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萧萧梧桐雨(一)

    第一百三十六章:萧萧梧桐雨(一)

    聂青芙并不意外聂霜紫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看也不看那少年一眼道:“下人办事不利都是要受惩罚的,我教训自己的奴才,三姐也要管么?”

    “四妹性子一向和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铁石心肠?”聂霜紫将少年从地上拉起来,不悦的看着聂青芙道:“下人同样是血肉之躯,有错小惩也就是了,何至于下这么重的手?”

    聂青芙冷笑:“当奴才的不教训就长不了记性,下次办事就不会尽心。三姐如果是来找妹妹喝茶的,妹妹欢迎,但如果三姐是来管我院子里的事情的话,还是请三姐回去吧。”

    “一口一个奴才,看来四妹是已经忘了,自己的出生又是如何。”

    聂霜紫声音微沉,一句话说得聂青芙面上一僵,冷冷的咬着唇:“三姐,你是要为了一个奴才羞辱自己的妹妹吗?”

    “你怕人羞辱,却趾高气昂的去羞辱别人,不觉得好笑么?”聂霜紫放缓了些口气,轻叹道:“这位小弟弟年纪比你我还要小,寄人篱下已经命苦,你怎么还能狠得下心这般惩罚?今日既被我看见了,我自然是要管的,四妹罢手吧。”

    “呵呵,你要管?你也不过只敢管管我了。若今日换成是大姐或是二姐,你避之唯恐不及吧?”聂青芙冷笑,嘲讽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姐姐:“三姐,你其实也只是个欺软怕硬,贪生怕死的人罢了,何必还要时时摆出这么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聂霜紫皱了皱眉头,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她去了墨王府后再见到聂青芙,她待人处事变的越来越尖锐了。以前的聂青芙虽然喜欢跟在聂映梅身后对她泼冷水,但两人独处时,她并不会刻意尖酸,如今这是怎么了。

    “不管你怎么看我。”暗叹口气,聂霜紫无意再去猜测聂青芙的反常,淡淡道:“能否请四妹得饶人处且饶人,原谅这位小兄弟吧。”

    “三姐回去吧,我说了,这是我院子里的事,与你无关。”

    聂青芙转过身,对翠儿使了个眼色。翠儿立即从两位小姐的争执中回神,转头对那少年瞪眼厉喝道:“谁准你停下的!”

    少年抬眼看了看身旁的聂霜紫,握着拳头噗通一声又跪了下去,一言不发的又对自己抽起了巴掌。

    聂霜紫脸色一沉,低眸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少年,心中逐渐升起怒火:“住手。”

    少年动作不停,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聂霜紫又沉沉喊了一声,依旧无用。

    “三姐何必为了一个下人动怒?你是千金之躯,屡次为了一个下等人和自己姐妹起冲突,不觉得有失身份么?”

    听到聂霜紫微怒的声音,聂青芙蹙着眉头回过头来,冷冷道:“再者,他的主子是我,他是不会听三姐的话的。”

    聂霜紫沉着脸对陇云喊了一句:“陇云,阻止他。”

    “三姐,你未免太顽固了。”看着陇云几步上前点了少年的穴位,聂青芙微微勾唇:“良驹未能碰到良主,是他命不好。如果遇到三姐这样的主子,那他就不会这么苦了。”

    聂霜紫转目盯视着聂青芙:“四妹既然坦言自己并非良主,那么我将你院子里的所有下人都调走,四妹应该也不会生气吧?”

    原本以为聂青芙听了会愤怒,可没想到她却突兀的笑了,缓缓抬眸扫了一眼自己空荡荡的院子慢慢道:“三姐以为,我这里能有几个下人?我这里除了翠儿,就只有这个新买来的奴才了。只可惜,仅有的两个也是谁都调不走的。”

    聂霜紫也扫了一眼庭院,怪不得她刚刚就觉得这里环境明明本该幽美,却不知为何静谧的得过了头,原来是因为人太少的缘故。

    “三姐应该知道终生死契。”聂青芙没有理会聂霜紫异样的目光,举步走到那少年身边淡淡道:“这个奴才,是我上个月从街上买回来的。他卖身葬母,我将他买回来,替他葬了他母亲,从此后一生都跟着我是他签立死契时亲口立下的誓言。契约在我手上,他和翠儿就只会是我的人,谁也调不走。”

    “一个奴才,最基本的就是要忠心,无论何时,都对主子绝无怨言。三姐今日插手管我的手,不是救他是害他,奴才如果失去了主子的信任就什么也不是了。”聂青芙的声音越冷,目光却很平静的对上聂霜紫的眸子:“他注定了是离不开我的,你救得了他一回能救得了第二回么?”

    聂霜紫抿唇淡道:“既然是终身的奴才,那更应该宽厚以待。你如此待人,只会误了你自己。”

    “我如何待人是我自己的事,奴才被主子如何对待那是他们的命。”聂青芙摇了摇头,视线落到院外的梧桐树上。梧桐花雨随风纷落,满目萧条。

    “这都是命,三姐,你明白么?”

    她不明白,聂霜紫看着聂青芙,摇头淡道:“我不明白,不明白一个人的本性为何就能变的这么快。我记得你当初你被爹承认入籍的时候说过,你说你娘已经是苦命人,今生你绝不会再苛待任何下人了。可这些年,你做的都是些什么?”

    她做的都是些什么?她也想知道……

    聂青芙身躯微微颤抖,水袖里的纤细指尖刺进掌心带来钻心的疼。咬着唇回过头,眸子死寂的看着聂霜紫道:“不要再提我娘了好不好?你明知道,她是我这一生的耻辱。”

    聂霜紫皱紧眉头,她没想到聂青芙竟然会这么说自己的娘亲。就算是她自己,虽然很多事情上她并不苟同她娘亲的做法,但不论她娘生前死后,她都从来没有对她娘不敬过。

    陇云也皱着眉头,她怎么觉得聂相府的几个小姐一个比一个心理扭曲呢。

    聂青芙划开唇角苦笑:“你觉得我太不孝了?”

    “三姐,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你身上哪一点吗?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自以为是了。你明明不是我,明明不是大姐和二姐,却总是用一副什么都看透的眼神来指责我们。你哪里懂呢?你懂什么呢?”

    聂青芙抬脚想朝聂霜紫走近两步,身体却一晃,翠儿连忙跑过去扶着她。

    借着翠儿支撑自己疲惫的身子,聂青芙抬眸冷笑:“你从前说过不要信命,人活着总是会有无限可能的。可是,我看不到。生在侯门里的女子,一出生身上就带了把枷锁,这把锁你有,大姐二姐和我都有,只是我们的锁不一样……”

    “你是嫡女,你娘是爹明媒正娶的夫人,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件事都不会有所改变。所以你永远都体会不到生为庶女的我,无权无势,无亲无故的活在贵门里的无奈。”

    红润的唇一边说着一边颤抖着,一串水珠从聂青芙眼角掉下来。

    “我已经那么努力的学习做一个千金小姐,那么努力的忘记自己的娘亲是一个卑微的婢女。可是你们,你们总是要一次又一次提醒着我,提醒着我不要忘记自己的卑微。如果我娘……如果我娘不是那么下贱的身份就好了……”

    梧桐树叶被风卷着翻过墙头,聂青芙抓着翠儿手臂的手紧了又紧,盈满泪水的眼睛里一片不甘。

    “所以你就要把自己的痛苦加诸在别人身上吗?”

    良久,聂霜紫轻叹一声,沉沉的道:“这就是你苛待他人的理由?因为不甘心,所以也要让别人尝尝被欺凌的滋味?”

    “我只是想要认命,想要叫自己认命而已。”聂青芙失神的回答了一句,又慢慢的笑了:“也是叫这些奴才早些认命。奴才有奴才注定的命,庶女有庶女注定的命,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我渐渐就能接受自己的命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

    聂霜紫觉得这对话没法再继续下去了,她从来不知道聂青芙的想法会这么极端。开口闭口都是命的,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有这样子的想法?仿若,仿若万念俱灰!

    “不这样想,又能如何?”聂青芙抬袖擦了擦眼角,抬眸道:“三姐今日应该已经见过了吧?”

    聂霜紫不解:“见过什么?”

    “你未来的夫婿,户部尚书之子陈谋助。”

    聂霜紫脸上一变,失声道:“什么未来夫婿?”

    “原来三姐还不知道。”聂青芙冷笑,也没有隐瞒道:“虽然没有正式定亲,但是爹和陈家人已经达成共识了,大姐婚后,想必爹就会替三姐定下这门亲事。”

    “胡闹,我跟陈公子此前根本没见过,怎么能这么草率定亲?”

    聂霜紫心里微沉,最担心的事果然还是发生了,可还是忍不住说出一句垂死挣扎的话来。

    聂青芙嘲讽的摇摇头:“三姐还不明白吗?见没见过,有没有感情并不重要。对陈家来说,你是相府千金就够了。对爹来说,他有一个女儿要嫁进尚书府就够了。”

    看到聂霜紫泛起怒意的脸色,聂青芙微微一笑:“三姐也不用生气,左右你嫁过去也是正室,不会吃亏。”

    “那你呢?”

    意外的婚事虽说让聂霜紫惊讶,但好歹是心里是有些预料的,并不能让她太过失态。心里被人摆了一道的微怒压下后,想起聂青芙近来的异常,聂霜紫看着自己的四妹,不禁问道。

    聂青芙怔了怔,然后渐渐敛下眼帘:“我?我不过是个低微的下人所生,配给谁又有什么分别?”

    “三姐,我至今还很羡慕你。爹无论再如何不待见你,也从来不曾想过亏待了你。陈家有意攀亲,许下嫡子正室,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