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跋扈宫女

    第一百七十八章:跋扈宫女

    聂霜紫往御膳房的方向去的路上,低头思索着应该弄些什么吃的出来。她想的太专心,以至于当身后宫女急切的惊呼声响起时,她只能下意识的抬头。

    一个装着满满鸡汤的汤盅迎面飞来,当头砸下。

    尽管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后退了一步并抬臂挡住了脸,没有被汤盅砸到,可还是被飞出的滚烫鸡汤泼了不少在身上。

    “咝~”

    聂霜紫被烫的倒吸了口冷气,连忙抖动水袖和裙摆,抬眸看向自己的前面,看到一个长相清秀的宫女。

    见她冒失的打翻了汤盅之后,就一脸急切的奔了过来。不料她扑过来之后,只是着急的蹲下身捡起打翻的蛊子查看,自言自语的懊恼道:“死了死了,这下可完了。”

    聂霜紫低眸看着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三小姐,你没事吧?”

    跟着她从水雾亭一起过来的小宫女连忙放下茶盘,撩起她的袖子察看。看到白皙的手臂上一片通红时,惊呼了一声。

    转目气冲冲的冲蹲在地上的宫女道:“你是哪个宫的人?怎么做事这般不小心,你可知你冲撞了谁?”

    “你瞎了眼么?我是皇后娘娘宫里的。”那宫女打翻了主子的补汤,心情正恼着呢。听到这质问声立马站了起来,平日里嚣张惯了的她甚至没关心到底烫了谁,一出口就是道:“谁让你们倒霉,自己撞了上来。”

    “你!”

    那小宫女一看到她,气焰立马就短了一截。虽然还是气得不行,却不敢顶撞,而是对聂霜紫小声劝道:“三小姐,我们走吧,奴婢带你去找御医好吗?”

    聂霜紫打量完那自称是皇后娘娘宫里的嚣张宫女,瞄了眼身旁这小宫女的忌惮神色,淡淡问道:“你认识她?”

    小宫女低声在她耳边答道:“她是皇后娘娘的近身宫女之一,名唤花霞。不但是一等宫女,还是皇后身边的人,平日里莫说是我们这些小宫女,就是宫里的管事们,时不时会进宫来的官家夫人小姐们,也是不敢轻易得罪的。”

    “哦……”

    聂霜紫了然的点点头。不就是顶着皇后的名义欺负人吗,还这么一副骄傲的样子,无语了。不过她也懒得跟这种人一般见识,那鸡汤烫得她手臂疼得要命,再不找水泡着估计就得起水泡了。

    冲小宫女点了点头,正打算离开,可谁知道那叫花霞的宫女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见是个虽然漂亮,却是眼生的小姐,又看出她们想息事宁人的意图,以为是没什么过人背景的小家小姐。于是更加肆无忌惮了,仰着下巴道:“这鸡汤是给皇后娘娘补身子的,能被它泼到,是小姐你的福分。”

    聂霜紫刚抬起的脚步又放下了,沉默的盯了花霞一会儿。把她盯的心里发毛后,偏头淡淡问身边的宫女:“这里离皇后娘娘的寝宫远吗?”

    宫女指了指左边的宫殿道:“不远,前头拐角过了莲池就是了。”

    “那好。”聂霜紫点点头,率先往那个方向走去,要去找皇后的意图非常明显。

    花霞心里一惊,连忙快速拦住她道:“你要干什么?”

    聂霜紫低头看了看自己油腻腻的裙摆和袖子,笑了。

    “你不是说,这是我的福分吗?既是福分,我自当亲自去向皇后娘娘谢恩。”

    话落,推开她拦着的手走过。任凭她在后面又喊又叫,聂霜紫连头也没回。

    未央宫前。

    花霞插腰,对跪在地上的聂霜紫怒道:“皇后娘娘正在午歇,是不会见外客的,你这样若是惊扰了皇后娘娘,担待得起吗你?还不快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聂霜紫抬眸睨了她一眼,不搭理,气得她浑身发抖。

    聂霜紫一到未央宫外就向里头的宫女禀明自己要见皇后娘娘,守门的宫女拒绝通传,她索性就在未央宫外跪了下来,耐心等候。

    花霞见她这样子,对着她厉声威吓着,想把她吓得知难而退。谁知聂霜紫无动于衷,神色冷淡,反倒是她自己吵吵嚷嚷的声音太大传了进去,扰醒了皇后。

    “你们好大的胆子,在本宫宫外吵个不停。”

    皇后神色微倦,在宫女的搀扶下迈过门槛,缓步走了出来。

    还想再说些狠话的花霞闻言背影一僵,连忙转过身向皇后跪了下来:“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聂霜紫:“聂三小姐,本宫听闻你今日受皇上传召入宫,因何非要见本宫不可?”

    花霞一听到受皇上传召五个字,脸色一白,偏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聂霜紫。

    “民女参见皇后娘娘。”

    聂霜紫双手重叠磕了个头,恭敬道:“回娘娘,民女别无他意。只是民女托娘娘鸿福,享用了“一身”鸡汤,受此殊荣,分外感恩,故此想向娘娘谢恩。本想谢完恩后便走,谁知扰了娘娘好眠。无心惊扰,还望娘娘恕罪。”

    皇后此时才注意到她一身华美长裙上那分外显眼的汤渍,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娘娘,是,是奴婢……”花霞战战兢兢的出声,结巴道:“是,是奴婢不,不小心……”

    原想若是皇后查问,她也可以反咬一口说是这来历不明的小姐撞翻了皇后娘娘的鸡汤,可是皇后那么一说,花霞也不敢随便攀咬了。如果这女的真跟皇上都认识,那事情闹大了可一点好处也没有。这件事情如此简单,若连皇上都出面插手,她真是死一百次都不够的。

    “该死的奴才,你是怎么做事的?”皇后听言沉下了脸,喝道:“聂三小姐乃是皇上招待的贵客,若烫出个好歹,你让本宫怎么跟皇上交待?”

    花霞吓得连连磕头:“奴婢是无心的,奴婢是无心的啊,求皇后娘娘息怒,原谅奴婢这一回吧。”

    “皇后娘娘说得有道理,若是人人都像这位宫女姐姐般做事,那娘娘迟早得受牵连呢。”聂霜紫挑眉,抬高自己被烫的红肿的手臂笑道:“今次幸而是烫到了民女,不是什么贵重身份,小事化了也就罢了。若他日冲撞的是哪号大人物,少不得要损娘娘的颜面。”

    皇后娘娘不悦的看向她:“奴才做事失手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三小姐何须说的如此严重?”

    聂霜紫低眸不语,跪在聂霜紫身后的宫女听到这,跪着挪前了两步,磕头道:“娘娘明鉴,并非是三小姐斤斤计较,而是花霞身为娘娘身边的人,非但没有以礼度人,还咄咄逼人至极。”

    在皇后审视的目光下,小宫女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末了道:“三小姐本不欲计较的,是花霞太目中无人了。”

    “大胆!”

    皇后听完后大怒,指着花霞道:“你是活腻了。”

    “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啊。”

    皇后看也不看一个劲求饶的花霞,冷道:“来人,把这宫人拉下去,杖责三十,贬去浣衣局。”

    “娘娘,不要啊,您饶了奴婢吧,您饶了奴婢吧。”

    花霞被两个太监拖着还兀自挣扎,对着聂霜紫喊道:“三小姐,聂三小姐,是奴婢有眼无珠,奴婢不该冒犯您。求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替奴婢向娘娘求求情吧,求求您了……”

    聂霜紫恍若未闻般,直到她被拖出了未央宫,都没有转头去看她一眼。

    皇后看着还跪在地上的她道:“三小姐起来吧。此事是本宫治下不严,让你受委屈了。你这样也无法去见皇上,到本宫宫里换套衣服再走吧。”

    话毕又偏头对身边的宫女道:“你去御医那拿瓶治烫伤的药膏来,给三小姐用。”

    “谢娘娘费心。”

    俯身谢过恩,聂霜紫才缓缓站了起来。在进未央宫前,她想起了在水雾亭等着的皇上,对扶着自己的小宫女道:“你且先回水雾亭禀报皇上,就说我在御膳房耽搁了,迟些回去。不要提起刚刚发生的事。”

    “是。”

    小宫女听话的走了。

    聂霜紫跟着皇后进了她的寝宫。进去后,皇后在外面等着,让宫人带她进内室换衣服。

    皇后的寝宫自是富丽堂皇,聂霜紫接过宫人递来的衣服,道了声谢,自己走到屏风后换了起来,一边换一边欣赏着金线在屏风上绣制的百鸟图,啧啧称奇。

    这皇宫不说拢尽天下奇珍异宝,但肯定也不少了。一路走过,皇后宫里值钱的玩意真不少,就连一个屏风,都是王孙贵族家里比不上的,这百鸟图绣的多栩栩如生啊。

    不过……她怎么觉得这绣图有些眼熟呢?

    聂霜紫系紧衣带,狐疑地凑近了看。边看着还边用手摸过那些绣线的走向,摸了半晌,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睛。

    难怪她会觉得熟悉了,这绣图出自她亲娘的手笔啊。以她娘名冠天下的绣艺,皇宫里会有她娘的遗世作品,聂霜紫并不觉得意外。

    这屏风上绣图的针法,她还不怎么熟练,她娘又很少用,所以家里也没有作品可以供她参考。此时看到,聂霜紫忍不住细细观摩了一会。

    好半晌后,直到外面传来宫人的询问声,聂霜紫才收回手,急忙着想要出去。但心神还在绣图上的她,没注意脚下,不小心踩了自己换下来的油腻腻的衣服,于是……

    “嘭!”

    “三小姐,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不小心碰到柜子了。”

    聂霜紫捂着额头坐在地上,看着自己撞倒的屏风,对着外头摆了摆手道。

    守在外面的宫女不放心的问:“需要奴婢进来帮忙吗?”

    “不用,我马上出去了。”

    聂霜紫拒绝,忍着痛站起来,刚想把屏风搬回原位,目光却落在了屏风支脚下的一个小小暗格里。

    暗格很小,里头塞着一个扎满了银针的白色布偶。

    聂霜紫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心口怦怦直跳。

    这,这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