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女儿殇(十)

    第一百七十三章:女儿殇(十)

    入夜,战府,战云枫的书房里。

    战云枫看着送到自己面前的两封书信,眼底好笑不已。

    这两封信都是入夜之后先后送到的,一封是聂霜紫叫陇云送来的,一封是苏垣叫暗卫送来的。聂霜紫的信要啰嗦些,仔细讲解了她要他帮忙的事情的前因后果。苏垣的信就简短很多了,就四个字:尽心帮她。

    战云枫捏着苏垣的那纸书信,反复看了几遍,心底暗叹,这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苏垣多管闲事了。

    有苏垣这句话,那小丫头就是叫自己上刀山下火海,自己也得去不是?

    战宣推门进来,在书桌前站定:“家主。”

    战云枫抬眸问:“人呢?”

    “从昨夜开始,叶虽钧就不见人影了,天素居里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

    听见战宣的禀报,战云枫轻声低喃:“看来真是在丞相府了……虽钧竟也有如此意气用事的时候。”

    拿过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将之交给战宣,战云枫淡淡道:“派人将上面的消息散布在市井之中,越快越好,明日,我要凤城人人皆知。”

    “是。”

    战宣接过,保证的点了下头。

    战云枫搁下笔,笑道:“明日,我们去丞相府接人吧。除了虽钧,还有即将成为自家人的聂二小姐。”

    翌日清晨,百官下朝之后。

    聂丞相脸色沉郁如水的踏步进了自家大门,走进大厅还没坐下喝口水,就先气极的摔了茶几上的杯子,愤怒大吼道:“把几位夫人和小姐都给我叫过来!”

    见他暴怒,下人也不敢耽搁,连忙连跪带爬的去叫人了。

    片刻后,除了怀有身孕,不得受惊的五姨娘和禁足的二夫人跟聂映梅外,众人齐聚大厅。

    聂丞相沉着脸坐在主位上,审视着面前自己的女人和女儿们,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发火道:“你们怎么办事的?我再三叮嘱下封口令,下封口令,为何今日一早,梅儿的消息还是泄露了出去,弄得人尽皆知?”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茫然,聂青芙意外道:“不会吧,下人们明明都严令警告过了啊,怎会……”

    “老爷是听错了吧?”

    四姨娘试探的问。

    “错了?”聂丞相冷笑一声,怒道:“我倒是希望我听错了,可外头现在满城风雨,怎么可能会听错?”

    “满城风雨?”聂霜紫不解道:“二姐何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竟能弄得满城风雨了?”

    聂丞相将目光转向她,冷道:“你可知,现在外头的人都在怎么说你二姐?”

    “不止是前几天她和陈贤侄的事被泄露了出去,还有她和人私奔的事,一并都传开了。不止如此,甚至还有传言说,你二姐未婚先孕,和叶虽钧早有苟且……总之是越传越不堪入耳。”见她摇头,聂丞相凝重的道:“现在外头流言四起,个个都在骂你二姐水性杨花,不知廉耻,我丞相府的脸都丢尽了。”

    四姨娘生气道:“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啊!”

    “虽是无稽之谈,”聂青芙蹙眉,忧心道:“但是人言可畏啊。”

    六姨娘愁道:“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事已至此,难道我们还能封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么?”聂丞相怒气不减,阴沉道:“派人去查,定要查出消息是从哪里泄露的。此事必然是有人与我相府过不去,借此生事,要败坏我相府门风。若是让我知道了是谁干的,我绝不会放过此人。”

    “罪魁祸首”的正主聂霜紫,低眸把玩自己胸前的头发,漫不经心道:“这下二姐,可真是千人唾骂,万人不耻了,不知道陈家,还会不会要这样声名扫地的媳妇。”

    “你……”

    聂丞相刚想质问她两句,门房跑进来报,大小姐回府,陈大人陈公子过府拜访,两波人在府外相遇,不知何故起了争执。

    聂霜紫心里暗叫一声好,这波来得太及时了。

    陈家本就嫌弃聂映梅,只因醉酒污了清白一事理亏,可这门婚事答应的不甘不愿的。如今出了聂映梅婚约在身,还与人私奔的事,陈尚书必定会反咬一口退了这门亲事。

    来退婚的陈家态度想来也不会多好,陈谋助更是个无脑的,说出来的话肯定不堪之极,遇上护妹心切的聂映雪,不起争执才怪。

    聂丞相一听,也顾不得盘问她们几个了,连忙急匆匆的奔了出去。

    聂霜紫打了个呵欠,站起身道:“外客来访,我们这些女眷还是回避吧。”

    聂青芙也跟着站了起来,看着她疑惑道:“不知陈家这时候来人,会是什么事呢?”

    聂霜紫笑了笑:“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为了二姐呗。左右不过是兴师问罪之类的了。”

    “真是造孽啊。”

    六姨娘摇摇头,扶着丫环的手回房了。四姨娘同情的点点头,也跟着走了。

    半个时辰后,前院下人来报,陈家退婚了。

    正坐在清茴院院子里陪聂霜紫喝茶聊天,听到这消息,聂青芙叹息道:“二姐真可怜。”

    “是啊。”聂霜紫赞同的点点头,一边沏茶一边道:“传出这等事,又被退婚,以后出门都要被人指指点点了,确实可怜。”

    聂青芙看着她平静的样子,犹豫道:“我们,不帮帮二姐吗?”

    “怎么帮?帮了她还是得嫁进陈家,如今这种结果,搞不好还是她想要的呢。”

    聂霜紫吹了吹烫手的茶水,神情顿了顿,淡淡道:“其实越是绝境,越是能看出别人的真心。”

    聂青芙摇头:“三姐今日说的话,妹妹大多听不懂。”

    聂霜紫笑了笑,搁下茶杯道:“听不懂,那就去看看吧。”

    说着看了看天色,时近中午,战云枫也该到了。

    果不其然,等她和聂青芙到了大厅后,才坐下不久,战云枫就来了。

    她二人隐在帘后,看她爹和战云枫的谈话,同坐的还有刚回来的聂映雪。

    “大姐今日怎么有空回来?”

    视线望着帘外的人影,聂霜紫随便的问了一句。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若再不回来,梅儿岂不是要委屈至死?”

    聂映雪声音微冷的回道,美丽的面容上还依稀残留着不久之前被陈家的人气出来的怒意。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一离开家里,映梅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不是今早上的流言满天飞,她还不知道她妹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清白被污,私奔被抓,这痛苦简直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聂霜紫没应答,她总不能说,是她们的亲爹要委屈聂映梅的吧?

    战云枫来跟聂丞相要人,聂丞相摆着一张怒容,叫人把叶虽钧抬了上来,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叶虽钧私拐我女儿之事,不知战公子打算怎么解决?”

    战云枫看了看惨兮兮的叶虽钧,笑容清润不改:“相爷言重了,私拐的罪名可不轻,云枫不敢轻易替虽钧应下了。外头的传言四起,但具体之事云枫并不清楚,也不好决断。不如相爷将二小姐唤出来,是私奔还是私拐,当面问个清楚可好?”

    聂丞相摇头道:“我那个不成器的女儿,年少任性,懂什么是非黑白。”

    “相爷此言差矣。”

    战云枫习惯性的轻敲轮椅,淡笑道:“虽钧犯的错,云枫必然要问过当事人才可。如果真是虽钧的责任,云枫也不会包庇。但若另有隐情,云枫也不能委屈了自己人啊。”

    “战公子的意思,还是本相冤枉他了?”

    战云枫丝毫不惧他的官威:“相爷当然不会如此有失公允。但因此,所以更要令人心服口服才是。”

    “罢了。”聂丞相大概也料到在战云枫这里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挥了挥手不耐道:“你将人带回去,此事就此作罢,无需再提了。”

    “等等。”叶虽钧出声问道:“梅儿怎么样了?”

    聂丞相沉脸:“你还敢问她!”

    “相爷息怒,看在虽钧一片痴情上,请你体谅他吧。”战云枫朝聂丞相拱了拱手致歉,然后对叶虽钧叹道:“据我所知,聂二小姐不太好。你害得人家声名扫地,听说,陈家一早就来退婚了。”

    听到这事,聂丞相脸又黑了。

    “什么?”

    叶虽钧也不敢置信,为何一夜之间,梅儿就被陈家退婚了。

    “聂二小姐如今,怕是无人愿意再娶了。”战云枫微摇下头,同情道:“真是可惜了。”

    “不会无人愿意!”叶虽钧咬牙:“至少还有叶某……”

    “你住口!”聂丞相拍桌,大怒道:“梅儿如今受人谩骂,都是拜你所赐,你还有脸说要娶她!”

    “相爷此言过激了吧?”战云枫皱了皱眉,温言道:“虽钧对二小姐一片赤诚,相爷也是看得到的。既然二小姐已无婚约在身,那云枫作为战家家主,替虽钧提亲也无不可。这样一来,既可成全了虽钧的痴心,又可解二小姐之危,相爷以为呢?”

    “大姐。”在她爹拒绝之前,聂霜紫淡淡出声,对聂映雪轻道:“你不说些什么吗?要知道这世上除了叶掌柜,估计没人会娶二姐了。”

    聂映雪有些愤恨的盯着叶虽钧,冷道:“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茶楼掌柜,如何配得上梅儿?”

    聂霜紫歪头看着她:“茶楼掌柜又如何?这个人,是二姐喜欢的。爹不懂二姐,同样身为女子,难道大姐也不懂么?”

    聂映雪捏着袖子不语,聂霜紫起身道:“大姐可以选择不出面,但日后二姐如何,大姐不后悔今日的袖手旁观就是了。”

    聂映雪转眸凝视着她,眼神纠结了一会儿后还是站了起来,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爹,女儿有话要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