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情蛊三

    第一百四十六章:情蛊三

    风吹的院子里的紫薇花树沙沙作响,廊前的宫灯也随夜风忽明忽暗,聂霜紫抱膝蹲在花树下,晃动的树影掩去了她面上的忐忑不安。

    昼风也早已从睡梦中苏醒了过来,睁着圆溜的大眼在苏垣的房门前来回踱步,时不时的用爪子刨一下没动静的房门,低呜两声。低低的呜鸣,在寂静的夜里,更加深了人心底的不安。

    时间缓慢的流逝,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并没有多久,面前那扇紧闭多时的房门终于缓缓打开。

    颜宿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瞄了一眼门开后就立即窜进屋的老虎,然后视线投向了不远处一脸殷切之色的聂霜紫。

    “阿紫姑娘。”

    “颜宿,王爷怎么样了?”

    聂霜紫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前,看了一眼屋里,着急道:“我可以进去看看了吗?”

    颜宿伸手拦住她,有些沉郁的道:“你现在进去不太妥当。”

    聂霜紫蹙了下眉,药性还没过去吗?明明距王爷进去已经很久了呀。

    “这是什么情况?”不等聂霜紫说什么,欧阳阡的声音就在两人身后响了起来。

    聂霜紫闻声回头,看到并行而来的欧阳阡和一翮都是一身黑色夜行衣,眼底浮起疑惑。

    欧阳阡看到聂霜紫很是意外:“你怎么会在这?”

    “你们回来的正好!”

    一看到两人,颜宿的脸色更沉了,快走两步冲到两人身前,质问道:“你们随王爷一同去了祁王府,为什么还让王爷中了别人的暗算?”

    “什么?”欧阳阡和一翮齐齐一惊,欧阳阡追问道:“苏垣怎么了?”

    颜宿收敛了下心中的怒火,冷静问道:“我先问你们,王爷今日可有在祁王府吃了什么?。”

    一翮摇了摇头:“王爷今日在王府什么都没吃过,就连茶水都是我自己带的。”

    “你确定吗?那你再仔细想想,还有没有在别的什么地方吃过什么东西?”

    “我很确定,而且王爷今日并未去过其他地方啊。”

    面对颜宿的追问,一翮回答的很肯定。祁王和王爷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了,祁王府的吃食,王爷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入口。

    颜宿疑惑的皱紧眉头:“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苏垣一向谨慎,决不可能会中这种简单下作的把戏。

    聂霜紫听着他们的讨论,回想着今日在祁王府的点点滴滴,想到和苏垣见面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有些犹豫的轻声开口道:“王爷他,他来见我的时候,吃了我屋里的一块糕点……可是”说着又皱起了眉头:“当时我也在吃那碟糕点啊。”

    如无意外,苏垣在祁王府吃过的东西,就是她咬过一口的那块糕点无疑了。可如果她房里的吃食有问题,那她为什么没事?

    “那姑娘你为何无事?”

    心里刚闪过这样的疑问,耳边就响起了这样的问话,聂霜紫抬头看向质问自己的颜宿。

    颜宿的表情依旧平静,像是在很平常的询问似的,可聂霜紫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他平静面孔下藏着的些许怀疑和气恼。

    “我也想知道。”沉沉的答了一句,聂霜紫移开视线又道:“可是我现在不关心王爷到底是怎么被人下的药,我只关心有没有什么药物可以解决问题,这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么?”

    “药?你以为王爷是中了药?若当真只是中了那门子药也就罢了,可王爷他中的是……”

    颜宿声音陡然高了几分,在聂霜紫话音未落就立马反驳了回去,引得几人皆是一愣。

    一翮担心的揪起颜宿胸前的衣服急切问道:“不是药,那是什么?难道,难道是毒?”

    颜宿扯下自己的衣服,冷哼了一声:“现在知道着急了,身为贴身侍卫的你早干嘛去了?”

    “颜宿,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没看到这里几个人都急成什么样了嘛?你再用这阴阳怪气的调子把话说得不明不白的,你信不信我先把你打成重伤再说!”

    欧阳阡翻了个白眼,瞄了一眼脸色微白的聂霜紫,没好气的冲颜宿道。

    所谓关心则乱,颜宿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可如果他们几个人进去看到苏垣现在的样子,他相信他们任何人都会比他还要失态。

    颜宿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对聂霜紫拱手道:“王爷现在已无大碍,姑娘还是先回祁王府吧。”

    “什么?”聂霜紫诧异的看着颜宿,完全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就先让她离开。

    “姑娘是相府千金,突然在婚宴上不见踪影,还是与王爷一起消失的,如果让人发现,必会落下话柄。”颜宿明知聂霜紫要的不是让她离开的理由,而是保证苏垣确实无碍的话,但还是依照苏垣的吩咐搬出这套说法来。

    见聂霜紫看着自己不动,他又只好补充了一句:“姑娘大可放心回去,王爷已经没事了。今晚的事事发突然,毫无头绪,还是改日调查清楚了再和姑娘说吧。”

    颜宿的意图如此明显,欧阳阡和一翮看着聂霜紫,并没有发言替她解围的意思,希望她能自己识趣主动回去。

    “他不想我留下对吗?”良久,聂霜紫眼帘轻颤,抬眸盯着苏垣的房门轻声道:“哪怕我可以什么都不问,只是留下来照看他,他也不愿意我留下?”

    颜宿沉默着没有回答,但聂霜紫已经了然,点了点头道:“姐姐大婚,我就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确是不该。我现在就回去,劳烦你们照顾好王爷。”

    欧阳阡看着说完话就干脆转身往外走的聂霜紫心内微叹,对着一翮和颜宿耸了耸肩道:“我送送丫头。”

    墨王府外的街道灯火如昼,聂霜紫挑了条偏僻的小道走,一路上沉默不语。

    欧阳阡跟着走出了一段路,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只好先开口道:“你这是在生气呢还是在生气呢?”

    聂霜紫脚步不停,一边走一边平静的道:“有些事情我还没权利知道,但我总有生气的权利。”

    “丫头,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但你应该知道,有些事不知道是要比知道了要好得多。”

    欧阳阡抱着头慢悠悠的跟着,目光锁着头顶上的朗月感慨道:“局中人好比卷进漩涡乱流里,出不来,停不下,还无计可施,还是做局外人潇洒。”

    “他若在漩涡里……”聂霜紫轻叹,回头道:“那我在漩涡之外独善其身又有什么用?”

    “有用的。”欧阳阡正色道:“苏垣那小子将你看的极重,你若安好,哪怕他身边再危机四伏,他也会保着自己一条命回到你身边。”

    聂霜紫蹙眉不语,好一会儿后哼了一声道“你不用费心替他说好话了,反正,这场气我是生定了。他既要我做局外人,那我的事也与他无关。”

    欧阳阡有点懵:“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祁王府的路我熟,不用你送了。”

    聂霜紫挥了挥手,直接赶人道:“你回去之后,只要提醒王爷,都城里有个外来的姓齐的盐商,其财力足以笼络就好了,王爷自会知道我的意思。”

    “那到底什么意思啊?”

    欧阳阡一头雾水的目送聂霜紫走远。他原本是怕这丫头出了王府后会一个人在路上哭鼻子,所以跟过来宽慰宽慰的。结果他什么安慰话都没用上,这丫头淡定的很,看起来还有心思算计别人呢。

    祁王府今日大宴,守卫薄弱,人来人往,要想骗过门口几个看似站岗实则心思都飘到美酒香菜上的守卫蒙混进去是很容易的事。至少对聂霜紫来说是如此,凭着多年的演技外加聂三小姐的身份,她很轻松的就回到了宴席上。

    此时婚宴已渐近尾声,也有不少客人酒足饭饱了携家眷告辞回府,剩下的大半应该是平日里和祁王交好的达官贵人。这些人看在祁王的情面上,大概会吃喝到最后,顺带着闹闹洞房。

    聂霜紫回到大厅的时候,恰逢祁王携一众宾客正在恭送太子和太子妃回宫。

    她一出现,太子妃的目光略过众人,远远的就落在了她的身上,眼里的担忧甚至没有多加隐藏。

    聂霜紫知道她在担心谁,所以垂首立在一边,等众人簇拥着她和太子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不经意的拉了下她的手,在其掌心快速的落下了两个字。

    安心。

    苏静祁默默描绘了好几遍聂霜紫留在自己掌心的两个字,心里悬着的大石这才落了地。在坐上回宫的马车前,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在众人身后不起眼的位置,恬静而立的女孩,对其微微一笑。

    “三姐这趟散步,散的可真远,都出了王府的花园,到外面的街道去了。”

    聂霜紫看着太子的马车在大门外动了起来,刚松了一口气,身后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聂霜紫回头挑眉道:“确实远了些,四妹怎么在这?”

    聂青芙走近两步,与聂霜紫并肩,故作埋怨的道:“还不是三姐散步的兴致一起,谁也拦不住,转眼就找不到了人。王爷姐夫身为主人家,自然是会再三询问,我不想外头人说三姐身为相府千金却没有规矩,就只好说大姐劳累了一日,忽然饿了,嘴馋想吃福临街的糕点,三姐体贴为大姐买糕点去了。这不,三姐去了太久,我在这儿等三姐回来呢。”

    “有劳四妹为我如此费心。”聂霜紫微微一笑,举高手里的糕点盒子道:“福临街的糕饼铺子今日生意好,故而回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三姐买回来就好了,早点晚点也不是什么大事。”聂青芙接过糕点,凑上去闻了闻笑道:“哟,还有我爱吃的榛子酥和二姐爱吃的杏仁饼,三姐真是有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