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看破就要说破

    第一百三十三章:看破就要说破

    天气晴好,流云微动,聂霜紫纤长的睫毛在日光下轻轻扇动,宛若蝶翼。唇角轻勾,划出一朵无奈笑容。

    她从来都知道,她爹是站在祁王一脉的,也就是说他日皇权之争里,聂家肯定是会替祁王争夺天下的。把她支到墨王身边,无论成败与否,她都是弃子。

    她爹也好,这聂家的每一个人都好,从来不在乎她会有什么下场。

    抬眸看着聂映雪咬牙不语的样子,轻笑道:“妹妹着实不是个聪明人,总是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倒是每一回说破之后,看到大姐这个表情都尤其喜欢呢。”

    “我听不懂三妹在说什么。”聂映雪摇头笑了笑,蹙眉道:“三妹怎么把人心想得这般坏?我虽与你争宠是真,但何曾真的把你置于死地过?”

    “就因为大姐还未曾,今日还能得妹妹唤一句姐姐。”聂霜紫耸耸肩,转身走在前头淡淡道:“若哪一日妹妹不肯唤了,那必是大姐连这最后一点的姐妹之情都耗尽了。”

    “三妹!”

    聂映雪沉声喊了一声,目光严肃的看着她的背影:“墨王风姿冠绝天下,但其是何种冷漠之人。爹虽说难免利用我们姐妹,但始终都是你我亲生父亲,你不会为了外人背叛爹爹的对不对?”

    想用血脉亲情勾起她的恻隐之心吗?

    心里泛起微微苦涩,她也想要为了亲人,无论多少苦难委屈都去甘愿冒险承受啊!可惜……

    聂霜紫停下脚步却没回头,目光看着长长的曲桥淡淡道:“我真是不理解,你们希望我死心塌地的维护你们,为你们做事,为什么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呢?”

    平静的回头看了一眼聂映雪,聂霜紫摇了摇头转身向前。

    聂映雪怔了一瞬,连忙跟了上去:“你这话什么意思?”

    “大姐不用探我口风了,晚些时辰爹爹邀我去书房小坐,到时你自会知晓我的态度。”

    聂霜紫淡淡的回答,再没多余废话。不多时,两人站在了聂映雪房门外。看着自己的房间,聂映雪又皱起了眉头。聂霜紫微微一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扫了一眼房梁,聂霜紫向采衣招了招手:“搬张凳子来。”

    聂映雪抓住她还未放下的手,冷冷道:“你当真要挂?”

    “大姐不愿意?”聂霜紫看着她抓住自己的手,微笑道:“大姐若是不喜欢这个规矩,和爹说一声就是了。爹那么疼大姐,应该不会拒绝的。”

    聂映雪眼神挣扎了一会儿,缓缓放开手,别过头道:“三妹挂吧。”

    聂霜紫端详着聂映雪的神色,无所谓的耸了下肩。她这个大姐当真能忍,为了留住那一份在她眼中分文不值的父爱,受多少委屈都能隐忍过去。

    不管这府里有多少人不愿意,总之聂霜紫还是不客气的将富贵缎挂进了聂映雪的房间里。

    如聂霜紫所说,晚膳过后,她被聂丞相唤到了书房。书房里,除了聂丞相在以外,聂映雪也在一旁落坐。

    将当初自家老爹给自己的那个小瓷瓶放到桌案上,聂霜紫后退几步提裙跪下轻声道:“女儿有负爹所托,请爹降罪。”

    “这……”聂丞相看了看自己手旁的小瓷瓶,声音微沉:“你没下药?”

    聂霜紫低头温声答道:“女儿没有机会下,入王府第一日,王爷就发现了女儿身上的药。”

    “他发现了?”聂丞相一惊,忙站了起来,但随即又立马镇定的坐了下去,咳了声威严道:“王爷发现了,那你是如何说的?”

    “女儿也没有机会多说,王爷发现后拿走了药什么也没问。”聂霜紫说着停了停,缓缓抬头道:“只是昨日女儿回家前夕,王爷又将这药瓶子还给了女儿。女儿百思不解,只能把药拿回来给爹了。”

    聂丞相听她说完眉头一皱,一脸凝重不语的看向聂映雪。

    如此看来,他欲下毒之事已经被墨王爷知道了。墨王此举,难道是为了警告他聂家?

    聂映雪抬眼审视的看着聂霜紫,淡淡道:“三妹说的可是真的?没有骗我们吧?”

    她才不相信,如果墨王真的抓到了这个把柄,他会一声不吭?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把这丫头抓起来拷问,用她来指证的话,就算扳不倒相府也能让相府在皇上面前损失一些圣心不是么?

    聂映雪这样问,聂丞相也不禁怀疑起来:“你可知,对为父撒谎有何后果?”

    “女儿所言句句属实。当日爹委以女儿大任时,女儿已说过自己粗笨难成大事。”聂霜紫神色不变,仍低着头轻声道:“女儿已经将事情告知清楚,爹和大姐若是不信,我亦无话可说。”

    “你……”

    聂丞相冷怒的眯着眼:“看来是爹高估了你了。”

    “女儿无能,让爹失望了。”

    “哼!”

    聂丞相冷哼一声,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就这么简单放她走了?

    聂霜紫心下疑惑,但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行礼下去了。

    “爹,你可看到了,三妹根本无心孝道,将您的话当做耳旁风呢。”

    聂映雪目送着聂霜紫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微冷着声音道。

    聂丞相拿起小瓷瓶,怒道:“哼,吃里扒外的东西,真是白布了一局棋。”

    聂映雪站起身,思索着道:“三妹不会无故偏帮外人,莫非是墨王看上了她?她一心想攀龙附凤,所以才……?”

    “看上她?怎么可能!”聂丞相不屑的摇摇头,冷笑道:“墨王连静祁郡主那样的绝色美人都看不上,岂会看上她?依爹看,肯定是这丫头被墨王迷的神魂颠倒了,自以为是的替他周全。在王府,指不定怎么出卖自家人呢。”

    “爹爹说得是。”

    聂映雪微笑附和,心里却不以为然。墨王能走到今日这地步,岂会是一个以貌取人之人?静祁郡主心思如何她不知道,但是聂霜紫是她从小就惦记在心里的对手,聂霜紫有怎样的玲珑心思她再清楚不过。

    她这个三妹有一张伶俐的嘴,透澈的眼,每每私下里与她相处都能让自个觉得心惊胆战。如果墨王真的欣赏聂霜紫,她不意外。

    她爹此前也是自信满满的说过聂霜紫的心计,怎么就想不到也许墨王就看重这类人呢?

    其实这样也挺好,她依附祁王,聂霜紫若依附墨王,那她们之间的胜负之争就更激烈了。她很想知道,日后是她的夫君得此天下,还是聂霜紫今日选择保护的那个人得到天下。

    银白弦月洒进窗口,聂映雪抬头望着那轮月光,心里想,其实这样也挺好。

    “既然这丫头留在墨王府对我们的大事也无助益,那也不必让她留在那里了。明日派人去将陈家公子请出来吧。”

    聂丞相沉默半晌又冷冷道,聂映雪回过神来,垂眸道:“爹爹真的,要将三妹许给陈家公子?”

    “能嫁进陈家,是她的福气。”

    聂霜紫回到清茴院,采衣陇云时影三人正坐在院子里等着她回来,一见她走进院子都围了过来。

    “小姐,老爷没为难你吧?”

    采衣率先出声担忧的问,这家人表面和谐私下狠辣的作风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聂霜紫摇了摇头:“没有,今日爹格外好说话呢。”

    在院子里坐下,聂霜紫抬头看着围住自己的三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你们说,我长得很差劲吗?”

    三人对视了一眼,皆摇了摇头。陇云道:“没有啊,姑娘为何这么问?”

    陇云说得是实话,她现在的主子,虽说不至于倾城倾国之姿,但绝对也是摆得上台面的美人一枚的。

    “那没道理啊,如果我长得不差,那为什么我爹宁愿让青芙去对王爷使美人计,而不是我呢?”

    聂霜紫皱了皱眉头,双手支起下巴苦思。

    采衣不解的道:“四小姐接近王爷是老爷指使的吗?为什么呀?”

    “是啊,为什么呢?没有理由啊,王爷这等姿容这等算计的人,除了死士,派谁使美人计都有可能被策反的呀。”

    聂霜紫很是苦恼,想了想道:“如果不是奉命,那就是她自己去的……”

    可有什么原因会让得一向谨小慎微,小心翼翼在这大宅院里生活的聂青芙突然胆子冲天,跑去接近男人呢?

    聂霜紫脑中灵光一闪,抬头对时影道:“时影,你去查查,这段时间都有些什么人出入相府。这些人里除了来贺喜的还有没有别的原因,顺便看看,外头除了我大姐的婚事外,还有没有丞相要嫁女的消息。”

    时影轻点了下头,没说别的就跃上屋顶,施展轻功出了相府了。

    陇云扫了眼陇云离去的方向,疑惑道:“姑娘为何突然要调查这些?”

    聂霜紫目光沉了沉,幽幽一叹道:“我原本于皇宫里得到的一点利用价值,也被我今晚上的三言两语给说没了。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在这相府里就没有容身之地。”

    “如今家里几个姐妹都到了适婚之龄,朝臣之间拉帮结派必有联姻。我怕我爹,他要卖女儿……”

    ……

    第二日早膳之后,聂霜紫没等回时影,倒是等来了聂映雪的贴身丫环翡翠。翡翠捧了一套新做好的夏装来到她院子,说是天气闷热,聂映雪请她到花园凉亭小坐。

    聂霜紫打发了翡翠,将那套粉红色的衣裙拿起来看了看,偏头对陇云道:“你也换身衣服,跟我一起去。”

    采衣有些意外:“小姐不是说让陇云和时影姑娘都尽量待在院子里吗?怎么这会儿又要陇云跟着了。”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我说话直来直去,难免惹人生气。天气烦闷,我怕待会儿一个说话失了分寸,不小心就引人动起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