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事真多~

    第一百五十三章:事真多~

    如此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明天,是聂映雪回门的日子。

    聂霜紫有气无力的坐在厨房的桌子上,对着一屋子食材唉声叹气,不知道祁王发什么颠,竟然跟她爹说,明天回门的家宴,希望所有菜式都由她亲自来做。

    她凭什么炒菜给他们吃啊?

    但既然丞相老爹已经发话了,她也只能乖乖照做。

    “三小姐,真的只需要添置这些食材吗?

    负责添购食材的管事拿着聂霜紫给他的单子,很是怀疑的问道。

    聂霜紫很肯定的点头,管事的犹豫道:“可是这些食材……”

    “我下命令,你执行就是了。”聂霜紫挥挥手,挑眉道:“我记得丞相府以前规矩严谨,怎么现在多了这么多敢质疑主子的奴才?”

    “小的不敢。”

    管事的惶恐的连忙低下头道。

    聂霜紫偷偷翻个白眼,目光投到厨房里正搁在灶台上小火蒸着的笼屉上。

    “那是什么?”

    依着聂霜紫目光所指,管事的转头看去,又回头恭敬答道:“回三小姐,那是五夫人的栗子糕。”

    “栗子糕?”

    聂霜紫惊喜的站了起来,凑到热气腾腾的笼屉前,用鼻子闻了闻挑眉道:“火候刚刚好。”

    说着就用手揭开了盖子,将里头香气扑鼻的糕点拿了出来,管事的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三小姐,这是五夫人的……”

    “这是什么?”

    管事的正急的冒汗时,聂霜紫从锅里面捏起了一片东西问道。

    管事的凑近了看,不大确定道:“这,这是竹叶吧?”

    “我知道这是竹叶,我问的是,这东西怎么会在锅里?”

    聂霜紫扬了扬手,那竹叶上水蒸气沾上的热水就有一些飞到了管事的脸上。可那管事的擦也不敢擦,尴尬的道:“应该是不小心飘进去的……”

    这事问他,他也不知道呀。

    聂霜紫明显对于这个回答不满意,皱眉道:“不小心?主子吃的东西,你们就这么不上心?”

    管事的连忙解释:“三小姐息怒,这负责五夫人人饮食的厨子他出恭去了,平时决不敢这么懈怠的。”

    “我也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只是五夫人现在是府里的珍宝,她吃下去的东西若是出了问题,以我爹的性子,你们绝对担待不起。”聂霜紫拿起晾凉的碟子,放柔了语气道:“这次就算了,这一碟我就拿走了,你们另外再做一份,决不能再犯这种错误。”

    管事的有些迟疑:“这……”

    聂霜紫挑眉:“怎么?有问题?还是你希望我告诉五夫人,你们的懈怠职守?”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三小姐只管拿去,小的自会吩咐厨子再做一份的。”

    管事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实在是招架不住了。三小姐虽然说话语气轻柔,但就是让人反驳不了,真可谓是字字锋利啊。

    聂霜紫这才满意的点头,不客气的拿着栗子酥走了。

    “唔,太甜了些,五姨娘吃这个不腻才怪。”

    出了厨房,聂霜紫一边走一边品尝这新到手的糕点,吃了两块后说了句不怎么高的评价。

    回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人:“陇云,你也来一块?”

    陇云摇了摇头:“多谢姑娘,属下不用。”

    聂霜紫耸耸肩:“不吃也好,这里头加了点东西,吃了也伤身。”

    陇云一惊:“那姑娘你还……”

    “呵呵,没事。”聂霜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不过是一些凉性的东西,偶尔吃一次还能下火呢。”

    不过吃多了嘛可就伤身了,特别是对于有身孕的人来说,是绝不能碰的……

    是那片竹叶吗?陇云回头看了看厨房,眉头微皱。

    她跟着苏垣虽然过的是出生入死的生活,但身边的人个个都是推心置腹,可以相信的人。可跟着阿紫姑娘来到相府,身边那么多人,却完全不知道谁是可以相信的。在这些侯门里,有多少不经意中暗藏着人心算计。

    怪不得阿紫姑娘不喜欢这里了。

    陇云虽然这样想着,但也没有多问的意思,这府里其他人的安危不在她的职责之内。所以她只是在聂霜紫吃糕点吃的津津有味时,出声提醒了一句少吃点。

    聂霜紫吃着糕点带着陇云在花园里逛了一圈,正打算回房时,聂青芙捧着一叠账簿找了过来。

    “怎么了?”

    看着她面有难色的样子,聂霜紫还没等她走近就主动询问道。

    “三姐,我今日跟着付管家学习看账簿,发现有一处账簿有些问题。”聂青芙走到她跟前,翻开手上捧着的账簿道:“是距凤城三十里地外的几处田租和两间绸缎铺子。”

    聂霜紫将碟子交给陇云拿着,接过她递来的账簿查看,聂青芙在一旁说明情况:“我发现从四年前开始,这里每月的田租都是分文收不回来,铺子也是赔多赚少,而那里的管事们每次交上来的理由都不同,去年的理由竟然是田地里的庄稼被一群暴民洗劫了,所以导致没有收成,田租也收不上来。可是我翻了以前的账簿,那个镇子的收益以往是最好的。所以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嗯,确实很有问题。”

    聂霜紫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个小镇邻近都城,又通业城,来往商旅多,经济繁荣,是决不可能出现这种赔多赚少的情况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里的产业是她娘生前购置的。她记得那里还有一处别院,背靠灵泉山,环境很是幽静。

    聂青芙于是便问道:“那怎么办?”

    “很简单,天高皇帝远,我们在这里怎么发愁都没用。找个时间,你亲自去看看吧。”

    聂霜紫把账簿还给她,一副不怎么担心的样子。

    她原本以为二夫人不是个当家的料,但有聂映雪在,怎么也不会把家里的产业搞得一团糟。现在看来,聂映雪也是相当放纵二夫人乱来啊。

    聂青芙惊讶的看着她:“二姐不一起去?”

    “当然不。”聂霜紫摇头,微微一笑,理所当然的道:“四妹,既然想拥有,自然要有与之相对的能力。况且我相信,你一个人也能做的很好。”

    聂青芙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我明白了,如三姐所说,我这就去安排行程,亲自去看一看。等找到了问题源头,再来禀报三姐。”

    “嗯。”聂霜紫点点头,想了想道:“反正我现在也无事,随你去账房看一看吧。”

    聂青芙点头应好,两人正打算前往账房,前方忽然又急匆匆的跑来一个丫环。

    “三小姐,四小姐,求求你们救救我姐姐啊!”

    莫名其妙的看着这跑到眼前来噗通一声跪下的小丫头,聂霜紫简直有些头疼:“又怎么了?”

    这丞相府怎么就这么多事呢。

    “回三小姐,二小姐,二小姐她不知在外头又受了什么气,一回来就冲奴婢们发火。奴婢的姐姐,是负责打扫花园的,现在正被二小姐罚跪着,用鞭子打呢。求求小姐们,救救我姐姐,救救我姐姐啊……”

    小丫头哭的声泪俱下,聂霜紫听得额头青筋直跳。

    这个聂映梅,看来真是不收拾不行啊……

    聂青芙不语,看着聂霜紫,等着她表态,她二姐的事她向来管不了。

    聂霜紫伸手拉起那丫头,轻声道:“别哭了,身为下人,哭哭啼啼的又莽撞,在别人那里,早落了个冲撞主子的罪名了。”

    小丫头一听,立即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的不敢说话了。

    聂霜紫待她擦好了眼泪,才问道:“二小姐在哪里?”

    “就在前头不远处的鲤鱼池旁。”

    小丫头一指前头,聂霜紫点点头道:“去看看吧。”

    聂霜紫觉得,这世道变化实在太快了,前几个月她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跑都来不及,现在竟然要凑上前去插一手……

    跟着小丫头走了一段,果然看到熟悉的场景。聂映梅怒气腾腾的气势,隔着大老远就可以感受到。

    “啪!”

    还没走近呢,聂映梅的鞭子反手卷着一旁的花盆就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啪的一声巨响砸在她们脚边。

    聂青芙和小丫头的脸色都是齐齐一白,聂青芙更是往后退了一步,犹豫道:“三姐,我们还是别管了吧?”

    聂霜紫没理会她,扫了一眼那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几个下人。她打量间,聂映梅已经回过头来,看见是她们,怒气未减,没好气道:“你们来做什么?走开点,我鞭子可不长眼睛。”

    聂青芙躲在聂霜紫身后小声问道:“二姐这又是怎么了?你这样,爹爹看见了又得说了。”

    “说就说吧,反正又不是没有过。”聂映梅怒气冲冲的转过头去,看见一个想跑的奴才,喝道:“狗奴才,谁给你的胆子敢跑!”

    说话间鞭子一点也不马虎的挥了过去。

    聂霜紫立马给陇云使了个眼色,陇云会意,轻身奔过去踢开了聂映梅的鞭子。在聂映梅还没反应过来时,便两招夺过了聂映梅的鞭子。

    聂映梅一愣,随即气冲冲的对聂霜紫怒道:“聂霜紫,你做什么!!”

    “呀,二姐难得叫我名字呢。”聂霜紫挑眉,轻笑了一声:“我可以认为,二姐现在对我好点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