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萧萧梧桐雨(二)

    第一百三十七章:萧萧梧桐雨(二)

    一怔,聂霜紫缓缓垂下眸子。羡慕她?她不知道她爹对她的种种待遇,有什么好让人羡慕的。

    聂青芙目光看向地面上被点了穴的少年,眸光幽幽,从怀里掏出一纸契约。推开翠儿,面目平静的走到聂霜紫面前,把纸张塞到她手里。

    聂霜紫一愣:“你做什么?”

    “这个奴才,我不要了,今日之后原本就是打算丢出去的。”聂青芙垂下眼,面上划过一抹淡淡的疲倦:“三姐若是喜欢就留下,不喜欢就自行处理吧。”

    聂霜紫抽了抽嘴角,捏紧手中的一纸契约:“四妹,莫非你从头到尾都在跟姐姐我开玩笑么?”

    “我原本就是在跟三姐置气,不过算了,论嘴皮子,我哪里比得上三姐。说多了,又只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聂青芙淡淡的摇了下头,抬眸看着自己的这个姐姐微微咬唇,放低了声音轻道:“三姐曾问过我,是不是喜欢墨王爷……”

    偏过头,用只有彼此能听得到的声音飘忽道:“其实无所谓喜不喜欢,只是终究要为妾,做王侯之妾也总是要比商贾之妾要好得多的。我只是这样想而已。”

    “四妹……”

    心中一揪,下意识的抬手握住面前人的手臂,聂霜紫声音微沉。对上聂青芙的眼睛,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中泛着几缕茫然惶然。

    那是一个人被逼到毫无退路,又前进无门才会出现的情绪。

    一把抽回自己的手,聂青芙转身进了房门:“三姐走吧。这里不适合三姐,也没人欢迎三姐。”

    聂霜紫看着紧闭的房门怔愣了好一会儿,原本清明的脑海因为聂青芙的一番话陷入混沌。

    翠儿在一旁犹豫了会,还是出声道:“三小姐,你请吧。”

    聂霜紫把目光转到她身上:“四小姐的院子为什么只有你一人?我可不记得府里的规矩是这样的。”

    “三小姐有所不知。”翠儿此时收起了教训少年的骄横样,低头恭敬道:“从三小姐搬去后院之后,这院子里原本的下人就调走了。二夫人接管府里事务,说要节省开支,不能给支派那么多下人了。后来二小姐也有在二夫人面前替小姐要人手,但是小姐拒绝了。”

    “最近我不在的时间里,我爹可有经常过来?”

    眼神示意陇云解开那孩子的穴道,聂霜紫收起契约又问道。

    翠儿很诚实的回答:“上个月老爷过来了三四回,带着小姐出府了几趟。”

    心中略过几番思量,聂霜紫看了一眼翠儿,转身往外走去:“陇云,走吧。”

    “三小姐!”

    翠儿急切的喊了一声,看见聂霜紫停下脚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三小姐,老爷打算将小姐许配给一位北方盐商……”

    “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聂霜紫淡淡的回头暼过她:“你家小姐既然规矩严谨,那必然教过你不可私议主子。身为一个下人,你不觉得自己已经越矩了么?”

    翠儿一噎,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聂霜紫又扫了一眼聂青芙的房门,轻淡道:“有些事,就是说给我知道了又如何。很多事,我同样无能为力。”

    梧桐树叶哗啦作响的声音更大了,聂霜紫离开了芙蕖居,徒留翠儿黯然跪在院子里。隔着一道紧闭房门,聂青芙蜷缩着坐在门后地面上,纤手握拳放在嘴巴里狠狠咬着,泪覆素颜,可愣是没让自己哭出一声来。

    聂霜紫在梧桐树下停住脚步,沉默不语的抬起头看着满树桐花。

    陇云扶着少年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轻声道:“姑娘,你在想什么?”

    聂霜紫长如蝶翼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失神道:“我在想,还是墨王府好。”

    狂风卷乱纷飞絮,一院梧桐遮丽影,聂霜紫踩着铺满小径的梧桐树叶渐渐离开了,由始至终再没回头。

    “小姐……”

    翠儿的声音在房门外颤颤响起,带着哭音:“三小姐已经走了。”

    聂青芙怔怔的放下手里的拳头,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的绣鞋。

    翠儿蹲在门外,用袖子擦了擦脸哽咽道:“小姐,三小姐会帮我们的吧?”

    “如果有万一……翠儿,你害怕吗?”聂青芙双眸低垂,眼睛里一片光彩也无,淡淡道:“你害怕跟我一起嫁到北方吗?”

    翠儿身体一僵,随即摇摇头:“奴婢就是替小姐委屈,奴婢是不怕的。”

    “你不怕,我却害怕。”

    双手抱紧自己的膝盖,薄纱水袖在冰冷地面逶迤。聂青芙闭上眼,冰凉泪珠划落嘴角:“我听说北方的环境很不好,夏天的时候极热,冬天的时候极冷。那个地方又离家里这么远,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还听说那个齐老爷,已经娶了十几房妻妾……如果此生决难逃过这样的命运,为什么还要这样活着呢?”

    听见自家小姐满含悲切的声音,翠儿又哭了:“小姐,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可以不用嫁过去。三小姐一定会帮咱们,就算不帮,也还有奴婢呢。奴婢一定会替小姐,拼尽全力去阻止这门婚事的。”

    房门里一片静悄悄,聂青芙半晌未发一语。空寂的庭院里,一时只闻翠儿越来越不加压抑的哭声。起初是抽噎不止,最后直接趴在门上大哭起来了。

    她是哭她家小姐,亦也是在哭自己。生在此间世道,女子本就卑微,前程未卜,岂能不哭?

    良久,当翠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房门打开了。聂青芙一脸平静的站在门里,看着哭成花猫的翠儿道:“别哭了,我们会有办法的。三姐一向仁善,又足智多谋,她今日已经看到我的处境,必定会心生恻隐。她嘴上说得再不在乎,可我知道,她是姐妹几个里最看重我们当年情谊的。”

    “就算她最终还是决定不同情我,还有二姐呢。最不济,我毁去自己声名,也总是能避免这一桩事的。”

    ……

    “拜见主子。”

    刚一走进自己的房间,身后就响起噗通下跪的声音。聂霜紫回过头,就看见那跟着她回来的少年二话不说的朝着自己磕了好几个响头。

    “我不喜欢别人对我磕头,起来站着吧。”

    示意陇云将人扶起来,聂霜紫寻了个位置坐下,抬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少年垂首答道:“云牙,十二岁。”

    十二岁,那就是比自己还小三岁,和扶澈一般大了。可眼前少年这瘦弱的身体,完全看不出有十二岁了,根本就是发育不良。

    聂霜紫蹙了下眉头又问:“家乡何处,可还有亲人?”

    少年依旧面无表情的回答:“家乡在南方栖桐县,从上个月起就无亲无故了。”

    聂霜紫点点头,从袖子里取出聂青芙给的契约放在桌面上,温声道:“云牙,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就此跟着我,另一个是拿了这契约离开,重获自由身后想去哪都由你自己决定。”

    少年似乎愣了一下,见面以来一直漠然无表情的脸上第一次闪过诧异,抬头看着面前的人:“你愿意把契约还给我?”

    “如果你想要,我就还给你。”聂霜紫再次点头,将契约往他面前推了推,看到陇云已经将金创药拿过来,微笑道:“你的脸颊已经淤血了,先擦点药吧。”

    “为什么?”

    少年没有理会陇云递过来的药瓶子,仍然不解的看着聂霜紫。

    聂霜紫笑容不改的解释:“没有为什么,我这里从来不强留别人。之所以给你选择,是因为你说你已经无亲无故了。”

    少年深深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才伸手拿过契约,就在聂霜紫以为他要收起契约时,少年却将手里纸张折叠好,双手捧着又跪了下来:“小人想留在主子身边。”

    这回轮到聂霜紫意外了:“为什么?”

    正常情况下,签订了卖身契的仆役如果有机会拿回自己的卖身契重获自由,应该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吧?更何况,他签的还是死契。

    “小人卖身葬母,已经立下誓言。既然前主子将小人送给了主子,那主子你就是小人一生要跟随之人,生死不改。”

    少年说着眼底划过一抹黯然,声音虽然平静却难掩落寞:“更何况,小人遭受流离,早已无处可去。”

    眼前少年几句话说得聂霜紫越发意外,她原本以为这少年就是个普通穷苦百姓的孩子,没想到这少年竟有这样坚毅重诺的性子,谈吐间也不像个市井之民。

    此时才想起来,从见到这少年开始,他的眼神就很冷静。虽然他正在遭受打压,但眼神里却始终一片死寂沉稳,没有十二岁孩子该有的朝气,也没有奴才身上的卑微之气。

    “你读过书吗?”

    将少年从地上拉起来,聂霜紫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这孩子的长相。嘴上问着,心里却又是一惊。

    这孩子,这孩子不就是当初在街头被陈谋助手下毒打的乞丐母子里的那个小男孩吗?

    “读过。”

    听见少年平静的回答,聂霜紫心里一片复杂。

    时隔数月再见,他已经从逃难流民变成下等仆役,甚至失去了自己的娘亲,当真令人唏嘘。

    如果早知会有今日主仆缘分,当日她或许会对这对母子施以一些援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