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小别之前

    第一百三十章:小别之前

    聂霜紫搅了搅碗里的白粥,抬头道:“说起来,四妹的厨艺当初还是我教的,不知道如今手艺怎么样了?”

    忽而又低下头喝了口粥,笑了一笑:“不过看王爷的反应,想必四妹手艺倒是不如当年了。也是,现在整日学的肯定都是琴棋书画,哪里还有我这样的闲情下厨房呢?”

    “我的手艺纵然依旧不如三姐,但想必三姐除了一点厨艺,其他的也同样是入不了王爷的眼吧?”

    外人都退下了,聂青芙也知道自己这个三姐最讨厌别人装模作样,索性也不故作姿态了。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厨房,笑讽道:“上次匆匆一见,还以为三姐在王府里过得很好呢。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紫苑阁?呵,这么偏僻,想必三姐平时连王爷的面都没见过几次吧?”

    她原本还想扯着自己三姐这条线接近王爷,可看现在的情况,恐怕她这个三姐也没有让那个冷漠的墨王有多待见。

    额,很抱歉,她非但经常见到,还差不多一日三餐都跟他一起吃……

    心里暗爽,聂霜紫笑了笑:“偏不偏无所谓,主要是离厨房近。我只是负责王爷一日三餐,见不见得到王爷很重要么?”

    聂青芙一噎,冷下脸道:“三姐何必还要装?”

    “我没有装啊?”聂霜紫无辜的摇摇头,放下碗,单手撑着下巴道:“四妹这么说,莫非你很想见王爷?”

    聂青芙微微一笑:“如果能得王爷垂青,前途无忧,三姐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王府这么久,难道什么也没做?”

    “原来如此,四妹想得王爷垂青。”聂霜紫点点头,抬眼道:“那这么说,你喜欢王爷了?”

    “三姐如此平静,难道真是对王爷没有半分非份之想?”聂青芙睁大眼睛,将头凑得近了些对上她的眼睛,轻轻一笑道:“若果真如此,三姐应该不会拦阻我吧?”

    聂霜紫别过头淡淡道:“会呢。”

    “你!”聂青芙脸色微沉,冷笑道:“以前听人说,鸟儿离开家翅膀就硬了。原本还不信,现在看三姐这副样子,还真是这么回事呢。三姐离开家里不过几个月,胆子倒是大了很多,以前你哪里敢对我这么说话呢?”

    “三妹听说过鸟儿离巢的故事,不知可否听过狐假虎威的典故?”聂霜紫低头慢悠悠的咬了两口包子,抬头看着聂青芙疑惑的神色淡淡道:“狐狸仗着老虎之威,自以为是的在人前横行霸道。可是今日老虎不在,你觉得还有人会怕狐狸么?”

    “你说谁是老虎谁是狐狸?”

    “也许是大姐,也许是二姐,总之不是你。”聂霜紫清浅一笑:“四妹这点自知之明应该还是有的吧?”

    聂青芙咬了下唇,袖袍下的指尖深深刺着掌心,声音却已经恢复平静:“三姐不怕狐狸改日请了老虎给你苦头吃么?”

    聂霜紫摇头微笑道:“既然不怕狐狸了,当然是因为也不怕老虎了。”

    “说得也是。”聂青芙垂下眼,淡淡道:“本想请三姐引见,让我可以再当面谢谢王爷。如今看来,三姐应该也不会帮我了。”

    “王爷不见自然是因为不想见,四妹何苦枉费心思?”聂霜紫吃完站起身,端了食盘向厨房走去,在即将走进厨房时又回头微微一笑:“前几日在园子里采了几枝新开的芍药,打算做些水晶芍药羹,四妹许久不曾尝过我的手艺了,可要尝尝?”

    聂青芙亦也站起来打算离开,闻言摇头道:“最近天气烦闷,一吃甜腻食物就没什么胃口,多谢三姐一片好意了。”

    聂霜紫耸耸肩,转头进了厨房。

    聂青芙盯着厨房良久,然后黯然的沉下了眸子。

    希望与自己不和的姐妹能够不计前嫌的帮忙,本就是个妄想。希望墨王爷能够看上她,也是个妄想。只有真正接近了,才会知道那个男人有多么遥不可及。她连靠近他都尚且不能,更别提之后想要嫁进墨王府的计划了。

    可是……如此不甘心!

    一个时辰后,云晖院。

    聂霜紫端着一碗水晶芍药羹走进院子,一眼就看到了倚在窗台上看书,正对着院门口的苏垣。

    微微弯唇而笑,脚步轻快了几分走过去。聂霜紫将甜羹放在窗台上,歪头上下审视的看了他几眼,笑道:“王爷三天两头遇刺,还能这么泰然自若的看书,仿若无事人一般,令人佩服啊。”

    苏垣将书搁置一旁,淡淡道:“昨夜那批所谓刺客,只是一些流民所聚,原是打算去找某位高官泄恨的,只是错认了本王。”

    “……”

    所以说,连老天爷都在帮聂青芙给她制造了这么一个美丽的意外误会吗?

    聂霜紫无语了一会儿,疑惑道:“是哪个地方的流民?竟这般不要命?”

    “南方灾情严重,应该是来自那里的。”

    聂霜紫点了点头,不是又一波来刺杀的刺客算是万幸了。

    南方?是之前依依说过的去年闹了蝗灾的那些地区吗?这都大半年过去了,灾情还没改善么?

    心里对朝廷的办事效率点了个差评,聂霜紫将甜羹往苏垣面前挪了挪,浅笑道:“水晶芍药羹,王爷,你尝尝。”

    苏垣瞄了一眼那碗甜羹,转开目光道:“本王不喜欢吃甜的。”

    “不是很甜的,我放了两味温胃药材,甜中带苦,不会腻的。”又将甜羹挪了挪,聂霜紫殷切劝道:“王爷,你吃吃看。”

    苏垣抿唇不语,聂霜紫撇了撇嘴:“明天我就回家了,你好几日都不能吃到我做的东西了,这会儿还敢嫌弃?”

    “你若是不想回,本王可以跟父皇说一声。”

    苏垣听她说起回家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表情虽然不好,却已经抬手端过了甜羹。

    聂霜紫手放在窗台上,满意的看着他端起碗,摇头笑道:“离家日久,既然爹挂念着,怎么也要回去的。”

    这家伙,明明自己不想她回去,却总是说得好像是她心里一千个不愿意回家似的,真是死要面子。

    苏垣看着她,淡道:“那就早些回来。”

    聂霜紫点头笑了笑,右手拉过他空闲的左手轻轻握着。看着自己和他相握的手,心底溢出一丝叹息。

    她想起自己在月老词前许下的那个心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生,她只想要跟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苏垣低眸看着她:“怎么了?”

    聂霜紫摇了摇头,握着的手紧了紧,抬眼笑道:“王爷,水晶芍药羹好喝吗?”

    苏垣点了点头:“还行。”

    看见她雀跃的神色,薄唇微微的勾了勾。因为你在,所以好喝。

    “这几日我不在,王爷也要按时吃饭,不要让庖大叔他们为难。等我回来了,王爷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练功也好,看书也好,不可以因为我不在就又不节制了。王爷喜欢点的檀香我放在衣柜下面了,书房桌案上的紫荆花枯了要记得换。王爷的衣服以前是司漠负责洗的,我也已经跟他说好了,你不用担心别人碰了你的东西你不习惯……”

    聂霜紫低下头,垂眸想着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苏垣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话语,抬眼扫了一眼自己的房间。

    从前一览无余简单陈设的房间,如今多出了许多温馨的人情味。

    房里紫檀雕花山水屏风是她命人放的,梁上木棉花木的五色珠帘是她亲手串的,床帐两头垂下的蝴蝶香囊坠子是她晒干杏花花瓣后,装进香囊里挂上的。衣柜里有她日日亲手整理的衣物,桌案上有她日日亲手煮泡的香茶……

    一眼望去,仿若没什么改变,但其实又什么都改变了。

    他向来排斥生人,不喜不熟悉的人靠近自己接触自己。以前他的饮食起居全部都是由司漠负责的,从未经他人之手。

    而她从来到这里的那一日开始,就一点一滴的把关于他的一切大事小事都揽到自己身上,亲力亲为。不知不觉间,她的味道已经成为他的习惯,那么自然和谐的融入在他身边。

    他一开始没有在最及时的时候将她排斥,从此后怕是一生也不能轻易离开了。

    苏垣回神时,聂霜紫正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他抬手抚过她鬓角,轻问道:“还有什么?”

    聂霜紫摇头,低眼看着自个跟他的手:“王爷,等我回来了,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苏垣眸子幽深的动了动,俯首在她额际上落下一记轻吻:“好,本王等着。”

    ……

    一日时间匆匆而过,第二日用过早膳,聂霜紫和聂青芙坐上了回相府的马车。

    掀开车帘,望着身后渐渐掩在人流里的墨王府,聂青芙不甘的咬了咬唇。从前天晚上到现在,莫说有机会接近墨王,她连墨王爷的面都没见到。墨王府里看似没几个侍卫仆役,可只要她一走到不该她踏入的禁区,立即就会有暗卫出来拦阻她,连个让她钻漏缝的机会都没有。

    她总算是明白她爹和祁王对墨王诸多忌惮的原因了,她没选错想要依附的对象,却没能依附成功。错失今日,下次想要有这么好的机会进墨王府,那便是难上加难了。

    思及此,目光有些幽怨的暼向对面坐着的聂霜紫身上,她若能像她那样随意进出墨王府就好了。

    看到聂霜紫身边坐着的两个女人,她神色又沉了沉,她原以为她三姐在墨王府住了好几个月,还是没能让墨王爷提起兴趣。心里刚刚稍微平衡了一点,没想到她三姐今日回府竟然还带了墨王府的两个女护卫同行。

    墨王爷如果真不把她放在心里,有必要派两个护卫跟着吗?聂青芙同时也很怀疑这两个女人的来历,不是说墨王爷不近女色么?为什么府里还会有女护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