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争锋初起

    第一百三十二章:争锋初起

    聂映雪说着从锦盒里拿出了一条绣着戏水鸳鸯图的,微微一笑道:“既是姐姐婚期将近,那就这一条吧。二妹,你觉得呢?”

    微微偏头看向身边的聂映梅,聂映雪颇含深意的问道。

    聂映梅暼了一眼,手拿起筷子耸耸肩道:“大姐喜欢就好。”

    “说起来,二妹最近越来越懂事了呢,脾气也越来越好了。”

    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聂映雪眼神微冷。将盒子盖上,命丫环拿了下去。

    聂青芙察言观色,为免气氛冷下来,连忙开口笑道:“爹,你也别光顾着和大姐,二姐聊天了,菜都上齐了,咱们快开席吧?”

    聂丞相咳了一声,压下心里的不满,挥了挥手示意开席用膳。

    “老爷,妾身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

    众人纷纷用筷,一直没说话的二夫人这时却站了起来,轻哼了一声后向聂丞相欠身行礼道。

    聂丞相微有不悦:“早不舒服晚不舒服,难得一家人坐一块儿吃饭,你一口没吃就退席是想如何?”

    二夫人脸色微白,正思索着怎么反驳,聂映雪放下筷子起身道:“爹,娘这两日身子是有些欠佳,还是让女儿送娘回房吧。”

    聂映梅也点了点头道:“是啊,爹,饭这顿不吃下顿补上就是了,一顿饭怎么比得上娘的身子重要?”

    “哼,就你们事多。”

    聂丞相也没有真的拦阻的意思,挥手同意让她们下去了。

    各房姨娘起身相送,聂霜紫也站了起来,欠身道:“二娘和大姐慢走,紫儿稍后去探望二娘。”

    二夫人瞪了她一眼,憋着满肚子火被聂映雪扶出了饭厅。

    “好了,我们吃我们的。”

    聂丞相威严的沉声道,率先拿起了筷子夹菜。这下子,这场午膳就真正的平静下来了,所有人心思各异的吃着饭,倒也安静。

    ……

    “死丫头,贱丫头,这下贱的东西!”

    二夫人一回房里就骂开了,看到跟着聂映雪过来的丫环手里捧着的锦盒,气不打一处来。转头在房里四处看了看,竟拿起妆台上的剪刀将丫环手里的锦盒抢了过来。

    丫环惊呼一声,看着二夫人坐下打开锦盒,一把将里头的富贵缎抓了出来剪断,失声道:“二夫人,你冷静点……”

    “死丫头,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二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手上毫不留情的一剪接着一剪,骂骂咧咧的怒道:“这该死的贱丫头,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资格给我的女儿绣富贵缎?她有什么资格给我女儿做“正梁礼”?这死丫头……”

    聂映雪冷眼旁观,面无表情的在一旁坐下。这些缎带她也想一把剪掉,她娘替她泄气她又怎么会拦着?

    二夫人连骂带剪的闹了一会儿,门外响起脚步声。二夫人怒气未消,回过头就把剪刀往门口丢过去,怒骂道:“你们这群下贱的东西,我不是说过这会儿谁也不准进来吗?”

    剪刀撞上半开的房门,掉在门槛处刚刚踏进来的淡紫衣裙边,房内三人俱是一愣。

    聂霜紫扫了一眼房里的几人,弯腰将剪刀捡了起来,淡淡道:“二娘不是说身子不适么?怎么还这么大的火气?”

    二夫人瞪眼:“死丫头,你来做什么?”

    “二娘身子不适,紫儿在席间一直放心不下,所以叫厨房做了碗参汤,亲自给二娘送过来了。”

    聂霜紫走进房间,身后端着参汤的采衣也跟了进来。将剪刀搁在桌上,聂霜紫抬头看着面色微沉的聂映雪,淡淡笑道:“大姐也真是,明知二娘需要多休息,怎么还让她拿这么危险的东西?”

    “猫哭耗子假慈悲!谁允许你进我的院子了?出去!”

    二夫人一拍桌子,指着外面怒道。

    “二娘别急,紫儿无意打扰您。只是顺道来相请大姐,这就准备退下了。”

    聂霜紫也不恼,挥手让采衣将参汤放下。目光瞟了眼二夫人面前桌上已经变成一堆废布的缎子,微笑道:“二娘不喜欢这些缎子剪掉也无妨,只要不失手剪了大姐挑中的那一条就是了,爹还在等着我替大姐把这富贵缎挂上呢。”

    二夫人简直想掐人:“挂什么?死丫头,你以为我们真的会让你挂这……”

    “娘!”

    聂映雪沉声喊了一句,阻止了二夫人越加无遮拦的言语。

    “雪儿,你对这贱人那么客气做什么?相府是娘当家做主的,她还能把我们怎么着?”

    二夫人不满的看向自己的女儿。聂映雪起身拉过自家娘亲,低声道:“娘,爹近来已经再三强调要家宅安宁,不得生事了。再说三妹如今入了墨王府做事,与王爷的关系好坏尚且不知,若是与她生事,万一她回王府后对王爷多加妄言,于我们有害无利。”

    二夫人脸色微变,听了女儿这话当真把气焰消了下来。狠狠的瞪了一眼聂霜紫,心里万分不甘。当初就不应该带她入宫,否则这丫头怎么可能会攀上墨王爷?

    安抚完自个娘亲,聂映雪回头看向聂霜紫。微微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三妹既然这么心急,那姐姐这就随你一起回房把富贵缎挂上吧?”

    将这对母女的互动收进眼里,聂霜紫点头笑道:“妹妹这也是替大姐急啊。”

    “娘,那我和三妹先行回房了,你好好休息。”

    聂映雪转头嘱咐了丫环几句,和聂霜紫一起拜别了二夫人,离开了定春阁。

    往聂映雪房间而去的半路上,聂映雪目光看着眼前的景物,淡淡道:“三妹如今肯定是很庆幸寿宴当日进了宫吧?”

    “大姐会如此说,那想来应该是很后悔了。”

    聂霜紫不急不缓的回道,回头瞄了眼听命远远落在后头的采衣和翡翠。

    “三妹知道,无论是什么事,只要跟三妹有所关系我都会心生不悦。倘若重来一回,我必不顾一切让三妹进不了宫。”

    “那真是可惜了。这世间奇人异事那么多,偏偏没有时光倒流这一样。”

    聂映雪停下脚步,低头伸手拂过身畔一丛白牡丹,淡淡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三妹是想这么说吗?”

    聂霜紫在她身后也停下来,暼了一眼那开的正盛的牡丹花:“几年前随口说的一句话,难为大姐还记到现在。”

    聂映雪拔下一片花瓣,轻笑道:“说来你也许不信,越是讨厌一个人,越是会将那人记得深刻,一言一行,如附骨之蛆终日难忘。我对三妹,便是如此呢。”

    缓缓抬头望天,聂霜紫温声道:“如此说来,未能同样将大姐看得这般重,倒是妹妹辜负了大姐这番心意。”

    聂映雪顿了顿,回眸看她,冷冷一笑:“是,姐姐对你上心十分,妹妹若不如此重视,当真是要将姐姐辜负了。”

    聂映雪说完松开手里的花瓣,继续往前走。聂霜紫抬脚跟着,轻声道:“世人皆说女子当以夫为天,大姐将为人妇,实在不必再对妹妹如此看重。若大姐将对妹妹的一番心思用在夫君上,那于大姐的前程更是多有助益。”

    “我日后与夫君如何,不必妹妹来担忧。倒是妹妹也到了婚嫁年龄……”聂映雪目光流转而回,深深的看着她道:“不瞒妹妹,姐姐与爹爹多次聊天,皆提到了妹妹的终身大事呢。”

    聂霜紫心里一沉,故意挑眉笑道:“大姐应该没有趁妹妹不在,替妹妹决定好了终身大事吧?”

    “三妹向来很懂得保护自己。”

    聂映雪笑了笑,却是转移了话题,转过头提着裙子上了曲桥慢慢道:“你去王府的这些时日,爹爹一直想派人接你回来小聚,可都无果而终。姐姐时常感叹,若是换了个姐妹去王府,哪里能像妹妹这般将自己藏得滴水不漏。爹爹也是无奈之下,才以姐姐大婚一事出此下策。爹爹如此对妹妹寄予厚望,只是不知道妹妹在墨王府里待的这些日子,所做所为是否不让爹失望。”

    聂霜紫亦也一笑:“大姐不如说说失望又如何?不失望又如何?”

    “没有如何。”聂映雪站定脚步,与她面对面相视,淡淡道:“生在贵门,为家族利益奉献自己所有是你我的命,这一点想必爹已教过你。三妹,可不要浪费姐姐已经给你的机会,好好为爹办事。”

    缓缓垂下眸子冷笑道:“你不是也尝到甜头了?在这个家里,只要爹爹重视,嫡女也好庶女也罢都是一句话的事。你得了爹爹欢心,还怕斗不过我?”

    “倘若女子生而为棋子,这般疼宠不要也罢。”聂霜紫皱了皱眉头,长叹了口气:“听到大姐今日所言,妹妹算是知晓为何四妹近日会有那些举动了。”

    “这算是给三妹一个警醒吧。你不愿意做的事,总有其他人做。你不屑于心的东西,总有其他人趋之若鹜。世道本就如此,你以为谁能够独善其身?要么存在要么毁去,这就是贵族门里教给我们姐妹们的规矩不是么?”

    聂映雪冷冷一笑,笑容似讽似涩,抬眼道:“我既巴不得你永远不屑争,也巴不得你快些来与我争。”

    曲桥之上风有些凉,聂霜紫抬手拢了拢眼前吹乱的头发,微微抬头眯眼道:“大姐说了这么多,让我来猜猜,你是又设计了一个怎样的局吧?”

    聂映雪微怔。

    “你说这许多,无非是希望我听从爹的命令,在墨王府里动些手脚。可墨王爷是一个怎样的人,你不会比我不清楚。你盼着我急功近利去出手,也就是盼着我被王爷发现,盼着我被降罪。当然了,最好就是在事情败露的时候,当场死在了王府里更好。”

    看着聂映雪逐渐皱起的眉头,聂霜紫微微一笑继续道:“当然,就算我不听话也没关系,回了家里没办成什么事,左右都是要惹爹爹生气的。这一来,越加失宠的我就越不能和大姐比了。大姐,我说得对不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