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初露风华(二)

    第一百七十六章:初露风华(二)

    皇宫校场。

    今日的校场很是热闹。因为国事繁重已经大半年不曾来校场练武健身的皇上心血来潮,一大早就来校场练起了骑马射箭,宫外的几位王爷入宫请安听闻,也一同陪同到了此地。当今皇上共有八子,除了未成年的八皇子和早夭的大皇子贬黜的五皇子,其余的都到了。

    那些平日里瞻仰皇子风姿的宫女们齐齐聚到了附近,明里暗里的翘首以盼。

    当侍卫来禀报,墨王爷携聂三小姐奉诏入宫后,整个校场都沸腾了起来。不止宫女们兴奋,驻守校场的侍卫们也兴奋。立太子后,朝中几位皇子都封了王爷,出宫拥有了自己的府邸。但只有四子苏煌和七子苏垣有自己的封号,而两人之中,又以苏垣的威望最高。朝野不论文官武将,尽皆赞誉。

    看到自己这个儿子这么高的影响力,苏子询自豪地笑了笑,弯弓拔箭道:“让他们过来吧。”

    侍卫领命下去,苏子询噌地一声射出一箭,看着自己射出的成绩,无奈摇头道:“老咯,不中用了,这箭术都大不如前了。想当年,朕的箭术可不输给你们中任何一个呢。”

    苏煌拱手奉承道:“父皇过谦了,您老当益壮,箭术一如当年呢。”

    “好啦,你们也别一个劲的吹捧朕了。”苏子询摆了摆手,转身将弓递给身后的太监,含笑道:“老七过来了,他的武艺享誉朝野,你们待会可以和他切磋切磋。”

    “儿臣可不敢跟七弟比……”

    苏煌还想再谦虚几句,却听到校场外传来一声声惊呼声,将他的声音生生淹没了。苏煌不悦的皱了皱眉,苏垣又不是三头六臂,这都城上上下下的人至于一看到他就咋呼吗?

    可很快,他就发现,众人惊呼的源头不是苏垣,而是苏垣身旁的女子。

    这是他此生,第一次看到一个可以和苏垣并肩,并且丝毫不被其风华掩盖的女子。

    “那女的是谁啊?”

    “不知道,不过真好看啊。”

    “对啊,真漂亮……”

    耳边传来侍卫太监宫女们的低低私语声,或赞叹或惊艳。苏煌在心里赞同的点了点头,对,是漂亮。不是那种一见倾城,再顾倾国的美,而是一眼望去濯清涟而不妖的淡雅,风姿如兰,纵然不笑,也无端让人喜欢。

    这个女人,他认识,他妻子的妹妹,聂家的三小姐。

    “儿臣参见父皇,诸位皇兄。”

    “民女参见皇上,太子,诸位王爷。”

    苏垣和聂霜紫一前一后走到众人面前行礼。面对诸多打量的目光,聂霜紫神态自若,不见丝毫拘谨。

    “免礼吧。”苏子询挥手让他们起来,看着聂霜紫不太确定道:“这位是,聂三小姐?”

    虽然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但皇帝陛下还是下意识的用了疑问句。眼前这人明明还是数月前的那张脸,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大不相同。怎么说呢,嗯……并不是一瞬间变成绝美的美人,就是面容精致了很多,对,精致。宛如一个从不沾胭脂的少女,轻施粉黛,就惊艳了世人的目光。

    这样想着,苏子询看着聂霜紫的目光越加思量了起来。这个少女,原是这么漂亮的姑娘么……

    聂霜紫颔首:“回皇上,是民女。”

    “你今日的打扮好看,比以前更适合你。”

    慈祥的笑了笑,苏子询真心的夸了一句。

    聂霜紫欠身谢恩:“谢皇上赞誉。”

    “呵呵,好了,不必多礼,今天找你们来,只为闲话家常。”苏子询说着,拍了拍苏垣的肩,指着苏煌和苏易几个人道:“你来得正好,你几位兄弟都在等着和你切磋呢。夏猎将至,大家伙儿都勤快练身手呢,你可不能落于人后。既来了,就和你几位兄弟比试比试。”

    苏垣拱手淡道:“儿臣遵命。”

    “父皇这是为难儿臣们呢。”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三王爷笑道:“七弟箭术高超,跟他比试,儿臣们可是输定了。”

    “既然如此,更要好好向你皇弟学习才是。”

    苏子询拍了拍手:“来人,拿弓给墨王。”

    苏垣看了眼聂霜紫,然后接过弓走到场中,对苏煌几人道:“几位皇兄请。”

    苏煌和几位王爷见此,也纷纷拿了弓入场。

    苏子询看着打算一展身手的几人,拿锦帕擦了擦脸上的汗,对目不转睛看着苏垣的聂霜紫笑道:“由着他们去切磋,校场这里热得很,三小姐同朕去水雾亭坐坐吧?”

    聂霜紫怔了怔,看了眼周围方才还关注她,现在又被王爷大侠的英姿吸引住视线的人们,点了点头:“是。”

    苏垣拉了拉弓弦,似有所感,回眸看到苏子询和聂霜紫离开的背影,轻皱了皱眉。

    “七弟,这么多眼睛看着呢,你射箭时可要专心些。”

    苏煌提弓站到了他身边,看着他的目光所向,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苏垣淡淡的瞟向他:“不劳四皇兄费心。”

    ……

    水雾亭是皇宫里颇为有名的一个景致,皇室在这里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令此处四季清凉,是夏季宫里的嫔妃包括皇帝在内都很喜欢来的避暑佳处。

    水雾亭建在海棠花林里,清湖上。亭外的林木风声飒飒,亭下的流水不歇,荷花正艳。聂霜紫沉默地跟着皇帝,心里惊艳于这水雾亭的景色。

    “你今日的打扮颇有你母亲当年的风采。”

    背着双手往亭里走,苏子询突然道。

    聂霜紫愣了下:“皇上知道我母亲?”

    “自然是知道的。当年你母亲名满北启,不仅是因天下第一的绣艺,还因为她不输于她人的姿容。”

    在亭中石凳上随意坐下,桌上早已有宫人事先备好了茶水凉糕,抬手示意她坐下,苏子询又道:“皇后时不时的就喜欢传召命妇进宫陪她聊天,所以朕也有幸,得以见过你母亲几次。”

    聂霜紫低眸:“皇上如此赞誉娘亲,民女惶恐。”

    “斯人已逝,贸然提起,是朕唐突了才是。”

    苏子询和蔼的笑了笑,挥手让多余的宫人下去了。看着桌上的茶具道:“三小姐厨艺冠绝天下,不知可懂茶艺?”

    “民女愿为皇上效劳。”

    一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聂霜紫站起来欠了欠身,坐得近了些,体贴地拿起茶具泡茶。

    看着她娴熟的动作,苏子询思衬着摸了摸下巴。实在难以想象,眼前这个举止得体,多才多艺的人会是传闻中被聂相闲置后院多年的不受宠女儿。

    派去调查的人来报的时候,他都觉得匪夷所思。在那样的环境里,她是如何把自己培养的如此才艺俱佳呢?

    “当日寿宴后,朕在御书房与你说的话可还记得?”

    聂霜紫沏茶的动作顿了顿,颔首道:“民女记得。”

    苏子询笑了笑:“朕说过,如果你能一心为垣儿调理胃疾,无有他念,朕可以许你一个要求,任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现在看来,这个任务你完成的很好,你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了?”

    聂霜紫摇了摇头:“当日民女也说过,若真为王爷好,去他身边的人本应抱着真心,实在不应牵扯利益。况且民女想要的东西,皇上未必给得了。”

    “哦?这世上还有朕给不了东西?”

    苏子询好奇,那到底会是什么。

    聂霜紫将泡好的茶递到他面前,浅笑道:“自然是有的,非是民女妄言,皇上贵为天子,确实是高高在上,可脱去龙袍您也不过一个普通人。您能许我的,无非是富贵荣华,权势地位。可这些,民女不求。”

    “呵呵,你倒是很敢说啊。”

    苏子询呵呵一笑,却没有生气的意思。

    聂霜紫抿唇微笑:“民女直来直往,望皇上莫怪。”

    “你的直率,朕已经领教过了。”苏子询闻了闻芬芳的茶香,满意点头道:“你也很懂得分寸,知道怎么说不会令人恼火。”

    “你不愿意跟朕提要求,朕自己赐给你一个怎么样?”

    喝了会茶,苏子询突然出声,看着她道:“嫁给垣儿为妃怎么样?”

    聂霜紫心里一惊,抬眸看着不像是开玩笑的皇帝陛下。

    “朕挺喜欢你这丫头的,朕也想过了,垣儿的胃疾始终是个隐患。那是他在西凌落下的病根,非长久不能痊愈,他既然喜欢你的手艺,也能与你和睦相处,有你在他身边,朕也放心。”

    苏子询打量着她的神色,自顾自道:“不过垣儿脾气倔,向来不喜朕插手他的婚姻大事。如果是你的话,哪怕不能是正妃,侧妃朕还是可以保证的。”

    “多谢皇上美意。”聂霜紫起身谢恩,却是拒绝:“但民女有志,今生不为他人之妾,皇上若真要赐,便赐正妃之位吧。否则,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苏子询轻皱眉头:“你会否,太过贪心了些?”

    她从来都是这么贪心的。

    聂霜紫低眸不语,苏子询叹了口气:“那便罢了吧,不过朕许你的约定还是有效的,你什么时候想跟朕提起这个要求了,你就进宫找朕吧。”

    “皇上既然执意如此,那民女就提一个要求吧。”

    聂霜紫笑了笑,恭顺恳求道:“就请皇上不再惩罚民女,让民女回家吧。”

    “嗯?”苏子询不解:“朕还以为,你在墨王府待的不错。”

    聂霜紫苦笑道:“墨王府再不错,可民女长期待着,始终于理不合。民女还是希望可以尽快回到家中,做自己的小姐的。”

    苏子询颔首:“这倒也是,让你一个弱质纤纤的千金小姐去墨王府做事,你肯定觉得委屈了。当日也是朕爱子心切,失了妥当……朕答应你。”

    “谢皇上。”

    聂霜紫微微一笑,长吁了一口气。

    没关系,分开是暂时的,王爷大侠是不会生她气的。总有一天,她会让自己名正言顺的待在墨王府的。

    苏子询锁着她的笑容淡淡道:“但愿我那榆木脑袋的儿子离了你,会知道女人的重要性,若能亲自来求婚就再好不过了。”

    聂霜紫无奈的笑了笑,王爷大侠是有多禁欲啊,竟能让他亲爹都这么操心操到饥不择食了。照这情况看,只要王爷喜欢,哪怕他要娶的是个农家女,皇上也会立马赐婚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