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初露风华(一)

    第一百七十五章:初露风华(一)

    一日风波过后,又是入夜。

    聂青芙拿着一本黄历来到聂霜紫的房间,看采衣在收拾东西,轻声问道:“三姐要走了?”

    坐在绣架前刺绣的聂霜紫头也不抬,淡应道:“嗯,回来耽搁了这么久,该回王府了。”

    “明日一早回吗?”聂青芙抬了个凳子坐在聂霜紫身边问道。

    “嗯。”

    聂霜紫点了点头,这丞相府,她着实是不想呆了。

    抬眸看向聂青芙,挑眉道:“四妹有事?”

    “爹让我和付管家挑个好日子,让二姐和叶公子成亲呢。”聂青芙晃了晃手里的黄历,轻笑道:“我还以为爹真的要让二姐就这么无名无分的跟着人家走了呢,没想到其实是口硬心软来着。”

    “好歹也是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哪能这么便宜了外人?就是我们愿意,爹也不愿意,说那些话不过是一时之气,等冷静下来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就算不看在血脉亲情的份上,看在大姐的份上,爹也不会那么绝情的。”

    银针上挑勾起,聂霜紫看着自己绣的鸳鸯图,淡淡道:“如今外头流言如刀,此时成亲确实不妥。刚好叶掌柜负伤在身,让二姐去照顾他,暂避些风头不在外面露面也好。等过些日子,外面多嘴的人都消停了,她再回来,也就没那么多人诟病了。你挑日子可以不用那么急,迟些时候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来问问三姐。爹虽然没说真的让二姐净身出户了,毕竟也还是在气头上,晚点也好。”

    聂青芙说着,感慨道:“二姐其实是家里姐妹几个最幸福的了,遇到如此的事,还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令人羡慕。”

    聂霜紫自嘲:“是啊,若是今 日换成你我,别说得偿所愿,恐怕逐出家门都是轻的。”

    搞不好,还要浸猪笼呢。聂映梅能如此顺利,其实还是托了她有个王妃姐姐的福。

    聂青芙赞同的点头,眼神有些黯淡。顿了会,她又道:“爹因这事看起来气得不轻,入夜后就犯咳疾了,三姐可要去看看?”

    聂霜紫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你让厨房多做点下火的汤羹送去,好生照看就是。”

    聂青芙看着她的神色,斟酌问道:“三姐似乎,心情也不是很好?是在生爹的气么?”

    聂霜紫针尖顿了顿,暗叹一声,放下绣花针,抬头平静道:“与其说生气,不如说是寒心,但生在聂家,他为父亲,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三姐一定也经常想,哪怕生在平常百姓家里,都比生在如此凉薄的侯门里要好吧?”

    聂青芙苦笑一声,站了起来:“我去看爹了。”

    聂霜紫目送她消失在视线里,转眸看向收拾东西的采衣,轻声道:“采衣,你说,二姐和陈谋助的事,是意外吗?”

    采衣叠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目露迷茫道:“奴婢也不知道,但说是意外,二小姐也太倒霉了。”

    “是啊……我也有点怀疑。”

    聂霜紫喃喃着,复又重新拿起针线,自言自语道:“罢了,反正事情已了,再追究也没有意思。”

    第二日用过早膳,聂霜紫就带着采衣陇云回了墨王府了。时影说有事要做,昨晚就离开了相府,凤燿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回到墨王府,已近午时,她一言不发的说回来就回来,搞得墨王府上下都一脸意外,意外之后是惊喜,心里高兴想道,阿紫姑娘总算是回来了。

    聂霜紫回来之后,直奔云晖院。

    苏垣正在书房里看文件,她一进来,就直扑到人家怀里去了:“王爷!”

    苏垣将手上的文件搁下,伸手揽住她,淡淡道:“不是说还要十日才回?”

    “我想回家了嘛,王爷你不欢迎我?”聂霜紫含笑挑眉。

    听她这样毫无芥蒂的说这里是她的家,苏垣愉悦的轻挑唇角,,轻抚了下她鬓角淡道:“自然是欢迎的。”

    “嘿嘿,那就好。”聂霜紫高兴的一笑,雀跃道:“战大哥叫人带消息给我说,他会让叶掌柜南下做生意顺带养伤,二姐也跟着去了,我放下心啦,所以就回来了。”

    “为了你姐姐,你倒是费心。”

    苏垣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替她调整了下舒服的姿势,便拿过一封文件又看了起来。

    聂霜紫靠着他的肩膀,蹭了蹭道:“换作其他人,我也未必会费心。只是我二姐这个人,着实没有那么坏,叶掌柜也是个好人,我不忍心他们就这么劳燕分飞了。而且……”

    聂霜紫看着苏垣的侧脸,浅笑道:“我一直相信,做好事是会有好报的。”

    “哦。”苏垣轻挑眉:“你想要有什么好报?”

    跟你永远在一起啊。

    聂霜紫打了个呵欠,偷笑道:“你猜猜。”

    虽然希望永远都如此时一般,快乐安然,他在她身旁。但如果有一天,她和苏垣遇到磨难的时候,她希望也能有人帮帮她和他。

    靠着他缓缓闭上眼睛,聂霜紫满足的叹息:啊,果然,只有这个人,是她最向往的归宿了。

    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苏垣微微低眸,看见怀里的女孩才闹腾了这么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无奈的轻摇了下头,他将未看完的文件叠起来放在一旁,抱着聂霜紫走到了书房一侧的软榻旁。

    午后和风暖暖,将聂霜紫放到软榻上后,苏垣也和衣躺在了她身旁,将面容恬静的她拥进了怀里。

    软榻旁,是酣睡正沉,打着轻微呼噜声的白虎昼风。

    三日后,皇上传召墨王和聂霜紫进宫。

    接到圣旨,聂霜紫笑了笑,皇帝陛下终于想起她这一号人物了啊。

    “小姐,你要穿这件衣服?”

    进宫前,聂霜紫回房换衣服。采衣从衣柜里翻出她说的那件水蓝色莲花裙,惊讶的问道。

    精致的水蓝长裙,裙摆绣着白色的睡莲,袖口别出心裁的添了银色的飘带,又绣了银蝶作衬。

    很漂亮的一件衣服,本没有什么问题,可问题是这件衣服过于华美,同她家小姐平日里低调的穿衣风格大不相同。

    这衣服是聂霜紫自己做的,但却从来没穿过。

    聂霜紫点点头道:“嗯,和王爷一同进宫,自然不能随便。”

    “喔,奴婢懂了。”

    采衣咧嘴一笑,连忙给她换上。

    难得小姐肯好好打扮打扮了,她自然不会反对,相反,她要把小姐打扮的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才好。

    好一会儿,收拾妥当的聂霜紫才缓步走出房间。站在院子里等候的陇云和一翮都是一愣,苏垣一向淡漠的面色也是微不可察的怔了下。

    “王爷,我好了。”

    聂霜紫走到苏垣面前,微微一笑道。

    苏垣别过眼,淡淡点了点头:“走吧。”

    两人相偕走出紫苑阁,落在后面的一翮用手肘捅捅陇云,一副仍然回不过神来的样子盯着聂霜紫的背影问道:“那是阿紫姑娘吗?”

    “很漂亮是嘛?”陇云笑了笑,对着他呆呆的神色道:“你以前一定没有仔细看过阿紫姑娘。”

    说完陇云就走了。

    一翮憨厚的挠挠头,不敢置信道:“啊?不可能吧?”

    阿紫姑娘不一直是那样么?拥有着一张耐看的脸和耐看的气质,让人感觉不讨厌,但也仅仅是如此了。怎么今天换了件衣服,稍微擦了点胭脂,就如此惊艳?

    难道他以前,真的眼拙了?

    采衣捂唇偷笑:“一翮大人,你别发呆啦,快跟上我家小姐和王爷吧。”

    “哦……哦!”

    一翮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连忙尴尬的笑了笑,冲采衣拱拱手后赶紧跟了上去。

    采衣得意的仰着下巴目送众人,她家小姐本来就漂亮啊,只是她平时低调,你们看不出来而已。如果她家小姐每次出现在人前,也如大小姐一般盛妆打扮,那凤城几位美人的位置,也必定有一个属于她家小姐的。

    再漂亮的美人也总会看腻,可她家小姐的容貌就很耐看,哪怕不梳妆打扮,别人也会越看越觉得漂亮。扶桑小姐就曾说过,若真正论起姿色,连扶桑小姐都要比她家小姐弱上一分呢。毕竟大夫人当年也是名满天下的美人,她的女儿又怎么会差到哪里去

    一翮急步的追到王府外,恰好听到已经上了马车的聂霜紫问同坐在马车里的苏垣:“王爷,我今天这样打扮好不好看?”

    听见这属于阿紫姑娘的狡黠声音,一翮终于不得不承认,刚刚那个莲步款款的美人真的是阿紫姑娘啊。他以前真是眼瞎,还觉得阿紫姑娘不如太子妃漂亮,现在一看,一点也不输给人家好吗……

    马车里,聂霜紫托腮和苏垣相对而坐,眨着水眸看着压根不正眼看她的苏垣:“王爷,你怎么又不说话?”

    苏垣目光看着马车中间的茶几,沉默了会才淡淡道:“好看。”

    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但本王还是喜欢你平日里的样子。”

    聂霜紫不解:“为什么?”

    苏垣暗叹,抬眸道:“阿紫,你可知,你这样会有许多人跟本人抢人。”

    “噗。”

    聂霜紫忍俊不禁,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嫣然红唇轻挑,露出一个风华绝代的笑靥:“王爷可是北启最英俊最神武的王爷,谁敢跟你抢?”

    就是想抢也抢不过啊。

    苏垣锁着她的笑颜,眼眸幽深:“倒也不是怕,只是麻烦。”

    他觉得以前无人发现她的好处,自己一人独享挺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