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别有深意的玩笑

    第一百四十九章:别有深意的玩笑

    “阿嚏”

    正吃着糕点呢,聂霜紫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引来其他三人注目。

    “风好像有些大呢,你们不必管我,呵呵……”

    讪讪的笑了笑,聂霜紫向看着她的几个女人摆了摆手,站起来走到房间一侧去关窗。

    聂映雪狐疑的看着她的背影走远,又转回视线恼怒的看着正站在自己面前认错的聂映梅身上,继续未完的训话。

    “你说你平日里教训下人也就算了,今日是姐姐大婚之日,你怎么能如此不知轻重又在王府里胡闹!王府里的下人再没规矩,也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聂青芙坐在一旁吃着糕点,心底里为她二姐正默哀着。

    聂霜紫也偷偷的抿唇而笑,心底暗乐,今天聂映梅可真真是被她和聂青芙摆了一道。

    可她为了摆脱那个老跟着她的丫环,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毕竟除了聂映梅这不用讲道理的人,还有谁能帮她缠住那个丫环呢。

    聂映梅不服气的反驳:“大姐,我都说了,是那个丫头不长眼嘛,撞了我还不承认,还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你……”

    聂映雪还想再训,新房的门被打开,喜娘走了进来欠身道:“王妃娘娘,洞房吉时快到了,王爷怕是马上就要过来了,几位小姐该出去了。”

    “呀,既然如此,我们可不能再赖在这儿了,免得误了大姐的喜事呢。”

    聂青芙一听立即站了起来,轻笑着说道。

    “是这个道理。”聂霜紫点了点头,对聂映雪道:“大姐,我们这就回府去了。你也别生气了,王爷姐夫不是也没怪二姐么。”

    聂映雪看了看她和聂青芙,挥手让喜娘下去:“叫两个人进来把桌上的吃食收拾了。”

    “是。”

    喜娘领命下去了,聂映雪才看着聂霜紫和聂青芙正色道:“梅儿行事向来随性惯了,难免惹事生非。今后我不在府里,娘亲也尚在禁足之中,她就劳烦两位妹妹多加照看了。三妹,临时前我已和爹爹商量过,会尽快向皇上请旨,恩准你回府。我也已经请求爹爹,娘亲行为失端,等你回府后,将家里的财务尽皆交予你打理。你二姐从前言行不当,你向来识大体,希望你莫要往心里去,日后姐妹之间还是要互相扶持的。”

    聂霜紫讶异的看着一脸认真的聂映雪,连聂青芙也很是震惊。这意思是,把相府的当家主权都交到聂霜紫手中吗?

    聂霜紫很快就收起了心中的惊讶,微微一笑状似无奈道:“大姐可真是给妹妹找了一个苦差事,你明知道妹妹一向懒散惯了,最不爱管这些操心的事了。”

    聂映雪微微敛眸,似真心似假意的道:“三妹聪慧过人,这些重担就是姐姐不说,也迟早有一日是要交到你手中的。”

    聂映雪何时有这么大方了?竟然放心把相府丢给她掌控……

    聂霜紫琢磨了一会儿,才算是想明白了,看来今晚上把聂映梅推出去挡枪的一个小小算计,竟然还一石二鸟了。不但摆脱了监视她的丫环,救了王爷,还让聂映雪通过此事,心里有了危机感,竟主动向她示弱。

    不过也是,丞相府没了才貌双绝的聂映雪,聂青芙又是个见风使舵的主,谁得势就依附谁。只剩下一个天真的有些蠢的聂映梅和一个嚣张的娘,又怎么够她聂霜紫玩呢?这么大方的给她在相府的权利,也不过是希望她能对聂映梅和二夫人手下留情些,别耍阴谋耍的太狠。

    聂霜紫心内暗笑,她若真想跟她们母女过不去,何须等到聂映雪出嫁?

    就像她从前说过的,从来都是她们母女对她诸多猜忌,惶恐如敌。而她对她们母女三人,从来就未曾真正放进眼底。不,或者说,整个相府,除了采衣,她谁也不曾在意过。

    离开祁王府,坐在回府的马车上。像是才从聂映雪说的话回过神来似的,聂青芙看着聂霜紫幽幽的说道:“恭喜三姐了。”

    聂霜紫凝视窗外的目光收回来,落在她身上:“四妹无端恭喜我什么?”

    “三姐年纪轻轻,就可管理相府这么大的家业,难道不该恭喜么?”

    听着聂青芙酸溜溜的话语,聂霜紫轻笑:“原来四妹是羡慕这个啊。四妹若是喜欢,不嫌累赘的话,我可以让给你啊。”

    “累赘……这怎么会是累赘呢?三姐若是当家,府里上下谁敢不听命于你,连爹爹……连爹爹也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聂青芙不能理解她竟然这么说,难道她一路走来,不是就为了能重新在相府得势,不再看人脸色么?

    聂霜紫挑眉:“我说了,四妹既然觉得好处这么多,不如让给你?”

    聂青芙一愣,犹豫道:“额,我,妹妹恐怕难以胜任……”

    “无妨,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不是吗?况且四妹对此,不是垂涎已久了?”

    “我,我才没有。”聂青芙连忙否认:“三姐莫要乱说。”

    “你们在说什么呀?”

    聂映梅不耐的打断她们的对话,虽然不懂她们说的什么事,但她还是皱眉道:“大姐说让谁做就谁做,推来推去做什么?大姐的话你们也敢不听?”

    聂霜紫好笑反问:“我为何要听?”

    聂映梅瞪目:“那是大姐的吩咐!”

    “二姐似乎忘了,按照尊卑,大姐也是要听我的话的。”聂霜紫淡淡的反驳,双手交叉支着下巴淡淡道:“也难怪二姐会忘,这些年,我的话也没几个人听呢。”

    “三姐这时候说这些做什么?”聂青芙心下有些不安,想岔开话题道:“左右现在爹爹又开始重视你了,你不是该高兴么?”

    聂霜紫睨着她:“四妹觉得,我只是一心想夺回被二房抢走的恩荣么?”

    聂青芙气恼的反问:“难道不是么?”

    “呵呵,当然不是了。”聂霜紫好笑的摇头,目光忽得变得清冷了起来,盯着二人道:“若真是要拿回什么,你们要还的可多了。”

    聂映梅看着她这样子,心里有些发毛:“我们欠你什么了?”

    聂霜紫歪头:“你们觉得呢?”

    “我一直以为三姐善良识体,是不会与我们计较的。再者,将你赶去后院的是爹,这些年二娘主事,待你不好,我们这些庶出的小姐又能做什么?”聂青芙咬了咬牙,捏着袖口颤声道:“却原来,三姐是记着的,现在是想跟我们算回这笔帐么?可如果真要算,你也该去找大姐和二娘,这副态度对着我和二姐算什么?”

    聂霜紫瞧着聂青芙被她一个眼神吓得手足无措的样子,心底无奈的叹息。她这个四妹,野心颇大,胆子却够小,她还没咋滴呢,就这么害怕了,迫不及待的推了个干净,连她爹都拿出来挡刀。也不怕这些话万一被旁人听了去,到时说她对长辈不敬什么的。

    聂映梅却还是一副不在一个频道上的样子,不解的看着她们问道:“什么?你们要算什么?”

    “二姐,你还没看出来么?三姐得了大姐的承诺,底气足了,这是在向我们施压呢。”

    聂青芙拉着聂映梅的手,盯着聂霜紫对其解释道。

    “施压?她敢!”聂映梅先是有些不明白,随即睁大了眼睛,瞪着聂霜紫道:“你敢!一段时间没收拾你,你以为我好说话了是吧?我告诉你,就算你送了我一条鞭子示好,但要是你敢对我不敬,我下手决不会含糊的。”

    “噗嗤。”聂霜紫憋不住了,吃吃低笑起来:“瞧你们这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不过就是摆个脸色吓吓你们,开个玩笑罢了……你们平日里的威风,原来都是装装样子做出来的么?实际上原来是只纸老虎。”

    “不过事实证明,二姐和四妹当真是有些心虚呢。”聂霜紫缓缓收了笑,煞有介事的道:“你们确实欠我良多。”

    聂青芙心里刚因她前句话刚松下来的一口气,又因她后半句话忐忑的提了起来。看着此时的聂霜紫,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来反驳才显得有底气,只好沉默的低下了头。

    而聂映梅脸色忽红忽白的,嘴唇几度开合想大声驳回去,但努力了好一会儿,还是沉默的别过了头,无声的瞪着车壁。

    她以前之所以那么对聂霜紫,皆因身边的人都在说她的坏话,又加上每次看到自己她都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几年时间下来,接触又少,她姐姐和娘亲又这么不待见她,她自然而然就把她当成了敌人。

    可上次寿宴过后,聂霜紫失望之极下说的几句话,却让她心里的敌意开始动摇。如今与聂霜紫接触的多了些,早就不似以前那么偏激了。她虽然嚣张了些,一言不合就想打人,但也知道,聂霜紫从来没有招惹过自己。

    她以前,确实是想错了自己这个妹妹。

    “说到鞭子,我还有件事没有告诉二姐。”

    目的已经达到,看两人终于有点意识到良心,聂霜紫也不再咬着谁欠谁这话题不放,而是话锋一转,说起了另一件事。

    “这鞭子啊,虽说本意是我想买给二姐的,但实际上是叶掌柜亲自挑选买下的。且二姐不要误会,这鞭子从来不是示好之用的,只是你刚好缺,我刚好看到便想顺带买了,跟你之前的鞭子相比,实在是没什么意义。”

    “你说什么?这鞭子是……”叶虽钧买的?

    聂映梅激动的站了起来,结果起的太 猛头撞到车顶,又哎呀一声痛叫着蹲了下来。

    “二姐小心!”

    聂青芙连忙扶住她。聂霜紫撇了撇嘴,有必要这么激动么?

    没再理会二人的大呼小叫,将视线重新投向窗外,聂霜紫靠着车窗默默的出了神。

    不知道王爷大侠怎么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