜紫的刺客。如今双双被抓,看来是已经暴露了。

    苏子询从怀里掏出那个布偶,上面的银针已被悉数取下。他细细端详着,也不说话,冷沉的气压压得皇后大气也不敢出。好半晌后,他恼怒的皱眉,把布偶啪的一声砸皇后身上,怒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皇上希望臣妾说什么?”

    皇后低眸凝视着布偶,平静的问。事情揭发已成定局之后,她反而镇定了下来,没了刚才的揣揣不安。

    “解释啊,你给朕解释啊!说谋害聂三小姐的人不是你,说派刺客去刺杀聂三小姐的不是你,”苏子询怒目,沉沉道:“诅咒朕,把这布偶扎满银针巴不得朕早点死的,也不是你!”

    皇后冷笑:“皇上会过来,不就已经确信了事实如何了吗?您也说过,不会听臣妾狡辩,那臣妾又何苦自作可怜?”

    “你倒是承认的干脆。朕的皇后啊,朕以仁德待人,盛誉朝野的皇后啊,竟然盼着朕死!”苏子询痛心疾首,看着她愤恨道:“太子向朕告发你当年,与苓妃之死有关,有据有理,你可也承认?”

    皇后怔了怔,看向一旁默不作声观望的苏易,自嘲道:“原来你一直在调查当年之事么?你一定恨极了本宫吧?这些年,你是否从未把本宫当作你母亲?”

    “母后又何曾把我当作过儿子?”苏易反问,声音冷淡:“你杀了我母妃,亦也厌恶我,抚养我也不过是为了利用罢了。”

    “是啊,不过是利用罢了。本宫没有孩子,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只能过继他人的,可后宫佳丽三千,唯独只有你母妃深受宠爱,也只有身为她儿子的你能做太子。”

    皇后悲凉的笑了笑,抬起痛苦又仇恨的眼:“本宫又何尝愿意,千般算计,却只能把她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来养!”

    苏子询愤怒的站起身,语气仍带着一丝不可置信:“果真是你么?”

    “除了臣妾,谁又敢动她呢?皇上当时将她保护的那么好,珍如至宝,旁人讨好她都来不及,又怎敢伤害她?”皇后收了笑容,对着苏子询阴冷道:“你们只以为她是中毒而死,却不知道那是臣妾费尽心力得到的蛊毒。中了那种蛊,不但会死,还会受尽折磨而死。臣妾恨她,要让她死之前还疼着痛着……只可惜,那天皇上赶不及,没能亲眼看到苓妃死前苦苦哀嚎的样子。”

    “毒妇!”“啪!”

    苏子询怒不可遏的扇了她一巴掌,恨恨道:“苓儿那般善良,与世无争,宫中嫔妃大多与之相好,疼护有加,你竟然还下得了手,对她做了那么残忍的事!”

    “臣妾是残忍,可皇上呢?皇上对臣妾又何尝不残忍?”皇后抬手抚过火辣辣的脸,一颗珠泪滑下风韵犹存的脸,苦笑道:“臣妾自嫁给皇上以来,这么多年了,皇上一直以皇后称呼臣妾,可还记得臣妾的名字?”

    “在皇上心中,臣妾只是皇后。你的妻子,你的爱人,都是那个多年来梦里梦外不敢相忘,被你唤作苓儿的妃子。皇上可知道,臣妾有多嫉妒?臣妾当初嫁进宫,父亲便告诉臣妾,帝王无情,臣妾身为皇后,要大度宽容,治理后宫才是主要。臣妾也一直那样做的,一心想当个好皇后。”皇后说着停了停,擦了擦眼泪,将朦胧的视线凝视在苏子询身上:“臣妾以为皇上不会有爱,所以从不奢求。可皇上,却动了情。”

    苏子询猛地蹲下来,抓住她的肩膀怒声道:“朕一开始就说过,就算有苓儿在,朕也不会对你有失偏颇,你为何还要这么做?这些年,朕对你不好吗?”

    “皇上所谓的好,是将臣妾闲置在凤阳宫里,陪伴宫灯清冷,然后暗地里一点一滴的削去我母家的势力,让臣妾从此无枝可依吗?”

    皇后绝望的笑,推开他的手凄凉道:“如果是这样的好,臣妾宁可不要。这些年,臣妾所做的种种皇上真的一无所知吗?那些死在臣妾手上的宫妃臣子,皇上不是不知道,只是当年臣妾母家卢氏坐大,皇上有所忌惮罢了。当年你封臣妾为后,不就是为了制衡臣妾父亲吗?这些年,皇上殚精竭虑,臣妾母家在朝中为官的人,削职的削职,流放的流放,卢家俨然已成一个空壳了不是吗?现如今,你终于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处置臣妾了,终于不必再跟臣妾假作恩爱了……聂三小姐的事不过是个引子,你们父子三人,其实早就厌臣妾至极了。”

    苏子询握了握拳:“是你自己自作孽,如果没有这些事,你本可以在宫中永享尊荣,谁也不会动你的位置。”

    “永享尊荣?”皇后又哭又笑,眼底一片悲凉:“这皇宫寂 寞 无边,长夜漫漫,没有皇上的爱,没有孩子,臣妾只感到了苦。”

    “可臣妾却不敢死,因为皇上还活着。臣妾知道苓妃死后,皇上你也活得很苦,臣妾就是想要看着皇上这样苦,所以才活着。”皇后看着自己的手,空荡荡的手,声音也空荡荡的:“臣妾恨苓妃,也恨皇上。臣妾已经杀了苓妃,虽然盼着皇上死,却永远都不会伤害皇上。看到你们就这样天上人间相隔,臣妾很高兴。”

    “疯子!到现在还不知悔改,无药可救!”苏子询失望的别过眼,再不愿意看她这张丑陋的脸。

    皇后深吸了一口气,抬眸平静道:“二十年执妄一朝了,臣妾不恨了,也不爱了,请皇上给臣妾一个了断吧。”

    “你我之间,是该了断了。是朕错看了你,可是朕不会杀了你。朕会继续查,把你做的好事都查清楚公布天下,你不配再做朕的皇后。”

    苏子询沉声,听她说了那么多,心中愤怒痛苦还有懊恼和斯人已逝的无可奈何,复又淡淡道:“黄泉路更漫长,苓儿她还在等朕,朕不愿意你死在朕前头,再去伤她一次。你不是害怕寂寂长夜么?那你就在这未央宫里独自过完余生,看未央宫里夜未央吧。”

    苏子询说完,再不愿意和她待在一处,甩袖离开了,同时也带走了所有的人。

    风过,宫灯扑腾着尽数熄灭,昏暗的光线罩下一室清冷。

    皇后缓缓瘫坐在了地上,转目四顾,铜镜里映出她悲凉的容貌。

    就在这短短一瞬间,穿在身上的凤冠霞帔,都失了光彩,变成了死物。

    “未央宫里夜未央……”

    ……

    第二日,一纸废后诏书公布天下,举国震惊。

    第二日,聂霜紫又跟着苏垣进了宫。

    上一次进宫时,皇后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后,没想到不过短短几日光景,皇后就成了废后,就连聂霜紫都不禁有些唏嘘人事无常。

    但鉴于自己是受害人之一,聂霜紫也没有过多可怜什么,只是有些意外罢了。意外于苏垣和苏易扳倒皇后扳的如此不留后路,意外于皇后如此恶行昭昭,皇上还留了她一条命。

    不过皇家的秘辛,她一个外人猜猜也就是了,没什么资格多嘴去问。再者皇后害了苓妃娘娘,证据确凿,王爷大侠听到废后的消息后也很平静,没有觉得惩罚过轻了。

    也许,在他们心里,有些人活着比死了更好吧。

    一进宫就直奔水雾亭,皇上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在座的还有太子苏易。

    “三小姐的身子可大好了?”

    行过礼数后还没坐下,苏子询看着聂霜紫就先关心的问了一句。

    聂霜紫恭敬道:“回皇上,臣女身子已无碍了,多谢皇上挂怀。”

    “那便好,坐下吧。”苏子询慈祥的笑着,一副好长辈的样子:“朕昨日已下旨恩准你回府,垣儿还派人来回朕,说你身子尚虚弱,还要在墨王府多调养些时日,朕还有些担心呢。”

    苏易接腔道:“现在看来,是阿垣自己舍不得聂三小姐回相府,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苏垣淡淡道:“是又如何?”

    “这可就是垣儿你任性了啊。”苏子询点点手指,笑道:“你也不怕人家家里人挂念着。”

    聂霜紫心里翻个白眼,面上却羞怯无奈道:“皇上,太子殿下,莫拿臣女取笑了。”

    “你还怕取笑啊?”苏子询调侃她道:“你看你又装出这么一副拘谨的样子,上次在朕面前不是很大胆么?还敢和朕谈条件,让朕赐婚来着。”

    “额……”

    聂霜紫尴尬了,看着苏垣和苏易投来的视线,故作没听懂的样子,低头喝茶。

    苏垣眼底暗笑,抬眸道:“父皇,你欠儿臣的赐婚圣旨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