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女儿殇(八)

    第一百七十一章:女儿殇(八)

    等苏垣把聂霜紫送回相府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更天了。跟着聂映梅的时影和凤燿已经在清茴院等候多时,与此同时,聂映梅偷溜的事也已经传到了聂丞相耳朵里。

    整个丞相府都被惊动了,人声沸腾,聂丞相大怒,派出了所有的护院去寻找聂映梅,看那架势是不找回来决不罢休了。

    凤燿正和时影坐在院子里,看着苏垣带着聂霜紫落在他们面前,啧啧道:“你家现在正鸡飞狗跳呢,你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出去私会,要是被发现了,啧啧,二女儿与人私奔,三女儿与人私会,你爹真会被气死的。”

    “这哪里用得着你操心?”聂霜紫调皮的吐吐舌头,转而问起她最关心的事:“二姐那边如何?”

    “还能如何?”凤燿摊摊手:“如你所料呗。”

    “叶掌柜真的那么大胆,带着我二姐私奔了?”

    虽然是自己意料之中的结果,但真的发生了还是觉得很意外,这份勇气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聂霜紫忍不住为叶虽钧点了个赞:“不错啊不错啊,没想到叶掌柜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的一个人,竟也有这么不顾一切的时候,真是勇气可嘉。”

    “勇气可嘉?我看是愚蠢之极。”凤燿嗤笑。

    聂霜紫简直想敲他:“你懂什么?对于叶掌柜来说,他和我二姐有不能逾越的距离,这一次,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为了我二姐,更为了他自己,他只能这么做。私奔又如何?只要能和相爱的人相守,负尽天下人又怎么样?”

    苏垣听见这句话怔了一下,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教育凤燿的样子,忍不住将她拉过来抱进怀里。

    “诶?王爷,你怎么了?”

    聂霜紫莫名其妙的看着苏垣的下巴,好端端的又抱她做什么?

    苏垣低眸:“本王也能做到。”

    聂霜紫愣了愣,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脸就红了……

    王爷大侠,跟她在一起压根不用那么壮烈好么?

    凤燿抽了抽嘴角,对着沉默不语的时影道:“咱俩还是走吧,这里的气氛不适合我们。”

    时影点点头,凝视了一眼相拥的两人,唇角微勾。也没再说什么,脚尖轻点,和凤燿一起跃上了房顶。

    离开前,凤燿回头望了一眼院子,目光幽暗。

    那种为了一个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感情实在太疯狂了,他虽羡慕,但却不想要。

    “你该回去了。”

    采衣过来说聂青芙在院外求见,聂霜紫留恋了一会儿王爷大侠清冷的体温和好闻的味道后,抬头对他道。

    “本王明晚再来看你。”

    苏垣放开她,淡道。待聂霜紫点头后,他正打算施展轻功离开,聂霜紫却又揪住了他袖子,神色犹豫的道:“王爷,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一鼓作气的问出口,聂霜紫忐忑的看着他。这几天她真是被这个问题折磨坏了,王爷大侠太完美,她能被他喜欢已经是惊喜万分,哪里还会去想其他的。现在想想,被王爷大侠轻而易举就追到手的她,实在是太没用了……

    苏垣半天不说话,聂霜紫微微挑眉:“王爷,你怎么不说话了?”

    苏垣淡淡道:“本王正在想。”

    “……”

    她真的错了,压根就不该问这劳什子的问题。什么叫自取其辱,这就叫自取其辱啊!指望王爷大侠能说两句好听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聂霜紫一脸愤慨的去见聂青芙了,不出意外的听她传来聂映梅逃婚的消息。她和聂青芙去到前院,她爹正在发怒。

    欢衣和欢裳跪在院子里瑟瑟发抖,等着聂丞相发落。

    “再派人去找,一定要把这逆女抓回来。”

    聂丞相在院子来回踱步,怒气冲冲的冲付管家道。他实在是没想到,这才一天不到,他这个二女儿就敢私逃,真真是气死他了。

    聂霜紫就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打算转身回去,聂青芙拉住她:“三姐不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聂霜紫回头看着她,淡淡道:“大概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反正二姐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抓回来,有什么可操心的?爹现在在气头上,我还是不过去找气受了。”

    “那,那我也……”

    聂青芙看看那边暴怒的聂丞相,又看看聂霜紫,突然也不想过去了。

    “诶,四妹就不必随我了。”聂霜紫摇了下头,笑道:“爹现在情绪不稳,为免伤及无辜,你还是去劝劝好。”

    聂霜紫说着凑过去附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指点了一下去抓聂映梅的头绪。

    “西城门?”聂青芙不解的问:“三姐怎么知道二姐会往那里出城?”

    “直觉呗。”

    聂霜紫耸耸肩,轻笑道:“人若抓到了,记得派人来通知我。”

    说完转身又回自己院子去了。

    聂青芙一头雾水的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她三姐,而是找到她二姐才对。她二姐若跑了,那跟陈家的婚事就泡汤了,这可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聂青芙凝了凝神,往聂丞相那边过去了。

    外界平静,可丞相府却一片动荡,连着两个晚上都不见安宁,一大半人都依然是一夜无眠。

    天刚蒙蒙亮,刚安静下来的府邸随着后门一队人押着两个人回来又开始吵杂起来了。

    “小姐,小姐,你快些起来,快!”

    好梦正酣的聂霜紫迷迷糊糊中被采衣摇醒,还没等她问什么事,采衣就自动回答了:“二小姐被老爷派出去的人抓回来了。”

    “哦……”

    对于意料之中的事,聂霜紫只是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采衣没好气的吼了一句:“叶掌柜快没命啦!”

    聂霜紫被她吼的一激灵,总算是赶走瞌睡虫了,惊讶道:“怎么了?”

    “叶掌柜被老爷的人打成了重伤,现在正和二小姐被绑在后花园里审问,不是快死了是什么?”采衣急切的拉她起来,着急道:“哎呀,我的小姐,你快些吧,不然真出人命了。”

    “你别急啊,你一急我也慌了。”

    聂霜紫无奈苦笑,连忙下床梳洗。一番折腾后,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急匆匆的奔向后花园了。

    “将这畜生,给我乱棍打死了。”

    后花园里,聂丞相看着跟着聂映梅一起被抓回来的叶虽钧,脸色阴沉,怒不可遏道。

    叶虽钧浑身浴血的瘫在地上,身上刀伤棍痕密密麻麻的遍布,和几个时辰前的模样判若两人。他眉头紧皱,脸色苍白,眼看是痛到极致了,却还是努力保持着清醒和聂丞相对视。

    一旁的聂映梅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几处淤青表明了她只是比叶虽钧受到的“招待”少一些而已。虽然被抓,但她脸上的倔强没有消减过一点,只是在看着一身伤痕的叶虽钧时,心痛又难过。

    听到她爹的话,她脸上瞬间惨白,浑身冰冷。

    “住手!住手啊!”

    在护院的棍子重重落在叶虽钧身上那一刻,她哭喊着从抓着她的护院手里挣出来,猛的往叶虽钧身上扑了过去,顿时如狂风暴雨的棍子就落在了她身上。

    “啊!”

    “住手。”聂丞相挥手制止,冷着脸看着替叶虽钧挡棍的聂映梅,冷声道:“把二小姐拉开绑起来!”

    “不要,不要……”

    聂映梅抱紧叶虽钧,推拒着那些要来拉走她的人,绝望的美眸看向聂丞相怒吼:“你要我说多少次,不愿意嫁的是我,要跑的也是我,跟叶虽钧没有任何关系!你放了他啊!”

    聂丞相冷眼:“放了他?哼,他敢拐走我的女儿,我没让他死无全尸就不错了。”

    “是我自己去找他私奔的。”聂映梅护住叶虽钧,决绝的道:“有本事,你将我打死啊!”

    “你,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聂丞相气得浑身发抖,夺过下人的棍子就朝她狠狠举了起来。

    “我不知廉耻也是被你逼的。”

    聂映梅咬紧银牙闭上眼睛,一点躲的意思也没有。

    棍子在聂映梅头顶停了下来,被一只手紧紧握住了。

    聂映梅颤颤地睁开眼,看向挣扎着坐起来替她握住棍子的叶虽钧,又看向真的朝她挥棍子的聂丞相,眼泪蓦地就流了下来。

    “丞相大人……”叶虽钧艰难的支撑着,一边吸着冷气一边平静的道:“梅儿年幼,做事任性,你有什么火冲叶某发就是,不要伤了她。”

    聂丞相手上使力,怒道:“你这该死的小子,你还有脸说话!”

    “唔!”

    叶虽钧痛哼一声,重伤之躯顶不住压力。但在放开前,他将聂映梅用力推了出去,结实的棍子就砸在了他肩膀上!

    “嘭嘭嘭!”

    “叶虽钧!!”

    被推开之后再度被几个护院抓住,聂映梅目眦欲裂的看着她爹一棍又一棍殴打着叶虽钧,心痛到无法呼吸。

    “住手啊!”

    “住手啊爹,爹,快住手啊!”

    “算我求你了,算我求你了,你住手好不好!”

    “住手……”

    令人肝胆俱裂的哭喊传遍后花园,远远的就可听到。丞相府聚集过来的无论主子还是下人,都是心神皆震。从小到大,那个嚣张跋扈,性格张扬的聂映梅,何曾在人前哭的这般软弱,这般绝望过?

    连匆匆过来的聂霜紫听到这哭喊都被吓住了,等她走过去时,就看到聂映梅红着眼咬开了抓着她的人,扑到叶虽钧身旁对着她爹噗通一声跪下了。

    “我嫁还不行吗?”

    嘶声一句厉吼,聂丞相气喘吁吁的停下棍子,沉着脸看着她。

    “我嫁还不行吗?”聂映梅跪着挪了两步,死命握住了聂丞相的棍子,哭哑了的声音悲痛着一字一句道:“是我错,是你的亲生女儿我聂映梅的错。是我喜欢他,从来都是我你听明白了吗?”

    “你放了他,我求你放了他。爹,我求你了,只要你放了叶虽钧,我就什么都听你的……嫁给陈公子还是李公子,我都答应还不行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