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让她看书?

    第一百五十八章:让她看书?

    “三姐,我希望,你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聂青芙目光投向镜子,看着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和给她上药的人的背影,幽幽的道:“因为只有三姐,是会把我当人看的。在别人手中,我只能成为一枚棋子,或被利用或被丢弃。若可以选择,我愿意一生依附的人都是三姐你。在这个世上,唯有三姐的东西,我不会觊觎,不会破坏。”

    聂霜紫叹:“青芙,我真可怜你。”

    青芙悲凉的笑了笑,眼里浮上雾气:“我知道我不好,可是我只想好好活着啊。但在这个世上,人只有爬到足够高的位置才可以幸福不是吗?我羡慕三姐,可我不是三姐。三姐轻易就可以到的地方,我却始终到不了。三姐可以失宠失势,我却不可以,我要是被遗弃了,就万劫不复了。”

    她就是这么坏的人,可以同富贵,但共不了风雨。她怕苦,没勇气也没资格陪任何人吃苦。

    “青芙,你错了,人不是只有爬的越高才会越幸福的。”聂霜紫仔细的上着药,淡淡的道:“若照你这个说法,人人都应该想着当皇帝了,因为皇帝是天底下坐得最高的人。可你能否认,那些平民百姓的生活吗?”

    青芙迷茫的看着她。聂霜紫搁下药,拍了拍手认真道:“你从来没有走出过相府,给你一个建议,过几日去调查田租的事的时候,抽个空出去走走。脱下罗裙,弃下马车,支开奴仆,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一看那些你没看过的风景。从前你在马车上惊鸿一瞥的世界,都不够完全。”

    “如果那样你还是没有改变想法的话,你就继续做你的可怜人吧,这人心薄如纸,现实点也好。”聂霜紫无奈的耸肩,笑了笑道:“我去看看二姐。”

    聂青芙摸了摸额头上的伤,叹,是啊,人心薄如纸。

    聂霜紫差人抬了几箱子的书去到聂映梅房里,引得一院子的人目瞪口呆。

    “你,你这是干嘛?”

    聂映梅躺在床上看着两三箱书籍抬进来,简直快塞满她卧室,心里突突的,不明白聂霜紫又想搞什么劳什子。

    “我怕二姐烦闷,所以特地找了些书过来,供二姐解闷啊。”

    聂霜紫微微一笑,拍手让那些抬书的下人退下,然后找了张距离床位置稍微远些的凳子坐下。

    “你明知道我最烦这些东西,你故意搬来添我堵的是不是?”

    聂映梅气急,挣扎着坐起来,想骂聂霜紫两句,但看见她身边如影随形的陇云。已经吃过好几次她的亏,不由地气势就矮了几分,话出口只是没什么威胁力的低斥:“快搬走,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聂霜紫轻笑:“我也是一番好意,二姐身子不适,还是不要勉强了。”

    聂映梅瞪眼:“你还有脸说?”

    她心里那个气啊,可是中暑之后的低烧,让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浑身都不舒坦,此时也只能对着这个罪魁祸首逞逞嘴皮子了。

    “二姐不要怪我,所谓有错当罚,我不能看着二姐犯错还纵容不管啊。”

    聂映梅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我做错什么了?”

    “欺凌弱小就是错啊。”

    聂霜紫一脸理所当然的道。

    “这怎么就是错了?我以前也是这么教训人的,谁敢说我错了?”不服气的揪紧被子,聂映梅红着眼瞪着自己的手,哑着声音道:“大姐说了,那些不喜欢我的人,只要出手教训就好了,没必要把她们的话听进耳朵里。家里的下人还有外面的人总是让我很生气,难道我连给自己讨个公道都是错的吗?”

    如果是这样,那她到底做什么事,才是对的?她真的就如此无用,草包一个?

    “八卦是人的天性,二姐总是做那些让人取笑的事,自然会有许多人在你背后窃窃私语。你打了一个,还有很多个,你这不是在为自己讨公道,而是在给自己落下更多话柄。”聂霜紫摇摇头,无奈的摊手道。

    “你的意思是,是我咎由自取了?”

    聂映梅咬牙,简直想掐死自己这个妹妹。怎么她才开始打算不欺负她,她又总是凑到她跟前来惹她生气呢?

    “有句话叫当局者迷,二姐出身高贵,对错别人不敢当面评说,自己呢,又看不到自己的错处。所以,才会很多事越弄越糟。这不,”聂霜紫起身拍了拍自己带过来的箱子,愉悦道:“所谓痛定思痛,我把这些书带过来,就是为了让二姐一洗前耻,做一个人人称颂的好姑娘。”

    “看书?”聂映梅眼皮直跳,拒绝道:“我不要!我一看书脑袋就发晕,你还让我看。怎么,你想让我做一个像你们几个一样的弱不禁风的女人吗?”

    “二姐误会了。我知道大家闺秀规矩繁多,你不好这一口。况且气质这东西,那是要从小培养的。二姐嘛,稍微晚了些……”聂霜紫心里暗笑,摇摇手指道:“所以,我想的是更适合二姐走的路子。”

    “我不管你搞什么路子。总之,我,不,看,书!”

    聂映梅坚决的道,翻过身子转向里侧,用背影表达自己的不满。

    聂霜紫无奈的和陇云对视一眼,陇云指指外头,示意自己没耐心再陪她看这幼稚的姐姐闹了,她去外面守着。

    陇云出去后,聂霜紫随便从箱子里拿起一本书走到床边坐下,好脾气道:“二姐不喜看书,那我念给二姐听可好?”

    “哈?”

    聂映梅很是意外的看着她,有些瞠目结舌:“你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二姐有喜欢的人不是吗?既然如此,就应该做出些努力才是,不然他日便只能眼睁睁的错过了。我都舍命陪君子了,二姐还要百般拒绝么?”

    聂霜紫翻开书,淡淡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二姐日后碰到我,免不了还要受今日这样的苦。大姐出嫁了,二姐闯了祸可就没有人替你担着了。二姐也不想,动不动就在日头下站几个时辰吧?”

    “你威胁我?卑鄙!”

    聂映梅气结,原本还因为她前半句替自己着想的话有些感动,后一秒感动又立马被她气没了。

    聂霜紫得意而笑:“多谢二姐夸奖。”

    她一向是什么法子最快最有效就用什么法子,才不讲究光不光明呢。

    聂映梅无语:“狐假虎威,厚颜无耻!我哪里是夸奖你?”

    聂霜紫点了点头,难得聂映梅还能说几个成语。她的确是仗着有陇云在,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多亏了陇云,她很多事情处理起来都可以简单粗暴……

    聂映梅认命的躺着,听着聂霜紫开始念书。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会不会就是大姐说的风水轮流转?她以前把贱丫头欺负的那么惨,现在反过来了,轮到她被这丫头压得死死的了。

    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不反感呢?哦,对了。聂映梅心中一疼,转目看着聂霜紫。她突然想起来了,她身边那么多人,好像只有聂霜紫从来没有讽刺过她,轻看过她。也好像只有这丫头,眼里不曾对她有过不屑,觉得她是一个丢人现眼的草包。

    哪怕是她爹,她娘,她亲姐姐,虽疼爱她,但都早已对她不抱任何期待,觉得她这辈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不受管教的人了。连她自己,都看低自己了……所有人都看她不起,把她当作笑话,唯有聂霜紫,从来没有在她面前高傲自大过。

    她以前明明那么待她不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善良到这种地步,竟然连她这种神经大条的人都觉得有些心疼,愧疚。她连别人在背后说几句都觉得难以忍受,为什么这丫头就能这么大度,丝毫不记恨呢?

    为什么不讽刺她?为什么不报复她?为什么,在把她害得中暑了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面对她,对她好?

    “我突然发现,你比以前更招人讨厌了。”

    聂映梅侧过头,闷闷的道。她现在有些理解为什么娘和大姐甚至她爹都不喜欢聂霜紫了,这样的人,实在是不适合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吧?她越善良,越显得别人丑恶。

    她话里夹了一分不易察觉的哽咽,聂霜紫愣了愣,停下念书,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的后脑勺:“二姐为何突然这么说?怎么了?”

    “要你管!”

    聂霜紫有些无奈了:“好吧,那我不管了。但二姐可要认真听,别神游天外了,我可是要考你的。”

    要考的?聂映梅一惊,回头道:“你念的什么书?”

    聂霜紫瞄了一眼她微红的眼眶,也没戳破,扬了扬书页道:“江湖恩怨录。”

    ……

    入夜,聂霜紫腰酸背痛的和陇云回到了清茴院里,一边走一边好笑道:“你看我二姐,一开始还拼命拒绝来着,给她讲了一个下午的书里故事,现在她反倒听上瘾了,还不让我走……”

    她可是连晚饭都是在聂映梅房里解决的,这一下午坐下来,不但口水都干了,屁股都坐痛了。

    “姑娘以后若是改行做说书人,想必也能成为一方名士。”

    陇云给了这么一个极高的评价。聂霜紫虽然是说着书里的故事,但她讲的生动传神,时不时配上自己独特的一番见解,令故事很是吸引人。她虽然守在门外,但也听的挺入迷的,以至于后面都直接进房里听了。

    特别是那几箱子书都是写的江湖上的侠士名人事迹,主要传播侠肝义胆的精神,被聂霜紫那抑扬顿挫的声音一解说,顿时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心中豪情万丈了。

    她看到聂映梅听的很是入迷,都想立刻出门闯荡,做一个锄强扶弱的女侠了。

    聂霜紫嘻嘻一笑:“过奖过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