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祁王拉肚子了

    第一百六十一章:祁王拉肚子了

    做完午膳,正在厨房里磕瓜子的聂霜紫听了付管家的话,诧异的挑眉:“请我过去?”

    怎么,她负责做午饭还不够,还得陪吃吗?

    “是的,三小姐。”付管家躬着身子回道:“老爷说了,王爷现在也算自家人了,小姐们都不必回避,一同前去用膳也显得热闹。而且老爷疼惜大小姐,特命二夫人也出席了。”

    “大姐回门之期,二娘都不出席的确不妥。既然都这么说了,我是非去不可了。”聂霜紫撇撇嘴,丢下瓜子洗了把手,挑眉道:“也好,我就去看看“好戏”。”

    虽然对着他们,她肯定没什么胃口,但想到她煞费苦心布的局,她便觉得亲自去看看也不错。

    过了片刻,相府客厅里。

    付管家进来禀报道:“老爷,王爷,王妃娘娘,三小姐四小姐到了。”

    聂映雪忙道:“快快有请。”

    早早就来见自个姐姐的聂映梅也是快速点头,她早就想动筷子了,偏偏大家伙儿都要等人齐了才开席。

    因着是家宴,连着平时不见外客的几房姨娘也出席了。换了一身衣服的聂霜紫同聂青芙一起上前行了礼入席,再等片刻,二夫人在下人的带领下也过来之后,这一大桌子人才开始用膳。

    “本王先敬三妹一杯。”开席之后,苏煌端着酒杯看着坐在对面的聂霜紫道:“有劳三妹亲自下厨招待,三妹真是辛苦了。”

    聂霜紫微微一笑举杯回应:“多谢姐夫。姐姐姐夫大喜,妹妹略尽薄力是应当的,不敢言辛苦。”

    薄酒下肚,聂霜紫暗翻白眼:三妹三妹的,叫的真熟络啊……

    “三妹过于谦虚了。”苏煌搁下酒杯,夹了一块红烧肉在聂映雪碗里,嘴里漫不经心道:“三妹的厨艺果然不凡,连宫里的御厨都要弱你三分,本王实在很好奇,三妹是从哪里习得的厨艺。”

    聂映雪替他倒酒,眼角余光瞄了一眼吃的手不停筷的其他人,心里微有不悦。她承认聂霜紫做的菜确实好吃,但放眼望去,不过都是些普通的菜色,这些人至于这么给她面子吃的这么欢吗?

    暗暗给一旁的四姨娘使了个眼色,四姨娘接收到她的暗示,有些不舍的放下了筷子。清了清嗓子,四姨娘明着是对苏煌,实则暗讽聂霜紫道:“王爷何必在意这些不入眼的小事。厨房那种脏秽的地方,只有下等人才去窝着,哪里有主子整日与柴米油盐为伍的?正经的千金小姐,都是把心思用在学习琴棋书画上的。”

    聂映雪不赞同的道:“姨娘此话差矣,你这么说,不是会让人误会三妹是个不正经的主子么?”

    “这……三小姐,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四姨娘对着聂霜紫讪笑道:“妾身就是随口一说,但妾身也没说错啊。”

    聂青芙坐在聂霜紫身旁,笑了笑出言解围道:“妹妹觉得厨艺精湛,也是一技之长,总比妹妹这种什么都不擅长的好。”

    四姨娘还是不依不饶的,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让聂霜紫今日丢脸,掩唇玩笑道:“四小姐说的也是,可是妾身从未听过,有哪一位官家小姐是因为厨艺这等丢人的才艺名声在外的。”

    苏煌自顾喝着酒,默默听着她们这些女人的言语交锋,丝毫没有要圆场的意思。

    “四姨娘从前没听说过,现在不就有了?”聂霜紫神色自若,连眼神都没飘一个过去给四姨娘,微微勾唇道:“那第一个人,不就是我么?几个月前皇宫大宴,我的厨艺岂不是远近闻名了?不但皇上夸赞,连王爷姐夫来家里坐坐,都要点名品尝我的手艺呢。”

    苏煌夹菜的手顿了一下,温和笑道:“确是如此呢。”

    四姨娘有些尴尬:“三小姐说的也是,妾身常居在家,见识短浅了些。”

    “四姨娘确实短浅了些。”聂霜紫此刻才搁下筷子,喝了口汤后抬眸人畜无害的道:“俗语早有云,民以食为天。人吃五谷杂粮,依靠食物而生存,缺一日不食不可。按照姨娘的说法,这做饭的人是下等人,那吃下等人做出来的东西而过活的人叫什么?下下等人么?”

    四姨娘脸色一白,被噎的哑口无言,论嘴皮子,她向来不是聂霜紫的对手。又或者说,这府里谁也不是她的对手啊,偏偏每次这人都能说的连让你发火的理由都没有,只能憋屈着。

    “咳!”聂丞相咳了一声,打破尴尬,威严道:“四夫人言语确实失妥了。但紫儿你也说的过激了些,你姨娘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这么说的意思不是表示我们所有人都是下下等人了?”

    “姨娘有心玩笑,何必开女儿的?既开了女儿的玩笑,女儿自然只能讲明白了,不然真让外头人觉得女儿是个不正经的了。”聂霜紫扁扁嘴巴,有些委屈的道:“女儿知道自己琴棋书画俱是不精,比不得他人,可这也并非女儿所愿啊。若女儿自小到大,时常有师傅教导,琴棋书画自不在话下……自学了厨艺,也不是为了他人面前炫耀,只是如四妹所说,一技傍身而已,怎就能容人轻易玩笑了?”

    言下之意,她就是不正经,也是你们逼的,谁让你们从小就忽略她,她自然不会琴棋书画了,她又不是神,什么都能无师自通……

    今日显得特别配合的二夫人闻言,心里有些忐忑,这丫头是要把相府苛待她的事在王爷面前抖出来吗?要是让外人知道,她堂堂一个嫡女,在相府里甚至没有一个庶女受重视,从小到大什么都没有培养,那于相府的脸面也是有损的。

    幸好祁王没有细问的意思,只是有礼貌的听着,聂丞相不悦的摆了摆手:“好了,吃个饭说那么多话做什么?别失了礼数,免得让人看了笑话。”

    聂霜紫见四姨娘自动闭嘴了,也没再反驳,自个吃自个的。

    “岳父大人真是位严父啊。”苏煌微微一笑,他可不想这饭局就这么沉闷下去,又引开话题道:“不过今日是家宴,在座的都是自家人,实在不必拘谨。王妃的妹妹也是本王的妹妹,何必怕在本王面前失了脸面呢?大家还是想说什么就说吧,本王也想多了解一下雪儿的家……”

    说到最后,苏煌的脸色微微一变,话也停了下来。

    聂映雪关心的问:“王爷,你怎么了?”

    “没,没事。”苏煌忍耐的抽了抽嘴角,尴尬道:“本王去,去出恭,你们慢用。”

    众人不解地看着苏煌急急忙忙离席的背影。聂霜紫嘴角微勾,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苏煌才回来。聂丞相和聂映雪几人都关心了几句,这才又若无其事的用起了膳。可没想到,坐下不到半个时辰,苏煌肚子咕噜一响,又是急急忙忙的离了席去茅厕了。

    众人面面相觑。

    然后,隔一盏茶第三次,隔半柱香第四次,在苏煌第五次去了茅厕回来后,大家伙儿终于不淡定了。

    “王爷,你,你这是怎么了?”

    聂映雪起身扶住脸色微白,从门外进来的苏煌,着急的问。

    “这个问题,本王现在也无法回答你。”

    苏煌虚脱般的坐下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

    聂映梅咬着筷子打量:“这,姐夫你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

    “什么?”聂映雪一听,立马把目光转向聂霜紫:“三妹?”

    “大姐怎么了?”

    聂霜紫吃的好好的,听到她唤,抬起头无辜的问。

    “你还问怎么了?你做的什么饭菜?竟让王爷吃坏了肚子?”

    聂丞相等人听言也是看向聂霜紫,个个持着怀疑的目光。

    面对聂映雪的连番质问,聂霜紫显得更无辜了:“大姐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做的饭菜你也吃了。一桌子菜,十几个人,唯独王爷闹了肚子,这怎会是我的原因?”

    “这……”

    聂映雪一噎,看着没事的其他人无言以对。

    “大姐是说我蓄意谋害王爷吗?”聂霜紫挑眉,撂下筷子冷言道:“为迎接王爷王妃,妹妹天未亮就起身准备食材,不求王爷王妃感念,只求王爷王妃不怪罪妹妹不够用心。现在这谋害王爷的罪名,妹妹是万万担待不起的。”

    “我哪有说你谋害王爷?”聂映雪气结,咬牙道:“王爷现在这副模样,总不会是无端而起,我也不过就是一问……”

    “大姐这么说,何不叫人调查?查个清楚,也好还妹妹一个清白。到时候别是王爷自个吃错了什么东西,反倒让妹妹背了这个锅。”聂霜紫站起来,微怒皱眉道:“只是不管事实如何,王妃错怪妹妹是实。妹妹福薄,以后怕是没这个福气再给王爷王妃下厨了。”

    话落,甩袖而去,留下一个令人觉得气愤至极,委屈至极的背影。

    苏煌觉得莫名其妙,他来吃顿饭,还没吃尽兴呢就又全拉出来了,累的虚脱就算了,听聂霜紫话里的意思,还是他的错?

    五脏六腑又是一阵翻滚,苏煌闷哼一声,觉得他要是再待下去,他的脸面估计是没了。

    “岳父大人,雪儿,你们不必再怀疑三妹。她说的没错,这酒菜并非本王一人所用,决不可能是她的过失。兴许是本王自己这两日累了,才……”苏煌咬牙,隐忍的道:“本王身子不适,不能奉陪各位了,本王先行回府……”

    聂映雪只好先放下追究谁的事,关切道:“王爷,臣妾扶您。”

    “下官送王爷。”

    聂丞相也跟着一道出了客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