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情蛊(四)

    第一百四十七章:情蛊(四)

    云晖院里。

    欧阳阡推开苏垣的房门,抬目一扫,房间里颜宿一翮还有司漠都在,几个人都围在床前,不禁笑了一声道:“哟,都在呢。”

    几人听见他的声音一齐回了下头,但都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这气氛不大对啊?

    欧阳阡不解的看着他们沉重的神色,扫了一眼床上的苏垣,却发现他面色苍白得几近透明,都快赶得上濒死的人了,床前地板上一片鲜明的血迹,屋内还有一大桶冰水,正往外静悄悄的冒着寒气。

    房里只点了一盏蜡烛,光线昏暗,方才竟都没有看清楚这些。

    “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大碍了吗?”

    欧阳阡嚷着冲到床前,一把推开了正握着苏垣的手,缓缓传送内力的司漠,大声道:“你干嘛呢?不知道他内功和其他武功都是相冲的吗?你传输什么真气呢?”

    “欧阳公子,司漠并非在往王爷体内传输真气,他只是用内力输导,缓解王爷的痛楚罢了。”颜宿在一旁发声制止,看着面无表情闭目躺着的苏垣,不忍道:“王爷他,很痛苦。”

    “什么?”

    欧阳阡震惊的身体一颤,苏垣是何许人也?从小到大承受过的痛苦何止万千,一般的痛楚又怎么奈何得了他?

    像是忍受不了欧阳阡的咋呼声音,苏垣轻皱了皱眉头,纤长的睫毛颤动着,从半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掀起眼帘,看见正站在床前的欧阳阡,第一句话便是问道:“她生气了?”

    “生气,能不生气吗?”看见他醒过来,欧阳阡好歹是松了些气,没好气的道:“你都这副鬼样子了,还把人赶走,要是换我,我也生气!”

    说完还哼了一声,面上虽然不满,但一边说着却是一边坐了下来,手搭上了苏垣的脉搏。

    苏垣眉头又皱紧了些,以他对那丫头的了解,她估计得气好一阵子。

    “你到底是中了什么东西?”

    探了一会儿脉搏,欧阳阡刚松一些的脸色又紧绷了起来。放开苏垣的手的时候,脸色已经黑了,显然是动了真怒。

    “依在下所猜想,王爷应该是中了蛊术之中的一种情蛊。”颜宿沉着声音回答,解释道:“这种用蛊虫使人动情欲的药物和一般的合欢散不同,除了效力极强,难以抵制外,还能使中蛊者被下蛊人控制心智。若王爷不慎与女子合欢,那怕是体内要长存一只难以去除的蛊虫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着急的原因了,若只是一般的春 药那倒好解决了,找一个女人来就是了。但是眼下他们王爷中的是情蛊,是绝对万万不能找女子解蛊的。否则就会解了当下的难题,又生出新的令人头疼的难题。

    关于这类令人动情继而控制中蛊之人的蛊术,他前些日子方才缠着阿紫姑娘与其讨论过,这些事还是阿紫姑娘告诉他的。那桩事才过去不久,今日王爷就被人暗算中了这类蛊术,这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巧合,都由不得他不怀疑阿紫姑娘。

    但看阿紫姑娘之前在院外的反应,像是根本没看出来王爷是中了情蛊。难道阿紫姑娘真的从未见过别人中蛊时的样子?她平日里长篇大论的见识,当真是从书上学来的?

    颜宿觉得,他是越发不懂阿紫姑娘了。这姑娘到底是简单还是不简单,他竟然无法一言断定。

    颜宿这般想着,欧阳阡听了他的话,表情丝毫不见轻松,追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在下也无计可施。”颜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懂一些书面上的皮毛,对巫蛊之术,我们之中一个精通的也没有。现在看来,只能是王爷自己捱过这一劫了。”

    颜宿没有说的是,他刚刚有向苏垣提议让阿紫姑娘来看看。阿紫姑娘虽然只是女流,但懂的东西确实不少,他想她的办法总要比他们这些人多的。可是没想到苏垣一口拒绝了,还让他立刻让阿紫姑娘离开。想到王爷看见阿紫姑娘,怕是难以控制情动,颜宿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毕竟托阿紫姑娘的福,王爷好不容易才恢复意识,要是他再失控,那场面怕是谁也奈何不了了。

    “这要怎么捱?”

    欧阳阡看着苏垣双目微阖,默默隐忍痛楚的样子,就不禁咬紧了牙。

    这家伙这辈子永远都是这样,哪怕痛死了也面不改色,不喊一声。若不是他太了解他,估计都看不出来他此刻到底忍受着怎样的痛楚。

    “好了,不必多说了。”

    苏垣淡淡的打断他们的谈话,清冷的眸子看着几人道:“你们都没事做了?”

    一翮着急道:“王爷,这时候还有什么事比您还重要?”

    苏垣冷道:“下去吧,本王还死不了。”

    “王爷……”

    几人有些犹豫,司漠试探性的问道:“王爷,蛊术乃东夷盛行,是不是需要派人去调查一下?”

    “不必,东夷那边自有人盯着,而且这事另有他人掺和。”苏垣似乎是有些累,说着话时又微闭上了眼睛。

    欧阳阡盯着他追问:“是谁?”

    苏垣薄唇抿了抿,继而微勾唇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但立马又收敛起来,轻吐出四个字道:“西凌越柯。”

    “竟然是那个女人?”欧阳阡瞪大眼睛,惊讶的站了起来:“她竟然来了北启。”

    司漠和一翮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有些沉重了起来。

    颜宿或许不知道越柯是谁,但是他们两个跟随苏垣多年,是都知道这一号人物的。那个叫越柯的女人,是西凌国最小的公主,却也是西凌皇室中最不好惹的人。这一任的西凌皇帝昏庸无道,膝下虽然有十几个皇子,但大都是有勇无谋,只知道凌虐百姓的草包,没什么威胁性,可唯独只有这个身为女儿身的越柯,真真正正的让人觉得棘手。

    这个越柯,跟他们的王爷还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王爷自小就被送往西凌为质,越柯也是六岁之龄,就被以和亲之名送到了异国为质。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公主,本该一生都在异国漂泊,命如浮萍,一生都不得回到故土。可是不知道这女人命好还是用了什么法子,不但和亲的夫君早逝,还竟然让对方国家的皇帝恭恭敬敬的将其送回了本国,还附上了十年不动干戈的休战书。

    这下他们也不意外为什么王爷会中蛊了,因为越柯以和亲名义嫁过去的国家就是东夷。

    “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苏垣声音冷漠,对几人吩咐道:“盯紧祁王府。”

    “是。”

    自家主子既然这么说,一翮和司漠只好领命下去了,颜宿说自己去飞鸽传书给正好游历到西凌的老爹打听消息,也跟着出了房间。

    房间里静下来,只剩下欧阳阡和苏垣。

    寂静持续了一会儿,等到确认其他人确实都离开了云晖院,欧阳阡立马抬臂,啪啪飞快的封住了苏垣身上的几个大穴。

    封完穴后,他才呼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因为紧张而冒出来细密冷汗。

    “你太乱来了,竟然用内功强行逼出了蛊虫,导致内力失控。你龙决还没修炼成熟呢,你就一副内功天下第一的样子横着来,再有下次,我看你还没内力暴走,经脉尽断而死,我就先被你吓死了。”

    “咳咳……”

    苏垣侧身费力的咳了几声,脸色肉眼可见的又苍白了些,但确实是比刚刚好受了点。听到欧阳阡的连声抱怨,他也只是习以为常的当作没听到,连要解释一下的意思也没有。

    知道自己的劝告某人从来不听,欧阳阡也只能无奈的摇头:“我这辈子怎么就摊上你这家伙了。”

    类似的感慨他已经不知道感慨了多少回了,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他永远都没办法丢下苏垣不管。

    “有了阿紫那丫头以后,我还以为你会珍惜一点自己的命呢,结果还是这么乱来。”

    见苏垣撑着手想坐起来的样子,欧阳阡唠叨着伸手扶了一把,替他垫高了枕头。

    “我确实,想要再活得长久些……”

    靠坐好后,苏垣又咳了两下,才淡淡的开口道。目光落在手里握着的步摇上,幽暗的光芒在眼底起伏不定。他只有在受创的时候,才会表现出那么一丝丝微不可察的脆弱。

    欧阳阡暗叹:“你还不打算告诉他们吗?你那些忠心不二的下属还有丫头,你还打算瞒多久?”

    又能瞒多久呢?时间只剩下不到一年了。

    苏垣淡淡道:“告诉了他们又能如何?”

    “不能如何,也总比你这样瞒着好吧?”欧阳阡有些气急败坏,但还是忍着性子打算好好跟这家伙谈谈,苦笑了一下道:“苏垣,你会不会对我太残忍了?当年丢下一句什么这世上只能相信我一个人的话,就要我这么多年为你东奔西跑做那么多事,还要我替你瞒着你所有的秘密,一个人慢慢数着你什么时候可能就会死,还要理智的安排好万一……万一期限一到,你挺不过这一劫死掉后的后事!你以为我就是没血没肉的人吗?你真是……”

    拳头狠狠的攥在一起,欧阳阡说着眼睛都红了,真恨不得把眼前这已经半死不活的家伙揍一顿。

    凭什么就让他来担惊受怕呢?明明他也很希望苏垣能百病不缠身,活得比谁都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